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厅副厅正处干部都抓了还差科长吗?(转载)

百姓声音 29358 962

牡丹江市贪腐书记张晶川和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阎子忠乱作为

2019年春,东北牡丹江出尽了风头,曹园挖湖削山建庄园热度超过西北秦岭别墅。接着4月11号原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阎子忠因严重问题被黑龙江省委监委带走审查 。5月5日公安机关抓捕到失联的市政府副秘书长程鹏。两位问题严重官员,与2016年11月被抓,一手遮天的市委书记张晶川有干系,印证违法乱纪的腐败链条在延续。其实,坊间早有说辞,张晶川插手工程、买官卖官、受贿,自己在往监狱大门里走,闲言碎语成谶。牵连一批属下官员被查被抓来陪绑。阎子忠,2010年---2016年任职,因严重违纪被省委监委带走审查,逃脱不了与张晶川违法乱纪的关系,也难辞曹园干系,也必然牵连属下官员。早有议论,阎子忠出问题是早晚的事,今天被抓应验。

自2006年上海某区长李耀新【现服刑】任职牡丹江市长到2008年离开,张晶川接任,于2011年任书记到2016年被侦办,阎子忠退休被抓,程鹏岗位躲逃,说明党中央坚持惩治腐败的决心不动摇,说明牡丹江政坛廉洁奉公的环境严重污染不是夸张。如今牵连到的官员是诚惶诚恐,祈祷幸运,哪位官员被拽出来?网过必有鱼,拭目以待。

招商引资项目引发三大诉讼

一、关于投建市场后引发民事诉讼

93年春天,省委省政府落实党的十四大提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发展模式,在全省实施50个农贸市场建设,建设市场带有行政命令,是一项政治任务,牡丹江市政府决定开辟郊区兴隆镇区域为江南经济开发区。经规划、土地相关部门审批中乜河村集体土地建市场,但村委会不想建,当地单位没人感兴趣,村委会便招商引资,于94年3月和江苏省徐州市白云防腐安装工程公司第六工程处【下简称徐州六处】签约农贸市场合同,约定市场由徐州六处组织投建施工,约定待市场竣工后另行协议约定市场70%产权回报投资方,相关批件由村委会办理。市场于95年7月竣工。

95年市场竣工后村委会则拖延履行合同义务,徐州六处主管部门徐州市防腐蚀科学研究所【下简称科研所】,于2000年起诉,2001年9月4日一审判决村委会履行合同,判决下发恰逢市场用地2001年9月征为国有并出让与浙江省温州市来牡市注册的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市场处于二期拆迁状态,市场房屋所有权性质发生了变化,拆迁主体人是新世纪开发公司。一审后、经二审、再审、终审判决村委会返还投资款。村委会不想返还投资款,和徐州六处、科研所签约履行2003年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约定市场6760平房屋征用征收、动拆迁的补偿安置权利归属徐州六处。王泽荣作为徐州六处投建市场的债务债权负责人,于2006年4月取得南岗家具市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占有市场、依法经营,等待拆迁人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依法拆迁。

二、政府开发区在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违法拆迁

因市政府决定距离市场200米处建数万平方的党政办公大楼,周围房和地立马增值。牡市某私企业主觊觎距离办公大楼200米处的枢纽道边的家具市场2万平黄金地段,勾结政府官员,胁迫新世纪开发公司割让市场土地,变更私企业主名下搞开发,温州开发公司不干。政府开发区官员则滥用职权,以村委会名义和某私企业主纠集社会黑恶势力60多人,于2006年10月26日晚间,强行拆除,试图让新世纪开发公司就范,王泽荣等人求助公安110,警察到现场不予制止,这是保护伞都给串通好了,不管。王泽荣眼巴巴瞅着6760平房屋数天内夷为平地,南岗家具市场停业,某私企业主则等着官员暗箱操作,土地变更到其名下。

2007年上海某区长李耀新上任市长,3月上海绿地集团来牡丹江注册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官员和某私企业主慑于新任市长,对拆除的市场用地也不敢肆无忌惮地胁迫新世纪开发公司割地签字,新世纪开发公司幸免于难,私企业主最终没能得逞。新世纪开发公司坐享其成开工建设,但态度是补偿安置南岗家具市场企业,建楼竣工后交付6700平房屋。

三、主张被拆市场补偿安置权利引发民事、行政、刑事诉讼

开发区拆除前和王泽荣没有拆迁补偿安置的说法,拆除后也没有补偿安置的态度,当新世纪开发公司竣工后安置南岗家具市场独资企业,招致东安区政府官员召集新世纪开发公司、兴隆镇政府根据东安区2011年5月31日党政会议纪要的决定,将被拆市场补偿款按成本价2000多万元给村委会分发给了村民。对此,王泽荣到省进京上访,又遭受张晶川、阎子忠指使官员施以手段成立【春雷一号行动】专案组和公检法部门联合办案构陷。

本是一起普通的拆迁补偿安置纠纷,因该市场范围土地属于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任何单位拆迁应依法办理拆迁许可手续,而开发区为配合私企业主,试图通过抢占家具市场用地,让新世纪开发公司让出土地,则打着村委会名义为私企业主充当保护伞,私企业主则纠集黑社会恶势力数十人助阵,于晚间突然拆除市场6760平房屋,公安110警察到现场管不了,王泽荣上访诉求、民事诉讼。因民事判决认定政府开发区是拆迁市场的主体赔偿责任人。对此,王泽荣于2010年—2011年期间提起行政诉讼的申请国家赔偿。对此,张晶川、阎子忠滑稽到了效仿美国以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化学武器为由的除掉萨达姆的【沙漠风暴】行动,于2012年两会期间成立【春雷一号行动】专案组,协调公检法合伙办案,于2013年3月3日晚间将王泽荣带到公安局以诈骗为由刑拘,因诈骗不成立,8号变换妨害作证罪批捕。历时侦办2年多,办案人则采用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隐瞒、歪曲事实证据、时间、天地不容的违法行径,将2000年2月开庭3月结案的牡中【2000】牡民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一案中存在的书证指控是王泽荣2000年8月后出具的伪证;将92年12月4日江苏省徐州市工商郊区分局注册的(1549)号徐州市白云公司企业,认定在91年3月不存在了,来东北牡丹江投资建市场是欺诈、违法行为,科研所主张徐州六处的市场权利妨害了司法机关的正常诉讼活动。以此歪曲事实,牡中院院长张敏居然会议公开指示,王泽荣一案有千条万条理由必须判罪。

牡爱民法院【2015】刑初字第51号和维持一审的牡中院【2015】牡刑终字第61号刑事判决书,判决王泽荣服刑四年。

四、政府搪塞敷衍、推诿扯皮

王泽荣2017年3月3日出狱,冒着再次进监狱的风险,向相关部门投诉主张市场补偿安置权利,但牡丹江张晶川余孽官员拿王泽荣犯罪的判决为由,敷衍搪塞、推诿扯皮。

王泽荣,13694689638

科研所起诉村委会

1、94年3月村委会和徐州六处签约建市场,约定市场由徐州六处组织投建,待市场竣工后另行协议分配市场产权给徐州六处,相关批件由村委会办理。市场95年7月竣工,依据农贸市场合同约定,村委会应办理村集体土地国有登记,给徐州六处市场70%的产权面积,而村委会借口市场由郊区工商局招商浙江义乌小百货商进驻启动市场后再办理相关手续,分配70%产权,实则拖延。

95年11月份义务商进驻部分业主,和村委会没有谈妥,退出市场。

96年1月牡市西安区法院执行局找到楼主【王泽荣】,偿还徐州六处建市场时赊欠的钢材款,以楼主是徐州六处负责人【原徐州六处负责人吴昌华95年6月病故,另外94年11月离开牡丹江回家治病,有94年9月出具给楼主的授权委托书】,将楼主尼桑面包车扣押开走,告知楼主等待评估通知,多退少补。

96年8月村委会和楼主签约市场工程债务债权协议书,约定市场前半部分由楼主承担,后半部分由徐州六处承担。楼主承担前半部分工程权利义务,是村委会为楼主考虑,毕竟徐州六处有上级单位白云公司和科研所,因为负责人吴昌华死亡,时过境迁,利益面前避免徐州六处被动时有麻烦。

97年末郊区政府撤销,兴隆镇归东安区管辖,东安区政府于98年8月将市区占道家具市场迁入农贸市场,与村委会等人分享市场摊位租金。楼主及徐州六处分文没有。

99年11月楼主依据村委会和楼主签约96年8月前半市场工程债务债权有楼主承担的协议书,起诉村委会。2000年2月开庭后,法庭通知楼主交诉讼费【立案前申请缓交】,因律师没有申请徐州六处主管法人企业科研所参加诉讼,不交诉讼费,牡中院2000年3月下发牡中【2000】牡民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按撤诉处理。

2000年8月徐州六处上级法人企业科研所依据94年3月农贸市场合同起诉村委会履行合同义务。诉讼中将2月开庭一案出示的证明楼主是徐州六处负责人的吴昌华住院时出具的94年9月4日授权委托书、科研所法定代表人曹光忠书写的94年9月15日答复意见【95年6月邮寄】、95年6月科研所任命楼主为徐州六处负责人的任命书【96年2月邮寄】。诉讼中村委会代理人提出科研所主张徐州六处权利不适格。牡法院委托徐州中院调查,徐州工商泉山分局出具2000年11月8日证明,证实徐州六处与白云公司同时期成立,白云公司隶属科研所。

2、村委会上诉,家具市场用地征为国有

2001年9月4号楼主代理科研所签收牡中院【2000】牡民初字第3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村委会履行农贸市场合同并赔偿损失,村委会收到判决书是9月5号,9月10号是市政府征用15万平方村民居住地场所包括家具市场用地,出让与温州注册牡丹江的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村委会向楼主提出和解,提出撤销一审判决,双方签约。40天后的11月初村委会居然能上诉。省法院认定农贸市场合同约定产权涉及到村集体土地未国有登记而无效,但认定科研所诉讼具备主体资格,判决书是撤销一审判决,不重审也不再审。

3、科研所申请再审

村委会收到省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书,有三种观点,一帮强硬派认为,判决都归零了,和什么解?有毛病。新来书记刚代理村主任,被强硬派裹挟了,此前和楼主承诺的撤销一审判决就和解签约便拖了起来。楼主只好代理科研所于2002年5月申请再审。开庭听证调查,村委会一方没底了,毕竟40天后上诉是毛病,撤销一审判决,投资款没说法,不懂法的也认为是毛病。村书记顾忌别牵连出麻烦,和徐州六处及科研所签订2003年1月1日农贸市场【县家具】协议书,约定市场6760平房屋动拆迁的补偿安置权利归属徐州六处,约定该协议是双方最终诉讼结果后形成的新约定。

一份附生效时间的合同,应理解为法院任何判决结果,都履行该协议

省法院撤销一、二审判决

2003年1月1日村委会和徐州六处签约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3月3日省法院中止原判决执行,9月份撤销一、二审判决,发回牡中院再审。

再审【2003】牡监民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农贸市场合同无效,判决村委会返还投资款。村委会不服判决认定农贸市场合同无效,上诉,省法院2004年11月下发【2004】省民终字第190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2005年1月30日,村委会和徐州六处、科研所签约执行和解协议书,变更法院判决返还投资款义务,履行2003年1月日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

2005年4月30日科研所将【现家具】协议书的权利转让与楼主。2005年5月楼主工商注册家具市场私营企业,2006年3月原市场经营人退出市场,楼主取得牡丹江市南岗家具市场营业执照,占有市场依法经营。

至此,自市场95年7月竣工至2006年,权利义务明确。

家具市场被野蛮拆迁

2001年9月10日市政府公告,村民全村庄包括家具市场占地,共计15万平米土地征为国有并出让与浙江温州市来牡丹江注册的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

2003年3月24日牡丹江市政府公示通告,重新规划江南开发区,北起江堤,至南3公里,东起山边至西3公里飞机场路边范围内服从规划管理,禁止新建、扩建等建筑物。这是市政府自93年开辟江南开发区后的第一次大动作,地皮房屋升值有所感觉。此前村委会和徐州六处及科研所签约2003年1月1日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权利义务明确,楼主还是侥幸的,此协议条款中约定,“此协议是诉讼最终结果后形成的新约定”,是一份附生效时间的合同,反正诉讼最终有结果,不管什么结果,成就该协议生效,且楼主受让该【现家具】协议书权利,楼主登记办照,占有市场经营,该协议生效履行,为不可反悔、解除、撤销的民事合同。

2006年10月26晚间市场被拆除,自拆到拆除后公安局不管,温州新世纪开发公司也惊讶,向楼主表态没有委托任何人拆迁,市场被拆是擅自行为。楼主即找到开发区,开发区反问楼主,有什么证据证明市场拆除是开发区?,确实没有证据,道听途说不行走访兴隆镇政府,答复拆除市场与镇政府没关系。到东安区答复到拆迁部门解决,到市拆迁办,拆迁办答复,没有取得拆迁许可证的拆迁行为不归拆迁办管,建议到建设局投诉。到建设局,答复让到公安局报案,到公安局报案没有音信,到市信访局,没有音信,每一轮信访要2个月内听信,否则上访就是越级,找你麻烦。时间就到了2008年8月份,没找着谁是决定拆迁市场责任人,但楼主倾向于开发区是拆迁决定的罪魁祸首。

8月8号奥运前夕,5号楼主去省信访办诉求开发区补偿安置,信访局开函送到市信访办,市信访办又开函让到开发区。又是在扯皮,开发区肯定是不承认拆迁,楼主对信访答复解决失去了信心,于2008年8月19日东安区法院立案,起诉村委会赔偿被拆市场停业损失,为了确认谁是拆迁补偿安置主体责任人,请求法院判决村委会补偿安置被拆家具市场6760平方房屋的损失,定能令村委会如实招出是谁决定拆迁市场。

8月27号开发区给楼主答复函,内容是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建议楼主走法律途径。

至此,楼主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市场拆除和开发区有关系。

2007年1月上海某区长李耀新任牡丹江市市长,上海绿地集团来牡丹江3月在牡市工商局注册,登记牡丹江绿地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7月1日距离被拆家具市场50米处剪彩上海绿地城项目落地,紧邻家具市场土地10几万平方土地为世纪城商品房建设用地。拆除市场的某私企业主【村委会配合拆迁】等待开发区官员将被拆家具市场用地变更其名下,也不敢硬性和新世纪开发公司扛了,新世纪也坚决不给。2007年9月上海绿地世纪城项目开工建设,新世纪也紧锣密鼓地楼房项目更新设计准备开工。

开发区出尔反尔出具书证,证明开发区是拆迁市场的责任人

2008年楼主起诉村委会参与配合某私企业主拆迁市场赔偿损失一案,东安法院裁定应当到仲裁委裁决,驳回起诉【2017年楼主根据村委会和楼主签约2005年7月12日协议书中的产生纠纷由仲裁为裁决的条款约定,申请仲裁委裁决,因仲裁委裁决后在北京法制日报公告给村委会送达。对此,村委会申请法院撤销,牡中法院以送达程序违法予以撤销】,楼主上诉,牡法院撤销裁定,发回重审。

2009年9月开庭证据交换中,村委会出示了开发区20009年6月证明和2006年8月8日【拆迁通知】,意在证实被拆家具市场是开发区为了江南开发区建设指令村委实施。

至此,自2006年10月市场被拆除,楼主有了开发区2008年8月28日红头文件答复,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2009年6月24日开发区给法院的证明和2006年8月8日【拆迁通知】,则证明开发区和市场拆除有关系了。

政府部门指令村委会拆迁资格的村委会拆迁家具市场是违法行为

2001年9月4日楼主签收科研所诉村委会判决书,村委会9月5号签收,5天后政府通告征收15万平方米土地,包括家具市场占用地。根据房随地走原则,被征土地上村民房屋及家具市场房屋所有权性质已发生变化。理解为,房屋所有权转移到了是受让土地人新世纪,如村委会自行拆除灭失房屋,除土地有补偿外,地上物补偿就没了,也谈不上安置,除非受让土地人新世纪认可补偿安置。

通告中的中乜河村响水家园是建设项目【后改为今天的百好花园】,非村委会办公室,是温州商人来牡注册登记的新世纪开发公司在征用受让地15万平米开发建设的项目,如同上海集团“绿地世纪城项目”。

市政府土地通告证明被征用土地属于城市规划区国有土地,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补偿与安置条例】规定,拆迁家具市场房屋,依法办理拆迁许可证,拆迁人是受让土地建设的新世纪开发公司,开发区、村委会没有市场房屋拆迁处分权利。

根据2011年1月实施的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拆迁房屋人是征收土地人,市场拆除是2006年10月,拆迁主题是新世纪。

2008年8月28日开发区答复

该答复居然把没有土地使用权,不开发建设,也没有受开发建设单位新世纪开发公司委托拆迁,又没有拆迁资格及许可证的村委会,认定为拆迁主体,是开发区官员无知还是认为楼主不懂而应付?实际开发区在认定市场拆除是村委会。该份答复证明市场2006年10月被拆到2008年8月不到2年期间,楼主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市场拆除是开发区决定拆迁,也就是没有开发区做出拆迁的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至此,民事主张权利、还是行政诉讼因没有证据而不具备条件向政府开发区提起行政诉讼。

开发区出具2006年8月10日开发区管委会【拆迁通知】,构成妨害作证罪

2008年8月19日楼主起诉村委会,2009年4月上诉发回东安区法院重审,村委会后悔被利用配合私企业主拆迁,还要承担被拆市场6760平房屋补偿安置责任,可承担不起,在村民面前可不好交代。于是,找到开发区官员怎么办?开发区官员便出具市场拆除是开发区指令村委会实施的2009年6月证明,但2006年拆除是口头还是书面?开发区口头指令拆迁可信可不信,那就出个书面证明,佐证2009年6月证明属实,于是就出了2006年10月10日【拆迁通知】。

从字面看2006年8月份市场已经影响了绿地世纪城项目的正常施工,理解为上海绿地世纪城在8月份正在建设中。该书证是在2006年10月市场被拆后----2009年6月前出具,下面有上海绿地集团2007年3月来牡丹江图片书证证实。

开发区管委会2009年6月24日证明

该书证内容是:2006年开发区根据城市规划指令村委会拆迁家具市场。  

该书证同【拆迁通知】一同出示在法庭上,内容中提到【百好花园】,即温州新世纪开发公司项目,而新世纪拆迁15万平土地上的村民房屋属于第一期拆迁建设工程,拆迁当然有拆迁许可,有拆迁通知,有评估,有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一期拆迁后建设到2006年在15万多万平方土地上只占用不到1万平土地建起了三栋楼。家具市场属于二期拆迁建设工程到2006年没有拆迁。一期拆迁通知、拆迁许可及评估是2002年,到2006年已过期【新世纪告知楼主】,即使拆迁许可等手续不过期,市场拆迁主体是新世纪,开发区没有权利指令村委会拆迁新世纪开发公司的项目拆迁。

指令没有拆迁资格的、不享有土地使用权的、不开发建设的村委会实施,则是滥用职权、侵权,是出于官商勾结试图抢占家具市场占用地。

滥用职权不说,该证明证实市场拆除是开发区,依据城市房屋拆迁补偿与安置条例规定,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上拆迁应依法办理拆迁许可证,还要公示、拆迁和房屋所有权人、承租人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家具市场用地征用已经是国有土地,楼主尚在依据合法注册登记的牡丹江市南岗家具市场私营企业执照经营,却没有任何说法,更谈不上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而是指令村委会拆除,咋不指令村委会安置南岗家具市场企业经营呢?

该证明,证明开发区管委会指令村委会拆迁时,没有拆迁许可证,其实开发区不是拆迁主体,办理拆迁许可证已不可能,因为不符合法律规定,因为拆迁主体是新世纪。

述; 上海绿地集团2007年3月来牡丹江工商注册登记为上海绿地集团牡丹江房地产置业有限公司,不可能出现2006年8月份牡丹江开发区【拆迁通知】内容中的绿地世纪城项目,而且2006年8----2007年7月家具市场周围方圆10公里没有世纪城项目影儿。

牡丹江大事记

该书证是影像照片,在绿地世纪城房屋销售大厅作为宣传资料,悬挂墙壁。 证明上海绿地在2007年3月前在牡丹江没有绿地世纪城项目建设;证明【拆迁通知】中2006年家具市场周围没有世纪城项目正常施工。开发区伪造【拆迁通知】时间,意在开脱2006年10月违法拆迁市场的责任,把2007年3月来牡丹江的上海绿地集团提前一年,掩饰官商勾结的拆迁行为,自欺欺人,混淆视听,把拆迁行为嫁接到战略伙伴上海绿地集团开发建设而拆除市场,违法不违法,责任化小了,没了,至于穿帮不穿帮,没有别的办法了。当然出具书证官员是否知晓开发区2008年8月28日给楼主出具了开发区与市场拆除没有关系的答复?若知道,想必官员不会出具出尔反尔、出具穿帮的【拆迁通知】辅佐2009年6月证明,这又证明开发区出具书证及【拆迁通知】是暗箱操作;说明开发区机构官员执法随意,滥用职权。

此时开发区主任是曹园专案调查组副组长张维国。

开发区2011年2月16日答复楼主

1、说明该答复中提到的村委会申请的临建市场

市场用地于2001年9月征用并出让新世纪开发公司为响水家园建设用地。2005年某私企业主看好黄金地段的家具市场用地。2006年春天和镇政府书记李明显、李明显再串通东安区书记程鹏【4月16号通缉,5月5号抓获】,让村委会书记配合某私企业主把家具市场用地拿下,以村委会名义招商引资,而该些村、镇、区书记抱着获取政府招商引资巨额奖金、晋升职位的出发点支持村委会配合私企业主。有了镇、区领导的关照,私企业主抢占土地信心增加,有开发区官员暗箱操作,便以村委会名义向开发区申请在新世纪开发公司场地上由村委会临建2700平房屋作为拆迁6760平房屋的临时安置用房,开发区居然没有村委会任何申请手续就许可审批【2010年楼主行政诉讼申请国家赔偿庭审中,开发区出示没有村公章的村委会临建2700平市场的申请书,楼主予以否认,法官问村委会对此申请书否有异议,村委会回答不予认可,也没有申请过临建市场】。

2006年8月份某私企业主等人距离南岗家具市场25米处,用白灰放出2700平方米的面积,新世纪开发公司负责人看到有人放线问要干什么?某私企业主说,建临时市场,新世纪说,新世纪地方建什么市场?村委会书记则出头了,私企业主拿出开发区规划许可的村委会建2700平方市场规划批文,让新世纪看。新世纪看到开发区批文,到开发区问为什么在其单位土地上建市场?后私企业主停工。楼主问新世纪咋回事?新世纪说,私企业主想要拆迁家具市场占地等着开发区变更土地使用权,占地变名也得经过新世纪同意呀!这不跟抢一样吗?私企业主背后是开发区有人。新世纪表态,土地不给,不签字看你开发区能变名?;楼主也在特别关注着,考虑站队。

2、某私企业主为抢占市场用地就是要建2700平市场

2006年9月末,私企业主又开工,显然是做好了准备,新世纪也没有阻止住,索性不挡了。新世纪不给土地,私企业主就是要抢占,没有官员保护,不会如此嚣张地不顾后果。楼主关注着是家具市场拆的问题,10月20号临建市场接近尾声,楼主10月22号下午去开发区核实一下,开发区副区长李家纯让楼主找规划主任王雨冰,王答复,开发区有这个意思把市场土地给某私企业主,就等新世纪签字,关于老家具市场拆不拆就等新世纪同意把土地拿出来。开发区答复倾向私企业主,楼主遂去市信访办,市信访办和开发区电话联系,又通知东安区让村委会负责人过来。

下班时分村正副书记、正副主任4人来到市信访办,副主任【女】告知村委会和楼主,市场用地仍然属于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建设,关于拆迁家具市场问题,目前政府部门没有许可谁拆迁。

10月24号下午市场给断了电,2点钟锅炉房停火供暖时间,私企业主派人将锅炉供水管道切割,楼主报案,东安区公安局副局长、治安大队长等警察出现场。

楼主和私企业主在被传到派出所,区公安局副局长【姓李】在,楼主发现该局长眼神和私企业主眼神作了交流

局长问私企业主:为什么要割断锅炉供暖管道?

私企业主说,拆迁家具市场。

问,拆迁家具市场有什么手续?

私企业主说,有拆迁令。

局长对楼主说,人家有拆迁令就可以拆。

楼主说,没有。

局长说,你怎么知道没有?

楼主说,两天前市信访办答复村委会和楼主,没有任何部门许可拆迁。

局长说,你让市信访办出个没有部门许可拆迁的证明,否则,人家有拆迁令,就可以拆。

不是一般地奇葩,局长不让私企业主出示拆迁令,让楼主找证明,这是串通好了的保护伞。

派出所距离市场400米,楼主回到市场,这期间公安治安大队长在村委会办公室看村委会出示的法院民事判决书,意在用判决书证明判决返还科研所及徐州刘处工程款,市场是村委会的,私企业主拆除市场,村委会没意见。大队长看后让人告知楼主有没有市场相关材料证明有经营权利。楼主出指示了家具市场合同及和解执行协议书,意在证明市场房屋经营权、征用征收、动拆迁的补偿安置权利是楼主。

大队长看后,认为彼此存在合同关系,告知私企业主及村委会,把锅炉供暖管道接上,市场存在合同关系,到法院裁决,市场保持现状。

一起破坏生产设施事件暂时停止。

@jackwan 2019-05-21 06:54:37

-----------------------------

谢谢关注,祝福您身体健康!

本帖可能又会以楼主诱导、误导、内容违法而屏蔽、隐藏、扎口、封杀。

楼主和村党支部签约拆迁家具市场

拆迁家具市场是党支部书记及委员一伙和私企业主合作,村委会主任及成员没有参与,村书记和村主任各尿一把壶,背地里村主任则说配合私企业主拆迁市场开发是乱来,村书记则让楼主以党为中心,市场拆了保证能拆一换一,楼主面对两把尿壶很难随和。

2006年10月25号傍晚,村书记让楼主到村办公室,让楼主以村党支部为中心,每月给楼主2万元,配合私企业主拆迁。楼主说,土地拿不过来拆了市场能建起来吗?村书记说,你管那么多干啥,那是私企业主的事,党支部可保证。5、6分钟后私企业主进办公室,楼主说,土地是新世纪的,拿不来土地能建楼吗?私企业主说,土地拿不过来不在牡丹江待了,拿到土地,楼主2万元请客......

投入百八十万把临建2700平方市场建起来了,要拆6760平家具市场,间隔距离25米,土地使用权人新世纪没有挡住私企业主把房屋建起来了,楼主着实没底,是配合还是不配合?新世纪告诉楼主土地坚决不给,私企业主没有拿到土地建设使用权,却设计出了16层楼房图纸,又把临建市场建起来了,是相信还是不相信私企业主拿到土地?

那就和村党支部签约,协议约定村党支部和第三人取得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楼主退出市场;约定市场拆迁如果没有取得拆迁许可证,村党支部履行村委会和楼主签约的家具市场合同并赔偿市场自95年竣工以来十年的效益损失550万元。

村书记盲从私企业主能量,认为能够拿地建楼,否则不会投建2700平房屋,心里憧憬着楼房建起了就是招商引资政绩,数万元奖金,转公务员,对楼主在协议里提出取得土地使用权,拆迁许可证没有当回事,但楼主基于市信访办答复和村主任话音,尤其新世纪开发公司坚决不答应给私企业主土地的态度,以此土地约束提醒村书记,土地拿到手决定开发建楼,但该书记本着奖金、转公务员的欲望冲昏了头脑。

家具市场晚间被突然强行拆除

2006年10月26日晚5点,东北天气已黑,市场锅炉工正常烧火为供暖提升水温,突然进来几个人把锅炉工架出去,随后铲车钩机将100平方高6米的锅炉房顶盖掀翻,水泥预制板落下砸毁水电设施、锅炉管道,包括锅炉工的衣服、自行车、饭盒被埋在废墟里,又推到一面墙,铲车、钩机等人离开,楼主一方人员110报警,辖区派出所出警,拍照录像。

次日上午,继续拆,再110报警,没有警察出现场了,这是串通好了,否则没有如此胆大包天,违法强拆的,接着拆迁人上房揭瓦,杂物碎块落在市场内摊位业户的家具上,楼主、业户无奈。鉴于此,楼主离开市场,关于摊位业户已顾不得了,数天内6760平房屋夷为平地,私企业主等待开发区把土地建设使用权更名其名下。

走访相关部门诉求补偿安置

村书记非要利令智昏地配合私企业主是被恩惠,当然私企业主是得到某些官员背后的支持,才如此不顾拆迁带来的后果,尤其是否能得到土地开发建设,也有几个因素,市政府新一届市长已经定位,考虑新官上任,一朝主子、一帮随从被安排,一拨官员被调整,此时不拆除市场,等到合法手续拆迁,那不夜长梦多吗?

市场被拆400多名摊位业户,部分业户没有被安排到新建市场,桌椅板凳沙发家具自己找地方存放,好大的麻烦与损失。业户原家具占用面积到了新建市场安排的面积少了一多半,根本不够用,而且新建房屋进入冬季,锅炉送热一冷一热就流水,潮气大,最不适合家具摆放,但没有办法,要不就别买卖了。

市场被拆除,没有对楼主任何说法,新建房屋也没有安置楼主去经营,但楼主希望私企业主开发建设,补偿与安置走法律途径解决。

市场被拆除,新世纪开发公司为之愕然,依然表态土地不给看私企业主能不能建楼,楼主排除了新世纪委托拆迁的怀疑。鉴于此,楼主走访镇、区政府、开发区、拆迁办、建设局、公安局、市信访办、省信访局,每一次信访,要在规定的2月期限内等待答复,这几轮搪塞扯皮就是18、9个月。

2008年8月东安法院起诉,裁定驳回,上诉发回重审,2009年9月庭审开发区出具证明,市场拆迁是开发区指令实施,有关系了,而2008年8月答复楼主,是没有关系,楼主面对出尔反尔的无赖。

临建市场2700房屋拆除

2007年1月村委会申请2700平房屋营业执照和私企业主分享摊位租金,楼主净身出户。同年3月一场雪把2700平房屋压塌,部分家具被压埋。一番恢复,赔偿家具,村委会和私企业主又是一笔损失。

2010年7月份,新世纪通知村委会和私企业主无条件拆除2700平房屋,村委会看私企业主没尿了,主动找地方到市区租赁场地将摊位业户安置经营,而私企业主坚持不拆,要补偿,新世纪就是一分钱不给补偿,申请政府处理吧,警察、城管大队到场,几十米铁绳拴挂在墙头窗垛,推土机、钩机派上用场,瞬间一拉2700平房屋爬下,通知私企业主限期自行处理。

私企业主抢占市场土地搞开发,搭上2700平房屋损失没有补偿,一场闹剧,一场空。

2010年9月新世纪开发公司准备在被市场场地开工,告知楼主到市政府法制办。这是新世纪开发公司请示市政府关于被拆市场补偿安置事宜,秘书长指令市法制办根据相关家具市场合同及相关判决书确认的事实,依法补偿安置,认为安置南岗家具市场有据有法。因建设楼房占地一层是2500平方,安置一二层5000平方,未安置剩余面积待竣工后再协商。对此,楼主没意见,签字盖章,新世纪让村委会盖章,村委会不盖。

2010年10月15日,楼主诉村委会赔偿被拆市场停业损失案,下发判决,判决村委会赔偿市场自2007年1月31日-----2008年8月19日【楼主立案时间】为止的停业损失110万元,关于市场补偿安置权利应向做出拆迁决定的行政机关主张权利,排除了村委会补偿安置主体责任。

法院判决没有支持楼主主张自2006年10月26日拆除市场至本案结止的全部停业损失,不知根据哪条法律。

楼主提起行政诉讼申请国家赔偿

2010年10月15日东安法院根据村委会2009年9月开庭出示开发区2009年6月证明和【拆迁通知】,判决认定被拆除的南岗家具市场6760平房屋的补偿安置权利,楼主应向做出拆迁决定的行政机关主张。行政机关是谁?指的是开发区,开发区不具备主体资格,市政府承担责任。该判决村委会上诉,认为既然村委会是开发区指令拆迁,村委会不应该赔偿停业损失,二审法院2011年2月维持一审,驳回上诉。至此,根据民事判决书认定楼主向行政机关主张被拆市场补偿安置权利主张,应从知道开发区指令拆除市场计算起点是2011年2月份民事判决生效开始,且2年内起诉不过时效。但楼主在2010年7月已经提起诉讼,申请法院确认市政府拆迁市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国家赔偿申请书提交到牡中院,牡中院9月份指令爱民区法院审理。

爱民法院一审裁定楼主过2个月起诉期限,驳回。楼主上诉,二审撤销一审裁定发回重审,爱民法院重审又过2年起诉期限为由,驳回。2011年10月上诉,2012年6月牡中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

两轮扯皮子裁定书,耗费两年时间。

转载内容均是本人,无需第三方授权与否,没有违法内容。<br><br>  请求允许发帖。

新世纪开发工地被村民围困

1、2008年春天上海绿地集团十万平方土地世纪城项目全面开工建设。新世纪是紧锣密鼓地在2009年末在15万平方米土地包括家具市场用地也全面开工建设。

2011年2月楼主诉村委会案生效,申请执行,此时房地产价格也在攀升。2011年5月份新世纪数十栋18层商品楼已封顶。此时,村民代表,借家具市场拆迁前一期拆迁村委会数百平方门市房未补偿安置为由,各队小组长、村民代表组织数百村民,让村委会每天给村民50元工资,白夜轮班围困新世纪多个出门进口,不准进材料,鼓动全村村机动车辆拖拉机每天给200元为报酬,堵塞新世纪工地多个出门进口,到岁数的村民则拿着板凳坐在工地周围,吃饭时买包子,24小时轮班,根据科研所起诉村委会的民事判决书【判决村委会返还投资款,而村委会和科研所达成的变更法院判决义务的执行和解及家具市场合同约定的市场房屋6760平房屋补偿安置权利归属徐州六处,视为废纸】要家具市场补偿款。新世纪被围困一周了,110出警管不了,新世纪张贴通告,因停工造成新世纪每天损失80多万元由村委会承担,村民不怕事大,村两委班子已失去管控,都在为10月份村换届准备,村民代表、各小组长个个表现积极,争取村民印象,为秋季换届票选捞资本,又分一伙天天到距离200米的市政府门口聚会加大影响,警察出警只是监视。

新世纪数十栋楼房已封顶,每栋楼房一家施工企业,共计施工人员1000多,每天造成的损失可想,新世纪找镇、区政府无果,新世纪向市政府请示。

东安区游刃有余处理村民围困新世纪工地

村民围困工地现场一周了,新世纪请求镇政府、东安区政府没有效果,请求市委,秘书长批示东安区处理。2011年5月31日东安区,以简捷绝对有效的方法解决村民围困新世纪问题,将新世纪开房公司、兴隆镇政府、村委会召集到东安区,形成会议纪要:

1)、开发区将被拆南岗家具市场6760平房屋补偿款给村委会。

2)、兴隆镇政府和村委会在本会纪要盖章后回去疏导村民离开新世纪施工现场。

对此,新世纪与会主管提到南岗家具市场负责人应该参与补偿问题,东安区主管人说,补偿款给南岗家具市场负责人,几百村民能撤出你们工地吗?新世纪负责人说,南岗家具市场起诉,新世纪要承担责任的,区里给书面保证责任承担,东安区主管说,这个问题区政府给保证。

会议纪要落款处,东安区党委盖章、区政府盖章,兴隆镇政府盖章,村委会盖章,新世纪开发公司盖章。

村民小组长有三位,就是人民公社时代的生产队队长,根据村民组织法选举,30名村民有一名村代表,村委会有2700村民,小队长、村民代表看到会议纪要内容,达到了目的,撤离工地,等待拨款,否则再来围困工地。

新世纪告知了会议纪要情况,让楼主赶紧在新世纪账户里查封2900万,否则转到村委会就被分发给村民了,因为村书记和村主任做不了主了。查封2900万需要找单位担保,如同借钱2900万很难,另外楼主起诉市政府赔偿一案,牡中院撤销了一审发回到了爱民法院重审等通知开庭。楼主向新世纪明确了无法控制的态度后,新世纪转到村委会2900万,村民代表决定分给村民。

书记高润通自2001年8月代理一届村主任,此后两届选举因群众基础不如其他参选人员,没有参选,只担任书记一职,村民围困新世纪形成会议纪要后,即被写辞职书,灰头土脸地离开村书记一职。

3、2011年7月份爱民法院国家赔偿行政开庭,此时村书记由副镇长担任,行政诉讼案被告市政府,第三人村委会、第三人新世纪。开庭村委会则随和市政府意见了,新世纪观点就是被拆市场不是新世纪所为,不承担补偿安置责任。

针对市政府指令东安区干预新世纪补偿款,楼主进京上访诉求回来没结果。2011年11月2日投诉到国家信访局【上传图片证据】,市信访局告知楼主到东安区,楼主说,投诉市政府东安区能解决吗?接待说,信访局是政府儿子,管不了市政府,楼主说,东安区那就是孙子能管爷爷吗?接待说,还是去吧。楼主来到东安区政府信访办,爷爷孙子关系叨咕一遍,孙子说,再找个重孙子。又到镇政府,重孙子知道是推诿扯皮,没法答复,不了了之。

2012年2月末北京两会前夕,是各级部门稳控当事人进京上访的任务----零上访。辖区街道书记找到楼主有什么诉求可报到区政法委解决,楼主提出村委会拆除市场没有安置楼主经营,成就550万元【95年---2005年损失】给与协调牡中院立案。

2012年3月5日牡中院通知楼主立案,案号【2012】牡中民事第20号。楼主交诉讼费碰到中院信访负责人说,楼主一案上边挺重视的,起名【春雷一号行动】,楼主还以为对楼主诉求会重视,心里欣慰,想不到重视的是要对楼主施以出乎预料的动作。

专案组参与侦查活动指使村民按照公安机关要求作笔录

牡中院对楼主550万元一案4月份开庭一次。5月份东安区政法委书记过慧【女,春雷一号专案组组长,专案组成员有区纪委、政法委、信访、建委、兴隆镇政府】与牡中院沟通,派楼主一案主审法官姜波【女】去徐州调查科研所及徐州六处情况。一行人马男女多人,做了科研所法定代表人曹广忠笔录,去徐州工商局调取科研所档案,没有调到白云公司及徐州六处材料,认为问题来了。到了北海、秦马佣景点转了一大圈,回到牡丹江。

6月6号晚间6点,公安局传楼主到江南分局,做了笔录,内容就是2003年1月后村委会与徐州六处及科研所,和楼主签订所有家具市场合同、执行和解协议怎么形成过程。没有涉及2000年科研所起诉村委会案情。第二天是全国统考,楼主知道6号上午公安局做了辞职村书记高润通笔录,下午做了会计张玉恒笔录,均是家具市场合同签订盖章问题。高笔录是否定签订家具市场合同,是会计个人行为,村会计笔录是所有家具市场合同是经过村书记高盖章。两人笔录矛盾,专案组主要成员镇长、信访主任在场,专案组长过慧让二人当面对质,仍是各执一词。

这次笔录村会计和楼主一样,辞职村书记高否定。

不些日子,市检察院传张玉恒、高润通分别做了笔录,各自和公安机关笔录一样的内容。检察院没有发现有问题,楼主涉嫌犯罪,证据不足反馈。

证据不足,就搞证据。过慧召集镇长、村主任,指示做好张玉恒工作,由村里每月给张玉恒500元到终身,再做笔录配合公安机关,镇里盖章担保,两委班子成员要配合公安机关做笔录,如有通风报信者,就不要到村里上班了,另外村里出30万元转到【春雷一号行动】专案组专用。

公安笔录做完后,6月中旬第二次开庭,主审官将在徐州做的曹光忠笔录复印件给了楼主一份说,没有意义。村委会提出对楼主持有案件书证上的村委会及党支部印章申请鉴定。楼主书面说明,鉴定样本应当依据2006年时期村委会提交到法院存档的书证上的村委会印章为样本。法院封存鉴定的书证装袋,准备委托鉴定部门。

村委会代理人是楼主行政诉国家赔偿的市政府代理人郭冬梅,代理人申请合同印章,意在发现真伪,既然村书记高否认签订合同,怀疑楼主伪造村委会印章。代理人申请鉴定,也证明公安机关6月6号做的家具市场合同签订,没有问题,除非印章假,所以申请鉴定。

7月中旬第三次开庭,主审法官宣读一份公安机关函,内容是楼主涉嫌合同诈骗,村委会于7月4号报案,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根据先刑后民,中止本案550万元审理。

第三次开庭代理人郭冬梅没有出庭,知道本案审理内容了,这是专案组指派市政府代理人为村委会代理案件,村委会受专案组支配对付楼主,并让张玉恒按照其安排如何如何作笔录。

申请鉴定、中止审理,也说明550万元诉求合法,否则无需公安机关出函中止,法院驳回便是。

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

楼主起诉村委会550万元,行政诉讼市政府国家赔偿一个亿,而村委会又是承担连带责任的第三人,东安区要为国家、集体利益成立专案组。权利上,村委会必须服从,经济上考虑市政府被诉国家赔偿,村委会被诉550万元,双方自然抱在一起,一场国家和集体联合与楼主拔河。

关于楼主诉讼申请国家赔偿被驳回

2009年10月村委会在民事诉讼一案出示了开发区2009年6月拆迁市场的证明,于2010年7月提起申请国家赔偿的行政诉讼,牡中院指令爱民区法院审理。

被告市政府书面答辩,寥寥一句话,认为楼主起诉市政府赔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过诉讼时效,请求驳回。

第三人村委会书面答辩,几十个字面,认为村委会不是补偿安置责任人,言外之意市政府是赔偿主体。

第三人新世纪开发公司,没有书面答辩。意见是新世纪没有拆除家具市场,没有责任。

法院行政裁定楼主过2个月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驳回起诉,起诉时点是从2006年10月26日市场被拆除之日算起?还是自楼主2009年9月民事诉讼中知道之日起为时点?裁定书没有说明。

楼主自2009年9月民事诉讼一案中村委会出示开发区证明,才知道市场被拆除是开发区指令村委会实施,开发区的证明否定了开发区给楼主的2008年8月书面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的答复。行政一审、二审2个月期限为由驳回,显然计算的时间是根据2009年9月楼主知道起计算为时点,若根据2006年10月26日拆迁算起,一、二审就会根据法律规定的2年期限裁定驳回了。

发回重审,以楼主过2年起诉期限驳回、二审维持。2010年7月楼主才起诉,则是从2006年10月市场被拆除为计算时点。

原一、二审为什么不已过2年起诉期限驳回呢?却要发回重审,行政庭在起诉期限上玩无赖、耍流氓,不要脸了。

楼主自市场拆除前,就村委会和私企业主施建2700平房屋的行为,认为没有政府机关的支持,是不可为之的,但不公开,暗箱操作。市场被拆除一直到2008年10月开发区给楼主书面答复,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无关。至此,楼主就没有任何书面证据确认村委会与私企业主拆除市场是开发区行政机关的指令行为。

众所周知,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应当办理拆迁许可证,而办理拆迁许可证法规规定还要提交,应当具备土地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建设项目审批,开发建设单位,拆迁人资格证书,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成的补偿安置协议等等,取得拆迁许可证还必须公示,告知被拆迁人在规定的期限内搬迁。

这是法律规定,也是政府行政机关应当履行的法定程序。这些开发区统统没有就指令村委会拆迁。

行政裁定过起诉期限,荒唐的理由是:

1、楼主在拆迁时已经知道被拆迁市场用地于2001年9月征为国有并出让与新世纪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市场处在拆迁状态,楼主应当知道市场要拆迁。

2、且村党支部书记已告知楼主配合政府拆迁。

3、另外楼主自认在2006年11月份去被告的监管部门拆迁办要求裁决拆迁事实。

重审裁定引用当时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和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第41条

行政诉讼法三十九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司法解释第四十一条 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

复议决定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法定起诉期限的,适用前款规定

以上楼主自认的事实看,楼主就应当在2年内起诉行政机关。

行政裁定援引了60天、2年期限驳回。

解析一下行政裁决认定的3个理由对否?适用哪条法律准确?

行政裁定书认定楼主过了起诉期限,认为楼主明知2001年9月征地书市场处于待拆迁状态,村书记告知拆迁,楼主去拆迁办要求裁决,意思是在60天内或2年内提起行政诉讼。

如果根据行政裁定书认定的以下三个理由能否提起行政诉讼?

三个理由能否视为牡丹江市政府拆迁家具市场的具体行政行为?法院受理吗?符合立案条件吗?

1、2001年9月牡丹江市政府征地通知书。该书证证明包括家具市场共计15万平土地征为国有并处让与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市场拆迁应当依法办理拆迁许可证,公示拆迁人。证明不了牡丹江市政府及相关行政机关是拆迁人;证明不了2006年10月拆迁市场是开发区【2003成立】的具体行政行为。楼主以此书证,请求法院确认被拆市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不得笑出大牙来。

2、村书记口头告知配合政府拆迁的话可否视为市政府行政行为?

村书记不是政府公务员,也没有受哪级政府委托通知楼主拆迁市场是开发区,村书记的口头告知不代表政府。配合哪级政府?是镇政府?还是东安区政府?还是市政府?村委会一方代表政府吗?村书记代表政府吗?如果楼主在拆除市场60天内到法院根据村书记的口头告知配合政府拆迁的话,起诉被告是谁?楼主没有任何证据起诉开发区,且开发区口头已否定了市场拆迁与开发区无关,并在市信访办有信访办主任答复,没有任何单位许可任何单位拆迁市场,也就否定了村书记口头配合政府拆迁是在放屁,只能理解拉大旗作虎皮,让楼主配合村委会和某私企业主拆迁,而私企业主也不代表政府拆迁。

3、 市政府拆迁办口头答复楼主没有拆迁许可的拆迁行为不管

市场拆除后,楼主对村委会和某私企业主强行拆除市场,除不予安置、匪夷所思外,即收集开发区与市场被拆除的有关证据。因为私企业主在派出所当楼主面回答东安公安分局李副局长,说是有拆迁令,但楼主没见过拆迁令,还以为是不是就是拆迁证,否则,也没有如此野蛮不顾后果地拆迁。楼主投诉到开发区、东安区后,几个部门对拆迁一事让到拆迁办解决,楼主就到拆迁办投诉,要求拆迁办给予答复市场拆迁是否有拆迁手续,拆迁办告知没有办理拆迁手续,不会出具任何书面,如果拆迁办违规给办理了拆迁许可证,则给予答复。楼主到拆迁办也证明不了市场拆除是开发区指令村委会实施,拆迁办没有许可拆迁,仅此而已。

法院行政裁定认为以上三条理由,楼主应当在60天或2年内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受理吗?法院受理了哪个法官敢认定是行政机关开发区的具体行政拆迁市场行为?除非办案人员不想在法官位置上工作了。

2年内提起诉讼的规定,只能适用楼主自2009年9月民事开庭时知道开发区指令村委会实施拆迁市场计算起诉期限,楼主2010年7月即提起诉讼,没有过2年起诉期限。

行政发回重审一案,于2011年8月4日下裁定,楼主10天内上诉,二审居然到2012年6月末才下裁定驳回。

行政诉讼国家赔偿,村委会和被告市政府走到一起。村委会,有东安区成立春雷一号行动专案组管教,于是村主任2012年7月4日以楼主用徐州六处印章和村委会签约合同涉嫌诈骗为由报案,江南分局当日立案,村委会出办案侦查经费数十万元,村民配合公安机关做笔录。楼主厄运袭来。

2011年8月末一审行政裁定下发,10天内楼主上诉,2012年6月末下发驳回上诉的裁定书,二审审理时间10个月。而行政诉讼法规定二审期限是2个月,居然用了10个月裁定驳回?

重审一案是重复被撤销的裁定书认定的楼主过2个月起诉期限为由驳回,楼主不服,二审法院是维持还是改判?若维持,为什么在第一次楼主上诉时适用2年起诉期限驳回?给予撤销一审裁定是过2月起诉期限而发回重审,重审上诉驳回楼主上诉,这不扯皮子玩吗?

焦点就是楼主请求法院确认被告拆迁的行政行为违法。违法行为存在,楼主是合法的经营人,遭受的侵害事实存在,楼主有证据知道市场被拆除是在2009年9月才知道,起诉应从99年10月起计算2年期限。

流氓法官审案,耍无赖。

一审法院过2个月期限,计算起诉时点从2009年10月楼主知道时,二审也是根据2009年10月期计算,撤销一审裁定发回重审。

发回重审计算起诉期限,提前到了2006年10月拆除市场时计算起诉时点,楼主过了2年起诉期限,二审顺从一审自2006年10月起诉时间计算。

这就是疑问也不疑问的问题,重审前的一、二审为什么不从2006年10月起计算起诉时点?这些枉法裁判分子明白的清楚。

行政诉讼楼主出示的开发区2008年8月红头文件答复楼主:“市场拆除与开发区没有关系”,则证实市政府2001年9月土地征用并出让新世纪房地产开发公司为商品房建设用地的通告书、村书记告知楼主配合政府拆迁的话、以及楼主走访市政府拆迁办答复楼主不是拆迁办许可的拆迁行为不归拆迁办管的答复,不能证明是政府2006年10月拆迁家具市场的具体行政行为。否则,开发区无需出具2009年6月证明和伪造2006年8月【拆迁通知】。

若根据法院认定楼主根据征地通告,村书记配合政府拆迁的话,以及楼主走访拆迁办,当做政府拆迁的具体行政行为,在2年内提起行政诉讼,不知中国哪家法院给立案?如此违法拆迁不都是政府行为了?被拆迁人都可以行政诉讼提起国家赔偿。

东安区会议纪要定价被拆家具市场与市场行家之差

2009年10月新世纪与楼主协商拆一还一,安置南岗家具市场5000平方待房屋竣工交付,剩余面积再协商。

2011年5月东安区为了稳控村民不再围困新世纪施工,以会议纪要方式决定2900万【家具市场面积6760平,和距离家具市场100米处的村委会临街门市房屋1200平】补偿款由新世纪给付村委会。家具市场是2460万元

家具市场平均每平方3644元,总价是6760元x3644元=2460万,而此时上海绿地世纪城房屋销售紧邻被拆市场用地门市房是11000----13000元,住宅每平方3800元---4000元。

会议纪要定价与上海绿地售价相差三分之二,2460万元只能买来2000平方多点门市房。安置南岗家具市场5000平方门市就给搅黄了,可恨的官员如同美国将钓鱼岛与小鬼子私相授受,制造麻烦,长臂管辖干涉其他国家内政,制造冲突与流血。

新世纪无需再安置南岗家具市场5000平门市房屋了,2460万只能购买2000多平方门市房屋,新世纪如同捡了3000平房屋。村委会得了不该得的补偿款即可分发给了村民。两家欢喜,楼主怨恨,是可忍,孰不可忍!

行政诉讼一审申请国家赔偿,诉求是赔偿南岗家具市场停业损失及安置经营。当东安区形成会议纪要时,行政诉讼撤销一审裁定发回重审之际,再审要再写诉状,于是楼主申请赔偿房屋及停业损失一个亿的诉求【依据市场行家诉求的大概数,实际需要评估】,提示市政府及东安区会议纪要定价2900万元低于市场价70%,但贪腐官员认为楼主是要拔老虎牙。

修改

上述一段:重审一案是重复被撤销的裁定书认定的楼主过2个月起诉期限为由驳回,楼主不服,二审法院是维持还是改判?若维持,为什么在第一次楼主上诉时适用2年起诉期限驳回?给予撤销一审裁定是过2月起诉期限而发回重审,重审上诉驳回楼主上诉,这不扯皮子玩吗?

修改为:发回重审一案被撤销,二审法院适用2年起诉期限。被撤销的一审裁定依据的是过2月起诉期限,发回重审。发回重审法院又过2年起诉期驳回楼主起诉。重审楼主不服又上诉,二审法院裁定维持过2年起诉期限的裁定。二审法院为什么在第一次楼主上诉时不根据2年起诉期改判?这不扯皮子玩吗?

昨天司法部门传楼主核实了2000年2月开庭的牡中【2000】牡民初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一案存在的证明楼主是负责人的书证,意在证实楼主举报枉法裁判分子张颖、杨柏玲歪曲为2000年8月后出具是否属实。

核实了94年11月牡郊区【94年】一案中的存在的92年12月4日白云公司营业执照。意在证实楼主举报枉法裁判分子认定在91年不存在是否属实。

上传下列图片,系列图片后楼主附说明:

【1】2003年两份协议

【2】2005年1月执行和解协议

【3】2005年4月30日合同书

【4】2005年5月8日执行查封依据:

【5】2005年5月12日执行查封裁定书

【6】2006年两份协议:

【7】2006年办理的营业执照及依据:

上传图片说明证明公安机关笔录人村书记称不知道签约行为是撒谎

1、2003年1月1日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

2000年8月科研所起诉村委会履行94年3月农贸市场合同义务,法院2001年9月下发判决,楼主是9月4号签收,8月中旬新任村书记、兼村主任高润通是9月5号签收,几天后村书记通过原村主任刘喜成【95年村主任】约楼主,到牡市西七条路新安街道南200米九龙海鲜酒店,商谈和解事宜。一桌9人,均是过去村委会成员、党员,会计张玉恒【公安笔录人】,饭后楼主起草了一份简单的条款协议书,交给村书记。

这次饭局和解的意思,传到了市场占有经营人邹春杰,此时邹春杰和东安区政府收取市场6760平方内的摊位租金,村委会收取市场外场地的摊位租金。邹春杰知道判决内容,紧盯着村委会上诉还是不上诉,等到15号了,主动起草一份9月15日协议书,其愿承担费用,村委会必须上诉。书记刚来20多天,市场前因后果情况不了解,身边聚集了一帮鸽派、鹰派、保守的村民,一时没有注意,但村委会和邹春杰97年6月签约责任启动市场协议书,约定了邹春杰和刘慧祯享有市场70%产权,村委会30%产权,现在法院判决村委会履行农贸市场合同,那就是徐州六处70%产权,村委会还有啥?村书记提出让楼主撤销一审判决就和解签约,楼主说做不到了,即使上诉也会给驳回。

2011年11月初,牡中院一审法官将村委会上诉状给了楼主一份,并让楼主把9月4号签收判决书的回执单改到和村委会10月中旬一样的时间,这是村委会过了40天了上诉撤换了9月5号签收判决回执单,楼主拒绝。

省法院2001年12月判决撤销一审判决书,楼主等待村书记和解签约,也是年末事多,村书记说,两委班子被罢免来村接任,过渡时期,家具市场问题还是等到过了年等秋天换届新班子成立再协商,楼主也理解,但也等不起。

2012年3月楼主到省进京信访,回来后准备申请再审,5月省法院立案,7---8月听证,村书记参加了听证,开庭后村书记对楼主说,回去谈。

2002年11月27日楼主以极其简约条款一条,内容是双方合伙,村30%权益,科研所70%。签约一份。

2003年1月1日村委会和徐州六处签约上传图片农贸市场【现家具】协议书。

2003年3月3号省法院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发回再审。

针对该分【现家具】协议书,公安机关自2012年6月6日----2013年8月4次做村书记笔录,头两次笔录记载家具市场协议签订不知道,是会计个人行为加盖村委会公章,后两次笔录记载承认村委会和楼主签约经过两委班子同意。回答公安机关办案人问为什么头两次笔录不如实说?村书记回答是有点记不清了,也是有些顾虑。

会计张玉恒笔录,4次均记载是经过村书记盖章,村委会成员都知道。

以下图片进一步证明揭穿公检法主观故意陷害楼主的丑恶罪行:

【1】吴昌华1992年离开徐州到牡丹江开展建筑业务给科研所出具的持有建筑资质收条,该收条在所长曹广忠出保管,以下图片由曹广忠提供并签名:

【2】以下是曹广忠保存的上述收条原件的拍照图片

【3】以下是科研所档案中的1991年所谓注销白云公司的材料不足以推翻”白云公司”一定注销,只能存在可能性,白云公司注销必须在白云公司档案里体现注销才有效力。科研所档案中的所谓注销“白云公司”材料显然不足以证明。

【4】以下是吴昌华连同上面的资质证书一起从江苏徐州带到牡丹江开展建筑的营业执照,该复印件是1994年吴昌华在牡丹江打官司所提交给法院的白云公司的营业执照,该营业执照1994年提交法院充分证明,2015年牡丹江两级法院判决楼主犯罪所认定1991年白云公司就已经注销是错误的,同时也推翻了刑事判决书认定吴昌华在牡丹江开展建筑业务是个人行为的严重错误,最终,否定法院认定楼主是伪造、冒充单位负责人而构成犯罪的严重枉法裁判:

【4】科研所执照等信息:

【5】2005年中级法院执行查封的法律文书及依据:

【6】2013年5月17日公安给原村书记高润通的笔录:

看完楼主的帖子,我的心情竟是久久不能平复。震撼啊。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