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完美犯罪1:《玩死你》挑战高智商的完美犯罪,一起强暴案的罪恶轮回

舞文弄墨 750838 6231


楼主荣获2015煮酒论史年度十大作者
            

  作品《解密水浒》
荣获2015煮酒论史年度十大佳作
          

本书为原创

邵婷婷赤着脚,衣衫凌乱地狂奔在午夜空旷的小巷里。

由于是深夜,又刚刚下过雨,整条巷子里空无一人。寂静一片的夜色中只能听到邵婷婷重重的呼吸声和脚趾踩踏在地面发出的沙沙声响。

邵婷婷原本就是一个五官秀美,身材窈窕的漂亮女子,再加上平日里浓妆艳抹的妖娆打扮,以及从骨髓里透出来的那种摄人心魄的销魂媚态,使她很快就成为娱乐会所里最让男人心旗摇摆的性感尤物。

然而,此刻的邵婷婷却只能用狼狈不堪来形容,她乌黑光亮如缎面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后,俏丽的容妆被汗水打湿变成了模糊一片的花彩,随意扯来的一件蕾丝边紧身上衣穿得歪歪斜斜,勉强将她丰满的胸部遮掩,而平坦光滑的小腹却是春光尽泄。超短的皮裙是在匆忙间套在身上的,还没来得及拉上拉链,只靠两个钮扣勉强维系。一条美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而另一条玉腿却光溜溜地敞露在空气中,任由贪婪的夜风肆意嗅吻。

邵婷婷拼命地狂奔在这条小巷,跑了许久,看看身后确实没有人追赶,这才止住脚步胆战心惊地停了下来。邵婷婷喘着粗气,斜倚在一根电线竿上,急促的呼吸使她袒露着的雪白胸脯在灯光的掩映下散发出荡人心魄的诱人光晕。

刚才在逃跑中一直紧绷着神经,邵婷婷并没有感觉到劳累和痛楚,此后一旦松弛下来顿觉浑身上下像烂泥一样不停地向下坠。

邵婷婷休息了许久,这才惊魂稍定,气息也不再那样急促。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邵婷婷仍旧心有余悸。

邵婷婷刚刚和一个客人进了房间,两人宽衣解带,一番调情,正要巫山云雨,就见墙上的红灯闪烁:警察来查房了!

邵婷婷想都没想就直接从床上跳到了地上,捡起散落各处的衣服,以快的不能再快的速度从卫生间的窗户跳了出去。紧接着她就听到身后传来像大市场一样嘈杂不堪的声响。

逃命,逃命,疯狂的逃命,然而逃得过这次,可是能永远逃下去吗?

邵婷婷想起自己悲凉的身世,不由地叹息着,啜泣着,感慨着在这个世间存在的种种不公。

邵婷婷不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事实上邵婷婷是个非常敢作敢为的坚韧女子,她为了心中的理想,十六岁时就敢一个人独身南下,在鱼龙混杂的KTV做服务生,在歌舞劲爆的迪厅做领舞,二十几岁的她就已经成为高档会所的头牌花魁。邵婷婷的胆子是足够大的,只是这种恐怖的经历,在一周之内她已经经历了三回,这种心惊胆战的高频次煎熬,任谁也无法承受得了。

邵婷婷这时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噼里啪啦掉了下来,多年积攒的委屈和怨恨在此刻都涌上了心头:我邵婷婷好歹也是学表演出身的,从小在县市的比赛中获奖无数,本该上中戏当明星的,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番天地,成了任人戏虐的玩偶?整天还得担惊受怕,怕得病,怕被勒索,又怕被警察抓!都怨那个男人,抛弃了妈妈,毁了自己,天下的男人怎么都那么贱?

想起年少时的自己穿着美艳动人的公主裙站在舞台中央赢得一片赞誉艳羡时的清纯画面,再想想如今整日强颜欢笑的落魄不堪。

邵婷婷直恨得咬牙切齿,眼泪再次夺眶而下。

伤心忧愁的眼泪淌满了邵婷婷俏丽的脸颊,褪去浓妆的容颜反而让她显得更加清纯可人。

邵婷婷决定辞去现在的工作,洗心革面,重新开始。可是——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家里还有患病的母亲等着她拿钱呢?

“钱,钱,钱!”邵婷婷呢喃着这几个:“要是我现在能弄到一大笔钱该多好啊!”

邵婷婷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根本就是痴人说梦,“钱难挣,屎难吃”的道理她从小就领悟到了,在这个世界上钱是最要人命的,想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勺过富婆的生活,还是等下辈子吧!

邵婷婷嘴里叼上了一支烟,在凌乱的皮包里寻找打火机点烟,却听见手机短信的铃声响起。邵婷婷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扫了一眼,但里面的内容却让她惊愕地将嘴张得大大的,整根烟也掉在了地上:30万,她的账户上被打入了30万巨款!

难道是我想钱想得出现幻觉了?邵婷婷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没错,是自己的银行卡,上面的的确确被打入了30万元!

难道是诈骗短信?可是短信确实是由正规号码发送而来!是什么人会莫名其妙给我打30万元呢?

邵婷婷正在狐疑不决,突然她的电话响起,劲爆的旋律让她不由自住地打了一个寒战。她仔细一看来电提示,正是下午说要给她打30万元的那个电话号码。当时邵婷婷以为遇到了骗子,但这样看来应该是遇到了一个疯子。

邵婷婷定了定心神,接通了电话。

“邵小姐,我想钱你已经收到了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机械的男声,显然是经过音频处理的。

“收到了!”邵婷婷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是哪位?为什么给我打这么多钱?”对于这样一个对自己的名字、手机号码,银行账户都了如指掌,并且一出手就是30万元的人,邵婷婷告诫自己不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都必须小心应对。因为这种人是她万万得罪不起的。

“很简单,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你就可以坐享这30万,不,应该说是50万元,事成之后我还会再给你另外打20万元。”

邵婷婷讶异地问道:“我只是一个娱乐场所的工作人员,能帮到您什么?”

“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易如反掌,只要你帮我从一个人手里拿到一件东西,然后再交给另一个人就可以了!”

“运送毒品!”邵婷婷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这可是要枪毙的重罪,我可不干!”

“呵呵,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去当人体运毒的工具呢?”

“那是——那是倒卖国家机密?”邵婷婷脑海里闪过谍战片中的那些情节,这一样是罪不容恕的重罪。

“邵小姐的联想能力真是强!看来我果然没有找错人,美貌与智慧并举,风骚与下贱同在啊,哈哈——”那人开心地笑着:“放心,不会让你担这么大风险的!这件事情对你来说轻松加easy,而且不会给你带来太多的后患。事成之后,你拿着这50万元远走高飞,过你想过的生活了,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了!”

一听说不是贩毒,又不是倒卖国家机密,邵婷婷的心顿时轻松了许多,她这种人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为了区区几百元就可以宽衣解带,和陌生男人,甚至是老头上床,对于50万元巨款,她绝对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于是爽快地答应道:“好,我答应你,可是我怎么弄到那件东西呢?光佣金就50万,那么这个东西一定是价值连城了,别人会轻易给我吗?”

那人神秘地一笑:“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那个人不但会给你,而且还会很慷慨地主动送给你!”

02血色玫瑰

凌薇回到家里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多钟,她满身的疲惫,还有一脸的忧伤,仿佛刚从一种痛苦中挣扎而出。

凌薇将包随手扔在柜子上,刚要转身去开灯,突然一个黑影冲出来,将她重重地按在墙上,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带着死亡的阴森直顶在她胸口,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低沉地吼道:“那个男人呢?他在哪里?”

借着洒入屋内的依稀月光,凌薇看到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狰狞的面容上凸着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喷射出地狱般的火焰,仿佛要燃烧了凌薇一般。

看清了歹徒的模样,凌薇反而不再害怕,她轻蔑地瞟了一眼面前的这个人,声音低沉但却不容侵犯地说道:“朱博文,你又耍酒疯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放开我!”

“你tmd和别的男人开房幽会,还不允许我问了?我要宰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朱博文!”凌薇厉声道:“不许你侮辱我的人格!”

“少给我装纯情,你这贱人明明就是个水性杨花的潘金莲,偏偏装的像个玉洁冰清的小龙女!我要没证据,今晚我就不会来这里了!”朱博文愤怒地将一叠照片甩在了地上,上面都是凌薇和一个男人出入各种场合的照片,只可惜全部都是那个男人的背影和侧身。

凌薇瞟了一眼地上的照片,满脸鄙夷地质问道:“你跟踪我?”

“老子才没那闲心!”

“不管你是怎么得到这些照片的,我就和你解释一次:我和照片上的人没有任何超友谊的越轨行为,现在请放开我!”

“你个臭不要脸的婊子,事到如今还抵赖,非得抓奸在床,你才肯承认吗?快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不然我杀了你!”朱博文歇斯底里的吼道,刀尖又向前递了一分。

凌薇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向前一挺,锋利的刀尖立刻穿透了薄薄的T恤刺在了凌薇的身上,殷红的鲜血像血色的玫瑰一样,清晰地绽放在朱博文的眼前:冷艳,孤傲,充满了幽怨。

朱博文显然没有料到凌薇会如此反应,急忙将匕首抽了回来。凌薇的冷傲让朱博文感到了巨大的挫败感,他向后退了几步,发泄似地将刀狠狠地插在了茶几上,然后整个人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

凌薇并没有理会身上的伤口,径直走向了卧室,她只想赶快洗个澡,将今晚所有的痛苦和血腥都冲洗得干干净净。

朱博文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这么晚你究竟去哪里了?”

凌薇并没有理睬朱博文的问话而是继续脱着衣服,仿佛身后突然出现的男人根本就是一团空气。

女人对男人最具诱惑的时刻,不是在她一丝不挂的时候,而是在她逐渐一丝不挂的时候。

  • 回首已白发 2016-09-08 11:03

    爱的反义词不是恨,而是无视。一个男人被女人无视,是最大的失败。

  • 姚看江湖 楼主: 2016-09-08 11:51

    评论 回首已白发:深刻啊

  • tyingdg 2018-01-05 13:07

    评论 回首已白发 :你是诗人啊?哈哈

凌薇本身就是一个很有韵味的女人,即使是冬天裹在厚重的大衣里面,依然难掩她对男人夺魂摄魄的致命杀伤力。所以当她一件件脱掉衣衫,逐次露出雪白如脂的胴体时,可以想象这是多么令人窒息的诱惑场景。

白色T恤衫像翩翩飞舞的彩蝶一样从凌薇凸凹有致的身上飞落,带动着秀发在空中扬起一道充满撩人意味的黑色波浪。宽松的运动裤在她解开腰带的一刹那,便自动滑到了那双晶莹如玉的脚踝上。紧接着两件浸满女主人淋漓香汗的内衣,划着优美的弧线丢在了雪白的床单上。霎那间,一个散发着成熟女人无穷魅力的诱人胴体,便一览无遗地呈现在了朱博文面前。

刚才像泄气皮球似的朱博文顿时又来了精神,虽然是夫妻,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凌薇丰腴美艳的身体了,更别说在这片层峦叠嶂的仙境之中跃马驰骋了。

此时的朱博文就像一只饥饿许久的野兽,突然发现了一块肥美多汁的嫩肉,完全不受思维节制地便扑向了正迈脚走向卫生间洗澡的凌薇。

“放开我,你想干什么?”对于男人的粗野,凌薇本能地发出了抵抗,她拼命地想要挣脱朱博文,可是她的挣扎却更加刺激了朱博文原本就蓬勃难遏的欲望。

“薇薇,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求求你,就满足我一回吧!”朱博文的语气中充满了饥渴和哀求,像初入洞房的毛头小伙一样,手脚慌乱地在凌薇身上胡乱摸着,他猛吸了一口凌薇耳畔的发香,便深深地吻向了凌薇泛着性感光泽的美丽红唇。

凌薇急忙将脸侧开,挥舞的指尖在朱博文脸上划过一道血痕,刺痛的感觉令朱博文野性大发,他用力地将凌薇抱起,然后毫不怜香惜玉地狠狠摔在了席梦思大床上。

“你混蛋!”凌薇从床上爬起来,不顾赤身裸体的难堪,披散的头发又扑了上来。

  • tyingdg 2018-01-05 13:05

    评论 姚看江湖:写的很精彩,很适合拍网剧,估计比白夜追凶还要火

朱博文手疾眼快一把将凌薇的手按住,却不提防凌薇竟然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你敢咬我!”怒不可遏的朱博文将手挣脱出来,反手就给了凌薇一个清脆的耳光,凌薇应声又倒在了席梦思床上,朱博文余怒未消,双眼喷着火光怒吼道:“你他妈让别的男人随便玩,自己老公却连一根指头都不能碰!你这个臭婊子!”

朱博文被彻底激怒了,他像疯了似地将拳头雨点般地倾泻在了凌薇身上。

凌薇倔强地没有发出一丝痛苦的呻吟,只是在顽强地反抗着朱博文的凌辱,正如她胸前的那朵血红色的玫瑰纹身一样,毫不屈服地倔强绽放着。

但凌薇毕竟是个女人,尽管她拼尽了全力挣扎,但面对身高马大的朱博文,还是很快便败了下来。

朱博文摁住凌薇的双手,用身体的重量压住了凌薇不断扭动的娇躯,接着他伸嘴吻向了凌薇花蕾般秀美的小嘴上,就在他意乱情迷地正要享用甜美的芳泽时。凌薇则猝不及防一口咬在了朱博文的嘴唇上。

火辣辣的刺痛伴着殷红的鲜血,让朱博文完全丧失了理智,他歇斯底里地吼道:“和你玩温柔的,你还抓我?咬我?你是不是犯贱,就是喜欢被人强奸?”

正要从席梦思上挣扎而起的凌薇听到这句话,就好像被人抽空了骨架的泥偶一样,绵软无力地瘫倒在了大床上,她身子蜷缩着发出阵阵颤抖,两行清泪从美丽但却早已失去生气的眼睛中缓缓滑落,此情此景有一种说不出的悲绝与哀怨。

朱博文看着凌薇伤心欲绝的模样有些心生不忍,声音略微发颤地说道:“薇薇,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俯下身子一边用炽热的双唇轻轻地吸吮着那行冰冷的泪珠,一边像是对凌薇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嗫嚅道:“别怕,从今晚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为了你,我已经豁出去了!”

凌薇没有说话,一直到朱博文忙活完一切扬长而去,她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有寂寞无声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滑落,像秋风席卷而下的花瓣,凄美无助却又充满了愤怒的哀怨。

  • 留住你的眼 2016-08-25 02:29

    @姚看江湖 还有那俗气的金链子,黑白条纹的背心……真是一言难尽

  • 姚看江湖 楼主: 2016-08-25 09:43

    @留住你的眼 实在是找不到更合适的图片了,不行你帮我上一个,嘿嘿

  • 姚看江湖 楼主: 2016-08-25 09:43

    @tinnna88 很会欣赏女人的美啊!佩服

  • tyingdg 2018-01-05 20:14

    评论 tinnna88 :老兄经验丰富啊,有内涵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声,打断了郭皓明的美梦。他没有好气地拿起电话责问道:“什么事这么急,不能等到上班以后再说?”

电话那头传来了县刑警队队长李龙急促的声音:“郭局,出大事了!鑫浩房地产的老总刘耀强死了!”

“什么?刘耀强死了!”郭皓明的脊背也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个刘耀强可不是普通人,他不但与郭皓明私交甚好,而且还是整个青城县首屈一指的富豪,大半个城区的楼盘都是由他的公司开发的!在青城县他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妇孺皆知的风云人物。

“是的!”李龙那边的声音很嘈杂,但李龙所说的每一个字仍然清晰地传到了郭皓明的耳朵里:“刘耀强不但死了,而且还被人扒光了衣服吊在天桥上面,现场一片混乱!郭局,您快来看看吧!”

“你赶快加派人手保护好现场,我马上就到!”

“郭局,我派人去接您?”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

“那好吧!郭局,案发地点是在南郊蔬菜批发市场旁边的富强路上!”

“富强路?蔬菜批发市场?” 郭皓明皱了皱眉头,随即又长叹一声,想想前两天还在和刘耀强喝酒打牌,没想到转眼之间就人鬼殊途了!郭皓明忍不住又长叹了一声,麻利地穿上衣服,便心事重重的走出了门外。

郭皓明赶到现场的时候,那里早已是压肩迭背,人山人海。南郊的蔬菜批发市场,虽然地理位置偏僻,处于城乡结合部,但却是青城县最大的蔬果批发市场,云集了无数的小贩和为了每斤省两三毛钱而不惜长途跋涉赶来的大爷大妈们。恰好此刻又正值舒爽季节,因此时间虽然尚早,但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喧嚣鼎沸一片了。

现场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看到郭副局长的车子来了,连忙指挥人群为车子让出一条道来。

郭皓明走下车子,刑警二中队中队长吕鸿波便迎了上来,他刚要汇报情况,眼睛却突然被郭皓明的车子牢牢吸引住,面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诧异神色:“郭局,您的车子——”

郭皓明回头一看,也是大吃一惊!

03离奇的命案现场

郭皓明顺着吕鸿波的眼光望去,脸上的青筋立刻暴起,只见他车子的后备箱被人横七竖八砍了十几刀,上面歪歪斜斜地还写着七个大字:要你全家死光光。

“太放肆了,居然连公安局长的车子都敢砍!郭局,我这就派人到您小区调监控,一定要找出这个家伙!”

“嗯——”郭皓明本能地答道,但好像他又想起了什么,立刻改口道:“可能就是些邻里纠纷吧,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也别再和其他人提起!”

“可是,郭局——”吕鸿波面露不甘。

郭皓明摆摆手:“眼前的案子要紧,个人的小事,何必浪费这么多警力?”说着将车钥匙递给吕鸿波:“小吕,辛苦一下,帮我把车子修好。这件事你和谁也别再提了!”

吕鸿波心中一暖:这也就是我们郭局长,作风正派,大公无私,要换做其他领导,哪怕是普通警察,肯定也会掘地三尺,把那个人挖出来一顿胖揍!

想到这里,吕鸿波忽然心念一动:不如我私下找机会替郭局出了这口怨气!

吕鸿波驾车走后,郭皓明这才定了定心神,细细观察现场:只见被害人全身赤裸,仅穿着一条内裤,颈部套着一根绳索,被人悬挂于天桥之上,随着清晨微风的吹动,身体像纺锤一样缓慢地转动着。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被害人的腰腹部捆着一个大约一尺宽、六尺长的条幅,白底红字赫然写着两行大字:

攒够人皮一十八,

做个灯笼偷木板。

郭皓明看罢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从警二十多年他也算见识过无数的离奇案件,但还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歹徒,公然敢写出这样狂妄的字句,赤裸裸地向警察挑衅,直觉告诉他这个案子恐怕没那么简单。

这时正在现场组织勘测工作的县局刑警队队长李龙看到郭皓明到来,连忙小跑步迎了上来:“郭局,您来了!目前……”

不等李队说完,郭皓明阴沉着脸,劈头盖脸地就训斥道:“李队,你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了,这么影响恶劣的条幅,你就让它这么挂着?是不是让全国的媒体都拍一遍,你才满意?还不赶快给我摘了!”

李队满脸委屈地解释道:“郭局,您刚来可能还没有注意到,在那条幅下面还绑着一个黑色的帆布袋,在那条幅背面下端还写着几个小字:‘包中有炸弹!’我们担心扯动条幅会引爆炸弹,因此才不敢贸然行动。”

郭皓明这才注意到,死者腰腹部鼓鼓囊囊,在条幅和死者之间还绑着一个黑色的帆布袋,条幅转过来时背面也的确写着“包内有炸弹”几个小字。

郭皓明以前当刑警时,自然不会这么鲁莽,但领导当久了,颐指气使的脾气便悄然而生,如今明知错在自己,但身为领导总不能给下属道歉吧?他只是冷哼了一下,便岔开话题问道:“有没有找到目击证人?”

李队刚要回答,尖锐的警笛声响起,几辆警车呼啸而至,人群如波浪般让出一条道来,警车停稳后,从车上跳下十几位警察,为首一人身材高挑,面容刚毅,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中流露出不怒而威的霸气,来人正是W市刑警支队支队长——梁鸿煊。

郭皓明早就听闻过梁鸿煊的大名,知道此人年纪不大,却侦破过几个大案要案,是刑警系统正在冉冉升起的明星,前不久才被空降到W市担任刑警支队长。刘耀强这种大案一出,惊动市局是必然的,而市局之中能够挑起这个重任的恐怕也只有梁鸿煊。梁鸿煊的出现,郭皓明并不感意外,他诧异的是梁鸿煊来的速度,虽说市区到县城不过半小时车程,可这梁鸿煊来得也真够快的啊!

郭皓明脑袋里胡思乱想着,脚下却没有停息,三步并作两步便迎了上去,热情地拉着梁鸿煊的手笑道:“我还正愁这个案子怎么破,梁老弟来了,我可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啊!有梁大神探在,无论多么复杂的案子,那都是唾手可破呀!”

“不敢,不敢!”梁鸿煊也满脸笑容地用力拉着郭皓明的手道:“谁不知道郭局的威名,想当年和县局陈局长连手不知破了多少惊天大案!有郭局在,我们顿感压力少了许多啊!”

郭皓明和梁鸿煊虽同在刑警体系,但梁鸿煊却是空降而来,郭皓明则是在此土生土长,双方其实并没有太多交情,但表面上却都热情非常,看来官场之中果然玄妙非常。

“苏老,你也来了!”郭皓明这时注意到在梁鸿煊背后还站着一位身穿白衣,面戴口罩,头罩发套的人,正是W市最著名的物证和法医鉴定专家——苏晋爵。

苏晋爵虽然后来调到了市局,但当年和郭皓明同为青城县陈局长的左榜右臂,两人共事许久,郭皓明和他也十分熟识:“你老最近不是身体不太好,在家休养吗?”

苏晋爵苦笑一声道:“没办法,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局里的压力非常大。你也知道,这刘耀强是著名的房地产商,和市里许多领导都十分熟识。局长专门打电话派我来协助梁队破案。”

郭皓明笑道:“有市里最出色的刑侦专家和最优秀的刑技骨干双剑合璧,此案告破不在话下。”

三个人寒暄了几句,开始转入正题,梁鸿煊看了一眼还在天桥上飘来荡去的尸体,以及那个醒目的条幅,眉头一皱道:“怎么条幅和尸体还没有取下来?”

  • zhhg_1135 2016-08-25 04:21

    @姚看江湖 半个多小时了,炸弹还是诈蛋,居然没人找专家鉴定一下?这帮警察也太不专业了吧!

  • 姚看江湖 楼主: 2016-08-25 09:46

    @zhhg_1135 基层警察根本没有处理炸弹的经验,所以后文向省城专家求助

  • ty_老男孩544 2016-09-03 01:13

    @姚看江湖

  • jiangshilinge 2018-06-05 15:31

    为什么房地产商都和政府高官关系熟络。。。

李队赶忙又将炸弹的事情详细地描述了一边,梁鸿煊听完眉头皱得更紧了:“看来这个凶手不一般啊!”转头又问李队:“目前还掌握了些什么线索?”

候立一旁的李队赶忙向两位领导汇报道:“死者名叫刘耀强,是我县著名的民营企业家,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今天早上4点半左右,途经此处拉蔬菜的货车司机发现尸体并报案的。目前对死者死亡时间的推测为昨晚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更精确的死亡时间还需要等拿到尸体后做进一步的检查。因为炸弹的缘故,办案人员还无法深入现场,目前得到的信息就只有这些。”

“死者在昨晚十二点左右就遇害了,怎么早上四点半才有人发现,难道这条路晚上会没有车辆经过?”梁鸿煊问道。

郭皓明接口道:“梁队对于这一片可能不是太熟悉。这条路是专门为了连接蔬菜生产基地和蔬菜批发市场而建立的,除了早上运菜的高峰期,平时这条路上并没有太多车辆经过,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就更没有人来这里了!”

梁鸿煊沉吟道:“看来凶手选择夜里十二点这个时间段,在这样一个特殊地段做案,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不是!”郭皓明又指着悬挂尸体的过街天桥道:“案发的这个天桥是为了解决附近农村孩子早上上学与运菜车辆之间的矛盾而专门修建的。除了上下学的学生,基本没有什么人走这个天桥,到了凌晨这个时间段,可以说根本就不会有人会经过的。”

梁鸿煊略一思索,对李龙道:“李队,你马上安排人手组织清场,不光是现场的老百姓,包括我们的警员,只要不是必须留在现场的,都一律再向后撤退20米!”

然后转身又对身后的一位漂亮女警花道:“小郑,你马上和省厅联系,请他们火速派拆弹专家来支援!”

这位郑警花芳名叫做郑玲玲,精明干练,警校毕业后没多久,因表现突出被破格选入了刑警支队。她接到梁鸿煊的命令后,清脆地喊了一声:“是!”眼神温柔地从梁鸿煊面颊匆匆拂过,随即领命而去。

梁鸿煊又对郭皓明道:“郭局,也不排除这是歹徒为了拖延警方进度和追求轰动效应的最大化而故布疑阵。我们绝不能就这么干巴巴地等着。郭局,你看这么办如何?您带领县局的同志从事发地段监控录像,目击证人,以及被害人社会关系,手机通话记录几个方面入手,把案发现场以外的情况摸排清楚,争取能初步把犯罪嫌疑人的范围定下来。我带领市局的骨干在尽量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先把现场情况初步勘查一遍,咱们双管齐下,不留给犯罪分子任何机会,争取在黄金破案时间内就锁定犯罪分子。”

听了梁鸿煊的安排,郭皓明心里也不由地挑起了大拇指。难怪这梁鸿煊年纪轻轻就誉满警界,肚子里面果然有几把刷子。能够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考虑到所有的细节,并准确地把握住查案的重点方向,的确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厉害人物。

郭皓明一拍手把县局的人召集在一起开始分兵派将,梁鸿煊则带领苏晋爵以及市局的几个骨干深入到了案发现场。

  • 生而不忧 2017-03-02 11:08

    架构和文笔都还可以,只是部分对话内容完全是复制香港肥皂剧让人觉得很可笑。

忙碌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苏晋爵垂头丧气地走过来向梁鸿煊汇报道:“头儿,我们检查了现场除尸体以外的所有地方,可以说是一无所获!”

梁鸿煊虽然早有预料,但听了苏晋爵的话,还是不由地眉头一皱:“一点都没有?”

“一点都没有!”苏晋爵斩钉截铁地说道:“咱们先说车子,我们检查了车子的刹车痕迹,是被害人自己缓缓停下来的,没有发现任何意外停车的迹象。车内物品整齐,没有打斗的痕迹,虽然我们提取到一些指纹,但以我的经验来看,肯定与凶手无关。”

“这点我已经估计到了,天桥楼梯下方才是命案的第一现场。我只是奇怪被害人怎么会自己走下车子?深更半夜来这么一个荒凉的地方,就很令人费解了!居然还会离开自己的车子,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吗?”

苏晋爵摇头道:“绝对不会,半夜三更的,肯定还是呆在车里感觉安全一些!”

“所以答案只能有一个,这必定是熟人作案。”

“不错!被害人走下车子后,和凶手一起走到了天桥楼梯旁。”苏晋爵指着地下一滩殷红的血迹道:“就在这里,凶手趁其不备一刀刺入被害人胸口,然后被害人倒地身亡。整个过程应该非常干脆利落,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的打斗痕迹,被害人的手、胳膊等部位,目测也没有发现被刀划伤的痕迹,可见凶手是一击毙命的。”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