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江法院太霸气,无罪也当有罪判

百姓声音 1447117 4

2020年9月11日,我老公曹诗华因职务侵占罪二审“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被发回枝江法院重审的案子终于开庭,想不到枝江法院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还是被定罪,我不服,审判长当着两位听庭的纪委人员面说:“这是省里安排这么判的”。我就不明白了老公到底得罪了省里的什么大领导,还要他亲自授意?我只知道我老公在看守所里关了1年4个多月也没给个结果,还以为可以还他清白了,哪知道等了这么久还是罪名成立。我略懂一点点法律常识,但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我老公,我不接受,理由有三条:

一、合议庭成员是在庭审的现场才被告知并临时搭建的“大杂烩”,合议庭成员组成情况是:审判长才调入刑庭几个月,审判员分别是民庭和执行庭的,他们对我老公的案子本身并不清楚,参与庭审的法官从没有提审过曹诗华,庭审中公诉人只是从程序上念了一下起诉书,审判长按照常规程序走了一遍,另外二位法官在庭上一言不发,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最后当庭草草判罪。

二、案子在程序上更奇葩:2020年9月8日律师收到了枝江市人民法院曹诗华案件中止审理的刑事裁定书,9月9日律师收到可能9月11日开庭的口头通知,9月10日中午收到9月11日确定开庭的口头通知。时而中止,时而开庭,如此不严肃的作法把神圣的法院审理当成了儿戏。按照规定在确定开庭日期后应当将传票和通知书最迟在开庭三日以前送达,但就是法院模凌两可的口头通知让曹诗华一审、二审的主辩律师无法参与庭审,在当庭宣判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即9月14号就将有罪的判决书送达给曹诗华,从中止到开庭定罪前后只有四天,办案可谓神速,枝江法院是故意还是无意?

三、我老公的职务侵占罪其实是合伙人周利民为了占有我老公财产的蓄意陷害。周利民的亲弟弟是枝江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他们构陷先把我老公抓进看守所后再找证据。职务侵占罪的来龙去脉其实就是周利民名下的龙脉公司注销时,我老公曹诗华当时是这个公司的股东,周利民授权我老公处理注销事宜,后来为了占有我老公财产,周利民就举报说公司注销时有200万元被我老公占用。周利民是清算组组长,账上有钱没钱他不知道?我老公在他眼皮底下侵占公司200万元岂不是笑话?清算时当地报纸上登报留的还是周利民的联系方式。当时这不影响给我老公定罪,周利民的亲弟弟滥用公权力将我老公抓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对他百般折磨诱供,掘地三尺也没找到有力证据,但是枝江法院还是以职务侵占罪名扣在我老公头上。

我老公只是一个农民企业家,没有背景后台,靠的是10多年租地种树赚来的辛苦钱。树长大了升值了,合伙人周利民就想掠夺我老公财产,他胆大妄为无外乎背后有充当保护伞的公安局长弟弟,和公安局长弟弟强大的势力范围。枝江的公检法司跟周利民的弟弟不过是一丘之貉,沆瀣一气。枝江法院游离和无视最高法,知法枉法,不计后果的神速“杰作”是受到了省领导的授意,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将我老公1年4个多月来深陷冤狱做实,达到掩盖真相,欲盖弥彰的目的,我好寒心,难道这就是刮骨式整风的湖北政法系统?这就是盛产“大老虎”的湖北的毒瘤仍在疯狂发作。

从枝江到省里都是周家的人,我一个普通老百姓该找谁去给我申冤啊?

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起诉,法院以妨害清算罪宣判,神操作

帮顶。贪官在头上就没有老百姓的好日子过!

这些报案人员难道就这么无视法律吗?对这些老百姓而言难道在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了吗?寒心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