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衡南县家兴花苑倒卖土地致死农民~良善难存告状无门黑恶猖狂

百姓声音 176 0

尊敬的领导各界有良知的好心人

您们好,由于当地政府个别领导无作为,对我们弱势群体发生的事情不管不问,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在您们百忙之中只有来打扰你们了。

我叫周宏民2000年出生,弟弟周俊2009年出生,家住湖南省衡南县三塘镇刘家湾组。事情发生要从2010年10月份左右,衡阳市军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家兴花苑项目在我组开发。准备新建商品房,由封期军负责,当时在未有政府任何批文的情况下对我组土地进行非法收购,并伙同本组组霸周益明,周春生等人在我们大家还未同意的情况下就非法倒卖土地。我爷爷对他们所做的非法勾当不服,便找他们理论,他们置之不理,更加可恶的事于2011年3月份左右周益明将我爷爷打致轻伤,当时报案,派出所民警不作记录,只是说你们是叔侄关系,属于家庭纠纷就走了,甚至连最基本的医疗费都未付。同年上半年,在没办理任何手续的同时,开发商开始建房。我爷爷当时极力阻工因此发生了纠纷,打电话到三塘派出所跟三塘政府。所有人只是看了一下,没做任何的劝解,或让开发商停工的行为。就这样,在当地政府不作为及派出所充当保护伞的情况下,以至黑恶势力的嚣张气势蔓延。导致了后来悲剧的发生。 于2012年清明节前几天当地政府跟派出所打着 城镇建设美化环境的旗帜,在我们家人未同意的情况下。强挖我奶奶的祖坟。自从2011年起,开发商进入我组开发期间的矛盾就没停过。家兴花苑项目合同共五栋,由于开发商封期军想建第六栋。而我爷爷家的住房正好在第六栋的位置,封期军就开始指使周益明,周春生等人肆无忌惮的在我们家停水停电,打砸我爷爷家的门窗,上房揭瓦,无恶不做。当时也报了案,派出所民警到场也没说什么就走了。去三塘政府反应情况也没有人过来协调处理,就这样在政府与派出所有关部门不作为的情况下。他们更无所顾忌,为所欲为。2014年12月24日,不得已的情况下我爷爷我父亲去县城上访。上访的主要内容是,封期军,周益明,周春生等人,非法倒卖土地,强拆民宅,不与赔偿,当时接访的是组织部长曾小成批字,请段鸣书记安排专人妥善处理。回来之后政府信访办只做了一次信访调解,调解不成,也没有人对此事有过说法,当时周益鸣当着政府工作人所有在场人的面,说要强拆我爷爷家房子。如果不拆,就要搞死我父亲。就连赔偿的房子也要向我跪着讨,我想给你就给你,不想给你跪着讨也没有。当时政府所有的人既没劝解也没就这个事情处理,就这样致使黑恶势力继续蔓延,事态进一步恶化。他们开始密谋,谋杀我父亲。于2015年11月26日,我父亲感到生命受到威胁。于是我父母亲当晚11点半钟去派出所报案。值班人员不做记录,只是说没有的事,你回家吧,如果真出了什么事,现在科技手段这么发达。也能够查出来。差不多待了半小时,听见他们是这样说,又对我父亲所讲的不放在心上,于是我父母亲就回来了,第二天人就失踪了。直到2015年12月7号早上八点,派出所接到报案,说水塘里浮着一具尸体。 当时我们赶到现场。三塘政府跟派出所有关人员,一到现场就连最基本的尸表检查都没做就说你父亲是吸毒死的,不做任何善后的工作。一直到了下午三点,我爷爷跟父亲生前的朋友决定将父亲的遗体抬入家兴花园售楼部。由于一时的气愤,将售楼部的门窗玻璃砸坏。衡南县公安局来了几十个人,强行将我父亲的遗体抢走。因的死因质疑强烈要求做尸检,衡南县公安局安排强行把遗体拖到南华大学解剖室,当时县公安局法医刘国平说,尸检全程录音录像,查出死亡原因和死亡性质,确定自杀还是他杀,一个月就能出结果。而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有这样做,只是单纯的几张照片,就连最基本的死亡时间都没有。结果将近三个月才出来。我父亲在未死亡前,我们家人从未发现过他吸毒,可是他们就一直围绕着他们所说的吸毒自杀来做尸检的报告结果,期间在结果没出来之前我们去政府跟派出所讨要说法。而作为所长的李斌琪在尸检报告没出来之前,就说周华宏不是来报案的的,是来聊天的。他是吸毒自杀,你们还到这里闹什么闹,无非就是想多赔点钱。于2016年。家兴花苑地面硬化及下水沟没做好之前,我爷爷及姑姑跟母亲在工地阻工不让他们做事,当时三塘政府跟派出所的人都来了。将我爷爷和我妈都关押,一人关三塘派出所,一人关押在三塘政府。直到他们把事做完了,才把我们放出来。因我爷爷家房子没拆,父亲的事未得到妥善的处理,于2017年10月18日再次来县城上访。当时县长李军批字由县国土局贺遵元局长配合三塘镇政府处理,当时处理的结果是2017年农历12月27日将我爷爷家房子拆除,并且合同上写好并着重注明于2018年5月1日之前办理房产证,但至今都没有落实。

十九大期间,我们曾经准备去北京上访。三塘镇书记肖明旭,衡南县公安局局长张东成在路上将我们拦截,说回来将事情处理,回来之后我找到衡南县公安局局长张东成,与他说因对我父亲的死因存在质疑,要求重新尸检。 他非但不办理,而且还叫几个人强行帮我爷爷‘从他办公室抬了出来。直到2018年8月4号,才重新做的尸检。这个结果又是三个多月。而且连我们家属都没有尸检报告的结果单。然后就是一拖再拖,在处理我的拆房的事情上,想不予赔偿。于2017年。农历12月24日,将我舅舅胡全平拘押,说是寻衅滋事,故意毁坏他人财产。来胁迫我家拆房。 2015年发生的事情,从来都没提过。直到我爷爷家拆房拆不下。就拿这件事来压迫,从而导致我舅舅胡全平询问时被严刑逼供在看守所瘫痪不能自理现已残疾同时患上严重疾病被保外就医。我家房子被拆一年多以来。一直要求他们办理产权证,开发商与三塘镇政法委书记罗秀松以诸多的借口一直不办。现要求他们办理产权证和处理我父亲的事情。他们又将我舅舅胡全平拘押。由于政府跟有关部门的不作为。致使我爷爷一个中风偏瘫多年的老人,老年丧子。2015年的我才十五岁,弟弟六岁就痛失父爱。而我父亲被人害死后现在都未找到杀人凶手,导致他的遗体在傧仪馆现在都未处理。我们家也曾经为此事经过多次上访,上级领导对我家发生的事也非常重视,曾要求当地政府处理,但事情已发生几年,政府对此事从来未给过明确答复,以"拖"为原则,在未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只有再次上访。

恳求上级领导为我家主持公道,为我冤死的父亲伸冤,让死者早日入土为安。朗郎乾坤,昭天日月,再次请求上级政府为我弱势群体及孤儿寡母作主,还我家一个公道。

现己与政府达成协议,却又因我舅舅胡全平一事衡南县政府领导又向三塘政府杨宏辉书记,镇长欧小江把此事拖延不办,衡南县公安局以2015年售楼部一事将我小舅舅胡全富及我母亲以寻衅滋事,故意毁财于2020年7月1日下午羁押拘留,7月3日未有我家里任何人签字在场的情况下把我们的父亲周华红毁尸灭迹强行火化,现在请上级领导为我们含冤的大家庭伸冤。衡南县行政部门枉法裁判,不顾后果打压基层百姓,丝毫不给老百姓留活路!真真是太无耻了,专门给开发商和有钱人当保护伞☂️欺压百姓!国歌响起: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报道电话:13974791783~19821797363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