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宣汉樊哙镇“街霸”究竟有多大势力

百姓声音 123 0

四川宣汉樊哙镇“街霸”究竟有多大势力?派出所都要同流合污保护

樊哙镇五村3社小地名叫“村口凉”有一户姓钟的,他们从五村3社搬家到樊哙镇街道,这家人名叫钟本才、钟友才、钟顺才,他们从农村搬到街上(没有土地)就直接横行一方,称霸一方,期压残害百姓,强行霸占左邻右舍的土地非法修建房屋专卖无人敢言。钟友才更霸道,他直接租起挖机强推杨锡云家房屋、强挖猪圈、晒坝、强霸地基财产。

杨锡云购买了本村村民陈元银座落于樊哙镇田坝街小河口水莲营所有的3间面房、猪圈、晒坝。当时双方签订了房契,房契上四至界畔清楚,卖方将该房屋以及与房屋有关的宅基地使用权书交与了杨锡云。

杨锡云居住几年后外出务工,务工回家发现街霸的母亲用框装泥土在杨锡云晒坝种葱蒜,同时发现钟本才将我侧门打开在室内喂上了鸡、狗,且房屋内家具、工具、机械等物品全部不知去向。杨锡云当即进行了干涉,及时上前进行了制止,对方非但不停止侵害,反而无段狡辩,于是杨锡云请来摄像师进行了拍照,拍照后去求政府机关,政府机关无人理睬,无法生存的情况下,再次外出务工。

杨锡云在2012年接到开发商消息,需要占用我家房屋地基,但被遭到钟三家街霸欺负,强行阻拦我与开发商达不成协议,杨锡云势单力薄没办法,只能停止与开发商协商继续外出务工。

街霸钟友才距离我家两千米之外,在2012年9月1日那天直接租来挖机把我家、房屋猪圈和晒坝化为平地。杨锡云在2012年9月1日接到消息后,立即赶回向樊哙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问挖毁你房子时你们打架没有,我说,挖毁我房屋的时候,我人在外省没有打架,派出所说、他们是管打架斗殴的,挖毁我房屋的事情不归他们管,拒绝不与受理,不与受理的理由是,我与对方没有吵架,没有打架为由。

于是,2012年9月21日,杨锡云继续写控告状到宣汉县公安局报案,县公安局2012年9月24日受理,也给了我受理告知书,县公安局的告知书上是这样提到,情节特别复杂的在90日之内给回复,杨锡云在90日后,多次去要县公安局的回复,县公安局根本没有作为,也没得回复。公安局不作为的原因是,县公安局与镇派出所电话对接时,镇派出所直接告知县公安局,说钟友才摧毁杨锡云房屋猪圈和晒坝不是事实,县公安局相信了镇派出所的话,所以才不作为。

杨锡云在2020年5月19和5月26日继续找到樊哙镇人民政府调解,参加人数有:派出所所长符长忠、司法所所长阚奇、张辉坤、朱武平、严峻、钟友才、杨锡云等人在政府三楼会议室调解,在调解的时候钟友才与工作人员说道、我在2012年9月1日租来挖机推毁杨锡云家房屋、挖毁他晒坝和猪圈是事实,我现在不给争了,我现在是五十五六岁的人了,我是56岁的人了,不想再给领导添麻烦,我不想再给领导增加一定的麻烦。

钟友才自己也知道挖毁我家房屋晒坝和猪圈的罪形,现在给我认错,赔礼道歉。

钟友才自己想出了一套给我赔礼道歉的方法是,给杨锡云赔两万块钱,在给办两桌酒席,杨锡云去喊人来吃,他在酒桌上当着大家说对不起杨锡云,杨锡云的房子、晒坝、猪圈是我钟友才挖的,那时不该欺负你。钟友才的说法是,我像这样给你赔礼道歉你都不愿意的话,我也就不管了,你要告,就去告我80多岁的老妈。

钟友才2012年10月他儿子还没有满18岁,那时他把他的罪行往他儿子身上推,叫我去告他儿子。在2020年5月26日他又把他的罪行往他老妈身上推,现在要我去告他80多岁的老妈,简直是可笑至极。

在2020年6月1日,我杨锡云写上再次控告状递交到宣汉县公安局,要求县公安局对街霸黑恶势力依法惩办,县公安局6月7日转交到樊哙镇派出所。派出所居然搞起了乱作为,直接保护街霸的黑恶势力,在2020年7月15日派出所回复杨锡云,说钟友才没有违法犯罪事实,终止案情调查。

樊哙派出所现在不敢把街霸钟友才的黑恶势力搞清楚的原因可能是,杨锡云在2012年9月24日给县公安局控告状,县公安局给了杨锡云的受理告知书,县公安局一直没有作为,派出所现在为了保护前几届公安派出所的不作为,只能继续保护黑恶势力逍遥法外。

派出所应该还有个保护钟友才的原因,是看准钟友才,有两个婆娘两个家,感觉钟友才的实力强大,他全家又是称霸一方,是该公安派出所必须保护的对象。

公安派出所保护这一案件伤害我的经济和精力很不小,终于有单位的人在对我下毒手了,但我并不怕死。

 

 请大家参考看视频资料:看公安派出所究竟有没有人保护樊哙镇街霸钟友才的黑恶势力的事实?

 

 

                 杨锡云:电话,18682831218

                        2020年9月27日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