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4】“滴勾”

三亚 502 11

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

【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1】天有风云

【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2】感恩

【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3】中元节

【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4】“滴勾”

【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5】盼望着,能在三亚湾看日落的那一天

【三亚封控区里的跌宕起伏6】父亲的眼泪

在海南的农历七月十五是非常有气氛的,因为这天晚上快入夜时,家家户户都要出来“滴勾”(海南话谐音),“滴勾”是海南方言,普通话咋说不知道,反正意思就是给在外面流浪的孤魂野鬼烧纸钱。

——自家先人照顾到了,也要照顾那些无家可归的仙人,这便是海南人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善良。

据说这一天晚上会有许多“仙人”出来,所以长辈们一早就会叮嘱我们晚上别出门。为了避免“游街”的仙人误入民宅,因此每家每户都会用一排排点燃的香烛把自家院子围起来,然后在家门口处的香烛围栏外烧纸钱,边烧边跟外边讲类似“走过路过互不干扰,给的钱,放心拿”这番话语。这般场景您见过吗?若没有,可以想象一下——溪水般蜿蜒的巷子里,无规则的传统排屋门前,一条条如背有星光的长蛇形的香火带,点缀着一株株扑闪明亮的烛火,多壮观,多美!

小的时候,很多人家屋外都是泥地,香烛直接往地上插就行了,可后来成了水泥地,只能用其他办法固定。因此,有人用一次性纸杯,有人用苹果,有人用萝卜,有人用竹筒,还有人用透明胶等等,充分展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

今晚,被封控第8天晚上,全市做静态管理,无人上街。头一次没在这一天收到母亲不让走夜路的叮咛;头一次在这一晚上听不见街坊邻居出来围香火、烧纸钱的喧嚣。以往的节日红火景象完全遁形。窗外静得就像错入了宇宙真空。

从8月1日发现第1例阳性患者开始,到今天11日,据说数据已上涨至4千多例,这翻倍上升的速度堪比优质hcg值的变化,然而后者是让人欣喜的,前者却让人恐惧。三亚总人口才多少?刚听说港门村里的住户全封了,月川、商品街,儋州村也几乎沦陷。

母亲还是想去“滴勾”。街上没什么人,巷子里也是空荡荡的。她说简单做就行了,不出门,就在自家庭院门口往外烧,围香是围不了了,到时会边烧边讲清楚……

吃完晚饭,母亲就自己去办了。

本来想好,我也参与布置,帮着点围香;

本来说好,中元节之后我们一块儿去广州……

这都是在疫情前说好的。

对了,“滴勾”?写到这儿,恍然想起小时候曾与母亲探讨过其普通话的字面意思,应该是——施孤。

一直下雨,好夜了都没停,嗯各路仙家昨晚怕是失望的一天,一年也才这一天可以随便。愿能体谅,愿一切安好。

就是“施孤”,意思是给孤魂野鬼布施

经过三年的疫情,我们还能坚守多少东西

我从心里讨厌中元节,但传统、世俗不得不面对、服软,但愿下一代能淡了这个节。

更多好贴,尽在三亚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