河北区供热公司独权的新书记

津门文化 1241 0

1、河北区供热公司新任书记章啟祥与供热公司副经理黎建中的关系:二人系发小、小学同学,并互称对方的母亲为干娘。

章、黎在河北区某单位工作关系:章是黎的下属,黎在各种场合公开称章是我的小弟,二人关系甚密。

2、供热公司下属津南站改燃工程:章书记来后个人拍板,由工程科现任科长张天英全权负责(黎是分管领导)自有供热公司那天起所有工程及设备招投标全由计划科负责。黎在章来之前经常参与各职能科室业务并参与工程招投标及财务结算,章来之后以各种方式冠冕堂皇为黎保驾护航。章啟翔来供热公司后与黎建中合谋安排工程科科长张天英全权负责津南站锅炉改燃工程,该工程设计招标发布在公共平台,以锅炉房土建基础需要养护为由,此工程发布在采购招标平台,看似合理合法其实投标共四个单位都是唐立金安排的,据锅炉厂家商某称,后续的改燃工程也是唐立金中标,据知情人透露工程科科长张天英、锅炉厂家商某、唐立金及招投标代理公司在一个多月前以多次接触,为唐立金量体裁衣。另据供热公司施工队伍张家亮(曾参与供热公司改燃工程的队伍)称,他找过供热公司领导,供热公司欠其一千多万工程款,近几年也没给他安排工程业务,领导说找具体负责人张天英,张家亮找到张天英提及想做此项工程时被张天英明确回复,此项工程领导已内定,该项目2020年8月10 日开标。

3、6月23日晚章啟翔、黎建中、施工队负责人唐立金及其他人参加,在河北区铃兰1915公馆吃饭,(此时市、区纪委及供热公司领导班子成员已收到黎的举报信及照片)。

4、2020年7月3号上午,章在供热公司召开科长以上会议,把各科室公章收回,声称这是第一步,下一步收回下属各供热站的公章及站内所有资金,并声称各供热站的权利太大了。在会上公开表示自我来以后不管是各供热站还是公司收到各种举报信件太多了,你们拿着供热公司的钱不知道吃谁向着谁,无中生有、造谣生事。并在7月16号领导班子会上声称我是第一责任人、我是第一责任主体,我有权决定一切,章书记此举是否要将权利集于己身。7月24号供热公司召开所有站长会议,章啟翔质问所有供热站长你们的站里有没有小金库,并直接质问桥园里供热站站长张宝刚你站里有没有小金库,张宝刚支支吾吾,后章啟翔给张宝刚看了相关证据,张宝刚无语,(张宝刚被举报内容属实至今未被处理)章啟翔面对所有供热站站长声称,你们各站都有小金库的存在,我是不查。试问该书记为什么不查?

7月16 日上午班子会,章啟翔公布供热公司科室调整结果及各供热站站长调整计划,7月24 日召开总支会,征询、商议其内容,在会上总支委员金家窑供热站站长郑琦对其任命赵国为爱贤里供热站负责人提出异议,郑琦称此人既不是干部又非党员,难道供热公司就找不出合适的干部吗?根据组织原则相关规定关于人事任免,应先召开党总支会议进行征询、商议人员调整后再召开班子会宣布结果。而章啟翔不具备法人的资格,违规召开班子会决定人事任免(供热公司现法人是以被处理的崔洪),我认为此事欠妥。章啟翔的所作所为严重违反了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党委(党组)讨论决定干部任免事项守则》。

5、章啟翔在供热公司班子会、科长会、站长会在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只要不和他的想法达成一致就波口大骂,作为一名党员干部,简直和流氓、土匪没什么分别,这样的工作态度怎么担任一个公司的书记。

6、2019年下半年章啟翔调任供热公司当书记,时间不长又被调走,具体原因是他在原单位任职(副处级)期间受到处分,按组织规定在处分期间不允许提职,所以将其调走。据章啟翔对外宣称我一定回供热公司当书记,为雪前耻。

7、章啟翔在河北区几个部门同时兼职,一周最多来供热公司不超过两天,难道政府拿供热公司的生命当儿戏吗?

8、章啟翔在接到黎建中的举报信后称,黎是处级干部,供热公司无权处理,如果是科级干部供热公司有权处理,看似章书记秉公处理,实际在黎建中的问题上章书记为黎在区里运作,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将黎建中调离其设计问题的部门,保护起来。为什么章书记在接到各供热站的举报信后不做处理,避重就轻。

综上所述我认为章啟翔自持是河北区书记的红人欺上瞒下,在供热公司搞一言堂,严重的“不担当”、“不作为”,甚至“胡担当”、“乱作为”,此类干部不适合担任一把书记。供热公司目前管理混乱,黎建中胡作非为,章啟翔独断专行、飞扬跋扈,我实在看不下供热公司被他们搞得支离破碎,为防止某些人打击报复,所以我以匿名的方式把这些问题公布于众,希望相关部门领导彻查。

另河北区纪检委存在严重地方保护主义问题,区纪委历来对供热公司所反映的事实情况不做以处理,隐瞒事实,避重就轻,严重的“不担当”、“不作为”。(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更多好贴,尽在津门文化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