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郑光路:《成都及四川的传统文明,岂容糟蹋!》(转载)

四川 396 9

成都及四川的许多传统珍贵的地方建筑,随着所谓大规模经济开发,混凝土森林替带了珍贵文物建筑。

为了城市交通,东大街已被被大刀阔斧一拆了之。以前拆明朝修建的九眼桥,拆有千年历史的万里桥(老南门大桥),虽众多专家学者、海内外热爱成都的人士竭力反对,但仍拆之!拆后又另修不今不古的九眼桥、万里桥,这些粉饰门面、鱼目混珠的“假古董”,令众多市民莫名其妙!著名历史学家唐振常曾在上海《文汇报》撰文说:“锦江之上,可架桥之地甚多……论者或云:万里桥在蜀汉时亦当非如今状,拆之亦非毁坏古迹。诚然,自诸葛亮送费讳起步至今,历代对万里桥必有所修整与扩充(据说现存者为明建),但它还是万里桥,与今之彻底摧毁者迥异!论者或又云:不是按原样在他处另造一座万里桥了吗?此非保存文物乎?答曰:如此更糟,是把真古董毁掉,另造一假古董以冒充之,徒淆乱历史耳!”

不伦不类的假九眼桥之类,糟蹋传统文明,割断历史,误导后世,愚不可及!

成都这几十年被拆的太多。“少城”拆了,老皇城拆了、老城墙拆了……近年成都更是大拆大变。时代节奏,不变不行;百业兴旺,市民说好……这些勿庸赘言。但旧街道、旧建筑为历史佐证。经济腾飞之时,忽略传统文化,后患无穷!

成都通惠门城楼上曾有周孝怀先生手书:“既丽且崇,名曰成都。文明建设,今有古无。”他在[清末]实行“新政”时所写,前句言古建筑之壮观,后句则说实行“新政”建设时更要保留传统文明!清代官吏尚且如此清醒,人民岂能容忍“人民公仆”如此愚昧糊涂!

美藉华人徐昭汉先生是美国《神州时报》、《华联报》亚特兰大主任,正约请作者写本有关“西部大开发”的书。他说:“国外投资者最喜爱去的地方,是充满时代勃勃生气又有吸引人的古老传统文化的西部地区!”

东大街拆了,这条街上城隍庙、锦华馆等一大批古风犹存的旧民居、建筑,也象以前拆九眼桥等简单一拆了之!

四川既是文化大省,也是旅游大省,应高度重视文物资源的保护。而文物资源中有代表性的古典民居多数处于亟待枪救保护的状态,若不采取有力措施,这种“一次性资源”很快会被破坏殆尽。在保护古典民居方面四川省已远远落后于其它省市……

早在两年前的4月4日,省人大代表周同甫等10人向省人大五次大会递交议案,建议从立法角度对古民居迁移、改建、拆毁等加以规范,以抢救四川省有代表性的古典民居硅筑……代表们的建议真被重视了吗?今年四川阆中等地古迹岌岌可危便是说明。

假古董,成都所谓“安顺廊桥”是代表。强占全成都市民公享的珍贵河道资源,硬是以桥为名,在锦江上山峰般高耸起一座豪华酒楼,普通百娃从狭窄过道上,只能隔玻璃窗“观赏”富人们(有无腐败官吏被请在此白吃白喝,待查)享受“现代化”生活(因其不低的消费,工薪阶层岂敢染指?其室内雕栏玉彻,工薪阶层更只能望而却步!)

大桥建立,酒楼开张之初,酒楼居然胆敢发号施令!(是不是仗谁的后台,胆敢对过桥民众发号施令?)!这座号称是造福百姓、休闲观赏性质的、所谓的“府南河上一道优美风景线”的所谓“廊桥”,酒楼居然贴出了令过桥百姓在桥上“不能久停”的“告示”!那纸放屁一般臭的“告示”在人民愤怒之下胆怯地消失了。

至今连自行车也不能上桥通行,还说是什么桥?建议批准占河道资源修酒楼的“有关方面”查查小学生也常翻的《新华字典》,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桥,架在水上(或空中)便于通行的建筑物。”而非“架在水上(或空中)的豪华酒楼”!

这早就引起成都人民群众极大愤慨,纷纷斥责:如此假古懂,是怎样出笼的?开发商是怎样取得利用公众河道资源建酒楼的权利的?此中到底有没有“B门”(川话,即外省人说的猫腻?!)那纸放屁一般臭的“告示”虽然在人民愤怒之下消失了,但政府有关部门,你们“权为民所授”,应当晓得“三个代表”,面对公众这么大的愤慨,能否本着“三个代表”精神,给成都人民“为何安在公众河道上建豪华酒楼”一个明白说法?让人民群众理解你们的“利为民所谋”.....

另一方面,一些所谓“宣传成都”“打造成都”的庸俗、浮躁的所谓“城市名片”在某些部门支持下也招摇上市出笼,如什么“成都是伊甸园”之类,其庸俗、浮躁的作法,已如同地摊上卖“吼货”!还美其名曰“让国外人更理解”!要“让国外人更理解”,这些尊敬的搞“开发”“策化”的“专家”先生们,何不更把四川改名为“OK省”,把成都改名为“YES市”?!还不干脆快点把“天府之国”这外国人“难以理解”的传统名称尽快扔了,改名为“亚当夏娃光屁股之销魂地”?

以上绝非激愤之语。因为这些人连洋鬼子早说过的“越有地方性、传统性就越有世界性”的常识都不晓得,还脸皮比城墙倒拐还厚,大谈啥子“打造成都名片”,广大市民说:“估倒当阉猪匠”!

有些人岂止“估倒当阉猪匠”,我估计,某些人为迅速制造城市建设的“奇迹”,是连四川老祖宗的祖坟都敢挖的!九眼桥、万里桥的强拆早成为无可辩驳的例子......具有悠久灿烂的传统四川、成都文明,很可能就要被这些急功近利的某些人弄得稀烂!杷传统文明之根也“阉”得干干净净

我作为研究四川成都地方文化多年的文化人,一个成都市民,我要扯开吼咙高吼一句:“传统文明,岂容糟蹋!”

著名历史学家唐振常曾在上海《文汇报》撰文说:“锦江之上,可架桥之地甚多……

明明是“锦江”,就要给你改成个啥子“府南河”。我每天都经过

“安顺廊桥”,门口停的车带O的是一半多。

一个人没文化,尚可原谅

一个政府没了文化,只有死亡

--------------------------------------令狐冲马桶

早在两年前的4月4日,省人大代表周同甫等10人向省人大五次大会递交议案,建议从立法角度对古民居迁移、改建、拆毁等加以规范,以抢救四川省有代表性的古典民居硅筑……代表们的建议真被重视了吗?

在中国,人民不要指望人大代表能起什么作用,这些都是做摆设的,法律都不管用,你说人大代表能起什么作用?最好就远离政治,眼不见心不烦,政治冷漠总可以塞。

一个人没文化,尚可原谅

一个政府没了文化,只有死亡

--------------------------------------令狐冲马桶

---------------

转载

一个抛弃了本身文化传统的城市,最终只能走向死亡

没有深厚的文化沉淀与底蕴,是没有办法体会真正悠闲的精神的。而自我标榜的悠闲,只会成为堕落,无聊,放纵的借口,所谓东方伊甸园的笑话,不过是生活在东方索多玛里的人的迷梦而已

从人治到法治,是有个时间过程的。

我们改革开放才不到30年,人家英国、美国都开放几百年了!

更多好贴,尽在四川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