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真实故事】我和朋友 后

舞文弄墨 137 3

“很久没做了。”

这是我和鲸鱼阔别多年以后她见到我说到的第一句话。

去年夏天,我被相恋三年的前女友劈腿分手,万般失意的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前任的老家杭州飞回了重庆。

临上飞机之前我掏出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永别了,杭州。”算是对这三年感情的告别。

很久没见的故友鲸鱼在我朋友圈下面评论道:“你要回重庆了吗?”

我回复了她:“嗯。”

听说我又回到了重庆,鲸鱼邀请我去她家里坐一坐。

下了飞机,站在江北机场,这次回来也没有和谁打招呼,夜晚的机场繁忙,我孑然一身的站在熟悉的土地上。一时不知道能够去哪,我想到了鲸鱼。我给鲸鱼发了一条消息说我到了。鲸鱼回复了我一个可爱的表情说,那你来我家吧。

鲸鱼家离机场不远,我拉着行李来到她家门口,看着熟悉的场景,一恍惚间我仿佛像回到高中时候一样。鲸鱼打开了大门,让我坐在沙发上休息以后又转身到厨房忙碌去了。

她的身影倒映在厨房门的磨砂玻璃上,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墙壁上的钟摆发呆。

旅途奔波,我觉得有点困,像以前一样推开鲸鱼的房间,对她说我去睡一会。

躺在床上,有点恍惚,和前女友的往事像浮影一样在眼前重现。但是此刻躺在鲸鱼的房间,却觉得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静谧起来。

她的被子上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海盐清香。

这么多年了,鲸鱼还是用的那个香水。困倦加上失落,我一会就睡着了。

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鲸鱼安安静静的坐在床尾的书桌上看书。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暴雨,我在想着怎么回家的时候,鲸鱼看着窗外的雨幕忽然对我说“很久没做了。”

我不禁楞了一下。

我说,你在深圳工作的地方不是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儿吗?我尽量显得语气平静,没有想到我和鲸鱼阔别多年见面的开场白竟然是这样的话题。感觉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鲸鱼拉起窗帘,打开床边的台灯,然后坐在我的身边点上一支烟。烟雾缭绕,缠绕上了灯。

我被屋子里面暧昧的气氛搞得有点压抑。在我和她相处多年的认知里,我一直都觉得鲸鱼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姑娘。但是也从没想过和她有什么更深的发展。

“听说你被前女友绿了,你想不想绿别人的男朋友”

“绿谁的?”

“我的。”

鲸鱼这番话让我有点吃惊,我起身穿好衣服。

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这朋友还做不做啊。

我穿好衣服从鲸鱼卧室出来,恰好撞上她妈妈下班回家。她妈妈笑着和我打招呼,我客气的问候了一下阿姨,说刚从外地回来,顺道过来看看鲸鱼。之前还在念高中的时候,我经常都在鲸鱼家里玩,有时候在外面和朋友游戏通宵,还会在鲸鱼家里借宿,但好几都会被阿姨误以为床上睡懒觉的是鲸鱼,然后发现是我之后叫我起来一起吃饭。

我一直都很诧异鲸鱼家的家风竟然如此开放,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也没觉得生疏。

我坐在沙发上和阿姨聊天,拉拉家常,说说毕业后的近况。

窗外的雨还是在淅淅沥沥的下,鲸鱼坐在我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她妈妈的话。

时间已经快十点了,我给阿姨说我要走了,阿姨要留我过夜,我说现在长大了就挺不好意思了。阿姨说你又不是没在这里住过,当自己家就行了。

我......

雨渐渐变小了,我站在阳台上透气的时候,鲸鱼走到我边上。用手托着腮,看着我说:要不,我们去外面住吧。我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想和你好好聊聊天。

我和鲸鱼睡过很多次,准确的说仅仅是单纯的一起睡觉。在念高中的时候,鲸鱼就给我讲,毕业以后想和我一起出去旅行,想睡我一次。我一直都当做她的玩笑话,所以在以往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根本没有多想。本以为今天也只是鲸鱼开的玩笑话,或者就像之前一起出去玩一样随便找个房间一起睡觉聊天。但是这一次我想错了。

对于和鲸鱼去开房这事,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忌讳或者是排斥。虽然自始至终我和鲸鱼都没能在一起,用鲸鱼的话来说,我和她是“灵魂伴侣”。虽然我觉得有点扯淡,所谓灵魂伴侣,无非就是两个异性男女借此保持暧昧的关系。我虽然从来都不是喜欢搞暧昧的那种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鲸鱼一直以来都是我生活当中很重要的一个异性朋友。

我想起第一次我和鲸鱼到成都的那天,我们住在春熙路,她睡在大床的另一侧。一整晚我都没有睡着,半夜的时候鲸鱼也醒了,两个人看着对方,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她脸上带着一点笑意,眼角弯起来像月亮。窗外的灯光洒在她的身上,像是给她披上了一层纱。

我当时根本没有任何下流的想法,只是觉得看着她姣好的脸就觉得宁静和安全感。

鲸鱼很漂亮,可以说是我遇见过的姑娘里面最好看的一个。会弹琵琶古筝,爱好是琴棋书画,喜欢穿旗袍,不开心的时候品茶抄经书诗画。她和我身边所有认识的其他女孩儿都有一种不同的气质,清冽高冷,让人想要接近却又不得不止步。

鲸鱼和我一起出了小区,因为有一点饿,我们一起去了观音桥。走在久违的街头,这里的一树一木让我回想起很多东西。重庆真的是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这里让我会想起很多人,但我讨厌回忆,回忆说明自己正在变老。

吃过宵夜,鲸鱼拉我去了她家附近的酒店。我已经很累了,洗漱过后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里的无聊综艺发呆。鲸鱼在浴室洗澡,淅淅沥沥的水声让我觉得有点坐立难安。

鲸鱼穿着浴袍出来,她走到我面前。我能看见一些水珠顺着她的小腿一滴滴的划过。

她看着我说,你想要吗?

我说,我今天不想,我没准备好。

她说,那,要不你打打我屁股吧。

 

 

 

 

鲸鱼对我说出“要么你打我屁股吧。”

这句话后,我整个人楞了一下。随即我噗嗤笑了出来,问她,你这是什么恶趣味啊!老朋友还玩这些?

鲸鱼莞尔一笑,斜躺在沙发,然后把纤细雪白的双腿搭在红赭色的扶手上。她点起一支薄荷香烟说,其他人我信不过,我还蛮喜欢的这些的,但是我最信任你。

 

我看着鲸鱼的侧脸,竟觉得这时候的她有点陌生

我已经和她分开了整整两年了,自从16年在成都吵过一架以后,我和她几乎没有了任何联系,没想到时隔两年,我从外地回来再一次见到她就是这样的开场。

 

一时间气氛对于我好像尴尬到了极点,就像两个完全陌生的男女被关在一个房间一定要发生点什么似的。我看着鲸鱼光滑的脖颈和姣好的面庞,思绪万千。

 

我和鲸鱼是朋友,这点我很清楚。但另一方面又对今晚所要发生的事情又觉得很恶趣味,也许是因为刚刚被前女友绿了想要绿另一个人安慰我可怜的自尊心,又也许是因为想知道认识这么多年的鲸鱼是不是真的想睡我。

 

于是我起身走到沙发边上,用手指轻轻掀起鲸鱼的浴袍,直到大腿根部的时候停了下来。我俯身贴在她耳边轻轻的对她说,你想好了,我们这样以后可能朋友都做不了了哦。

 

鲸鱼转过身来,手指在我胸前点了一下说

你抱我去床上吧。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