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鉴宝疑云》(新悬疑小说)

舞文弄墨 1740060 8775

修改章节从55页开始

QQ:1299403973。电话:13325155692.

(一颗情绪幽深的蓝宝石;还有他执著的魔术世界)

注:请看新都市悬疑小说是怎样演绎的,谢谢各位读者!作揖了!

第一章 孤独持宝人

一个月后将震惊整个京城的那件宝物,和那个持宝人,就住在某省某市某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他叫张汉磁,今年二十八岁,至今未婚。他的母亲叫曾玉芬,十几年前来到这里落户的时候,她就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寡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守身如玉,好像从来没有过再嫁人的念头。

曾玉芬信佛信了十多年了,她一如既往地按时在佛龛前烧香拜佛,默默地向佛祖诉说心理话:红兵,咱们的儿子终于要成家立业了,是村上最丽质的姑娘,你见了一定会满意……儿子没有你生得高大,又没有什么手艺,我只好把你用性命保住的传家宝拿出来了,你千万不要怪我,宝物再好,也比不了儿子的终身大事啊……我想了好多年,现在终于想通了,人比物重要的多,若不是那件嗜血的宝物,你也不会走得那么早啊……她默语着,眼泪扑簌簌地掉落下来,面前的观音仿佛也在怜惜她似的。

事情若是如此简单,她也不会这样伤心,其实她是在做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决定,一个对儿子的一生至关重要的决定,想让汉磁永远地离开这个穷乡僻壤,去遥远的天堂自由地飞翔。

夜幕渐渐降临了。曾玉芬关上门拉上了窗帘,又迟疑了一会儿,终于从屋内的西墙角取出了一个精美的小盒子,用手小心地擦干了上面的灰尘。

其实,这件事对张汉磁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许多年来,母亲多次悄悄地把它取出来,捧在手里呆看着落泪,被他发现是必然的事情,他经常趁母亲不在时取出来细细品味。一开始,他还不知道那块比鹅蛋还要大一圈的蓝色石头究竟是什么,说圆还有些扁平,上面还有许多切割而成的碎小平面,仔细数过,圆形平面有三十二个,方形平面有三十六个,方和圆面有序地排列着,在微弱的光线下也能散发出奇特的星光来,那色彩精美绝伦令人咋舌;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这块蓝色的石头能够很快地平息他过快的心跳,使他的心神安定下来,驱赶心中纷乱的思绪。

后来,张汉磁看了电视里的品宝栏目,他很快猜出了那块石头就是一块世间罕见的蓝宝石。他出于好奇心,经常去县城里的图书馆,翻看许多关于宝石、珍珠、玉器,乃至各种古玩字画方面的书籍,虽然不能说是精通,但也算是入了门。然而,这一切他的母亲似乎一点也不知晓,或许是不愿意去干涉吧。

曾玉芬发现儿子无动于衷很不高兴,“笨小子,你见到它一点感觉都没有?看来你真是一块木头,卖掉它也是对的。”

张汉磁这才大吃一惊,“妈,你当真要卖掉它?它可是价值连城啊?”

曾玉芬又是一个惊讶,“哦?你早就见过它……我说呢,难怪你这么从容,凭你爸的智商,不可能生出这么一个没灵气的儿子啊……”但连忙出手拍了一下儿子的头,“死小子,你偷看过好多次,是不是?”

张汉磁垂下头去,“妈,你真舍得把它卖掉?就算舍得,这世上也未必有人买得起啊?弄不好,还会招来民警追查来路的?”

曾玉芬当然早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别担心这个,你妈不是蠢人,妈手里有祖上的遗嘱。”说着又从另一个墙角里取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沓年久发黄纸张,摊给儿子看,“这是你太爷留给你爷爷的遗嘱;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爸爸的遗嘱;这是你爸爸留给你的遗嘱……拿上它,官方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又叹了一声说:“怕就怕遭来黑道上的那些人呐……”

张汉磁心中有许多疑问,可是一时不知从何问起,“这……嘶——”到嗓子眼里的话咽了回去,反而安慰起来,“妈,古董这一行,一般不问出处,听说这是行规……这些遗嘱未必用得上,带在身上不安全……”

曾玉芬用异样的目光看儿子,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精明过人,果然验证了这一点,“妈还以为你是个憨头哩……还是带上它安全,万一路上遇险,也好向警方请求帮助。”

张汉磁见母亲出手之意已决,也只能顺水推舟,“妈,这件东西太珍贵,在一般小城事卖不上价钱,也未必有人敢买……必须去京城,先找到电视台品宝栏目亮相,拿到鉴定书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肯定会吸引很多大买家,这样价格就起来了。”

曾玉芬犹豫,“妈也是这么想过,可是在电视上亮相,肯定又会招来那些飞贼……”

张汉磁这才敢问:“妈,爸是不是被黑道上的人追杀过?”

曾玉芬扭过头去抹起了眼泪,“孩子,你什么都别问,照妈说的做就行了。”

这时外面正下着雷雨,闪电不断,猛然一声霹雳,让他们母子二人受了惊吓。曾玉芬突然看着窗户惊叫:“外面有人偷听!”

张汉磁扭头时,一个黑影迅速滑了过去,在窗帘上留下一面欣长的人影,“妈,是人影,有什么可吃惊的?肯定是搓完麻将回家的邻居……”

曾玉芬赶忙将东西收了起来。

张汉磁看着母亲慌张的样子,心里已经猜想到自己的父母当年为这件宝物受过很大的惊吓,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如此一想,心中仿佛翻倒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有了。

曾玉芬藏好了东西上坑来沉思,“让你一个人去,妈实在是不放心啊……妈想和你一块去,可是,当年就是妈拖累了你爸爸,克夫不能再克子啊……”话说到半句却咽下了,勇敢地将话题转开,“对了,汉磁啊……等东西出手之后,你可要分给小梅一部分……你妹妹虽然嫁了人,可毕竟还是咱张家的人。”

张汉磁点了点头,但是心绪不在其上,脑子里浮现起父亲小时候给他讲的夺宝故事,那些离奇的故事是不是祖辈们的亲身经历呢?这一切还只是个谜。

张汉磁做着赶往京城的准备,他即将要成为一个北漂族了,自己会不会也像王保强那样幸运呢?他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因为脑子里有数不尽的疑团,常常是在院子里独自发呆。他猜想,这颗祖传的蓝宝石有可能是波斯产的,或许是伊朗,也可能是伊拉克,但也未必,斯里兰卡锡兰岛、巴西、印度和非洲各国都出产过许多极品蓝宝石,他的鉴赏能力还不能断定它的准确产地。他又猜想,这颗宝石应该有一个动听的名字,忆起父亲的故事里有一颗宝石叫‘斗转星’,会不会就是指它呢?真是头疼。

张汉磁更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太爷爷是如何得到了这件宝物?自己的爷爷是怎么死的?自己的父亲究竟遭到过什么人的疯狂追杀?这一切,母亲为什么不告诉他,更不许多问呢?

他从记事起,父亲一到晚上就给他讲那些关于夺宝的故事。他当时太小,只是觉得情节跌宕起伏、惊险恐怖,听了又想听。如今想来,那些断断续续的故事存在着太多的漏洞,比如故事里提到的夜明珠和钻石都散发着蓝色光芒,而且还会变色,现在他知道钻石大都是透明色,偶有淡黄色小颗粒出现,其它颜色极其罕见。张汉磁知道父亲的口才并不好,可是怎么能编造出那么多扣人心弦的故事来呢?这些故事听似杂乱,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关联,可是仔细品味,它们可以串联到一起来,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张汉磁平日看似一无是处,却能轻易看穿电视里魔术大师们的精彩表演,而且好多魔术可以模仿得维妙维肖,这说明他的逻辑思维极其敏锐。他终于想通了父亲为什么讲那些故事给他听,为什么把一些关键的东西抽象化,就是不想让他马上知道事情的真相……

次日,张汉磁要动身赶往京城了,但是这件事对村里所有的人都保密,有人问他去哪里,他就说进县城逛一逛。她的母亲怕邻居们起疑心,也只是送到了家门口无话,该说的话,已经在屋里全都说过了,只是摆了摆手,脸上却是布满了愁云,她怎么能对初次远行的儿子放得下心来呢?

小说的开头十分吸引人,不知道后面写的会怎么样。顶一把!

  • 天平下的双鱼 2016-05-28 22:31

    律师斗小三,收贪官,降恶警,伏讼棍的故事《死磕律师秘闻》,欢迎前去欣赏http://ebook.tianya.cn/book/78057.aspx 支持楼主好文!冒昧借楼主宝地一用~感谢!o(^▽^)o

嗯,不一般,不一般,要关注下去。完本它吧。

开篇就不一般啊,期待后面的章节。顶!

快点上传新章节吧,我都等不急了。

我有时间会好好拜读大作,顶!!

多感觉一部佳作要问世了。顶!

软悬疑远比硬悬疑来的自然,越读越上瘾。顶!!!

各位朋友不要急啊,好饭不怕晚,咱们慢慢欣赏,那样才有情趣,多谢各位!

现在乡村的公路也发达,张汉磁不到一个小时就抵达了县城。他等到车上的村里人都散去了,才东张西望地走到售票口,买了一张开往省城的长途客车票。

发往省城的长途客车二十分钟一辆,他很快就等到了车次。车内很宽松,不必对号入座,可以随便找一个避光的座位坐安稳了,车内都是陌生的面孔,他可以闭上眼睛眯一觉了,昨晚心悸不宁没有睡好。

临近中午的时候车开始驶进了省城,可是还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抵达终点。这时,售票员开始叫醒沉睡的乘客,声音尖利,夹杂着不耐烦,看来是个老售票员,这一行做得太久,好像是做得不耐烦了。

张汉磁一直是半睡半醒,听见这种驱鸟般的声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望望车窗外,满街都是七彩的人流和各式的车辆,这种繁华在小县城里是见不到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和电视里看到的热闹不太一样,他心中暗暗想:要尽快地适应这种芜杂的环境。

客车进站的时候他已经是精神抖擞了,还有一点紧张过了头,导致心跳加快,便长出一口气,用呼吸调理了一下波动的情绪。其实导车的事情不必担忧,比起在家时想像的要简单得多,他一下车就有许多公交车和私人车在大声招揽乘客:北站、北站哩——……喊得叫人心烦意乱。张汉磁却感到很庆幸,他本来都打算好了,如果找不到公交车,就搭一辆出租车去火车站,现在可以省下这笔钱了。

这些公交车和私人车都有一个特性,就是客满了才肯发车。张汉磁担心买不到火车票,就选择一辆快要客满的公交车走去。可是南来北往的乘客很多,坐火车又是大众首选的交通工具,眨眼间,有十几个旅客朝同一辆即将客满的公交车跑去。张汉磁不得不与那些人挤在一处涌向车门,越是拥挤上得越慢,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行使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可见大众心理是浮躁的。

张汉磁终于挤上去了,可是猛然感觉一只手蹭了一下自己的前胸,他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去摸自己的口袋,看钱包是否被盗,首先去记住那张小偷的脸,那个贼扭着脖子想要下车,倒霉的是往上挤的乘客太多,要想迅速离开是办不到了。张汉磁心中冷笑:小毛贼,你今天遇见我算是白高兴一场了!

有人往下挤,着急上车的旅客们都嚷嚷,“你这个人为什么往下使劲?上去了就不要下来嘛~~”“我的脚!往哪儿踩?往哪儿蹭?”“是不是想趁机占你姐的便宜?”……

张汉磁早就挤到了那个小偷的身边,借助后面的推力向前一挤,身体很快和那个贼正面帖在一了处,这一接触,他就摸到了自己的钱包还在对方的身上,看来还没有来得及向自己的同伙传递出去。张汉磁潜心钻研了十几年的魔术,手法练得十分之灵敏,只是一个很小的转身动作便盖过了所有人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把钱包拿回来了。

张汉磁拿回自己的钱包之后,迅速往车内挤。那个小偷在自己下车前感觉到偷来的钱包不翼而飞了,便大声往里面喴,“妈~的,老子今天遇见了高人,我认栽了朋友——”

张汉磁不去看他的脸,他疑心那个贼要把自己诈出来,万一被他猜出,极有可能会被反咬一口。好在那个小偷嚷嚷了一阵儿下车离开了,张汉磁这才长出一口气,出门最好不惹事。他从这一刻起眼睛睁得大大的,再也不敢大意了。

省城火车站终于到了。张汉磁第一次进入这样大的场所,着实有点发懵。他表情木讷,心里倒也清楚要去‘售票处’买票。他打了一个转转,终于看见了售票处,便拎着沉重的皮箱往里走。他刚走进大厅,不幸被铁警拦截了,“哪儿人?身份证!”样子凶得很,要是脱下警服就是一个地痞。

张汉磁吓了跳,脸上都冒出了汗水,赶忙放下皮箱,取出身份证双手递上。铁警看了一下,竟然把身份证丢到了地上,“打开箱子!”

张汉磁来不及捡身份证,蹲下来打开了皮箱。铁警胡乱地翻看,把原本整洁的衣物翻得七零八落乱七八遭,没有翻出违禁物品,便拿起一个魔术用具解气,“这是什么鬼东西?”他不经意间按动了那个盒子的按钮,于是猛然有一个小人儿从里面弹了出来,吓了他一跳,“什么鬼东西?”恼怒地把它抛到了地上,“臭卖艺的,现在搞这个也能混饭吃?”这就是人民警探在最底层老百姓眼中的印象。

张汉磁捡起了身份证和魔术盒子,重新整理搞乱的衣物,心中感到十分委屈,谁让自己的身份如此卑微如此可疑呢?或许是自己的头发太长太乱了,给那位铁警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必须马上找一家理发馆修剪一下了,不然后面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张汉磁情绪极其低落地去排长队购票,这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他逐步向前挺进,大约半个小时后才买到了一张发往京城的火车票,庆幸的是还有座位,不是站票。看看时间,离发车还有两个多钟头,他便决定去找一家理发店理掉长发,再买一条廉价的领带系上,想闯一回京城,他觉得必须改变自己的形象了,否则会像安徒生童话里的丑小鸭处处受冷遇。他只恨自己出行前没想到这一点。

张汉磁找理发店,向理发师问询最低的价格,回答是十五元钱,这是乡下的三倍,可是没有办法,谁让他如此粗心大意了呢?破财免灾吧。

他刚理完头发出来,很幸运地遇上一个走街窜巷买领带的商人。没等他开口,那个老头口气卑微地说:“买一条吧,清仓价,一律十元……”

张汉磁挑拣了一下,觉得看上去还不错,便买下了一条,可是不会系,便不好意思地问老头,“大叔,这东西怎么系法?”

老头遇见一个土包子,底气一下子就提上来了,声音也大了起来,“嗨!这东西有好多种系法哩~你嘛,既不是老板,又不是白领阶层,就用那种系红领巾的方法吧,简单的很,你不会没念过书吧?”目光里充满了鄙视。

张汉磁从此知道,出门在外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问的,一句话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也可以傻乎乎地把自己打入乞丐的行列。他心中感触颇深,人啊,要多出来走一走。

这是主人公的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下迅速成长的过程。顶!

我有读下去的欲望,比较强烈。

这个悬疑不是很硬,淡淡的,让人忧伤的,渐渐地让人揪心。顶!

对不起,打错一个字。是“情结”而不是“情绪”

张汉磁内心是个好强的人,心理素质也是超强的,这将在以后发生的故事里突显出来。他理了短发,又系上了领带,走起路来眼睛平视前方,下巴微微仰起来,这样一来把先前的乡村土气几乎一扫而净了,如果眼神少带一些若有所思的深邃,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有涵养的城市白领阶层了。

他心里不断提醒自己,可以不向人打听的事情尽可能不要开口,这样不会暴露自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乡下小子,如此一以来不仅不会招来先前那种鄙视,也可以避免许多麻烦。他行动自如地跟随人流进入候车室,照着旅客的样子将皮箱放在自动检察设备的传送带上,行动像一个经常外出的旅客。

张汉磁读过高中,公共场所的标识也是他的指示灯,他很快找到了自己要乘坐的车次捡票口,不过候车座位上几乎坐满了人,空位已经不多了。他选择一个离捡票口较近的空位子坐下来等待,看了一眼候车室内的大钟表,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他本以为可以稍许闭一会儿眼睛,没想到旅客们开始抢先排队了。他这才意识到坐火车和坐公共汽车不同,要提前四十分钟左右捡票。他心里嘲笑自己没有时间观念,事情明摆着,要从候车室里抵达站台,起码要用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捡票也是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呀?随大流是没错的,他也按照次序去排了队。

排队是令人焦虑的事情,盼了十分钟,又盼了十分钟,就是不见人群向前涌动,可见捡票口的铁门还没有开启。旅客们埋怨声不断,“时间都到了呀~怎么还不捡票啊?”“那个时钟快几分钟……”“捡票的可能正在吃屎呢。”……

随着铁门的开启声,人群开始向前移动。张汉磁顺着人流向前涌动,这是一个磨人的过程,可他还是顺利地捡了票,冲出了狭窄的通道。出了捡票口,旅客们的行进速度变得非常迅速,仿佛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赛跑,惟恐火车丢下他们先开走了,其实每个旅客都知道时间很充裕,可就是怕被落在人后,这也是大众心理。

张汉磁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车箱,又费了一番周折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他的座位靠着车窗,其实每个旅客都希望自己赶上内座,这样可以在漫长的旅途中靠着茶几睡着走。张汉磁身边的旅客想开口说什么,可是见到他冰冷的表情把话咽回去了。张汉磁当然知道那个中年男人要说什么,换座位?张汉磁的表情是:别说了,除非你是老弱病残。

时间是宽裕的,所有的顾客在列车员的引导下有序地把自己的行李放在了行李架上,火车仍然没有开动,那些送站的亲友还在从容地说着离别的话语。

忙活了一阵,现在安稳下来了,张汉磁便感觉有些口渴,便从放在座位下的小兜子里取出一瓶水来喝,他早听说火车上什么东西都贵,所以准备了三瓶水和三袋方便面。他喝了一口水长出一口气。这当口火车猛地颤动了一下,还发出一声类似屁一样的声音,原来人造机器的屁声比所有动物的屁声都要大,他脑子里猛然想:如果猪八戒下凡可以和它比一比谁的屁功更厉害了。如此一想,他把含在嘴里的水喷了出来,溅到了坐在对面的女士身上,他来不及说一声对不起,那个三十来岁的女子便瞪着眼睛嚷,“往哪儿吐?有毛病!”

张汉磁本来想说一大堆道歉的话,可是嗓子噎住了,他强迫自己不要太示软,于是很严肃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车晃了下……”

那女子看来有些惧怕他冷傲的表情了,不再嘟囔,只是取出纸巾来擦拭。张汉磁仰头躺在座背上,摆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这跟鸵鸟把头插进沙堆里差不多吧。不,恰恰相反。这种尴尬,火车一开动就风一样消失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忘记上传第二章的名称:第二章 一条不归路

你在写一部充满悬疑的北漂生活,加油!

前面这一段过度是必须的,顶!

旅途过于漫长,车箱内的生活也过于单调乏味,不再赘述。之所以描述了以上琐碎的经过,是想提醒大家,我们的主人公张汉磁适应环境的速度,以及对于来自外界压力的承受能力。在这十几个小时的旅途之中,列车员们两次查看了旅客们的火车票,铁警们也是两次查看了每位乘客的身份证,但是污辱人格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

火车从下午五点半始发,第二天早晨七点钟就抵达京城东站了,前后不到十四个小时,看来火车又提速了。张汉磁下了火车,随着人流缓缓地出了出站口。

张汉磁落脚京城后首先要做的不是吃早点,而是马上配备一部手机,他必须做长期留在京城的打算。他很快找到了一家手机专卖店,买了一部最廉价的手机,并入了网。他首先给家里的母亲曾玉芬打了电话,只是简单地传递了平安抵达的消息,母亲的话也不多,因为用的是邻居家的电话,不想让别人知道实情。

张汉磁接下来要找一家京城最廉价的旅店住下。他早就听说过京城的住宿很贵,果不其然,最便宜的床位一个晚上也要八十元钱,他预定了三天,因为怕再也找不到这么便宜的旅馆了。他掏钱时手有些发抖,他不知道身上带的盘缠能够在这个城市里维持多长时间。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