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三年

家有学童 5848 182

中考结束,儿子进了当地重点高中本部。中考一结束,信竟老师便把他们收拢回去开始上课。学信竟的学生初一时有一百多号人,中途走的走,退的退,目前儿子这一组别的就剩五六个了。信竟老师也说,根据以往的情况,能坚持到最后也就只有几个人,这涉及到兴趣、毅力等等。儿子似乎对信息技术颇感兴趣,每天兴致勃勃地去机房上课。即使放假,晚上也要到机房刷题。有一天,信竟老师发朋友圈说:“老师讲一讲思路,写一写伪代码,然后就能马上AC,一血抢的飞快,领悟能力极高,练习题举一反三完成度也很高,这种学生给我来一打,今天心情开心极了。”配图是一个学生的作业截屏。我将这段话给儿子看,儿子看了老师贴的图,说就是他写的代码。

这届新高一最牛老师的班已经开始上课。中考前老师已亲自挑选好了四十多个学生。最牛老师上一届的班今年高考出了个省理科状元。最牛老师在本校一直人气很高,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能进到牛老师的班,但进他的班完全是学生的实力说了算,其他都不管用。儿子的水平也进不去。我鼓励儿子,高中还有三年,好好拼搏,争取超过这个班上一半的同学,儿子也信心满满。暑假除了上信竟课,每天早上背高中语文必背的古诗文,中午饭后听英语,晚上打会儿篮球,再预习预习高一必修的数学和物理。他在信竟班结识了牛班的一个同学,向他要来几张卷子拿回来做。

为了儿子方便,我在学校里面租了个房子,按儿子的话说,大课间我都可以回来加个餐,上个厕所。

“黄鹄”,儿子给自己取的网名,我这儿为了方便记录,借用一下。

某大学过几天举办网络安全体验营,黄鹄报名参加。他说想自己一个人去,尽管内心有各种担心,但想到儿子快十六岁了,可以放手让他去历练了,即使有事,我也可以随时支援。为了他出行方便,我给他买了部智能机。黄鹄对新手机爱不释手。我交给他手机的时候问:“你能不能控制自己不沉迷?”

“能!”

“如果失控,我要把手机收回来。”

“行!”

早上六点半,送儿子到火车站,目送他进检票口。出门之前,我对他说:“路上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给我打电话。”儿子走后,我将手机放在视听范围之内,随时准备应急。

还好,一路无事。儿子到站后,兴奋地报了平安。我也舒了一口气:“小伙子,不错,继续!”接下来他要去找学校,地铁转来转去,有些麻烦。百度地图给他下载在手机上的,度娘也会指引他。离报到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他慢慢摸索吧。

夏令营结束,我去接的黄鹄。也许平时看金庸小说入戏太深,他心心念念想去青城山访道。我也想去青城山玩玩,再让他去看看都江堰,只是要求一路上由他计划安排游玩和食宿,我只是跟他走。

买票,找路,找当地人打听情况,安排食宿,儿子做的很不错。我趁机提议以后他可以邀约三五个好友一起出门旅行,那样玩得更尽兴。儿子很向往这样的出游方式。

旅途非常愉快。后面儿子的同学几次打来电话问他行程,想约他看电影。儿子被催得有些不淡定了,顾不得细细游览所有景点,拔寨回营。

  • 大影小燕 2021-07-24 15:28

    我们这几天也在成都旅行,现在回家的高铁上

  • 醉心于岐黄 楼主: 2021-07-24 18:01

    评论 大影小燕:喜欢成都。孩子以后到成都上大学也不错。

信竟老师牵头,让黄鹄和一个学长有了联系。这个学长在高二结束就被招进了某大学少年班,按学长的话说,提前上岸,不想浪费这一年时间重复刷题,想到大学学习新知识。同出一个师门 ,自然地有了亲近感。学长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跟黄鹄聊了很多,互加了QQ,并一再嘱咐有什么问题尽管留言。

黄鹄初中班级第一的那个男孩子去外地一所超级中学上高中了,被编进了物竞班,暑假到学校上了一个月的课,这几天回来,几个男孩子便约着玩,看电影,游泳,聚餐,玩得很嗨。黄鹄也觉得有点过头,自我安慰说玩痛快了才能更好的学习。玩吧,这两天尽情玩,八月份,信竟又要开课了。

高中数学仍在自学中,黄鹄觉得光看教材没用,他又去买了本配套的必刷题。自己慢慢啃,很费劲。学校周围补习机构很多,但我没打算给黄鹄报班。从小学开始,我一直在培养儿子的自学能力。黄鹄沿袭了以前的习惯,做出了一道难题,很高兴地要把解题思路分享给我听,我这下可遭罪了,高中数学我哪懂啊,黄鹄边讲边提问,非得让我整明白。我头痛无比,下次看到他拿着题过来,我直接借口有事溜了。

这几天上信息技术课,黄鹄说脑力消耗很大,很累,中午英语也不听,晚上也不再运动,也不再自学高中数学,甚至澡都懒得洗,晚上九点多,便说要睡觉,早早的熄了灯。

事出反常必有妖。黄鹄天天兜里揣着个手机,犹如放了个定时炸弹,我在暗中防着呢。今晚,等他熄了灯,十分钟过后,我到他的卧室,黄鹄正拿着着手机看。

“你在玩手机?”

“我看一会。”

“手机给我,我给你把老年机换过来。”

黄鹄没有争辩 。我立马将智能机里的卡取出来,换到老年机上。这个智能机,三年后再用吧。真的不能去挑战孩子的自制力。

手机收掉后,好一阵,我还能听到黄鹄在吸溜着鼻子。我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好受。没办法,见过太多被手机毁掉的孩子 ,我不希望我深爱的儿子走上这条路。我必须得狠下心肠。

@醉心于岐黄 2021-07-29 18:00:54

信竟老师牵头,让黄鹄和一个学长有了联系。这个学长在高二结束就被招进了某大学少年班,按学长的话说,提前上岸,不想浪费这一年时间重复刷题,想到大学学习新知识。同出一个师门 ,自然地有了亲近感。学长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跟黄鹄聊了很多,互加了QQ,并一再嘱咐有什么问题尽管留言。

黄鹄初中班级第一的那个男孩子去外地一所超级中学上高中了,被编进了物竞班,暑假到学校上了一个月的课,这几天回来,几个男孩子便约......

-----------------------------

天哪,你竟然溜了?多好的事儿啊。不仅仅是小孩对最难的数学有了兴趣,更重要的是:如果他能把你讲懂,就说明他是真正懂了。我甚至会要求学生,回家把我教的数学知识,对着父母讲。如果能把父母教懂了,那才是真正懂了。小孩在难以讲懂时,就会开动脑筋,挖掘深意。建议你不懂装懂,听小孩讲两遍,换几个角度讲后,自称听懂了。

老师啊,小学和初中我可以耐着性子听,高中数学知识烧脑得很,儿子较真,不好胡弄。你说得也对,为了保护儿子学习数学的积极性,我还是再拼一下。

@醉心于岐黄 2021-08-06 22:00:12

老师啊,小学和初中我可以耐着性子听,高中数学知识烧脑得很,儿子较真,不好胡弄。你说得也对,为了保护儿子学习数学的积极性,我还是再拼一下。

-----------------------------

做出了一道难题,很高兴地要把解题思路分享给我听——也是,高中数学的难题,那个难度的确吓人,家长听不懂很正常。建议放低要求,问他,让他讲懂“为什么想到这种解法,是题目条件的哪个细节让你想到了这一步”。例如看到指数式——太难,想到“两边取同底对数,能把指数式化为乘法”——所以两边取同底对数。

据说这个阶段的网课是由图灵班的学长开讲。我问黄鹄感觉如何?黄鹄说:“听不懂,那些大佬思维太跳跃,跟不上,有时干脆不听了。”

我心中暗暗心疼我交的培训费就这么打水漂了。好在信竟老师给孩子们鼓劲说:“这种课,都让你轻轻松松听进去了,还培训个啥呀?听不懂正常,听不懂才有锻炼价值。”

黄鹄说,通过听学长们讲课,他感到思维能力太重要了。联想到数学和物理的学习,光刷题不行,题太多 刷不完。一道题开始做不来,看别人答案后,可能会做了,但这个能力不是你的,下一次遇到类似的题,有可能还是不会做,因为没有认真思考过。我问黄鹄:“你打算怎样培养自己的思维能力?”

“多思考,多总结呗!”

听着像那么回事,但愿儿子能蹚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暴雨如注。

我租住的房子是七十年代的老房子,布局规划放到现在来看是极不合理。楼梯入口便是一个四方形深坑,比外面低五六十厘米。一下大雨,水便倒灌,满满的一池,让人进出不得。楼上的老师打电话给总务处,放假了,总务处也没人。黄鹄要赶着上课,只得穿一双凉拖,涉水出门。

这一塘水就在我门口,看着糟心,我试图用盆往外舀,用处不大。我也踏了一双凉拖,冒雨出门,走了几条街,问了十几家店,终于买到一个小水泵,回来扔在水里,在自家阳台搭好电,抽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可以落脚了。

中途放了几天假。看着黄鹄把大把时间用来看小说,约同学玩耍,我心里不免担忧,也有意无意提醒黄鹄抓紧时间多预习点数学物理知识。

某天,娘俩一起去超市购物,买了儿子爱吃的水果零食,不知怎么聊到高中的学 问我:“妈妈,你是不是觉得坐在书桌前拿着书才叫学习?”

“难道不是吗?”

“那X哥为什么这次高考才超一本线三十多分?”

我一时语塞,想起X哥三年争分夺秒,为了学习假期甚至都不愿意回家。

“数学物理需要思考,我不担心,你也别老提醒我。有时你不说我还愿意学,说多了我心烦,本来打算看书的都不想看了。”

这理由找得……

这个假期开始,黄鹄独立性更强,脾气也见长。这个年龄的孩子,他具有一股子力量,愤怒的时候可以将家长顶撞得人仰马翻。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冲突,我也在改变自己,与儿子交流尽量平和理性,多听少说。

学校正式放榜,清北十人,C9六十人,另有被双一流录取的若干。

看着灿烂的红榜跟着激动了一下。我们的目标在哪,还得取决于黄鹄的实力与运气。接下来的三年,我们一步一个脚印的走。

绵阳的?

要开学了,学校通知新生需要体检。

问黄鹄:“可以自己去医院做不?”

答:“可以!”

8点多,提醒黄鹄去医院,叮嘱他带好身份证,钱,做完体检要保管好取报告的条码。多啰嗦了两遍,黄鹄便有些不耐烦,我闭嘴,不再多说。

孩子长大了,正与我渐行渐远,无奈而又现实。他已不需要琐碎而细腻的关照,我也须退步抽身了。有些事,放手让孩子自己去经历吧!

开学了。

校园里有了人气,也充满活力。

黄鹄所在班的班主任口碑不错,硕士,高级数学教师,有十来年的班主任经历,第一次与学生见面便量出了他的底线:第一,考试不能作弊;第二,不能带手机到教室。违反这两条,请离开这个班。

班主任第一时间组建了班级群,回答家长问题简明扼要,活动安排条理清晰。黄鹄对高中生活充满期待,我对高中后的黄鹄充满期望。一起加油吧!

看班主任发的军训视频,数了数人头,发现班上有接近一半的是女生,很好奇,接下来的三年,黄鹄会不会喜欢上其中的一个女孩子,或者被其中的一个女孩子喜欢?

昨天是开学考,只考了语数英三科。初中的所有书早在中考一结束就进了废旧回收站,这次考试肯定会让人不忍直视的。考完了班主任将剩余的厚厚一叠草稿纸丢给了黄鹄,因为黄鹄就坐在第一排,离他最近。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又叮嘱黄鹄早点到把班级电脑调试好备用。黄鹄很认真地对待着老班交待的任务,到点了,还剩半碗饭也不吃了,就急冲冲地去了教室。

黄鹄仍然开启着话唠模式,一到家便滔滔不绝的讲学校的所见所闻,喝水吃饭得见缝插针。晚上下自习回来,眉飞色舞地说着语文老师讲课如何如何精彩,听得他非常渴望跟着老师开始上正课。这小子,太好鼓动了。

愿意死心塌地跟老师走,好事!

这刚开学几天,便有两个孩子转到了别的班。只不过是转到另一个名师的班。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争得更好的资源,家长也是拼了。哪怕有一丝的机会,也会使出浑身解数去争取。反观我自己,在孩子的求学过程中不愿拉下脸求人,唉!有点愧对儿子。

更多好贴,尽在家有学童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