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石这些年——高分签约作品,编辑都说写得好

舞文弄墨 404433 2725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这是赌石行流传最广的一句话。

回想我的小时候,我觉得我自己仿佛是被上天送下来吃苦的,我有一个老爸,特别好赌,他不赌牌,赌的是石头,一块破石头上千块,他买过来毫不犹豫,切开之后只要里面有货,就赚钱了,但是他的运气特别差,我从出生到现在,从来都没见过他赢过钱。

我爸每天都在钻研赌石的功夫,还让我跟他一起学,他赌石特别豪爽,但是对于我跟我妈却是抠门到了极点,我从小到大穿的衣服全部都是我妈捡破烂带回来的,我妈连内衣都舍不得买一件,而且每天都出去捡破烂,把身上弄的乱糟糟的,头发都打结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女人,我爸非常嫌弃我妈,每天晚上我妈回来之后,我爸把她身上的钱给夺走之后,就让她睡在外面,连屋子都不给她进。

可能是家庭的环境的缘故,对于这个家庭中唯一一个付出劳动成果的人,我反而没有半点尊敬,我跟我爸一样,非常嫌弃我妈妈,她身上总是有一股味道,而且总是想靠近我,想要抱我,小的时候我不觉得她脏,长大之后,我就特别刻意的躲着她,不让她靠近我,甚至都不想听她说话。

我妈不常说话,总是哭,她一哭我就特别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烦,想着家里要是没有她就好了。

我爸爸喜欢喝酒,赌钱输了之后就喝的特别厉害,他喝醉了之后就会打人,我是最常被挨打的,因为我总是独自一个人在家里,妈妈每天白天都会出去捡破烂,每次我被打的时候,我都特别恨我妈妈,我非常恨她,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

记得上初中之后,我渐渐开始反抗起来,爸爸每次打我,我都会倔强的瞪着他,我心里告诉我自己,将来等我能打的过他了,我就打死他,一定要打死他。

我上初中以后,要走很远才能到学校,每次上学的时候我都是低着头的,因为我脸上永远都挂着伤,而且,我穿的衣服简直就是破烂,跟学校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比,我经常被嘲笑。

坐在我前面的人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十几岁的我,也有了男孩子感情上的成长,她叫张瑜,我记得,她是全班唯一一个主动跟我说话的人,虽然只是一些日常的问候之类的话,但是却让我有一种冬天里开花的喜悦...

我们班有个小胖,他家里很有钱,在班里面特别有势力,跟后排的一些人称兄道弟,经常欺负别人,我是他们经常欺负的对象,每天我进班级的时候他们都会起哄说“叫花子来了”,我很生气,非常想告诉他们我不是叫花子,但是我第一次反抗就被打的很惨,他们真的不是人。

第一天上初中的时候,我一进教室,小胖就说我身上臭,让我滚出去,我当然不会滚出去,我也是这个班级的学生我凭什么不能在这里上课,我就是顶了一句嘴,小胖就打了我一巴掌,我被我爸打的时候,每次就瞪着他,所以小胖打我的时候,我也瞪着他,但是我瞪的越厉害,他打的越凶。

  • 秦珷玞 2019-01-31 16:28

    支持,欢迎回访,万字诗秋婓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53996-1.shtml谢谢!

  • 三国秘卷 2019-02-02 18:57

    我妈不常说话,总是哭,她一哭我就特别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烦,想着家里要是没有她就好了。 只这一句,你的故事再好,我也不会看的!

  • 三国秘卷 2019-02-02 19:02

    丑化父母,这真的不可爱!即使他们真的被人瞧不起,但是主角还是坚定的爱他们,并且励志成功,赡养父母,这样会更多人看下去!!把这开头好好改改吧,为了你的文章好,忠言逆耳,请你三思。

  • 论坛逐梦者 2019-02-04 14:05

    评论 三国秘卷:这就是真实的反应,在那种家庭环境下,谁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心理多少会扭曲,加上叛逆期,说不定换成是你,你不一定比他做得好。

  • 三国秘卷 2019-02-04 17:05

    评论 秦珷玞: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也许你是对的吧,拜年了,祝好。

  • 三国秘卷 2019-02-04 17:05

    评论 秦珷玞:也许换成你,你会做得很好!

  • 三国秘卷 2019-02-04 17:11

    评论 秦珷玞:发错了,对不起。

  • 三国秘卷 2019-02-04 17:13

    评论 论坛逐梦者:如果换成是你,你会做得比他好!我只想问问,如果换成你是主角,你愿意作吗?如果你不愿意,代入感没有了,你明白吗?我是为了他的文章好,算了,是我打扰了,不该在这里评论,能删掉的话,删掉吧,对不起。

  • 秦珷玞 2019-02-04 17:27

    评论 三国秘卷:没事,新年快乐!

  • 三国秘卷 2019-02-04 17:28

    评论 秦珷玞:新年快乐,祝好,祝吉祥。

“臭叫花子,你也配上学?滚出去。”

我永远记得小胖一边打我脸,一边让我滚出去的样子,他的那种轻蔑跟侮辱,让班级里所有的人都嘲笑我,就连老师都一样,第一天上学,我被赶在外面,路过的人都嘲笑我,甚至有人还打我,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他们要这样对我。

但是他们嘲笑我,打我,我还能忍受,我无法忍受的是我的妈妈,我从来不让我妈妈到我的学校,我怕丢人,每次我看到别的同学的妈妈接他们放学的时候,有车,有吃的,欢声笑语,而我有什么?

我妈妈整天拿着一个破编织袋,穿的比我还破烂,蓬头垢面,永远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我真的感觉到耻辱,我怕同学们看到她,然后我又多了一个被嘲笑的理由。

但是我怕什么就来什么,期中考试的时候,我考的很差,老师让我家长来,我说我爸妈都死了,家里没有人,老师不相信,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找到了我妈妈,我永远记得那天,记得我妈妈来学校的那天。

我在教室里过着独自一人的世界,我听到有人喊“叫花子,叫花子”,我以为是喊我,但是我却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是我妈妈,那个时候我是无比惊慌的,我非常害怕有人知道她是我妈妈,我非常惊慌,所以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小磊,小磊,出来,妈妈跟你说说话。”

我怕什么来什么,我妈妈喊我,喊我小磊,我们班只有我一个叫石磊的,所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我很愤怒,我特别讨厌别人都盯着我看的样子,我跑出去,我跟我妈妈说“你来干什么?你滚,不要丢我的人好不好?”

我妈妈的目光特别委屈,她想伸手摸我,但是被我一把给推开了,我喊:“你滚,我不要看到你,你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

我妈妈一下子就哭了,哭的特别委屈,那时候我心里是特别难受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难受也愤怒。

“叫花子,叫花子儿子,叫花子妈妈,石磊一家都是叫花子,噢,叫花子,一家都是叫花子,要饭去吧。”

我听到教室里小胖在嘲笑我,很多人都在笑,我觉得特别丢人,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妈妈特别丢人,这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恼羞成怒,我冲进教室扑到小胖身上,但是营养不良的我根本就打不过小胖,他很胖,力气也很大,而且还有很多同学帮他,很快我就被按在地上,我感觉好多拳头在打我,但是我不觉得疼,我用嘴咬着小胖的手,我死命的咬着,我感觉甜甜的,也很腥。

我记得我妈妈当时大喊大叫的冲进来,推开所有人,还打了小胖,虽然他们都看不起我妈妈,但是我妈妈是个大人,所以他们都躲的远远的,我妈妈把我抱起来,哭的很厉害,那时候我觉得特别丢人,我真希望我没有这个妈妈。

这件事闹的很大,小胖的爸爸妈妈都来了,他们家很有钱,我记得小胖的爸爸妈妈扬言要找人打死我们,我不怕死,打死了最好,一了百了,后来学校出面调解,让我们陪五百块医药费,可是我们没有钱。

最后学校找了我爸爸来,这是我的梦魇。

我爸爸来了学校,他没有赔钱,而是手里拿着皮带,当着所有人的面,勒住我的脖子,要把我勒死,说勒死我给小胖的爸爸妈妈赔罪,我当时脖子被勒着就快要死了,所有人都以为我爸爸只是做做样子,没有人拦着,小胖的爸爸妈妈还在说风凉话。

至于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我翻白眼要死了,那个时候我感觉很高兴,我终于可以解脱了,但是我妈妈拦着我爸爸,她第一次跟我爸对抗,死命的打我的爸爸,打的很厉害,把手里能用的上的所有的东西都砸在了我爸爸的身上,但是无济于事,她根本就不是我爸爸的对手。

后来我妈妈就咬,咬我爸爸的手,把我爸爸的手给咬掉下来一块肉,我爸爸可能是愤怒到了极点,就放开了我,开始打我妈妈,他打的很凶,用皮带抽,抽完了我妈妈,又抽我,但是我妈妈就趴在我身上,死命的护着我。

我看着我妈的嘴角在流血,被打的,很浓的血,我很害怕,我闭上眼睛不干看,但是我内心很庆幸,庆幸挨打的不是我,那种疼痛的滋味很难忍,我心里还在想,如果爸爸把所有的力气都打在妈妈上身上,等到他没有力气的时候就不会打我了。

人性冷漠的可怕,我们母子被打的那么惨,都没有人拦着,最后我爸爸可能是真的打累了,瘫坐在地上,小胖的爸爸妈妈可能是被吓到了,所以就不要赔偿了,但是他们提出一个条件,必须要开除我,他们不能让我这样有危险家长的人在学校里。

我被开除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躲在屋子里面,不敢出去,外面走廊里,我妈妈惨叫的声音让我很害怕,我一直能听到“哎哟,哎哟”的声音,我怕她会死掉。

半夜,我听到我爸爸的呼噜声,我才敢出去,我在走廊里看到了我妈妈,她奄奄一息,她没有睡,看到我来了,就伸手,我知道她是想要抱我。

但是我很害怕,她脸上都是血,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臭味,这股臭味跟以往不太一样,就像是肉烂了发出的那种腐臭,我很害怕,我内心的非常的抗拒。

“小磊啊,妈妈抱抱好吗...妈妈抱抱好吗...”

妈妈在哀求,她的声音咋颤抖,一句话甚至都说不全,说着还咳嗽着,嘴里的血顺着嘴角就流下来了,捂都捂不住。

我很怕,她一直张着手,我觉得妈妈快要死了,我特别害怕她死了,妈妈要是不在了,我就只能一个人面对那个恶魔了。

我趴在了地上,蜷缩在妈妈的怀里,我感觉妈妈抱着我,我的身体在发抖。

我害怕...

“小磊啊,妈妈有你就够了,男人要顶天,不要哭,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能保护自己了。”

我哭了,哭的特别伤心,我说:“妈妈,我长大了也保护你,我给你买花,你最喜欢花了,我给你买穿的,比所有人都穿的好看,爸爸要是再敢打你...”

妈妈没有让我在说下去,她堵着我的嘴,像是怕被野兽听到一样,她没有在哼唧,反而给我唱歌,唱小时候的歌,我记得小时候每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都能睡着,这次我也睡着了,但是我很后悔我睡着了,因为这是我妈妈最后一次给我唱歌。

那一晚我睡的很熟,第二天醒的时候,我感觉很冷,我妈妈也很冷,浑身冰凉。

因为她死了。

她一直都搂着我。

我妈妈死后,我爸爸随便就把她给烧了,我以为我会被饿死,我曾经也想过从楼上跳下去,我想去找我妈妈,因为我害怕一个人面对那只庞然大物,他像一个魔鬼一样,每天都在盯着我。

我妈妈死后的第二天,他又去赌石了,而且,还带着我,他让我跟在他后面学,我也不知道要学什么。

我永远记得那天,是我爸爸人生的转折点,也是我的转着点。

那天他带着我来到了他经常赌石的地方,是一个叫做老翡店的赌石坊,瑞丽这个地方,赌石的店铺随处可见。

进了店铺,我爸爸就开始选石头,他跟我说什么石头好,什么石头不好,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我很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如果他说的这的那么准的话,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赢过。

我记得我爸爸选了很久,终于选了一块又丑又小的石头,但是这块石头很贵,要一万块钱,但是我爸爸毫不犹豫就把一万块给了老板。

他连给妈妈买个骨灰盒都没有这么痛快。

我爸爸将石头给了切石的师父,告诉他先擦皮,这是一种赌石的切法,就是先用切割机把石头外面的皮给打磨掉,师父把皮给擦了,里面露了肉,我爸爸很兴奋,告诉我这快石头涨价了,至少能卖十万。

我第一次看他那么兴奋,我也不知道一块石头切开之后为什么就能涨十倍。

但是我清楚的看着我爸爸继续让师父切,把边角的料子给修改掉,我看着他兴奋的在呐喊。

“出绿,出绿...”

“走边,走边,涨,涨...”

当石头被拿出来之后,我看到我爸爸极为兴奋,他第一次抱着我在空中转圈圈,我看着他笑的极为开心。

我一开始不懂,后来我才知道,那块石头里面是翡翠,而且品相种水极好。

后来,那块石头被老板用三十万的价格给买走了,因此我爸爸发了一笔小财。

我爸爸说幸好我妈妈死了,要不然她还要分他的钱呢,还说我妈妈是他的克星,他活着的时候,害他一分钱都没有赢,现在她死了就赢钱,所以他觉得我妈妈死的好。

但是我知道,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我妈妈的命了。

我爸爸有钱了之后,或许是因为爱面子之类的,开始给我买衣服,带我出去溜达,在瑞丽各大赌石场所出没,他让我跟在他后面学东西,学怎么看料子,学怎么赌,怎么切石头。

还特地让我拜了一个切石头的老师傅为师,跟他学切了一年的石头,老师父很教我,他五十多岁的年纪,切了三十年的石头,什么样的石头有料,有什么料,怎么切最划算,他都一门清,我跟他学了一年,学会了很多,虽然不敢保证每一个都对,但是至少八九不离十。

很奇怪,人的转变是很突然的,我妈妈死后他就没有打过我了,但是在我心里,我一辈子都是恨他的,更不会原谅他。

我以为我的人生就要跟我爸爸一样,每天都在石头上耗费我的青春,但是我更想回学校去。

今年我十五岁了,回想以前的记忆,就像是恶梦一样。

十五岁的我,本来应该上初三的,但是没有一个学校肯要我,我在以前学校的事情被传的很厉害,他们都说我有个神经病妈妈,有个有暴力倾向的爸爸,也说我是个神经病会咬人,会打人,他们让我去看精神病医生。

今天是我十五岁的生日,我第一次过生日,我爸爸给我买了蛋糕,我以为他是要给我过生日,但是其实是另有目的的,他带回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很漂亮,在我过生日的家里,他们说了很多的话,我爸爸也装的像一个好男人,说了一些缅怀我妈妈的死之类的话。

听到我爸爸说的哪些冠冕堂皇的话,我人生第一次发脾气,我把整个蛋糕都扣在了我爸爸的脸上,在他愤怒的眼神下,我第一次没有退却,我说他是个禽兽,是个骗子,是他活活打死了我的妈妈,我告诉那个女人要是不怕被打死,就跟我爸爸在一起好了,我知道他们是婊子戏子猴,都在演戏呢,双方都在看对眼,我爸爸没忍住,又打我了,我很想反抗的,但是我打不过他,我又一次被打的浑身都是伤。

只是这一次我没有选择留在家里,而是选择了离家出走,我要离开这个狼窝。

我到了市里之后,找一些工作,比如端盘子,洗碗,扫地之类的,还干过保安,勉强不被饿死,但是最困难的是我没地方住,总是住在桥洞里,有时候还猫在公园的长椅上,还好云南这个地方永远没有冬天,否则,我肯定会被冻死。

我的人生没有目标,我也不知道应该以什么作为目标。

我工作之余,总是会去卖原石的店铺转圈子,这些卖原石的店铺就是赌石的地方,每天都人声鼎沸,云南就这样,特别是瑞丽这里,简直是赌石的天堂,这个地方是全国开放的赌石场所,因为跟缅甸那边离的近,人家料子进的便宜也好,所以很多玩石头的人都来这里赌石。

不过最近这几年料子贵起来了,好像是矿场被收归国有了吧。

所谓赌石,就是用璞玉来赌博,赌石赌的品种很多,翡翠,玛瑙,战国红,南红,多的是,赌石有很多学问,你要想赌的准,得学会看种,看皮,看蟒...

这里面的学问门道多着呢,没有师父教你,在这行当打磨二三十年都不一定能找到对口,我有师父教我,又在这行跟我爸爸摸爬滚打了三年,懂的比一般人多。

我很想变得有钱,每次都会站在这里看着别人切石头,心里有一种煎熬,每次看着我看中的石头被切开里面有货的时候我都会懊恼不已,恨不得自己去切,去赌。

但是我每次都是来看看,我不赌,我害怕,不是怕输,而是怕我变成我爸爸那样的人。

每次看完石头,我就会去瑞丽餐厅洗碗,我的工资是每天一百块,很高了,是老板看我年纪小,没地方住才给我这么高工资的,但是因为我没有十八岁,所以没有其他任何保险。

刷碗不需要什么保险,比切石头要安全多了,切石头很赚钱,切一块石头要收两块钱的费用,以前教我的那个老师傅每天能切一百多块石头,有时候遇到豪气的老板切到好料子还会包红包,但是很危险,我师父就切掉了一根手指头,所以人家叫他四叔。

餐厅很忙,我在后台刷盘子都忙不过来,而今天好像有两个传菜的人又没有来,好像是离职了,而且赶的特别巧,今天有学校毕业包场庆祝的,所以特别忙。

大师傅让我先别刷碗,帮忙传菜,在餐厅里干时间久了,门门道道都要会,我有时也会去帮着传菜。

大师傅让我端着一盆汤去 包厢,我放下手里的活就去了。

我敲开 包厢的门,转身进去,里面欢声笑语,很多跟我一样年纪大的学生在庆祝。

“让让,麻烦让让,上菜了,别烫着。”

我熟练的把汤盆放下,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了一句让我揪心的话。

“哟,这不是叫花子吗?嘿,你们看,是叫花子石磊。”

我回头看了一眼,有人站起来,朝着我过来了,这个人很胖,我认识,虽然现在他长高了,吃的更胖了,但是模样还是能认的出来,是小胖,是小时候那个欺负我,差点害死我的小胖。

“哟,居然在这里做服务生了,好好干,比叫花子强一点。”

小胖的话很有带动作用,包厢里的人都在笑话我,我转身就要走,但是有个甜美的声音喊住了我:“你是石磊吗?你还记得我吗?过来坐,我们聊聊天,我一直找你呢。”

这声音很甜美,让我不知觉的就回头看了一眼,一条黑直长的长发,圆润的脸蛋,两个酒窝特别甜美,个子也很高,身材发育的也很好,看上去亭亭玉立,我知道她是谁,是我们班以前的班长,他叫张瑜,我记得以前我就坐在她后面,虽然她没有嫌弃过我,也没有要求老师调换座位,但是我内心有种抗拒她,因为自卑。

“他跟我们坐一块?凭什么?张瑜,你别开玩笑了,他小时候咬我的时候我还去打狂犬疫苗呢,你不知道,他妈妈是个叫花子,有神经病的,他也有神经病,万一传染给我们怎么办?”

小胖的话很刺耳,我点了点头,就要走,我不想给老板惹麻烦,我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容易被激怒,虽然他辱骂了我的妈妈,但是我妈妈一定不希望我跟他打架,我也不会跟他打架,因为我妈妈就是因为我那次不理智的冲动而死的。

我刚走出去两步,张瑜就追出来了,我听到包厢里面所有人都在叫骂。

“搞什么?什么东西?还拽起来了?让你走了吗?”

“妈的,以为自己是谁啊?臭叫花子,让你坐下你就坐下,你知不知道是校花在叫你。”

“草,张瑜,你搞什么?今天是老子请客,你居然让一个叫花子坐在我们边上,我告诉你,不可能。”

我被张瑜拉着,我记得我跟她没什么交情,张瑜问我:“愿意不愿意留下来?”

我说:“不要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我们根本就不是同学,也不是朋友好嘛?”

我看到张瑜显得很惊讶,又有一点愤怒,我就知道,她只是想要用我来衬托她和善的内心,衬托出她的纯洁善良,我转身就走,我说:“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 hyqcb 2019-02-27 17:09

    写的不错 很生动

张瑜哭了,虽然我没有看到,但是我听到了,她哭的特别委屈,这也为我招来了祸端,小胖特别生气,叫骂:“敢欺负我喜欢的女人?给我打。”

屋子里面冲出来很多人,他们根本都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就把我放倒在地上了,对我拳打脚踢,我拼命的护着自己的头,我忍着,也根本没办法还手,我余光看到了张瑜,她在拉架,但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把一群男生给拉开,但是我不领情。

我被打了一顿,经理来了,也没有报警,餐馆不想把事情给闹大,所以想要私了,让我跟小胖他们道歉,我不同意,经理也觉得有点过分了,就让我算了,但是小胖他们死活不同意,而且还威胁酒店经理,说他们雇佣可能有精神病的人,而且还是个浑身脏兮兮的叫花子,要到卫生局告他们。

酒店经理没办法了,只好找老板来,老板对我很好,他把我叫道卫生间,跟我说:“我对你怎么样?”

我说:“老板,你对我很好。”

老板说:“那就好,去道个歉,那个小胖子家里很有钱,我们店里的红酒都是他们家供应的,我不想得罪他,这是你最后一天的工资,以后不要来上班了,我们两清了。”

我看着老板丢下钱就走了,我整个人木讷在哪里?我有很多事情想不通,难道有钱就可以颠倒是非吗?我想不通,但是我欠的人情必须要还。

我去跟小胖道歉了,我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跟他道歉了,小胖本来还要打我的,但是是张瑜拦着,我一把推开了张瑜,我说:“不用你做好人。”

说完我就走了,我忍着眼泪不要掉下来,真的,我不想哭。

“马勒戈壁的,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打死你。”

我听到背后有很多人都要揍我,但是没有人上来,我知道是张瑜在拦着,我心里很痛苦,张瑜是第一个肯和我说话,肯接近我,甚至接受我的人,但是我却只能把她推开。

因为我不配跟她做朋友。

至少现在不配。

小雨,淅淅沥沥,清风吹,妈妈坟头的草飘动,我不舍得把那一株小草拔掉,妈妈很孤单,我不能时常陪着她,我记得小时候妈妈特别喜欢花,我还依稀记得说过要给妈妈买很多很多漂亮的花。

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买过,现在也买不起,我会保护好这株小草的,让它陪着妈妈,一直到我有能力每天都来给妈妈送花的那天...

“妈妈,你告诉我男人不可以哭,男人要顶天,但是我真的顶不了天。”

“妈妈,我今天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要顶天必须得有钱,有了钱所有人都会尊重我们了。”

“妈妈,对不起,我要变成爸爸那样的人了,我决定去赌石了,输了我就来陪你,我好想你像小时候那样抱我。”

我烧掉最后一张冥纸,离开妈妈的坟地,我要去赌石,这对平常人来说只是一个赌与不赌的决定,而对我来说却是个天大的决定。

其实我小时候还是挺幸福的,记得在三四岁的时候,我爸爸并不赌石,对我妈妈也好,记得那天他来了几个朋友,带他去赌石,他赚了第一笔钱,从那之后就陷入了疯狂,放弃了工作,每天都会想着一夜暴富,每天都在研究石头,也不在管我,连跟我说话都成了一种浪费时间的举动。

他再也没有赢过钱,从那时候我们的家庭就被改变了,我父亲变成了一个残暴的禽兽,我知道是赌石改变了他,我不想变成他那样的,我知道,一旦我踏上赌石的道路,我也会变,不过我发誓,不管我怎么变,我都要顶天立地。

瑞丽卖原石的市场很多,成品玉石市场也很多,别看一个小小的摊位不大,但是上面的货至少有上百万,这里就是玉石的世界。

我坐公交车到云玉赌石城,这条街是整个瑞丽最繁华最有钱的一条街,每天都会有无数的人来这里赌石,每天都会有人在这里暴富,也会有人在这里变得一贫如洗。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这句话每天都在上演。

公交车的门开了,走出这个门,我就将进入另一个门,那个门里面到处都是诱惑,到处都是凶猛野兽,他们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一不小心,我就会被他们吞没。

我毅然决然的下了车,走进了那道大门。

今天下雨了,赌石城的人不是很多,我走进了第一家店铺,这家店铺人很少,上面挂着百年老店万瑞祥。

“嗡嗡!”

砂轮磨擦玉石的声音很刺耳,在切割的工作台上,一个上了年纪的师父在切割一块“蒙个头子”,就是一个泥蛋子,什么提示都没有。

“直接开。”

说话的人就是赌石的人,他很阔气,手上戴着大金戒指,脖子上挂着一个金链子,说话的时候嘴里咬着烟,我知道他是紧张的,每个人在这里看似风轻云淡,但是内心都紧张到了极点。

石头切开了,老师傅把石头放在水里洗掉上面的泥,传来了一声可惜。

“妈的,都第十个了,怎么还没有?”

“里面是个烂草花!”

烂草花的意思就是里面是有玉石的,但是不是好的,里面的纹路像水里的水草一样,杂质很多,不值钱,最多就可以做个摆件!

那块石头很大,得有十来斤吧,至少得三万多块钱,但是这是个小场口,不可能出大件,所以来这里赌大的石头都是搭钱。

以前教我切石头的师父告诉我,不懂场口就不会赌石,翡翠发现至今已有三百年历史,其场口多如牛毛,发展至今有名有姓的达到几百个,至于小的难以起名的场口更是星罗密布。

根据石头的种类和开采时间的顺序,通常可将整个出产翡翠的地区分为六大场区:老场区、大马坎场区、小场区、后江场区、雷打场区和新场区。

而每个厂区又有许多有名的场口,我们赌石的翡翠料子都是这些场口来的。

云玉赌石城是新开赌石场所,料子都是新厂区来的,产品小件居多,水石也多,想赚钱很难。

戴金链子的老板又来选料子,他从我身边选了几块大料子,都是十几斤重的那种,选了四块,我很想告诉他别玩大的,在这里玩大的就是送钱,这四个料子有三个是泥,一个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估计里面有货,但是肯定也不是好货。

但是我不会说,因为赌石场有规矩,看客只能看不能说,因为神仙难断寸玉,你要是多嘴让人家买了你说的石头,切开了是好货还好,要是烂货,你得吃麻烦。

我左右扒拉料子,这里的料子很全,有翡翠原石,玛瑙原石,战国红原石,还有南红原石,一般来赌石的人都会赌翡翠原石,因为料子好卖,而且要赚肯定就是成几百倍的赚,但是以前的师父告诉我,现在翡翠原石少了,市面上的翡翠原石假的很多,所以我不赌翡翠。

我在南红原石区选南红料子,现在南红很值钱,只要料子好,没有裂,没有咎,品相好一点,价钱比翡翠差不了多少。

“玩大个的,小的没意思,切开了有货也卖不了几个钱。”

我抬头看说话的人,五大三粗的留着寸头,脸上还有一道疤,看样子很凶,应该是老板,赌石的人脾气都不好,我没理他,继续选小料子。

小料子便宜,五十一百的都有,我只有一百块钱,中了我就活着,不中我就去陪妈妈。

妈妈死了之后我特别害怕。

我一直忍着,我就想看看老天能怎么弄死我。

我好累,活的好累,没了亲人,没了爱人,像孤魂野鬼。

没人能发脾气,没人能撒娇,除了躲在被窝里哭,无能为力。

看着同龄人的孩子,都还在父母面前哭闹撒娇,而我,却要来赌石场里靠赌换明天,我真的觉得好累。

我扒拉出来一块石头,是个黄沙皮,我用手摸索了一下,感觉沙皮上面的沙砾是立起来的,我拿着在灯光下面照了一下,不停的摩挲着,这块石头的沙皮像是荔枝皮一样,我就选这块了。

我把石头放在框子里,只有一块,来到旁边结账。

前面有个美女在结账,在桌子上放在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是一叠叠的现金,有几十万,这很常见,经常有人带着一箱子钱来赌石,这种人有专门经营玉石生意的老板赌石是想要选好料子的,有的就是纯属赌石发家的老板。

楼主除了天涯还在其他地方写书吗期待期待

前面的女孩很漂亮,头上挽着一个丸子,有一缕发丝垂在脸上,画了淡妆,眼睛很大,穿着黑色的套裙,但是也不能掩盖她芊芊身材,腰很细,跟现在很流行的A 腰有的一拼,红红的嘴唇很丰满,看上去很有气质,应该是秘书会计之类的,应该是之前的那个老板的人。

我不敢多看,我怕她会误会我对她有什么想法,并不是我没有,而是我有,所以我才害怕她看出来,我觉得很自卑,我看到漂亮的女孩子都不敢多看一眼,因为我会想很多,会幻想,幻想谈恋爱,幻想美好的事情,但是每次幻想到最美好的时候,我都会被自己的现实给摧毁,我就会很残忍的摧毁我的幻想,而且也会越来越恨自己。

前面的料子结了十二万,三万块一块石头,很阔气。

“就一块?五十”。

结账的人掂量着框里面的石头,这块石头很小,只有鸡蛋那么大,来这里赌石的很少只选一块料子,所以结账的人很诧异。

我把一百块钱放在桌子上,被揉的皱巴巴的,我看他在验钞机上不停的验来验去,眼神里还有一种鄙视的意味,嘴里不停的嘟囔着,我知道他很不想卖我这块料子。

结完账,我拿着框去排队,前面是那位老板,石头已经切开三个了,都丢在地上,果然跟我想的那样,里面都是泥。

最后一个也切开了,师父看了一眼,跟他说:“这边是翡翠,里面有水晶,料子废了,能抠珠子做一个小手串,要吗?”

“师父,送女神生日礼物,我能送一个小手串吗?丢我人啊。”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