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在监狱当管教遇到的那些事情

舞文弄墨 716902 7040

毕业后,我和女友多次寻工作无果,便一起到了一家宠物店打工,一个月前,发现她给宠物洗澡洗到了客户的床上,苦苦挽回不了后,我流着泪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的残忍。

在宠物店,我每天都过得很苦逼,工资低老板凶同事踩。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那个对我恨之入骨后来却把我拉进女子监狱工作的女人。

她之所以恨我入骨,是因为我趁她喝醉动了她。

故事开始的那天,我照例是上着班,打扫完一片狼藉的宠物店,走出店门口,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疲惫的靠着墙点了一支烟。活着没有盼头,想死更没有理由。曾经的理想都见鬼去了,每一天过得像行尸走肉。

店门口的台阶上,一字排开坐了一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个白嫩的小萝莉,全身汗津津的,bra在校服下若隐若现。青春,真可爱青春。

我叼着烟看着那个小萝莉,她一边打电话,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我,然后看向路边。我又抽了两口烟,一部宝马停在路边,小萝莉走过去,青春,真可爱青春。

小萝莉开了宝马车的门上车,开车的是一个戴墨镜的秃顶大叔,大叔抱住了小萝莉,黑黝黝的手伸向了小萝莉。

我在心里骂,禽兽。

苦逼啊,我悟了,这个纸醉金迷的花花都市,并不是一个农村孩子的天堂。

“张帆,干嘛呢?是不是又偷懒?”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惊醒。

一扭头,店长何花,老板是她干爹,我们叫她花姐,正怒目冷对着我。

我把烟头丢掉,奴颜媚骨的问:“花姐有什么吩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在店里忙得要死,你倒是闲的很,躲在这里偷懒抽烟,没点上进心,难怪你女朋友跟有钱人跑了。”

看着她上下开合的两片薄薄殷红嘴唇,我已经在心里把它骂了一百遍。

女友的出轨对我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偏偏每天来上班还要受到店长的好心提醒:这点事都干不好,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给狗洗澡都不会洗,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拖地都拖不干净,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

我女朋友跟人跑了,跟拖地干不干净有毛线关系。

“有个客户打电话来,要我们上门给它宠物洗澡!手脚利索点!”她把服务单塞给我。

在这家绝望的宠物店,做着绝望的工作,领着着绝望的工资,老板心眼太多,手下心眼太少;加薪是个童话,加班才是现阶段的基本国情。

行,干脆就辞职吧。咬咬牙想半天。唉,还是算了,等找到新工作再说。

拿着服务单,我到了那个很豪华的小区,经过了保安的两层盘问,找到了客户的门前。

门开了,我一愣,一个漂亮的美女,一套名贵丝制睡衣,头发性感的披散着,身材高挑,丰满,成熟中带着一股子媚劲,随便看上一眼都会动坏的念头。一股酒味和着她身上的体香味扑面而来。

我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手拿着洗宠物的盆等洗具用品,站在她面前,莫名涌起一阵自卑,自卑到尘埃里去,开出一朵烂菊花来。我低声跟她说我是宠物店的员工。

“打了三天的电话,到现在才来,你们宠物店什么服务态度?”她盯着我抱怨道,那双眼睛,妩媚却又凌厉逼人。

我低声道歉:“不好意思,小姐,我们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店里也缺人手。”

“你把鞋子换了,那只猫在厨房,你自己进去找。”她鄙夷的看着我的脏鞋子,用命令的语气。

换上了拖鞋,我进了她家,她家装修华丽,高端大气,巨幕墙壁电视,大沙发上有一套洁白的婚纱,茶桌上一些吃的,还有一瓶喝了一大半的洋酒。

我进厨房,厨具上有好几个麦当劳的外卖纸袋,在那个豪华的大厨房角落,一只白色博美犬正在吃麦当劳鸡翅,这世道,狗都吃得比我好。

我等它吃饱,抱过来,看着狗盘子里吃剩的两个鸡翅,我咽了咽口水,是到了晚饭的时间了。抱着它进了卫生间,开始给小狗洗澡。

那个女的在客厅,打电话和她男朋友吵架:“你把你的狐狸猫给我弄走,不然我把它送给兽医。你要搞清楚,这是我家不是你家。抱歉,我不可能原谅你。你外面漂亮女人多的是,你愿意和谁结都行,别再找我!”

我偷偷往大厅瞥了一眼,她把手机往沙发一扔,拿起酒瓶子喝了几口。

又是个为情所困的。

她突然扭头过来看我,犀利的目光咄咄逼人,吓得我急忙低头继续给小狗吹干。

“那个兽医,那个兽医!”她在叫我。

“什么事?”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和女友都是学心理学的,这个冷门专业很难找工作,一天应聘遇到了我们宠物店老板,说你们学心理学是医学,我们搞兽医的也是医学,差不多都是一样的。我们老板太有才了。

我洗手,走出来问她什么事。

“有烟吗?”

“有。”

“给我一支。”她的声音不对劲。

我走过去,从裤兜里掏出软白沙,把烟递给她,她伸手过来接烟,我心里咯噔一下,烟掉在了地上,她的眼圈红红的有些肿,原本明亮的眼珠子里有血丝,明显是刚哭过。

我赶紧把视线移开不敢看她。

烟掉在地上了,我急忙又拿出一支烟给她,她接了过去:“打火机。”

我给她点上。

她的手上,有一条很长很深的伤疤,新伤,血迹还不是很干,另外一只手,也有一样的一条伤疤。

我跟她说我干完活了,意思就是叫她付钱。

她不说话,一直看着手机发着短信抽烟,我不敢坐下,怕弄脏了沙发。

我看着她,靓丽丰满,胸脯圆滚,浑身雪白,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差不多抽完了一支烟,她把烟头往地板上一扔,说:“什么烟那么难抽!”

我心里一股火气,要是有钱的话,谁愿意抽五块钱的烟,我不高兴的说:“要么你就别抽,抽了就别嫌。”

她瞪着我,我不敢和她对视,把视线移开了。

“猫洗好了?”她问我。

我说洗好了。不知道她为什么叫那只博美犬是猫。

“我。去拿钱给你。”她站起来,一步三晃悠的走向房间,她已经把那瓶洋酒喝完了。

走到卫生间门口,她往里面看了一眼,进了卫生间,然后大声叫我:“兽医!过来!”

我急忙过去:“怎么了?”

“你拿我的浴巾给猫洗澡了!”她气势汹汹问我道。

“刚才拿着花洒调水温,不小心洒到浴巾了。”我实话实说。

“这上面还有毛!你还狡辩!”她怒道。

浴巾上面果然有狗毛,我不知道怎么会有狗毛,但这真不是我弄上去的,我解释说:“我没有用你的浴巾给猫洗澡,我们有自带的毛巾,每次用完都带回去洗干净消毒。”

“那浴巾上面为什么会有毛?”她大声打断我的话。

“我说了我们有专用的毛巾!你是不是找茬的!”我也发了火。

“你敢凶我?好,我马上投诉你。”她推开我出了卫生间,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给店里打电话,“你们上门的兽医,什么服务态度?把我的浴巾给猫擦身体,还死不承认,居然敢骂我。”

我听见电话那头我们老板一个劲地道歉说对不起。

完了,我回去又要被骂了。

打完了电话,她进了房间拿出钱包,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零钱厌烦的甩在我身上:“拿去!”

她的眼里,我连条狗都不如。我看着那些钱一张张的飘散,就像我支离破碎廉价的自尊,散了一地。我的火气噌的冒起来,我走上去,一巴掌狠狠扇她脸上,一声清脆的巨响,打得我手都震得发疼。

她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爆发了:“你敢打我!我从小到大没人打过我!我打死你!”

想不到她直接就和我动手,拿起茶桌上的酒瓶子就砸过来。

我心惊,却没闪过,酒瓶子重重砸在我胸口,女人疯起来真可怕,她冲上来,一巴掌还给我,幸好我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臂,她想要挣脱。我死死抓住另一只手,两人扭在一起,我顺势一压,把她压到沙发上,整个人睡在了她身上。

她憋红了脸:“放开我!”

“我放你大爷!你他妈的被男人甩了喝醉把气撒我身上!”我骂道。

她两手被我抓着,嘴巴靠上来咬了我手掌一口。

我疼得啊的叫了一声,手掌一道深深的牙印,血从牙印渗出来,这疼痛也激起了我更大的怒火。

贱女人,敢咬我,我也朝她手臂咬了下去,她见状把手臂挪开,头一转过来嘴巴却和我的嘴巴贴到了一起,我正要使劲,却发现两人是接吻的状态,头脑跟着一热,我骂道:“你敢咬我,我让你付出代价!”

人一旦冲动,也就成了魔鬼。

我怒火攻心,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然后楼主被女女阉了送去女子医院做管教了

看着挺有意思的,希望楼主勤快点!

最近更新速度慢了。。

两个姐姐都很懂事,为了我,她们都不念大学,高中读完就都不读了。

我特别记得大姐考上大学后,跟爸爸说不读了的场景。

那天,清楚的记得,是八月份,天空很闷热,吃过晚饭后,村里人都搬着凳子,摇着蒲扇到家门口乘凉,劳累了一天,也只有这个时间是放松的时候,一杯水,一支烟,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聊东家说西家,我们小孩就在月光下面追逐打闹玩,村里不时传来狗叫声。这时候,最爱凑热闹的是蚊子,嗡嗡嗡的飞来飞去,找准机会就叮咬,吃饱了喝足了,也飞不动了,等待他们的就是巴掌的拍打,一巴掌拍下去,蚊子满肚子都是血沾在腿上。

“爸,我不想念大学了。”大姐的想法,让乘凉的人都大吃一惊。

“成绩那么好,怎么就不念了?”爸爸不明白大姐的想法。

“妹妹和弟弟都要上学,我就不上了。”大姐懂事早,这些话,在她脑子里已经与自己争了千百遍了。

乘凉的村里人都在劝姐姐,父母反而成了听客。

大姐的决心已定,谁也无法动摇,而父母也确实供我们上学有些费劲,就这样大姐成了家里的劳动力,远离了大学。

在家种了两年地,二十岁的姐姐经人介绍,与邻村的一人家订婚了,两年后,外甥女出生了。姐姐虽然出嫁了,但心里还是一直疼着我们的,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们送过来,每次看到姐姐晒得黝黑的皮肤,不到三十的年龄看上去像四十多岁的时候,我的心里就阵阵酸疼。

  • 朱桃花 2018-06-30 16:07

    频道换的太快了吧,刚刚还怒火中烧,一下就转到两个姐姐头上了

好久没来,加油!!!!!

  • 13940736616 2018-06-24 00:24

    这个小说叫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目前2000多章还没写完,已经追快2年了!

而二姐,我升高中时她参加了高考,高考成绩不是很理想,原本打算再复读一年,可这样子,等于一家人就有两个上高中的,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来说,是无法承受的家庭之重,快开学了,二姐跟着村里的一个亲戚去外地打工,在一家牛仔裤工厂做女工,包吃住一千二,每个月都给家里打钱,直到我上大学,有一部分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二姐和大姐给的。

连续几年,二姐都没回来过年,每到春节,母亲看着别人的孩子回家,总是偷偷的抹眼泪。

一直到我毕业之前的那年春节二姐回家时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一脸的风霜,我的心疼极了,我发誓,我工作后,要让我们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没想到,毕业了后,女友和人跑了,找的工作又都半死不活,父亲也病倒了。生活,总是那样残忍。

我不知道考进监狱算不算命运转折点,我不能就这么放弃,再难受,我也要忍着,别人都能活,我也能活。当有辞职的想法冒出来,我就提醒自己,我只是一个农二代,最卑贱的农二代,社会最底层的农二代,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我爸爸还在家里床上受着病痛的煎熬,我要赚钱给他治病。

就为了一个农村来的梦想,为了摆脱土地,为了改变命运,为了吃上商品粮,为了拥有城市户口,为了一个遥远却又目标清晰的梦。

即使我再不喜欢,也要为家人工作。我知道,我的工作不是我一个人的理想追求,更多是家人期待了二十多年的目光。

这天下班了后,回到宿舍,我看着书,门外有人敲门,不用说,就知道一定是李洋洋。

我懒洋洋的爬起来开门。

李洋洋问我道,你还没睡吧。

我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问她有什么好事发生,是不是有人给她买了好东西进来。

她说不是,问我想不想去看看女犯人。

这小女孩,对我挺上心的,这些天看我郁郁不乐的,想着法子让我高兴。我马上说,想啊,可以吗?不是说违反纪律吗。

她说,我和小姐妹们说过了,咱偷偷的进去看看,没人知道的。

我高兴说好。

然后换上制服后,两人去了监狱。

李洋洋的小姐妹在这个监区值班,还有那个男人样的女狱警,和她们打过招呼后,李洋洋的小姐妹把我们带了进去,并且叮嘱我,进去后不要出声音,就像巡查一样偷偷的转一圈就出来。

我点点头。

我们进去的时候,监狱已经熄灯,黑乎乎一片。有一些监狱,晚上都是不能关灯的,有长明灯,每个监室都有摄像头,随着科学的发展,有了红外线夜视摄像头,晚上就再也不用开灯。那句话咋说的,科技以人为本,真他妈的讽刺啊。

李洋洋的小姐妹带了手电,照过去,只见里面一排一排铁栏杆挡住的牢房。

熄灯后,那些犯人都躺下了,里面很静,手电筒的光照过去,我操,白色的被子盖着的一个个,跟电视里太平间停尸房一样的吓人。

楼上一个手电灯光照下来,问:“是谁?”

李洋洋小姐妹答道:“是我。”

楼上的女狱警哦了一声没了动静。

我们找到楼梯口,往楼上走去,李洋洋胆小,靠着我身边,我闻到她身上,很香很温纯的味。

上楼后,我们往前走,突然有吵架的声音,在漆黑的监狱楼里,特别的刺耳。

有个牢房里面的女犯人应该是吵架打了起来。

“贱货我不打死你!草泥马!”

骂街掐架的声音爆发出来。

李洋洋小姐妹冲过去,前面有个女狱警也过来了,手电筒的光集中到一间牢房里:“不想睡觉了!?”

牢房里,几个女囚把一个女囚按倒在地上,围在一起打那个女囚:“不拿钱出来,别说我们不让你好过,我们也不好过!”

“住手!住手!给我住手!不想扣分的话,住手!”李洋洋的小姐妹大声一句。

里面那几个女囚住手了,骂骂咧咧的踢了几下,被按在地上的女人转头过来。这不就是屈大姐吗?她怎么了。

“监室长!出来一下!”女狱警对里面女犯人喊道。

有个女的出来了,长头发,我瞥一眼过去,轮廓好美的女人。

“长官,怎么了?”那漂亮的女囚不屑的语气。

“这是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小事,吃饱了睡不着,骂架后打架。”漂亮的女囚一边答话一边无所谓看着后面的女囚。

这时我像平常一样习惯的咳了一下。

意外发生了,那个漂亮的女囚猛然扭头过来,睁着大眼睛,眼睛在手电筒的光照耀下特别深幽黑亮,看着我,轻声的说:“是男人?”

牢房里的女囚们也听到了我的声音,顿时,漂亮女囚身后的一群女囚冲了过来:“男人!是男人!”

我才惊觉,自己闯祸了。

一只手迅捷的从牢房里面的铁栏杆伸出来,抓住我的衣角,很用力的把我一扯过去,我没有防备被她扯到了铁栏杆前贴着铁栏杆,我看清楚了,扯我的女人,是那个漂亮的女囚,她嘴里大喊着:“男人!给我!男人!”

在监狱里炸开了锅,尖叫声激荡起来,都是歇斯底里的喊着,像是鬼一样的厉声尖叫:“是男人!是男人!”

牢房里面的女囚已经挤到了栏杆前,一张张煞白的脸呲牙咧嘴对我嚎叫着,我只觉得心慌胆颤,顿时迈不动了脚步,要命的是,好几双手都伸出来,扯住我,有的扯住我胸口,有的扯住我的衣领,有的扯住我的手,把我死死的往牢房里面扯,我被扯着紧紧贴到了栏杆上,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大哥,无法动弹。

耶稣大哥那才几颗钉子,我身上却有十几只手。

哎哟,不错哟,内容很不错,继续加油

这帮饿死鬼一样的女囚惨白着脸,有的开始动手,我拼了命的想要推开却推不开。

这群女囚,没了思想,现在在她们眼里,只有动物的欲望。

我身上的衣服被扯烂,尖叫声不绝于耳,旁边的女狱警已经反应过来,拿起警棍就往那些女人的手上敲:“放开!放开!都给我放开!”

可是那些手,被砸到了后收回去,马上又伸出来:“男人!我要男人!”

我的恐惧使我不停的推开那些手,可无济于事,我力气再大也无法挣脱,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一片片。

又过来了几个女狱警,还有那个男人样的女狱警也来了,这个女汉子狱警果然够狠,不打手,直接就往栏杆里面发疯女囚的头上打,再硬的头也顶不住这警棍的敲打,这招果然有效,女囚们一个一个的退后了。

唯有一个,蹲在我身下的漂亮女囚,还在死命的抓着我。

女汉子狱警伸警棍进栏杆里,我大喊一声不要,已经迟了,一棍狠狠的砸在那漂亮女囚的额头,顿时,鲜血如注从额头上往脸上流下来,而她的手还不停的往我身上划拉,又一棍子下去,她往后倒了下去,我身上的最后枷锁也打开了。

身上的衣服被撕烂了,我转身过来,颤抖着手,拉上拉链,抬起头,李洋洋惊惧的站在我跟前,两只手捂着嘴。这种场面连我这样的打过架的大老爷们都怕,何况是个小绵羊一样的小姑娘。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