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真相时代网络舆论的特点及引导策略

百姓声音 129 0

“后真相”作为《牛津词典》2016年的十大新词之一, 定义为“相对于情感及个人信念, 客观事实对形成民意只有相对小的影响”。简言之,在这个时代,真相没有被篡改,也没有被质疑,只是变得很次要了,人们不再相信真相,只相信感觉,只愿意去听,去看想听和想看的东西。目前,“后真相”现象在网络空间中屡见不鲜,后真相时代网络舆论的环境也愈加复杂,因此值得相关从业者关注思考。

新媒体时代,信息快速更迭,新闻受众对同一新闻事件的关注点无法长时间保持一致,随时会被真假掺半的新舆论点带来下一个想法与立场。同时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戏谑与狂欢的表达方式逐渐替代了严肃认真的态度,这种在“屏幕”背后代入式的封闭表达,使得人们的表达更加趋于情绪化,甚至当真相与自己情绪相悖时,也会倾向于无视这些真实信息。明星的娱乐八卦,花边新闻总是真真假假,受众在看到信息时并不会去判断是否真实,往往是直接带入进行评论,至于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通过主观评价将正面或者负面信息赋予明星人物,评判其“好”或者“不好”。 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圈”“群”的出现,使社会成员可以轻松找到观点相同,爱好一致的朋友圈,满足了意见表达与被肯定的需求,也带来了社群化传播的思维固化,人们找到与自己兴趣,价值观,想法一致的网络群体,逐渐成为独立的网络信息孤岛,往往不会去了解与之相悖的文化观点,甚至带来偏见认识。同时,大数据算法的使用,一味向受众推送其感兴趣的内容,达到满足心理诉求的作用,造成信息接收单一的现象,无异于固步自封。 微博,微信,Facebook等社会媒体的出现改变了传统媒体对舆论引导的优势,舆论的主体呈现出多元化趋势,信息的传播不再是主媒体,国家媒体,专业人士所掌握,普通民众也拥有更广泛的发表观点的机会,因此带来了舆论观点的复杂化,突发性,主流媒体愈发难以引导舆论走向。多元化的声音和更多的细节涌现,导致大众媒体上的新闻报道常常出现“反转”,如美国大选中希拉里的竞选失败,代表着传统媒体的失势,主流媒体对社交媒体的引导愈加困难。

打造新型的主流媒体形式,将传统的媒体与新媒体进行“融合”,形成不仅具有权威性,主流引导作用的体系,同时官方话语与民间话语的完美结合,有利于国家主流媒体对舆论动态性的把握。《人民日报》在微信公众号、微博等自媒体开设并已形成了许多具有品牌效应的自媒体账号。“侠客岛”是《人民日报》(海外版)推出的权威时政解读类微信公众号,该账号推送的文章一改严肃的政治面孔,换之以轻松的风格和通俗易懂的语言获得网友青睐,改变了新闻信息的传播方式,保证传统媒体对网络时代的适应,保证话语权。媒介可通过自身影响力潜移默化的对媒体用户进行素养教育。政府可以与自媒体,公众号等社会媒体进行融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通过文章,视频,学习内容的推送提高人民群众对信息的选择能力,思辨能力,引导正确的思想观念。例如学习强国APP,该平台首次实现了“有组织、有管理、有指导、有服务”的学习,着眼于提高广大干部群众思想觉悟、文明素质、科学素养,丰富学习内容和资源,创新学习方式和组织形式,是一个广受欢迎的文化聚合平台,无形中促进正确的思想观念的树立。

新媒体时代,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主要新闻来源,例如人们对于微博的信息依赖早已超过传统主流媒体,因此对于社交媒体里更加具有话语权的百万,千万博主,意见领袖们更应该加强其社会责任感,制定严格的监督机制,同时政府加强与他们的互动交流,使意见领袖们更好的发挥其社会责任。2020年的直播+扶贫模式,让我们看到了薇娅,李佳琦,李子柒等网红主播的全新转型,云南省青联常委,国家助农大使的新身份,打破了人们对网红主播娱乐至死的偏见,人们群众,国家对他们的认可,也提升了意见领袖们的社会责任感。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