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生记录农村长短事

我不是职业写手,我只是把自己的经历记录下来,供70/80后回味。

备注:)1)“摸学里”伺候月子的意思。2)n那,妈妈的意思。3)麦,小孩的意思。

ji划生育~你跟我走

30年前二傻才12岁。二傻从4岁开始就跟奶奶过,二傻的奶奶是烈士的女儿,16岁就没了爹。二傻家里非常穷,但是不管怎么样二傻奶奶从没不让二傻上课迟到,奶奶说:二傻啊你外太公就是因为有文化才当上“官”的虽然后来被杀头了。现在社会好了你要好好读书以后也要当官……奶奶死了也瞑目。

二傻13岁那年二傻的婶婶生了个女孩,二傻的奶奶要去东北叔叔家“摸月里”,临出发前问二傻:麦啊,啊婆要去东北了,你怎么办啊?二傻笑着说:啊婆你只管去,我已经长大了我会砍柴会洗衣服没事的。

二傻的奶奶去了东北后的第二年初秋的一个傍晚,二傻家来了五个花开乡的干部。问二傻:你爸妈在家?二傻答:爸妈在西北兰州做生意,又问:你爷爷奶奶呢?答:爷爷在湖北打工,奶奶在东北叔叔家。问:你家有其他大人吗?答:没有。好吧……你婶婶违反了计划生育,你的跟我们去乡里。二傻毕竟才是13岁的孩子那里见过这个场面吓的要哭了,这时刚好唐余康的娘从地里摘“间豆”回来。就说同志啊,他家大人都不在家你们不要吓唬一个孩子啊。乡干部中的一个人就骂余康娘:你不要多话,再多说把你也抓起来,余康娘走了。

过了一会余康娘曾着乡干部不注意,悄悄的从二傻的后门进来,跟二傻说:麦啊,你快逃吧,被“它”们抓起来就麻烦了。你听阿婆讲,你从后门往“坑道山”跑(余鼎山将军的墓就在哪里)躲在那里,晚上也不要回家,我给你送麦饼吃。二傻开始跑了,边跑边哭:阿爸,n那,你们在那里啊。二傻躲在坑道的山洞里不敢出来,夜晚来临,猫头鹰的叫声特别的凄凉

。二傻太怕了,于是抹黑往家里走,好不容易到家,二傻忍不住大哭,阿爸,n那,你们在哪里?我怕……

住在隔壁二傻的小舅婆(二傻爸爸的小舅妈)听到哭声后过来给二傻带来一个鸡蛋。红着眼说说:麦啊你响能,灰哭,过年你啊爸回来给你带糖吃……

余康妈死了好多年了,二傻也长大了……那几个乡干部也老了……可是还没死。

二傻的笔记本

二傻奶奶去东北的那段时间,是二傻少年时代最“黑暗”的时间。奶奶去东北了,二傻彻底的成了“孤儿”,家里没人管,学校懒得管。二傻开心啊,终于不用干农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二傻的噩梦开始了……村里谁家的“树头瓜子”(树头瓜子:指的是水果,比如橘子,西瓜等)被偷了,不用查,不用想,一定是二傻干的,谁家地里的红罗卜被偷了,西瓜被偷了,不用查,不用问,一定是二傻,谁家的老母鸡不见了,不用查,不用想,一定是二傻,最后连女人晒在外面的内裤不见了,也说是二傻干的。

刚开始大家也只是背后议论议论,慢慢的就公开说了,发展到最后,居然上门质问了,二傻实在是没偷,所以每次都会据理力争,可是谁会信呢?慢慢的二傻开始不解释了,最后干脆逃避,放学后先在外面闲逛,天黑了才回家,不敢点灯,吃口冷饭睡觉。越是这样越让大家觉得二傻怕了,心虚了。一天二傻的小舅公看不过去了,带我二傻去村长家……村长在吃饭,头也不抬就说,这些事不是二傻干谁会干?只有没娘教的人才会干这事。

每当二傻受不了的时候就会拿出一本写作业的练习本,在上面写上谁为什事,欺负自己。边写边哭,但是不会大声哭怕被别人听见,有几次实在受不了了,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到,庵基山(地名)或是黄金溪的溪羅树下,嚎啕大哭……边哭边叫:阿婆~阿婆哎~你什么时候回家啊……(二傻对父母的影响是模糊的)这样大声哭泣当然会有人知道,也许是出于内疚~也许是良心发现,每次大哭后的几天时间里,村里不管谁家被偷了什么,都不会有人说是二傻干的,可是过几天后,一切又都是二傻干的。

那一年花开乡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很多“乌烟鬼”(吸毒者)(哪几年花开乡几乎每个村都有吸毒者,吸毒在当时被认为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不吸毒好像在社会上就没地位一样,多么无知的想法,害死了多少年轻人)有一天二傻家来了几个隔壁村的吸毒者,直接到二傻房间里拿出锡纸开始吸毒,并警告二傻不要出去说,否则……二傻哪里敢说啊。有一次就有两次,无数次,二傻的家变成了“大烟馆”几乎每天都有烟鬼来。这些人毕竟在二傻家里吸毒,所以对二傻还是比较“照顾”的,经常会说一些类似于,二傻谁欺负你,你跟我们说,我们帮忙“报仇”。还常让二傻帮他去村口小卖部买烟酒及杨梅罐头,烟是一条一条的买,酒及杨梅罐头是一箱一箱的买,那段时间二傻成了小卖部的金主。村里人见二傻跟“乌烟鬼”混在一起,都怕二傻了,对二傻的态度也随之转变。

二傻家经常“高朋”满座,吸毒的,“打狂”(打狂:混社会的意思)每天晚上喝酒,三两,三个三,六手拳,七个哈,猜拳声不绝于耳,一直到深夜,闹的邻居鸡犬不宁,可是没有一个邻居敢到二傻家说三到四的。也就在那段时间二傻学会了喝酒,抽烟,猜拳,身上常常揣着“三五”“万宝路”“剑牌”香烟,衣服穿的是“阿迪达斯”脚穿“跑马”鞋。

二傻从村人的态度和眼光中似乎悟出了什么,二傻开始报复,疯狂的报复,二傻拿出笔记本一家一家的报复,某年某月某日,张三欺负我,诬陷我偷他家红罗卜。有一天张三家,三分地的“穿豆”(一种食用豆)一夜之间被拔光了,某年某月某日李四诬陷我偷了他家的母鸡,从此他家的鸡几乎隔几天就少了一只,某年某日王五诬陷我偷了他家的西瓜,那年王五家100多株已经开花的西瓜莫名其妙的全死了,某年某月某日马六诬陷我偷他家橘子,他家有三颗一人半高的橘子树,突然被砍了两株……某年某月某日杨大妈诬陷我偷一妇女内裤……那一段时间她家晒在外面的衣服经常被泼上大便……二傻收不住手了……因为根本没人敢说是二傻干的。

一段时间后政府开始严抓乌烟鬼,一度热闹的二傻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是二傻已经不是以前的二傻了,二傻长大了……村里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了……

2015年带业务团队在广州的二傻,得知那年欺负他的那个老村长因马克思邀请去地府报到了,那天晚上二傻请全体业务人员吃饭,饭后去包厢,二傻反复听着:一首名为,“真是乐死人”的歌曲,后来二傻烧了那本笔记本,因为里面没人了……戊戌年酉月二傻又买了一本笔记本……但愿你不在里面……

唐余康

注:唐,糖,指有点傻的意思

哪年冬天,公平村大修水渠。村长余贾公正通知各家各户劳力参与村里的“大队工”。唐余康家是最后通知到的。唐余康近四十岁了还是个光棍,因为他脑子有点唐,所以他娶不到老婆。

第二天唐余康起个大早,在她母亲的催促下第一个来到工地。八点后工地热闹起来了,聊天、玩笑及工头吆喝彼此起伏。干大队工讲究的是合作精神,一人挖土两人抬土,因为余康是糖的,所以没人愿意跟他搭伙。唐余康只能一个人干挖土的活。半个月后水渠修好了,村里开始结工钱。唐余康领的工钱跟妇女一样,也就是说他只能算2/3个男人。

有人问村长,书记余公平的父亲近80岁了工钱按男工算,为什么余康的工资按女工算?余康脑唐,力气又不唐。村长说:余康做大队工的工资历年来都按女工算的,在我手上不好破规矩吧?

第二天晚上余康的母亲到那人家里说,谢谢为我余康说公话,但是以后不要说了,万一领导下次不让我家余康做大队工怎么办?谁让我家余康唐呢?

以后选村长余康的票会不会因为他唐而当半票呢?有可能,人可以老可千万别唐……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