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露梅散文集《书写平凡生活中的小确幸》(不断更新中)

舞文弄墨 7426 1933

@青梅煮酒1970 2019-11-11 18:01:32

@银露梅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青梅老师前来捧场!

@春光辉耀 2019-11-12 07:31:37

-----------------------------

谢谢!

@海上的一滴水 2019-11-13 16:25:57

支持佳作

-----------------------------

好久不见!

@春光辉耀 2019-11-13 08:58:45

-----------------------------

秋日里的雪

作者/银露梅

金秋十月,本应是艳阳高照、层林尽染的多彩季节。然而,青海的秋天,却是那样任性。一场盛大的雪,就那样毫无征兆地飘然落下,把多姿多彩的秋色染成了白色的世界。

独步在这天地寂静的白色世界里,你会听到雪开花的声音,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沙沙”作响,轻扬在脸上,冰凉冰凉的,让人会在不经意间打个寒颤,匆忙拉紧领口御寒,会让人在瞬间情绪低落,心生伤感。然而,当抬头仰望飘飘洒洒的雪花,心情也会在这一刻放飞。于是,旋转身体,张开双臂,拥抱那些白色的六瓣花朵,心底便会涌动出无限的遐想,一群白色的精灵,仿佛从远古走来,就这样急匆匆推开了冬天的大门。

停下脚步,极目远眺,在空旷的天籁下,大地显得无比沉静,没有水流的声音,没有树枝的摇曳,不见秋天的风景,也不见城市的繁华,只有无边无际的漫天冰雪,天连着地,地连着天,白茫茫一片,这纯净无争的色调,让人分不清天地。大地仿佛也在瞬间披上了厚厚的棉被,犹如变成了冰雕玉琢的世界,令人恍如置身于《冰雪奇缘》的童话故事里。

雪,冬日里的留白,为秋天的多彩再添诗意浪漫,像棉花一样洁白的雪花,把大地装扮成一个童话世界,高山层林,雪落无声,天地纯净,雪白如絮。唯有白杨树上那几片金黄色的叶子,在雪绒花中倔强地翘起头,向秋天做最后的告别。落叶松上那一抹永远的绿色,带给人温暖和感动。岁月如歌,繁华落尽,白色的世界,更是一副气势恢宏的唯美画境。

站在雪地里,让人情不自禁,轻声吟颂出 那首气势磅礴的诗篇:“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此时,我的眼眸里噙满了泪水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在白雪覆盖的世界里,有一种温暖分外亲切,那就是环卫工人忙碌的身影,在大街、在小巷,只要有人的地方,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挥动的是雪铲,扬起的是对生命的热枕,对生活的憧憬。他们轻快的扫把,唱响天地间的寂静,焐热寒冷的心灵。一条条马路,一条条街道,在他们的雪铲扫把中还原成本真的样子,青而油亮。

在这样一个落雪的早晨,行走在上班的路上,雪地里的那些黄马夹,给人最真切的温暖,他们在这里投入勤奋的劳作,让每一个转身,都留下了感动的回眸。

@园田梦人 2019-11-14 11:33:29

看望露梅,支持佳作!

-----------------------------

好久不见姐姐了,想念!

这个草原的初秋,在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悄然而至。秋天的容颜,也日逐一日地浓郁起来。狗尾巴草沉甸甸地低着头,像美人额头上的眉,越发地深长;野菊花肆意地渲染着它的金色,仿佛要抓住秋天的第一缕色彩。草原上那些不知名的野花呀,在季节里妖娆着,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韵味与冶艳,付于这个草原秋天的激情,更加酣畅了。

————————————————————————

读露梅的美文,好像来到了草原

冬天的影子

作者/银露梅

时令虽然还没到立冬,而冬天的影子却已经真真切切地站到眼前了。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个时节,正是南方赏红叶的最佳时候,然而,在青海的门源,却是另一番景象。

我去门源,是给大哥上坟,大哥去世三周年纪念日。

我们乘坐的动车刚过大坂山,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世界:白雪皑皑的高山;银装素裹的大地;波光粼粼的河水。最动人的还是雪地上那些动物的脚印,牛羊的脚印如花瓣、野鸡的脚印像枝丫、野兔的脚印交错重叠,据说是不让狐狸找到它的洞穴,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狡兔三窟”吧。

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每一个出现,每一次转身,都不是偶然。

下了动车,去往坟地的路上看到,太阳艳艳地照在雪花舞过的土地上,那些割了庄稼的茬,从雪里伸出头来,诉说着冬的降至。道路两旁的树底下,堆着如棉花样的雪,树上仅存的几片叶子,落在雪堆上,如点点金色的花瓣,增添了冬的韵味。

大哥的坟墓上落满了雪,让人倍感伤心,坟墓边的那棵白杨树,是大哥去世那年栽的,当初的小树苗,现在成碗口粗细了。夏天的时候,树叶茂密,现在只剩下几片叶子在风中摇曳。侄子摇了摇树,那几片叶子落了下来。他捡起来,插在花环上,白色的康乃馨点缀着金黄色的叶子,灵动飘逸。让人不禁感悟,换个方式,生命又以另一种形式延续。

祭拜完大哥,我们放慢脚步,在雪地里小憩。孩子们兴奋不已,几个人开始打雪仗,雪球在头顶飞过,洒下一身清凉。恍然回到了童年时光,令人眼角潮湿。

我弯腰捧一把雪在手心里,它的纯净、它的晶莹,在瞬间融化人心底的浮躁,寻回那久违的宁静。

人生多的是对光阴的无奈,无论你怎么喜欢春的温暖或秋的浓烈,然而,冬天也会如期而至。季节的变换,本就是用一种色彩变换另一种色彩的过程。人生亦是如此,青春年少,芳华正茂。华年渐远,两鬓斑白,却也是另一种风华。人生只要在这无奈里找出一些生活的趣味来,那就是从容、淡泊、更是享受了。

打完雪仗,孩子们又开始堆雪人,我们也加入到这难得的情趣里。大家一起动手,很快做好了雪人的模样,侄子拿一根胡萝卜当雪人的鼻子,侄女给雪人画了眼睛和嘴巴,小妹脱下自己的一件花衣衫穿在雪人身上,我给雪人加了一条围巾,一个灵动可爱的雪人就站立在这茫茫雪原上。

大哥的坟墓有了雪人做伴,想必也不再孤单了吧。

变天了,太阳躲到云层里去了,天又要下雪了,用“由自自在”这个词,来形容雪花是再恰当不过了,只要天空给它一个机会,它的身影就会无处不在。

坐上返程的动车,夜慕渐渐降临,从车窗向外看去,雪花慢慢倾城。

@春光辉耀 2019-11-17 05:28:50

-----------------------------

周未愉快!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