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节县农委领导无视法纪 给依法维权者(农技人员)施压目的何在

百姓声音 489 0

奉节县农委领导无视法纪

给依法维权者(农技人员)施压目的何在

一、基本事实:

2001年7月,奉节县各乡镇人民政府按照《关于清退乡镇机关事业单位临时人员的通知》(奉人发【2001】021号)文件将55个乡镇111名农民技术员分别清退。

从2003年至今,乡镇农民技术员连续十余年向奉节县农委提供政策依据(文件和证书)。于20015年6月14日奉节县政府分管农业副县长黄清槐在农民技术员诉求上批示:是否符合政策……请主管部门农委答复。于2015年9月28日农委书记吴江在农委召开了70多名农民技术员的会议,吴书记指示:黄县长批示的诉求没有写好……要求重写诉求,诉求书上诉求人都要按手印……否则不遇理采。于2016年6月6日奉节县农委、县人社局、县编办联合回复,依据奉农【1991】56号、奉农【1994】字第18号文件为临时人员,不复30天内申请救济。2017年7月奉府信访复查字【2017】1号复查意见书,将周相团、姜明万、黄召国、卢延恩、熊拉美5人维持原答复。

二、几点疑问

(一)关于清退的依据:《关于清退乡镇机关事业单位临时人员的通知》(奉人发【2001】021号)

1、三部门联合回复,依据为原县农业局文件(奉农【1991】56号、奉农【1994】18号),将111名农民技术员定性为“临时”人员,两份文件明确了是原县农业局,是在岗临时技术人员中续雇.聘用的。

2、奉人发【2001】021号文件中明确规定“谁聘用谁清退”,原县农业局至今并没有清退周相团、姜明万等乡镇农民技术员,乡镇人民政府清退周相团、姜明万、黄召国、卢延恩、熊拉美等乡镇农民技术员的行为违背了该文件“谁聘用谁清退”的原则。

3、奉人发【2001】021号文件中明确的清退对象为“县公安局、县国土局为各乡镇招聘的临时治安员、国土员,县林业局聘用的乡镇临时林业员”;文件的主送单位为“各片区工作组、各乡镇人民政府”,抄送单位为“国土局、林业局、计生委”等相关部门。整个文件没有提及原县农业局和农技员,充分说明此文件与原县农业局和农技员无关。

综上所述,乡镇人民政府清退周相团、姜明万等乡镇农民技术员的行为没有文件依据,属无效的错误行政行为。三部门联合回复的第一、二、四、五条均以奉人发【2001】021号文件为政策依据,或是没有研究文件,或是装聋作哑,属于将错就错、错上加错。

(二)关于“临时人员”的依据

1、《全民所有制企业临时工管理暂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41号,1989年10月5日)第二条规定“临时工是指使用期限不超过一年的临时性、季节性用工”。

劳办发【1996】238号明确指出“过去意义上相对于正式工而言的临时工名称已经不复存在。用人单位如在临时性岗位上用工,应当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并依法为其建立各种社会保险”。

《劳动法》(95年版)第二十条规定“劳动者在同一单位工作满十年以上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第七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

周相团、姜明万等农民技术员分别在原单位连续工作达十五年以上,根据以上法律法规,很显然不属于“临时人员”。

2、《奉节县农业局关于续雇乡(镇)农技站临时农技员的通知》(奉农【1994】字第18号,一九九四年三月九日印发)中指出“按照万县市农业局市农业(1993)78号文件精神,我局于1993年9月份对乡(镇)临时农技人员进行了培训、考试和考核”;万县市农业局《关于续(聘)雇乡镇农技站在岗临时农技员工作的补充通知》(市农业(1993)78号文件,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六日印发)中明确规定:“征得市人事局同意,开展全市乡镇农技站在岗临时农技员(农民技术员)续(聘)雇工作,岗位培训全市统一安排在九月十日至九月二十五日之间进行,考试由市统一命题、制卷、阅卷。考核内容按聘用制干部考核条件进行。整个考核报批合同签订时间在十月底完成,区县农业局审查批准签订合同,报区县人社局备案”, 周相团、姜明万、黄召国、卢延恩、熊拉美等农民技术员参加了相关培训,周相团、姜明万九月二十四考试成绩分别为87.5分和87分,岗位培训考试考核合格。但原县农业局并没有按照文件规定在十月底前与在岗十余年的周相团、姜明万等农民技术员签订合同,而是在文件规定时间的四个月后,下发了奉农【1994】字第18号文件。由此可见,奉农【1994】字第18号文件不是“按照执行”而是严重违背了市农业(1993)78号文件。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技术推广法》第十二条和国发(1991)59号文件精神,“凡国家在基层的农业技术推广机构的专业技术人员,必须择优聘用,报县级以上农业主管部门组织考试考核,凭市(地)级主管部门统一发的岗位合格证书上岗履行职责。”万县市农业局(1994)36号文件明确规定,“经请示省农牧厅和人事局同意,特对我市乡镇级农业技术推广服务站中的聘用制干部和合同制农民技术员颁发《上岗合格证》。”经统一考试考核合格,万县市农业局于1994年7月14日向周相周相团、姜明万、黄召国、卢延恩、熊拉美等农民技术员颁发了《上岗合格证》,周相团、姜明万证号分别为646067、646068.……。

4、川职改[1991]8号文件明确规定,“评聘专业技术职务要岗职相符。评聘专业技术职务的人员,必须是在编、在职并在国家颁发的各专业技术职务条例相对应的专业技术岗位上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临时性聘用的专业技术人员不得评聘专业技术职务、称号。”周相团、姜明万、黄召国、卢延恩、等农民技术员先后获得四川省人事厅颁发的“农业技术员”“助理农艺师”等初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证书。

由此可见,三部门依据奉农【1994】字第18号文件将周相团、姜明万、黄召国、卢延恩、熊拉美等农民技术员定性为“临时人员”纯属错误行为。周相团、姜明万、黄召国、卢延恩、熊拉美等农民技术员不仅不是所谓的“临时人员”,而是国家相关文件政策明文认可的在编、在岗的“农业技术员”“助理农艺师”。

(三)属“在编人员”的依据

1、1994年奉农40号文件是贯彻落实国务院1991年59号等文件精神,文件在1992年6月11日报县编委批准备案203名编制,其中农民技术员有111名分别落实到各乡镇工作,根据地农(1991)164号、认定的【奉农(1991)56号】乡镇农技站农技人员,就属农民技术员,充分说明92年乡镇农技站在岗人员是有编制的人员。

2、奉节县政府、农业局在1996年9月将乡镇农业技术推广机构(农技站)“三定”(指定性、定编、定人员)工作落实,文件要求力争按92年测编数落实定编人数,上报地区多部门奉节县乡镇农技站现有技术人员187人,详见《1996年9月24日三定工作报告表》,乡镇农技站现有技术人员(187)人,其中有104名是合同制农民技术人员,104名合同制农民技术人员通过了“三定”, 证实黄召国、卢延恩、周相团、姜明万、熊拉美等农民技术员属在编”合同制农民技术员,不是聘用的“临时”人员。

3、《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厅、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切实做好基层农技推广体系稳定工作的通知》(渝委办发(2004)4号)文件要求,“要开展调查,全面核实政策落实情况,要求各区县组织编制、财政、人事、农业等部门,针对在机构改革,清退非在编人员是否违背了中央和省市有关规定,是否将在编人员纳入了清退范围。”奉节县农业局向县人民政府上交了《关于基层农技推广体系调查的情况报告》(奉节农文(2004)32号)中注明:“我县农技推广队伍编制人数核定为958名,其中全额500名,自收自支458名。现在岗人员636名,其中全额拨款人员共225名,自收自支411名。”不难看出,全额拨款中在岗人员只有45%,充分证明错误清退了全额拨款在编人员。奉农【1994】字第18号文件续雇临时农技员中部分人员经调查核实已经纠错返岗,黄召国、卢延恩、周相团、姜明万、熊拉美等农民技术员同属纠错对象,但原县农业局没有认真调查查阅相关档案,仍然将黄召国、卢延恩、周相团、姜明万、熊拉美等农民技术员定性为已经清退的“临时人员”,不但不纠正历史错误,反而一错再错、大错特错。

三, 农委领导无视法纪事实:

1、多名网友在人民网.重庆问政.天崖论坛等台报料奉节县原县长刘渝平乘农技员有编制之机,调入亲信余翔.姚辉.罗清平三人(均系社会闲散人员),造假档案,分别安置在安平乡文化服务中心.县港航管理所,县建委建设交易中心,这三人编制挂钩落实后,依然调回万州工作。刘渝平带头占用农技员的编制后,原相关部门,如农业局.人事局等县四大家的头面人物倾巢占用编制安排亲信、家属。

2、为了事实真象,农技人员到奉节党案管、万州党案管、重庆市农委等部门数次。到重庆市农委,潘主任接待农技人员说,请拿文件、依据等材料。潘主任将材料翻阅一小时多,说国家为了越过温保线,出台了国务1991(59)号文件首先解决原乡镇农技员,后才解决民办教师,只有原老重庆没有解决,重庆市农委考虑对他们不公平2005为老重庆出台一份文件,岁数放宽到45岁。奉节属个案,“奉节县农技员在2000年前都是在编在册全额拨款,你们这种情况……,我2013年视查奉节、巫山、云阳就发现奉节有问题……”。市农委是技术业务的上下级,不管人事……”。(有视频)潘主任非常同情奉节农技人员的处境,并要求奉节农委给农技人员处理解决,材料加盖重庆市农委鲜章。我们将材料送交奉节县农委,两年多时间,数百次追问,至今没有音信。

3、复查意见书由农委写好改好签字盖章交给相关部门,农民技术员属“在编人员”依椐农委领导一字不提,颠倒黑白、欺下瞒上、弄虚作假(交给相关部门)原槁附后,领导有乱用职权的行为。

4、副县长黄清槐于2015年6月14在农技员诉求上批示了为何农委要求重写?否则不遇理采……?2016年6月6日奉节县农委、县人社局、县编办联合回复,如不复可按相关规定为何只申请救剂? 2017年7月奉府信访复查字【2017】1号复查意见书维持原答复。以上程序走了两年多,违背国家信访条例规定。

5、2015年5月28日年农委冉主任.伍站长受领导委托带奉节公安数名专程到吐祥限制姜明万数小时自由,姜明万行得端,座得正,理性上访,依法违权,农委领导和奉节公安别无它法,给一份告界书,盖吐祥镇政府的章,(吐祥镇没有领导或工作人员参加),农委动用公安,给依法维权者施压,领导有乱用职权的行为。

6、2016年6月28日张孝成.陆延恩.杨隆华.吴作财等农民技术员拿起文件证书要求农委解读,无人接待,农委动用公安将张孝成、卢延恩.杨隆华.吴作财等人拘留5天,给依法维权者施压,领导有乱用职权的行为。

7、2016年X 月X日农委领导都不在,十点钟向办公室谭主任申请,中午在农委伙食团吃一屯饭,十二点左右吴书记带数名警察限制六名农技员自由一小时多,幸好没拿碗快,更谈不上吃,数名警察也无法定罪,不了了之,领导有乱用职权的行为。

8、 2018年8月24日,农委领导误导农技人员,农委请顶级律师解读文件,律师是打虎乱说,农技人员多次抗义都无效,(有视频),农技人员多次提到谁发文谁解读,委派他人解读违背市政府令,律师要违背,农技人员也没有法子,自今没有拿到解读文件的书面材料。

请求:

多年依法违权的心酸数不胜数,走过的路不得少于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路程,花费资金百万有余。梁定容、张世祥等数名农技人员死不明目,本来是有文件依据可查,(1)奉农40号文件编委批准备案的111名农民技术员花名册。(2).地农业78号文件。(3).县长陈孝来签章的定编定员花名册。(4).农民技术人员在编委看到的党案材料。(5),上岗合格证.技术资格证都按中央和省地文件精神获得。我们同一文件.同时被清退,在2007年纠错返岗十多名,他与我们的特殊性又在哪?无清退文件依据,是民正言顺的错误清退。综上所述农技人员的编制被他人占用已成事实,农委领导装糊途,以安全稳定之名践踏事实、颠倒黑白、无视法纪,欺下瞒上、弄虚作假、愚弄依法维权(农民技术员),随意动警、内诉无门、外诉受困,严重败坏党和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周相团、姜明万等农民技术员从事基层农技工作近二十年被无辜清退,恳请相关领导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不逃避、不推脱、不辩解,按照当时的文件政策、还原事实真相,妥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彰显政府依法行政、敢于担当、勤政为民的浩然正气!

黄召国、卢延恩、周相团、姜明万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