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界画---重绘京华烟云

北京攻略 346 53

寒江界画

工笔仿古界画之《京华烟云---东直门》底稿, 纸质设色,尺寸:131x66cm,2020年7月完成。

中国大地上曾有过的建筑,

绝大多数都成了烟云,

随时间流逝而烟消云散。

即便明清时期的古建筑,

能够保存至今的也只是少数幸运儿。

更久远的,如唐宋时期的古建筑,

只剩下南禅寺、佛光寺等凤毛麟角的遗珍。

幸而有文学。

无数诗词文章献给了无数建筑。

「如鸟斯革,如翚斯飞。」

《诗经·小雅》中的这句话,

是中国古建筑最古老、最华美的礼赞之一,

让现代人忍不住想象周王的宫室,

「像一只羽毛艳丽的锦鸡展翅欲飞」,

那该是怎样的一座宫殿啊!

比文学更直接、更强烈的是绘画。

中国历史上有一种以建筑为主题的绘画,

隋唐开始流行,

宋代登上巅峰,

明清逐渐被冷落,

今天已几乎无人问津,

它就是界画。

完全可以说,

从公元6世纪到公元16世纪,

整整1000年,

一代代天才画家前赴后继,

用画笔建造了一座无与伦比的艺术宫殿,

这座纸上的宫殿,

阁楼嵯峨,亭台婀娜,街市辉煌,都市恢弘。

在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京华烟云---东直门》装框效果:

界画,以亭台楼阁、桥梁、舟车为主题的国画种类,位列“国画十三科”之一。比起为人熟知的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来,界画无疑是个陌生的名字。事实上,它的命名就很特别——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都是以绘画对象来命名的,而界画是以工具来命名的,作画时要使用界尺引线,才能做到横平竖直,故称“界画”。

界画,以亭台楼阁、桥梁、舟车为主题的国画种类,位列“国画十三科”之一。比起为人熟知的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来,界画无疑是个陌生的名字。事实上,它的命名就很特别——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都是以绘画对象来命名的,而界画是以工具来命名的,作画时要使用界尺引线,才能做到横平竖直,故称“界画”。

2020年9月12日,工笔界画《京华烟云---东直门》走进国家画院美术馆:

自始至终,界画和建筑形影相随。界画之名首见于北宋书画鉴赏家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录》中,此前它被称为“台榭”、“台阁”、“屋木”、“宫观”等,说白了就是建筑画。堪称古代建筑行业“圣经”的《营造法式》中,也把建筑的设计绘本称为“界画”,所以有人认为,界画压根儿就源于古代的建筑效果图——跟现代人如出一辙,古人造房子,不但需要指导施工的图纸,也需要表现建筑的外观造型,当然是借助绘画来实现了。

2020年9月12日,工笔界画《京华烟云---东直门》走进国家画院美术馆:

在一向推崇意境的中国传统绘画大家庭中,追求准确和工整的界画注定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异类,“尺寸层叠皆以准绳为则,殆犹修内司法式,分秒不得逾越”,这要求画家不仅要有深厚的绘画功底,还要熟谙建筑结构知识。史籍记载,五代时期,后汉画家赵忠义受命画《关将军起玉泉寺图》,画毕,皇帝责成工匠校验画中建筑结构是否准确,反复检验后,工匠复命说:“一模一样,毫厘不差。”当然,就像山水画中所画不见得就非得是哪一座山、哪一条河,而常常是画家心中的山水;界画所画也未必就是现实中的建筑,也可能是画家想象出来的,但很多界画都像《关将军起玉泉寺图》一样严谨,工匠完全可以依葫芦画瓢将画中的建筑造出来。

2020年9月12日,工笔界画《京华烟云---东直门》走进国家画院美术馆:

至于今天,研习中国传统绘画者大有人在,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都门庭若市。

但界画依旧冷清,那座屹立千年的艺术宫殿。

界画寒江

应邀为朋友办公室画《万里长城》, 纸质设色,尺寸:228x102cm,2020年8月完成。

春睡起,积雪满燕山。

万里长城横缟带,

六街灯火已阑珊。

人立玉楼间。

装框效果:

登高丘,望远海,万里长城今何在?

坐使神州竟陆沉,夷甫诸人合葅醢。

望远海,登高丘。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归枕蓬莱漱弱水,大观宇宙真蜉蝣。

空间搭配效果:

汉家 郡,秦塞古长城。

有日云长惨,无风沙自惊。

当今圣天子,不战四夷平。

浪涌波翻,看莽莽苍苍,万里金龙来探海; 风轻云淡,喜葱葱郁郁,千寻蜡象去窥山。

界画寒江

应邀为朋友办公室画《万里长城》, 纸质设色,尺寸:228x102cm。

局部: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

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秦筑长城比铁牢,蕃戎不敢过临洮。

虽然万里连云际,争及尧阶三尺高。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圆明园九州清晏---棕亭桥》, 金箔卡纸设色 ,尺寸:50x50cm, 2019年10月完成。

散步闲扶短杖,正襟危坐高冈。

一回眺望一牵肠。数间新草舍,几段旧宫墙。

何处鸡声断续,无边夕照辉煌。

乱山衰草下牛羊。教人争不恨,故国太荒凉。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圆明园夹镜鸣琴---亭桥》, 金箔卡纸设色 ,尺寸:50x50cm, 2019年9月完成。

眼看重阳又过,难教风日晴和。

晚蝉声咽抱凉柯。

长天飞雁去,人世奈秋何。

落落眼中吾土,漫漫脚下荒坡。

登临还见旧山河。

秋高溪水瘦,人少夕阳多。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 圆明园长春仙馆---亭桥 》, 金箔卡纸设色 ,尺寸:50x50cm, 2019年5月完成。

乾隆溯前圆园月,咸丰凄零断残垣。西洋楼下生荒草,海宴堂侧遗石龟。

怅然惜看几寒暑,掠消枯皇渺渺天。半桥忆念青黛瓦,国人懑恨那拉氏。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 颐和园西堤---柳桥 》, 金箔卡纸设色 ,尺寸:50x50cm, 2019年9月完成。

环山带水境清幽,金爵觚棱耸上头。

树古直因连上苑,月明知是近中秋。

五更画角催天曙,万点寒星入汉流。

寄与题诗白太传,卢郎直下有同游。

小时候过中秋,嫦娥的故事根本听不进去,心里老想着月饼!

长大了过中秋,月饼根本吃不下去,心里老想着嫦娥!

如今不再年轻了,月饼不吃了,嫦娥也不想了,开始琢磨兔子了,到底是红烧呢还是清炖呢!(奸笑)

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国庆节,双节愉快!

界画寒江

原创工笔界画《望云楼》,纸质设色, 尺寸: 131x66 cm, 2018年7月完成。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加框效果:

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 寂寂离亭掩,江山此夜寒。

界画寒江

《望云楼》空间搭配效果:

闲云潭影日悠悠, 物换星移几度秋。

何以娱野性,种竹百余茎。见此激上色,忆得山中情。 

有时公事暇,尽日绕栏行。勿言根未固,勿言阴未成。

已觉庭宇内,梢梢有余清。最爱返窗卧,秋风枝有声。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望鹤图》 纸质设色, 尺寸 66x131cm ​​​​,完成于 2019年3月。

试问谪仙何处?

青山外,远烟碧。

《望鹤图》空间搭配效果:

天地囤真气, 不摇杨柳风。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雪景》(01),50x50cm, 2019年11月作。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装框效果:

画堂晨起,来报雪花坠。高卷帘栊看佳瑞,皓色远迷庭砌。

盛气光引炉烟,素草寒生玉佩。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雪景》(02),50x50cm, 2019年11月作。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装框效果: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

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歧。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雪景》(03),50x50cm, 2019年11月作。

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

装框效果:

天仙碧玉琼瑶,点点扬花,片片鹅毛。

访戴归来,寻梅懒去,独钓无聊。

一个饮羊羔红炉暖阁,

一个冻骑驴野店溪桥,

你自评跋,那个清高,那个粗豪?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雪景》(04),50x50cm, 2019年12月作。

去年白帝雪在山,今年白帝雪在地。冻埋蛟龙南浦缩,寒刮肌肤北风利。

装框效果:

两种风流,一家制作。雪花全似梅花萼。

细看不是雪无香,天风吹得香零落。

虽是一般,惟高一着。雪花不似梅花薄。

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随意穿帘幕。

界画寒江

仿古系列工笔界画《春梦苏州 . 嘉实亭》 ,纸质设色 ,尺寸: 133x70.5 cm ,2020年9月完成。

春秋多佳日,山水有清音。

流水断桥春草色,槿篱茅屋午鸡声。

绝怜人境无车马,信有山林在市城。

局部:

万竿绿玉绕禅房,头角森森笋稚长。

坐起自携藤七尺,穿林络绎似巡堂。

工笔界画《春梦苏州 . 嘉实亭》空间搭配效果:

君到姑苏间,人家皆枕河。故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落落疏帘邀月影,嘈嘈虚枕纳溪声。

久斑两鬓如霜雪,直欲渔樵过此生。

界画寒江

仿古系列工笔界画《印象杭州.集贤亭》 ,纸质设色 ,尺寸: 133x70.5 cm ,2019年11月完成。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印象杭州.集贤亭》局部:

珍重游人入画图,楼台绣错与茵铺。

宋家万里中原土,博得钱塘十顷湖。

界画寒江

仿古系列工笔界画《沧桑扬州 . 吹台亭》 ,纸质设色 ,尺寸: 133x70.5 cm ,2019年9月完成。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沧桑扬州 . 吹台亭》 局部:

驾言发魏都, 南向望吹台。

装裱后效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界画寒江

工笔界画《神州天韵 》, 纸质设色 ,尺寸:132x67cm ​​​​,此画仿黄秋园先生的原作,于2019年1月完成。

秉时御气暮春初,灵沼灵台艳裔舒。似毯绿茵承步辇,含胎红杏倚玫除。

下空回雁无忧弋,画水文鳞底用渔。满眼韶光如有待,东风着意为吹嘘。

《神州天韵》空间搭配效果:

眼看重阳又过,难教风日晴和。晚蝉声咽抱凉柯。长天飞雁去,人世奈秋何。

落落眼中吾土,漫漫脚下荒坡。登临还见旧山河。秋高溪水瘦,人少夕阳多。

今取三千情怀,唯愿华夏无恙!

界画寒江 

仿古山水界画《平林秋色图》,纸质设色,尺寸:131x66cm,根据五代南唐董源的《平林霁色图》作,2018年9月完成。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平林秋色图》空间搭配效果:

汉家中原一百州,故老南望空悠悠。问君北贼何足道,坐守画地如穷愁。

天寒秋色入平林,更着西风月下砧。

旧日醉吟浑不管,如今节物总关心。

更多好贴,尽在北京攻略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