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向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山东领导小组、中央督导小组举报举报再举报!!!

百姓声音 1046 4

东昌府区法院短信声称:书记员王斐、杜鹃跨区非法搜查、拘禁、殴打、威逼三笔冤枉巨款案件办理完毕

2021.6.18日一自称是东昌府区法院执行局的人给我发手机短信息“声称本案已办理完毕,前期与你电话联系、你未接听。接到本通知后在2021.6.21日上午九点前来我院五楼执行局“接待室”面谈”。东昌府区法院执行局是犯罪人、是被告人,我正告着执行局呢,犯罪人自说办理完毕岂不是太可笑了(那么请犯罪人给我办理完毕结论书)!!!

事实与理由:2019.1.22日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院长李新英指使招募的书记员王斐、法警朱厚智率领雇佣的十余名社会人员跨区域以执法为幌子、私闯我家非法搜查,王斐连最基本的法官制服都没穿、带领十余名社会雇佣人员,既不出示搜查令、执行公务证、不说明搜查理由,更不允许我询问,强行闯入我家楼上楼下、院内搜查、还出言恫吓、侮辱我,耍无赖地要我证明我家是我家(录像为证)!我看他们跋扈、蛮横,更不敢阻止他们十多人搜查,就用手机录像,他们强逼我删掉,我没有删,王斐他们将我打倒在地抢走手机暴力殴打,又把我强行铐到东昌府区法院,王斐、杜鹃再多次侮辱、威胁、恐吓、殴打致伤(诊断证明为证)。后隐瞒着我、威逼我家人交了“赵飞”的七万多元被执行款,李新英亲自以“阻碍执行”的名义威逼我家人交了三千元罚款!法警朱厚智、赵飞和我的治疗费竟然也是威逼我家人交的!三笔款只给了两张白条(白条单据为证)。杜鹃王斐强逼我家人交了赵飞七万多元,在没有退我之前,他们2019年9月又逼迫赵飞拿了72130.54元,李新英、王斐、杜鹃是以执法为幌子“非法拘禁”和“欺诈勒索”违法犯罪!

事后东昌府区法院长李新英承认王斐等人是他授权去执行公务的;还狡辩说王斐他们带着搜查令呢、只是没有掏出来;说我是“阻碍执行”;说罚我三千元第二天补开了处罚决定书和罚款单,只是没有给我。

首先,招募的王斐、朱厚智带领十多社会人到我家,态度跋扈、蛮横,不说明原因,更不出示搜查令和执行公务证,王斐他们在我眼前晃了两下所谓的“工作证”,就耀武扬威地收回了,我还没有看清是不是工作证。不穿法官制服,不出示搜查证和执行公务证、不让看工作证、不说明原因,一个所谓“法官”带领十余名社会人员强行闯入无辜老百姓家里,进屋、进院乱搜乱翻,是执行公务吗(录像为证)!

其次,书记员王斐带领十多穿便服的社会人员,进屋、上楼、进院乱闯乱搜,正当执行公务有招募书记带领社会人员执行公务的吗?

再次,王斐他们到我家非法搜查的目的,事后他们说是来搜查被执行人赵飞的,搜查赵飞应该到赵飞家,凭什么无缘无故到我家来搜查?民诉法248条明确规定:法院进行民事搜查,被执行搜查的主体只能是被执行人。我是被执行人吗?被执行民事搜查的主体错误,又不对我这个主人说清理由,反而出言恫吓、侮辱、耍无赖,要我证明我家是我家,这是执行的哪门子正当公务?(有录像为证)

再再次,我在自己家里用自己的手机录像,想保留个证据。他们发现后,不准我录像并强令我删除录像,我没删除,王斐和雇佣的社会人员就对我暴力殴打,抢走我手机,把我强行架上警车铐上手铐,拉到东昌府区法院继续殴打、拘禁、罚款……。正当执行公务法律有不准主人录像的吗?在法院拘押室王斐杜鹃竟然抓住我的手强逼我删除录像,正当执行公务有这样害怕录像的吗?(有监控录像为证)

更为恶劣、可恶的是,王斐为了阻止我录像和删除录像,公然指挥社会人员暴力殴打我、抢走我的手机,将我强行铐到东昌府区法院拘押室里非法拘禁八小时之久。院长李新英等公然把“非法搜查”说成是“正当执行公务”把“非法拘禁”说成是“等待拘留”把“三千元违犯罚款”说成“第二天补开了罚款单、只是没有给你”的无耻之言!

第一、王斐他们既非法搜查了我的住宅、院落,也非法搜查了我的身体,并且对我暴力殴打,使用了手铐等暴力手段,粗暴侵犯了我的住宅权、隐私权、人身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八条和200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第二条第(二)项第1条、第5条的规定,对照非法搜查罪的立案标准,王斐他们已经构成非法搜查罪!

第二、李新英、王斐、杜鹃、朱厚智等人明知我不是被执行人,我家也不是被执行人的财产隐匿地,仍然对我的住宅、场所强行进行搜查。我一录像抢走手机暴力殴打,又以“阻挠执行公务"为名,拷上手铐非法剥夺我人身自由八小时之久。对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的七种情形,其中的第2条“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使用械具或者捆绑等恶劣手段,或者实施殴打、侮辱、虐待行为的”和第6条“司法工作人员对明知是没有违法犯罪事实的人而非法拘禁的”,王斐杜鹃所作所为,完全符合非法拘禁罪的立案标准。

第三、杜鹃、王斐隐瞒着我、威逼我家人交了“赵飞”的七万多元,李新英隐瞒着我、亲自以“阻碍执行公务”的名义威逼我家人交了三千元罚款!法警朱厚智、赵飞和我治疗费竟然也威逼我家人交!三笔款只给两张白条,在没退给我之前,又逼迫赵飞拿了72130.54元(共计15万多元),李新英、王斐、杜鹃已确切构成滥用职权犯罪!

第四、李新英、王斐杜鹃在一次简单的赵飞财产执行案中,触犯了招募雇佣社会人员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三种职务犯罪,以及暴力殴打。恐吓我、滥用执行非被执行人款、处罚不开处罚决定书,罚款不开罚款单而开白条、查体费强逼被拘留人出、重复收了两次执行款等多种违法犯罪与违法违纪。

后经我举报控告和市检察院刘勇、刘昌文副检察长与东昌府区公安局长于继谔、东昌府区检察院长孙吉祥的催促监督下:东昌府区法院李新英、王斐、杜鹃他们自己不得不承认:法警查体的282元、赵飞的执行款72130.54元、罚款3000元不该逼着我家人代我出,应该退给我,于2020.9.16日出具了“(2019)鲁1502执恢389号”通知书。可是,通知书中只注明了王天法领取的我方代为交纳和法院工作人员的共计75412.54元承认退给我,并未承认搜查、打我、拘禁我和威逼三笔款的错误;也未注明威逼我家人交赵飞七万多元和李新英跋扈罚我三千元又退回的原因;更没有注明吓唬我家人交法警朱厚智的治疗费;未注明赵飞的查体费与我的治疗费为什么威逼我家人交、而且还不退!

2021.6.18日短信自称的法院执行局的“朱立杰”的给我发短信息“声称办理完毕”。

犯罪人给我发短消息说办理完毕,是胡说八道。

一、法院等人打我、铐我、拘禁我、污蔑我无辜百姓是“阻碍执行公务”,至今还没给我冤案平反,没给我恢复名誉,是怎么办理完毕的?

二、第二天补开了罚款单,至今还没给我,是怎么办理完毕的?

三、威逼我家人交的三笔巨款至今没退我,是怎么办理完毕的?

四、威逼我家人交赵飞的72130.54元和罚我三千元以及法警朱厚智、赵飞的查体费是怎么办理的?办理完毕的结论书怎么不给我?

五、法院等人从来没承认错误、没赔礼道歉,是怎办理完毕的?

六、至今还没给我我出具退三笔冤枉款的书面结论?什么时候给我?

七、招募的书记员王斐率领社会人员非法搜查、殴打、抓我、铐我、跨区拘禁八个多小时是怎么办理完毕的?有办理完毕的结论吗?将办理完毕的结论书交给我?

八、李新英指使书记员王斐和劳务派遣朱厚智又雇社会人跨区搜查、拘禁人还纵容杜鹃、王斐勒索三笔钱财,对李新英是怎么处理的?办理完毕结论书请交给我?李新英若不处理王斐杜鹃我就告他没完!!!

九、王斐、杜鹃、朱厚智等人搜查、打人、拘禁、威逼三笔钱对他们是怎么处理的?怎么办理完毕的?请将处理结论交给我?

十、李新英、王斐、杜鹃、朱厚智等人打人、搜查、拘禁无辜百姓、勒索三笔款等犯罪必须依法追究各刑事责任出具结论才是办理完毕。

作为犯罪人的东昌府区法院声称办理完毕,那么就请将上述几条办理完毕的结论书交给我!发手机短信息说与我电话联系 我未接听,还又唬弄、欺骗、吓唬我!!!

在今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期间李新英、王斐、杜鹃依然不收敛,继续为非作歹称霸聊城周边地区!还发信息一次一次的敷衍、搪塞底层百姓,欺上瞒下,这是太不把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组、指导组、和督导组放在眼里了!!!

我希望和呼吁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依法调查处理祸国殃民的害群之马王斐、杜鹃、李新英等人为民除害!!!真正清除打人、铐人、肆意拘禁人的不法毒瘤,早日将他们绳之于法,让人民看到真正的公平正义的存在!

冤比海深的实名举报人:孙新峰

2021.6.21

聊城地区谁最硬,东昌法院李新英!

更多好贴,尽在百姓声音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