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可以看看案例

九年诉讼路,一地血和泪!

记录河南省遂平县魏纪昌打的一场人财两空的一场官司。

魏纪昌本是一位为人朴实、踏实肯干、吃苦耐劳的农民,他像中国大多数普普通通农民一样,不求大富大贵、飞黄腾达,只求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上抚养老人、下抚育儿女、平淡一生的过一辈子,可是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却用荒唐的判决,让这样一位老实巴交的普通农民陷入了一场痛苦的无底深渊。

2011年一月,杨东立与魏纪昌自愿协商购买一辆解放牌牵引车,车牌号为豫Ak5266,挂车号为豫Aj165,挂靠于郑州通途货物运输公司,2011年4月15日,双方协商签订一份声明,载明:因杨东立没有资金归还贷款,经魏纪昌同意,杨东立退伙。杨东立借魏纪昌的92000元款不再尝还。合伙购买的解放牌挂车即日起归魏纪昌所有,杨东立购车下欠长荣汽贸公司的贷款87750由魏纪昌偿还。杨东立在别处的债务与车辆无关,由杨东立自行解决,与魏纪昌无关。

以上为驻马店法院民事判决书相关内容。并且魏纪昌存有《车辆代管协议书》,充分证明了魏纪昌是车辆所有人。

可是让魏纪昌没有想到的是,此后却出现了一些奇葩事情让魏纪昌彻底陷入了无妄之灾。

杨东立贷款买车时,由于双方口头约定,各出资50%的买车款,不能用共同车辆抵押贷款,谁出钱谁想办法,我魏纪昌买车钱不够,是在遂平县邮政储蓄银行,用我自己的房产抵押贷的款,其合伙人贷款要想用共同车辆抵押贷款,需要双方共同签字同意抵押 ,贷款合同才能有效,可是在我没有签字同意并且不知情的情况下杨东立背着魏纪昌找了一个叫刘洋洋的人出面贷款,并和郑州通途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一起与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农业路支行签订了一份虚假抵押担保合同,更为奇葩的是该合同没有签订时间,抵押物名称栏没有填写,为空格。抵押合同所附抵押物清单为空白,没有任何记载。而且刘洋洋本人也不承认车辆属于其所有,也不承认抵押合同的效力,同时他称根本不知道抵押这回事,是跟着杨东立稀里糊涂的签了字。

随后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诉讼让魏纪昌这位实际车辆拥有人,不但失去了赖以生存、养家糊口的车辆,而且背负上了沉重债务,更加奇葩的是车辆被金水区法院无理查封,并且在银行贷款还清的情况下,仍然进行执行,拍卖。

迄今为止,车辆也无影无踪,不知身在何处,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它身在何处。

由于案情复杂,无法一一叙述,现就一些诉讼期间的问题向金水区法院提出质问?

(一)为啥在遂平县法院判决以及通途公司、杨东立、刘洋洋等案件当事人都承认魏纪昌为车辆实际出资人拥有人的情况下,却固执的认为刘洋洋是车辆拥有人?依据何在?

(二)郑州银行贷款在2012年12月27日就还清的情况下,为何在2013年、2015年仍然要求法院强制执行车辆拍卖,意欲何为?

(三)信阳市平桥区法院、许昌市襄城县法院在车辆交通事故处理判决书中,均认定魏纪昌为车辆拥有人,金水区法院难道不清楚吗?

(四)领走车辆抵押证书的杨亚琼是为何人?与案件有什么关联?

(五)在近几年的公安违章处理中的车辆当事人刘向柯、刘小超与车辆是什么关系?

(六)车辆现在到底身在何处?有谁控制?

中央正在大力反腐倡廉,整顿法院某些法官不依法办案、枉法裁判,并且纠正法官任意乱用自由裁量权、同案不同判的的乱象。

中国是法制国家,绝不允许依法治国的理念被某些法官玷污,让中国每个老百姓都享受到公平公正是国家的一贯宗旨。

在此,我殷切希望河南省高院、郑州市中院相关领导关注此案,我永远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也永远相信公平正义只会迟到,而不会永远不会降临!

魏纪昌,身份证:41282319641223123x,电话:

18639600886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