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涪陵区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暗箱操作阻碍涪陵区纪委办案(5)

百姓声音 320 3

我是重庆市涪陵区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老职工,对于黄如恒在疫情期邀请了很多本单位职工和业务往来人员为他母亲大办寿宴86桌敛财一事,我也是见证者之一。他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作为城建集团监察审计部部长,又在春节期、疫情期带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确实是胆大妄为目无法纪!这件事单位有两名职工实名制举报他,另有多人匿名举报他的一些其它违法乱纪情况。还受到他的威胁恐吓,这是多么猖狂的人!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所以站出来说两句,也许这样会让我在城建集团举步维艰,也许我的生命会受到威胁。因为他在城建集团已经和某些领导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形成了他们所谓的圈子,操控着各个重要部门,为他们敛财谋利一路绿灯。他们的举报材料在某些部门和网络上已经多不胜数了,可他们依然屹立不倒,可想而知他们的能量有多大。

黄如恒的问题不单是违规操办酒席,还涉及行贿受贿。单位上的职工(包含临聘人员)逢年过节,向他送礼进贡,请他吃喝玩乐打业务牌。这基本上是公开的秘密了。并且,黄如恒利用手中的权力将他的亲妹妹黄小菊安排到城建集团子公司涪陵泽广资产公司上班,把他女儿黄颖安排到城建集团子公司涪陵乾源电力公司财务室上班。(黄如恒2015年8月—2019年11月任城建集团子公司涪陵泽广资产公司法人总经理兼任涪陵乾源电力公司总经理)他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这两个公司的土皇帝,独断专行,搞一言堂,听不得其它声音,做事不按程序。将手中的权利用到了极致。

更过分的是黄如恒滥用职权操控工程项目,为自己或亲友谋取私利。泽广资产公司经营的江东金桃弃土场进出口项目由城建集团另一子公司修建,费用为31万元。而公司经营的另一个协合弃土场,同样一个进出口同样的冲洗设备,修建费用却高达72万元。按规定,该项目应通过登报进行竞争性比选确定施工单位。可黄如恒直接找他的朋友夏某某来做,而且项目实施期间,不让当时公司业务部门和相关人员参与,以至于相同的工程做出来费用却高了一倍多。这还是国企吗?另外太极集团租赁泽广公司厂房,因厂房屋顶漏水需维修,公司正在会上讨论维修,就有人拿来几份厂房维修的比选文件来,这是怎么回事?这边才在上会讨论此事,外面就来交比选文件了,而且来的还是他的朋友陈伟,原因不言而喻了。

类似的事情太多,有好多同志向城建集团纪委反映过,说是会调查,每次都不了了之。在2019年11月城建集团改革中这些敢说话的同志一个个都受到了打击报复。城建集团某些领导向5位评委(区人社局和区城管局)打招呼,在报名表上做记号的几个人,是他们意向的职工暗示给他们打高分。然后黄如恒把原单位职工一个个喊到他办公室给他们说给哪几个打高分,并说这是上面领导的意思。干涉干部竞争上岗程序,恶意打击报复职工,这是怎样的恶劣行径?以至于接下来的竞争上岗,因人设岗,完全不看学历、不看专业技术、不看资历、不看能力、不看为公司做出的成绩,把那些能做事,会做事,敢说话的干部沦为一般职员。黄如恒他们这个小团体能力之大。2020年4月黄如恒在疫情期办酒席一事被人发到网上,重庆市纪委监委书记穆书记亲笔签署要严查此事。涪陵区监察委积极开展调查,并责令黄如恒不能再在城建集团监审部工作。于是,城建集团领导把他调整到子公司涪陵拓源污水处理公司任常务副总(拓源污水处理公司即将并入三峡集团)。一个央企的常务副总,其手中的职权薪酬远比现任职务高得多!这是一个前程辉煌的公司,城建集团这一行为无疑是包庇、官官相护,将一个德行败坏、目无法纪之人明降暗升啊!在区监察委调查期间,城建集团某些与他有瓜葛领导为他的事到处说情,并放出豪言壮语说已经和涪陵区监察委沟通好了,到时最多再给个警告处分就完事。这充分体现出来了什么叫利益共同体。可能他们担心的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吧,所以这样想保住他。这可是穆书记亲笔签署的案件,他们这个小团体真的有那么大的能量吗?他们真的以为涪陵区监察委作为一级行政执法部门会听他们的吗?会对党对监察委对穆书记欺上瞒下嘛?他们不担心举报的当事人不会再上告吗?不,我坚信涪陵区监察委不是某些人或某些小团体能左右的,我们应该相信区监察委,(前不久涪陵区经信委一领导到马武镇去吃个宴席被区监察委查实免职),所以我们相信区监察委会公平公正的查处这个案子,相信这还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社会。为还社会一片净土,为无辜被报复的同志伸张正义,我也会对最后的结果公布于众。

网上还有以下举报材料:

1、重庆市最牛领导疫情期设宴百桌敛财

2、重庆市涪陵城建集团自称民间监察委可左右办案结果

3、重庆市涪陵城建集团黄如恒违法违纪举报 新材料曝光

4、 重庆市城建集团泽广资产公司黄如恒超豪华办公室曝光

重庆市涪陵城建集团黄如恒违法违纪举报 新材料曝光

重庆市涪陵泽广移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重庆市涪陵区乾源电力公司(重庆市涪陵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法人、总经理黄如恒,其违法违纪行为举报材料如下:

2017年3月泽广资产公司根据区政府要求在江东高速路出口高架桥下空地处(原梅林大车修理厂地面以前基本都是水泥路面)修建插旗停车场,项目预算费用20余万元。该项目黄如恒没有经过任何比选程序(有上公司办公会“讨论”。但何为“讨论”,总经理独断专权一言堂,程序形同虚设)。而是直接喊他的表弟唐刚和他的朋友陈伟来修建。施工期间,他表弟为达到增加工程投资目的,虚增工程量,喊工人夜间把原本完好不需要破碎的混凝土故意人为破碎,破碎面积近200平方米(有施工前后照片对比)。公司现场人员发现后立即向黄如恒汇报,黄如恒非常生气,说这些事有撒子汇报的,人家做点小工程能找好多钱嘛,在收方收量上尽量照顾一下,并告诫他们不要声张,不要乱说。

2018年8月江东金桃弃土场修建泄洪拱涵1号支涵工程建设过程中,由于黄如恒不懂工程建设,在现场没有询问过任何专业人员的情况下。向施工方发号指令让1号支涵修建超出红线10多米。事后他让设计单位出具变更依据,设计单位直接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有哪个设计单位会设计到红线外,而进行设计变更?因为他或许带有某种个人目的“瞎指挥”,导致公司最后还要赔偿人家的盲沟和土地占用费。

黄如恒作为重庆市涪陵城建集团泽广资产公司总经理,中共党员,他在任期间做了大量违法违纪的事情。在疫情期邀请下属和业务往来人员为其母大办寿宴86桌敛财,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之便把亲妹妹黄小菊安排到泽广公司上班,把女儿黄颖安排到涪陵乾源电力公司财务室上班,利用职务之便插手干部人事问题,工作乱指挥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