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协副 何建明被举报(转载)

中国作协副 何建明被举报诗日历 诗歌周刊 2015-08-01

一、入选无门槛,金钱是检验名人的唯一标准?

相对于涉嫌鲁奖贿选的中国作协副 高洪波,中国作协副 何建明的知名度和权势更大一些。2013年11月30日,曾经推荐何建明加入中国作协的介绍人之一,原地矿部文学创作室负责人、中国地质作协 、中国地质文联副 奚青在网络上发出举报信,实名举报中国作协副 何建明利用非法汇编出版辞书诈骗贪污。由于举报的是长达二十多年前的“旧事”,奚青的举报并没有得到媒体和有关部门的关注,所以,奚青专门在一个名为“五柳村”的网站设了“揭发何建明贪腐”网络专栏,并对何建明辞书作伪与诈骗钱款作了统计。奚青在举报信后郑重署名并声明“本人愿对以上揭露何建明诈骗、贪污的事实,承担法律责任”。

何建明,早期为基建工程兵新闻干事,后来成为《中国地质矿产报》记者、编辑,曾任地矿部宣传部下属季刊《新生界》文学杂志主编。现任中国作协副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曾经获得第一、二、四届鲁迅文学奖。

早在举报之前,奚青已经在网上连续发表《我为什么要再揭何建明的<<名利场》、《十问何建明》、《敦促何建明应答十问》等文章,对何建明的《名利场》、《奠基者》、《秘密档案——大庆油田发现真相》等报告文学中数不胜数的“重大造假”进行揭露或公开质疑。

何建明“诈骗”始于为各类“名人”作传,其作传的方式与众不同,即从报刊杂志上摘录一些人物专访,购买书号后汇编成书,然后向被入选的“名人”定向销售。这些名人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从政府官员到企业主,从乡镇企业家到农村党支书,最不起眼的名人竟然是乡镇企业的推销人员。

正规名人传一类的辞书,多请业界权威人士为顾问。何建明的伪劣辞书没有一个权威人士为顾问,所列顾问都是司局级行政领导干部,自己都不够中国名人或世界名人的资格,遑论他人?正规名人传一类的辞书,均在《凡例》中列出明确的入选标准。何建明的伪劣名人传从不公布入选标准,真正的标准是谁交钱谁入选。

只要出钱,都可以当名人。报社按字收费,企业家按字出钱,只要出钱,都可以上党报,这一直是国内主流报刊专题报道的经营之道。从报纸上顺手牵羊,无偿匿名摘录专题报道、商业广告当传记,将国内媒体上报道过的大量县长、市长、省长、厂长、经理和企业家、甚至乡镇领导、农村党支部书记和乡镇企业营销人员随意拉过来,汇编成名人大典、辞书,购买书号印刷后定向推销,这是上世纪国内文化界文化骗子骗钱的主要手法。此类文化骗子多是低学历,甚至是法盲、文盲人员所为。如果奚青举报属实,作为曾经的《中国地质矿产报》记者、编辑,地矿部宣传部下属季刊《新生界》文学杂志主编、何建明本身就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他应该不是文盲、也不是法盲、更不应该知法犯法。

由何建明担任主编、总策划的这类辞书、大典多是在1991年到1997年购买香港书号后,在河北省廊坊市某些印刷厂秘密印刷出版。香港1997年回归,此时未经新闻出版总署允准,这些书在国内印刷销售,毫无疑问列入国家扫黄打非的非法出版物之列。既然是非法出版物,就不可能在大陆公开发行销售。就是在现在,中国大陆的出版体制也不允许这类非法出版物公开发行销售。如果属实,为何其他作家的正常作品不能在大陆公开发行,何建明主编的“作品”却在大陆畅销无阻?

二、诈骗上万人,中国还有多少世界名人藏民间?

奚青所列举报最早“证据”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奚青称:1990年代初,国内开始刮起一股炮制各种伪劣名人传进行诈骗的邪风。何建明领此邪风之先,从1991年至1997年,何建明等人共“编纂”《中国英才》(A)、《中国当代名人大典》、《中国妇女500杰》、《当代世界名人传》(中国卷)、《95中国新闻人物》等虚假辞书20多册(部),这类辞书版权页内容简陋,明显全系伪造,内页印刷粗制滥造,错误百出,纯属垃圾印刷品。却因为何建明当时所在单位声名显赫,因此使数以万计的人上当受骗。

1991至1993年,何建明实施辞书诈骗是属个人行为,此后,何当上《新生界》主编后,在地矿部主管宣传的某领导支持(共谋)下,专门成立地矿部下属,《新生界》杂志社秘密注册的名为“北京作家创作与出版服务中心”公司集体运作,诈骗6000人以上,骗取钱款逾千万元,且有不少司局级干部参与。上述诈骗获取的非法所得,当属地矿部辖理之财产,实则大部分被何建明贪污。

1990年代初期,只要花钱,就能成为中国或世界名人,国家接连为各级知识分子评定职称。文革前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基本上都获得了高级职称。也正是这个时期,官员在职研究“升”,文人剽窃抄袭出书、学者走后门评职称、文盲花钱买文凭,中国“制造”了大量的假大师、假专家、假大家、假学者、假教授、假官员、假名人、假大款,假国学大师、假气功大师、假书画大师、假养生大师等五花八门的各类假大师正是在此时批量产生。《中国当代名人大典》1993年卷和1994年卷,主要选取上述具有高级职称者为“中国名人”,也有大量中、低级职称和无职称、无荣誉称号者入选。这批人看到自己入选中国或世界名人,又不知这些辞典的底细,受宠若惊,多是个人掏腰包。1996—1997年特别卷,入选人数锐减。此时知识分子群上当者少了,该书多选取厂长、经理、企业家等人。

作为推荐何建明加入中国作协并成为中国作协会员的介绍人之一的奚青,认为何建明学历低、文学功底较差(举报者语),就是何本人,也不可能成为世界名人。但是何建明却成功地将上万人“入选”为中国名人、世界名人。让人不解的是,包括何建明本人在内,中国作协其他领导及著名文人却没有收入这些名人辞书或大典而成为世界名人!

《当代世界名人传》(中国卷)除了1990年代中国政府主要官员,连中国的一些普通农村党支部书记和乡镇企业营销人员也赫然入选。当然,这些世界名人有的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先入选大典,然后自费购书。不过由于何建明主编的这些辞书(大典)多是购买香港书号,不能公开在国内发行。印数又少,所以,大量的“中国名人”和“世界名人”就此“埋没”民间。如此说来,中国还有数以万计的世界名人散落民间,但是由于一些由香港出版的辞书不能公开在大陆发行,所以,中国大陆又产生了大量的匿名、隐名、埋名、无名以及不便公开,只能在小范围或圈子里公开的“世界名人”。

由于多是单方面从报刊有偿报道不公开摘录“入选”,恐怕连何建明主编也不完全认识这类世界名人。数千“中国名人”和“世界名人”因为书号问题而“埋没”民间,且不能公开载入史册,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历史的一大憾事,在此纪实作家张弓本人建议政府有关部门是否认真调查此事,以便让这些数以万计的世界级“名人”们正常公开露面。

三、李四光蒙羞,何建明将黄汲青炮制成“中国石油之父”

何建明出身于基建工程兵新闻干事,文学功底较薄(奚青语)。他自知靠文学作品出名很难,莫如走旁门左道——以大骂李四光博取眼球和名声。于是,何建明的长篇报告文学《科学大师的名利场》“炮制”出台。在何建明的报告文学中,他隆重介绍黄汲清系“中国石油之父”,发现大庆油田的并非是被称为“地质之光”的李四光,而是黄汲清。

黄汲清何许人也?

周永康落马后,媒体和网上大量出现周的亲家黄渝生、詹敏利和周滨妻子黄婉的名字。其中诸多信息,披露黄渝生、黄婉就是著名地质学家黄汲清的儿、孙;如果没有周永康的落马,黄汲青的知名度并不见得比何建明的高。

奚青认为,在《科学大师的名利场》中,何建明无中生有地杜撰了很多的、吹捧黄汲青,攻击李四光的虚构内容,为此,李林院士起诉何建明并《新生界》杂志社侵害李四光名誉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李林胜诉。

1996年1月31日,在第四次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颁奖大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严厉批评了《科学大师的名利场》及其作者:“前一段时期有人发表文章,不尊重事实,混淆是非,企图否定李四光教授的历史功绩,那些言论都是非常错误的,在李四光同志这面旗帜面前显得渺小和毫无意义,无损于李四光为中国地质事业所作的巨大贡献。”(《中国矿业报》1996年2月3日)

至此,何建明为人“不齿”,在地矿部难以立足。未久他调到《中国作家》杂志,接着使出种种不光彩的手段,渐次爬上中国作家协会副 、党组成员之位(详见《中国作家》原副主编杨匡满《何大官人是怎样炼成的》一文)。

四、鲁迅再蒙羞,何建明所获三届鲁迅文学奖也有铜臭?

鲁迅本与鲁迅文学奖无关,鲁迅也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或者任何机构授权使用自己的肖像或名字设立鲁迅文学奖。鲁迅文学奖从设立到评奖多年来的不断变质,本身就是对鲁迅本人及鲁迅精神的莫大羞辱与亵渎。但是,由于鲁迅已逝,后人因慕其名而拜其形早已成为中国文化界的共识,所以,即便鲁迅文学奖铜锈遍体,臭名远扬,追逐此奖者仍然多如蜂拥。

身为第一、二、四届鲁迅文学奖得主,何建明一直是无数中国文人学习的楷模。如果奚青所有举报属实,那么,早已逝去的鲁迅将再次因鲁迅文学奖而蒙羞九泉!何建明的鲁迅文学奖含金量到底有多高,得重新衡量。

早在一年前,因为纪实作家张弓发文质疑华南理工大学一级教授、冰心文学奖、郭沫若文学奖、老舍文学奖等文学大奖得主、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陈奕纯涉嫌请人代笔,然后签上自己名字,通过关系将30多幅假书画作品挂进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天安门等地,由此引起众多网友及媒体的质疑。有网友建议纪实作家张弓看看有关中国作协副 何建明涉嫌诈骗贪污的举报信。当时,看了此举报信,纪实作家张弓将此举报信推荐给几位媒体界的朋友,结果无果!

实际上,媒体调查此类事件,不但有难度,而且有风险,即使调查了,也不见得就能公开报道。去年9月到今年5月,针对纪实作家张弓本人不断撰文呼吁文化反腐,张弓不断接受国内重要媒体采访。今年7月2日,张弓本人撰文披露中国作协副 高洪波和陕西省作协副 阎安涉嫌鲁奖贿选,7月3日下午,纪实作家张弓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当天下午,即时播出,一时引发了国内外千余家主流网站、报刊的采访、转载和报道。之后,纪实作家张弓再次撰文披露陕西省作协副 吴克敬涉嫌抄袭县作协副 《户县赋》事件,又一次引发国内外媒体的大量转载报道。因此,张弓再次翻出此举报信,希望借国内媒体之力,督促国家有关部门深入调查,以正视听,平举报者义愤,还被举报者清白。

中宣部、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主管部门一边大力宣传打黄扫非,一边却在纵容国家出版机构以出售书号、刊号为主要牟利手段豢养大批眼高手低,高学历、低智商的出版体制寄生虫,贼喊捉贼,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家贼?谁才是真正的垃圾文学作品的制造商?假大师、假专家、假名人、假企业家泛滥成灾,谁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中国作协高层屡遭举报,作协做的鞋子到底适合谁穿?这些问题,最好不要留给社会,亟待有关部门深入调查后并给予合理答复。

文学不以作家的地位高低论优劣,不以作品的数量多少论优劣。

我读中国作协副 何建明的代表作,读了不到五百字,发现假话连篇,毫无真情,完全是国家政治的传声筒,而且有好几处语法逻辑错误。我耐着性子继续看,见语法逻辑错误拈不完,情节自相矛盾,说法非常肤浅,腔调完全是三十年前的文学作品的假大空,至于文采,更别奢望……我没得到丝毫艺术欣赏的愉悦,反倒越看越气愤,越看越鄙视,真不知他何以混到那样高的地位!

后世读者最公正。后世读者跟今世作家在关系、感情、金钱、美色等等方面毫不相干,也不看今世作家的后台、地位、名气,也不管今世政治对文学制定的铁框钢模,他们只看作品好不好。因此文学史上才屡屡出现当时大红大紫后世弃如敝履、当时默默无闻后世价值连城的奇观。

古今中国文人那点德行,其实也就是国人劣根性的集合体,说多了怄人,就不说了。

但关于地质学家黄汲清,我看老兄还是要慎重,就像我们对待李四光一样,到底是谁的理论成为发现大庆油田的科学论断等,或许真的只有当事人和他们的上司清楚。何建明怎么说,是他的事,但怎么读,怎么理解,怎么用自己的脑子去思索,去考证,才是最为关键的。

我不认识何建明,与他毫无个人恩怨,我瞧不起他,完全因为眼红他那么差,却因后台背景或者自己手段爬上文坛高位。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