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下乡知青与美丽村姑的爱情故事——《青萍之末》

舞文弄墨 490712 6883


楼主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十佳作者
            

第一卷

第一章 特殊经历

第二章 捉老鼠、抓麻雀

第三章 洞房夜刀砍新郎

第四章 女人是男人的一道大餐

第五章 食色性也、人之大欲

第六章 洞房夜耍流氓

第七章 一出悲剧的开始

第八章 打死毛驴累死麻雀

第九章 终于得偿所愿

第十章 我们不要吃野菜

第一章 特殊经历

华北平原中部,在内蒙古自治区和山西省的交界处有两座山,一座叫大洼山;另一座叫大南山。大洼山是因为山上有片可以种庄稼的洼地而得名,大南山的名字没有其它含义,只是因为它坐落在南面。

大洼山和大南山有交集,它们的主峰延伸出来的山脉像是一对跳交谊舞男女的胳膊环出了一个圈。这个圈内,在靠近大洼山的一侧矗立着一座小山,因为这座小山比较挺拔,又和围着他的两座大山不挨着,看上去就有些孤单,所以当地人就给它起来了个孤山的名字。孤山的山脚下依偎着一个村庄,村庄不大,总共有一百多户人家。这个小的村庄很自然地被叫作了孤山村。

这个世界在孤山村村民的眼里究竟有多大?可以从出生在孤山村,一个名叫刘森林的孩子第一次出山,出山后抬头望天说的一句话中窥知一二。当时小小年纪的刘森林感叹说:“吆!天原来有这么大呀!!!”

像我一样,没事喜欢胡思乱想瞎琢磨的人可以从这句话里想到一个成语,那个成语和一个长着一张大嘴的动物有关,对,没错——那个成语就叫坐井观天。

孤山村的村民一出生就是那只井底之蛙!

在“万里江山一片红”之前,孤山村人就如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说的那样“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别说走进历史故纸堆中的汉朝了,文化大革命开始,知识青年下乡,一个叫叶辉的知青下乡到了孤山村后,问一个掉光了门牙的老太太:“老太太,您听说过慈禧没有?”

当时,老太太挠了挠头上的白发回答:“慈禧——没听说过,怎么,难道是观音菩萨的徒弟?”

慈禧老太太的手不够长,没有伸到孤山村这种封闭地方。以此推测,在慈禧以及以前,孤山村人一直过着一种“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的日子。慈禧死了,特别新中国成立之后,孤山村人就没了这样的日子。

新中国成立,小小的孤山村被时代大浪吞没,然后随着大浪在海上颠簸,随之发生了好多的精彩故事。既然有故事,那就离不开人,我们还从一个叫张发财的人说起吧,因为他有一段很特殊的人生经历,而且孤山村人的生活被他的这段特殊经历主导了好几年。

只要不是在玻璃瓶中装着,每个人都会有特殊的人生经历——至少他认为。孤山村长大的张发财,有过一段什么样特殊经历呢?这段经历是张发财小的时候曾去鬼门关游览过一遭,路费不昂贵,三天三夜不吃饭就上路了,返程票也只是一碗稀饭而已。

现在的某些人活得太幸福。如果这些人中的某位全世界名胜古迹跑遍,山珍海味吃腻,美女帅哥见过无数,活着实在是无聊得紧,可以学习学习张发财,饿上个三天三夜去鬼门关走一遭。回来后有一伟大收获,无论做啥吃啥都幸福感爆溢,老了有时间,还可以写本书,叫《真实经历——鬼门关游记》,绝对火!特别注意的是,返程票得拿捏好,稀饭灌得早了去不了,灌得迟了就真有去无回了。

关于张发财险些被饿死这事,稍微懂点事的刘森林问过他爷爷刘老大:“爷爷,张爷爷真的被饿死过?”

“哪还能有假?”刘老大回答。

“人怎么会被饿死?”

“三天三夜不吃饭。”

“他为什么不吃饭?”刘森林傻吧!只享过福,从没受过苦的人都傻。

“因为他没有饭吃。”

“怎么就看出快被饿死了?”刘森林虽然不理解人为什么会没有饭吃,但他没兴趣纠缠在这问题上,他还是对人饿死有兴趣。

“他张着嘴发出‘呵呵呵’的声音,慢慢地头一歪,就没了声音。”

“后来呢?”

“后来,你祖父去……”

“我祖父是谁?”刘森林又发现了一件他不理解的事。

“就是你爷爷,”刘老大用手指自己,“我的爸爸,你叫祖父。”

“你还有爸爸呀?!”

“当然了,难道你爷爷是从石头缝里变出来的?”刘老大抱着孙子笑了,笑过后又开始回忆,“你祖父那天去张发财家借东西,看见了张发财‘呵呵呵’地没了声音,就赶紧跑回家,拿出少半碗干饭,让爷爷我往那碗里尿了一泡尿,搅拌了一下后给张发财灌了下去,他就活了。”

从张发财后来的诸多表现看,刘老大这话不假。

张发财有三个儿子,都是张发财给起的名字,大儿子叫张爱麦;二儿子张爱麻;三儿子张爱谷。从这三个名字可以看出,去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张发财绝对受益匪浅,很记得“民以食为天”这句古话。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张发财的三个儿子虽然各拥有一个爱护粮食的好名字,但他们小时候都不懂这名字背后的意义,所以他们都挨过张发财这样的训斥,“别糟蹋粮食!没粮食吃,饿死你们这些兔崽子。”或者,“把碗舔干净,舔不干净晚上别吃饭!”

某位文雅之士说,天降见大人于斯人也,必将先喝一碗尿泡饭,张发财喝了一碗尿泡饭,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孤山村的大队书记。

成为大队书记后,张发财经常对社员们说的一句话是:“人只要想活着,那就得吃饭;你们不想被饿死,那就得好好种地。”

为了孤山村大队多收获粮食,只要孤山村的田地里有社员干活,张发财就很少在办公室里呆着,他会上了山远远地看,看哪个社员偷懒不干活。

孤山村有个叫景添福的社员,在土地没有归入农业生产合作社之前,景添福村里公认的劳动能手,土地归了农业生产合作社,景添福就踏上了消极怠工的漫漫长路。为什么要说是漫漫长路呢?因为农业生产合作社实行了二十多年——一个百岁老人生命的五分之一。百岁老人很多吗?不要看春节晚会里出现了几位百岁老人,问问你身边的亲戚朋友,朋友的朋友的小姨子见过几位百岁老人。

景添福是怎么个消极怠工法呢?我们来听听张发财是怎么在大队的喇叭里广播的:“社员们注意了!社员们注意了!下面广播一条重要信息,今天在地里劳动的时候,我们大队的景添福同志去了三次沟里,生产队长说景添福拉肚子。景添福是怎么拉肚子的呢?第一次他是躺着拉得,第二次也是躺着拉得,第三次还是躺着拉得,而且三次都没有脱裤子。明天劳动的时候,请大家问问景添福,他这屎是怎么个拉法?都拉到了哪里?”

向全体社员这么一广播,景添福就不穿着裤子拉屎了。可是,当时偷懒的社员可不止景添福一个,而且,向全体社员广播也不是能治社员偷懒的万能药水,它对一些有耻辱感的人有用,对一些没有耻辱感或者说开始也有点后来把耻辱感这种东西当擦屁股纸扔了的人就没了用处。

孤山村的于家是个大姓——就是姓于的人特别多,于家有亲兄弟俩,哥哥叫于求宝,弟弟叫于求财。

于求宝老婆姓宋,村人都称其为宋二姑娘。宋二姑娘的肚子很了不起,一口气连着为于求宝生了六个儿子,名字从于一勇叫到了于六勇。于求财的老婆名字叫吴蓝,吴蓝长得尖嘴猴腮,脸上刻着两个字,不是贱人,是奸人,偷奸耍滑之人。吴蓝生了女儿于梅花后,肚子就没了动静。

宋二姑娘能生孩子,所以时间一到就挺了大肚子让生产队长看,目的:请假生孩子;吴蓝也挺了大肚子让生产队长看,目的也是请假生孩子。不同的是宋二姑娘肚子里的东西真材实料,是真的孩子,祖国的未来,是毛 说的“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也是属于我们的,但归根到底是属于你们的”中的那个你们;吴蓝的大肚子呢?一团烂棉花。

生产队长看着两个颤颤巍巍的大肚子——吴蓝的那个颤巍得更厉害——只能准假。

到了生产时间,宋二姑娘顺利生下孩子,一个月后就到地里劳动了,特殊的地方是,劳动一会儿她就得往家里跑一趟——给孩子喂奶;而吴蓝那里却没有任何动静,过了预产期一个月都没有。生产队长上门催,吴蓝往衣服里又塞了一团棉花说:“快了,快了,你看看现在的肚子不是比以前大了吗?”

十二个月的时间如流水一样过去了,吴蓝把两团烂棉花取了出来,藏好,对上门的生产队长说:“孩子流产了。”

生产队长说:“流产了就去劳动罢!”吴蓝回答:“自己准备着再怀一个。”

生产队长把这话报告了张发财。当天晚上,孤山村大队的喇叭里传出了这样的喊话:“社员同志们,我听说过有请病假的,也有请产假的,可从没有听说过,有人为了怀上孩子而请假的。请问世界上有哪位工人、农民、科学家为了怀上个孩子在家里躺着养精蓄锐的?!”

第二天生产队长再去催吴蓝到地里劳动,吴蓝说:“我病了。”

农民有句话叫:“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在家休息了一年多的吴蓝深刻体验到了这句话的正确性,所以决定以后就过这样的日子。

现在时髦的女人们花钱嚷着:“我要运动,我要运动……”那个时代的女人却忍着干部的责骂、全村人的鄙视躺着不动,为什么?除了自己身上奸人的细胞多一点外,还因为那个年代劳动和不劳动,多劳动和少劳动没多大区别。

我们不能原谅的是,在所有人都辛勤劳动的时候,个别人却凭着不要脸躺着享福。

张发财在喇叭里“问候”了吴蓝同志一个月,一个月里,任凭张发财费尽口舌、拉伤口条,吴蓝同志就是不去地里劳动。

好!既然你老人家喜欢坐着,那我就不管你了,张发财真的生了气。

  • 红松看世界 2016-01-21 22:24

    继续读书,支持佳作!

  • ty_lucy716 2016-07-25 15:45

    所以当地人就给它起来了个孤山的名字。 “起来了”不对着吧!

  • 陈沫2014 楼主: 2016-07-25 15:46

    谢谢提醒。

  • ty_lucy716 2016-07-25 16:06

    景添福村里公认的劳动能手 这里缺个“是”

  • 土得掉渣山大王 2017-03-07 15:18

    非常精彩,顶一个,值得期待

以前写的那个太草稿了,现在做了修改,重新发了上来,谢谢朋友们一再的关注!!!

吴蓝长得尖嘴猴腮,脸上刻着两个字,不是贱人,是奸人,

-------------------------------------------------------

开篇很自然,语言生动,有情趣,,,,

“就是你爷爷,”刘老大用手指自己,“我的爸爸,你叫祖父。”

“你还有爸爸呀?!”

“当然了,难道你爷爷是从石头缝里变出来的?”刘老大抱着孙子笑了,笑过后又开始回忆,“你祖父那天去张发财家借东西,看见了张发财‘呵呵呵’地没了声音,就赶紧跑回家,拿出少半碗干饭,让爷爷我往那碗里尿了一泡尿,搅拌了一下后给张发财灌了下去,他就活了。”

从张发财后来的诸多表现看,刘老大这话不假。

张发财有三个儿子,都是张发财给起的名字,大儿子叫张爱麦;二儿子张爱麻;三儿子张爱谷。从这三个名字可以看出,去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张发财绝对受益匪浅,很记得“民以食为天”这句古话。

~~~~~~~~~~~~~~~~~~~~~~~~~~~~~~~~~~~~~~~~

支持!

@陈沫2014 2016-01-19 08:22:09

张发财的三个儿子虽然各拥有一个爱护粮食的好名字,但他们小时候都不懂这名字背后的意义,所以他们都挨过张发财这样的训斥,“别糟蹋粮食!没粮食吃,饿死你们这些兔崽子。”或者,“把碗舔干净,舔不干净晚上别吃饭!”

某位文雅之士说,天降见大人于斯人也,必将先喝一碗尿泡饭,张发财喝了一碗尿泡饭,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孤山村的大队书记。

成为大队书记后,张发财经常对社员们说的一句话是:“人只要想活着,那......

-----------------------------

农民有句话叫:“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在家休息了一年多的吴蓝深刻体验到了这句话的正确性,所以决定以后就过这样的日子。

在集体化的年代,这就是"真理".

约翰牛在工党的民主社会主义时代,这种真理观也得到普遍发扬.所以有后来铁娘子的改革....

我在这里 祝贺陈兄新书开启 笔顺如意

@陈沫2014 2016-01-19 08:22:09

张发财的三个儿子虽然各拥有一个爱护粮食的好名字,但他们小时候都不懂这名字背后的意义,所以他们都挨过张发财这样的训斥,“别糟蹋粮食!没粮食吃,饿死你们这些兔崽子。”或者,“把碗舔干净,舔不干净晚上别吃饭!”

某位文雅之士说,天降见大人于斯人也,必将先喝一碗尿泡饭,张发财喝了一碗尿泡饭,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孤山村的大队书记。

成为大队书记后,张发财经常对社员们说的一句话是:“人只要想活着,那......

-----------------------------

@施原 2016-01-19 13:33:44

农民有句话叫:“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在家休息了一年多的吴蓝深刻体验到了这句话的正确性,所以决定以后就过这样的日子。

在集体化的年代,这就是"真理".

约翰牛在工党的民主社会主义时代,这种真理观也得到普遍发扬.所以有后来铁娘子的改革....

-----------------------------

原来已有先例,还在知道的太少了。

@刘绪国 2016-01-19 16:14:56

[xyc:火钳留名]

-----------------------------

[xyc:顶]

第二章 捉老鼠、抓麻雀

在那个年代,社员到地里劳动挣工分,到了年底生产队根据社员挣的工分为其分粮食,吴蓝没有挣到一个工分,年底张发财就没有发吴蓝一两粮食。自称有病的吴蓝没用人搀,走着去了张发财家,一进家门,吴蓝就像僵尸一样倒在了张发财家的炕上,嘴里哼哼唧唧说:“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总不能把人饿死吧?!”然后一闭眼就开始了“呼呼”大睡。

无论张发财及其家人怎么对吴蓝解释队里的规定,吴蓝同志一直闭着眼睡觉,神态那个安稳,都比得上金字塔里的千年古尸了。家里躺着一具能打呼噜僵尸,没法住人,张发财只好叫上家人去了大队。

张发财一家好几口人在大队的办公室里住了七天,眼看着大年就到了,吴蓝仍是没走。没办法,张发财只好让生产队给吴蓝分了口粮,吴蓝的代价是一个欠条,欠生产队一年的口粮。

吴蓝打了十几个欠条后,土地下了户,那十几个欠条最后落了个灰飞烟灭、不知所踪。

从生理上说,任何人的身上都有游手好闲、好逸恶劳、好吃懒做的因子。农业劳动生产合作社让我们身上的这些因子发了酵、出了土、开始茁壮成长……慢慢地一部分没了耻辱感的人就过上了躺在别人创造的劳动果实上享受的日子。

人类文明说到底是靠物质财富的创造支撑着,而物质财富只能是由我们人类勤勤恳恳创造出来。一个国家有没有希望,主要看其国民是不是在勤勤恳恳去创造物质财富,从这个意义上说,农业劳动生产合作社不倒闭才怪。

一个没有耻辱感、游手好闲、好逸恶劳、好吃懒做,一心只想着不劳而获,并且做到了这一点的人叫什么?叫人渣。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具备成为人渣的基础,并且距离人渣也不远。社会一不正常,我们就掉人渣堆里了。

张发财是在大跃进之前当上的书记。

大跃进的第一期运动是除四害,四害为老鼠、麻雀、苍蝇和蚊子。因为四害中的两害危险到了粮食生产,张发财自然积极响应毛 的号召。为了鼓舞社员,张发财还编了一句顺口溜:“毛 ,真伟大,知道老鼠坏、麻雀奸,偷人粮食搞破坏。”

看明白了没?张发财自动把对粮食生产没有危险的苍蝇和蚊子排除在外。不管你是毛 、刘 ,或者什么 ,只要你的话对粮食生产有用我就听;要是对粮食生产没用,嘿嘿,那我得好好考虑考虑了。这是张发财自己的逻辑。

后来“三年自然灾害”的发生,一是因为上级的政策错误,二是因为社会上像张发财这样的人太少的缘故。去鬼门关走过一遭的张发财认一个死理:在吃饭的问题上,天王老子都不给面子。

老鼠可以说是地上最卑微的动物了,看看有老鼠的成语就知道了:鼠目寸光、贼眉鼠眼、獐头鼠目等等一大堆。而人呢?不要说是和老鼠比了,就连森林之王老虎不是都被我们人类圈在了铁笼子里随意观赏嘛。

让人想不到的是,张发财领导孤山村全体社员在对付老鼠这件事情上却吃了个败仗,当然不是没一点战绩,是花了大力气却战绩平平。

孤山村大队的上级是山外的杨柳渠公社。公社命令,每个大队按照人口数量的十倍——最低限度——上交死老鼠,死老鼠没有,老鼠尾巴也行。

抓老鼠本来是猫的本职工作,应该让猫来执行,就像让鱼鹰抓鱼一样。可是猫不是鱼鹰,鱼鹰下到河里含一条鱼上来,吐了,接着又跳进了河,继续追着鱼儿跑。猫抓老鼠呢?是抓住了就吃,囫囵吞枣,别说老鼠尾巴了,你连根老鼠毛都见不着。

更可气的是,猫不值班,老猫吃饱了就睡,一睡就是二十四小时;小猫呢?吃饱了倒是不睡,可是玩,和一切小的东西玩,比如一片树叶、一根小草……玩累才睡觉,一睡超过二十四小时。

要想让猫这种动物一天二十四小时值班抓老鼠,抓一只老鼠放到人的面前,女人得望穿秋水,男人是在盼小姨给自己生孩子——没多大指望。

猫不行,人就得亲自上阵了。

老鼠这种小动物一般情况下都在夜里行动——当然在没有人烟的贫瘠之地,老鼠大白天也出来——而人自古以来就习惯了白天劳动夜里休息,即使偶尔夜里不休息,不是做那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也是在寻求做那种事的路上。

白天张发财照常让社员们去地里劳动,天黑后就让社员们学猫。一身疲惫的社员爬在墙角旮旯里,屏声静气地等着老鼠出来。

要知道老鼠是一种特别机警的动物,即使是猫,也得爬在那里等上个大半夜才能抓住一只。人吗?当然也能等到老鼠出来,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人都睡着了。以那个时候的劳动强度,想来即使有老鼠爬到社员的脸上小便一泡也不见得能把人给浇醒。

猫不行,人也不行,那么让狗抓老鼠吧!可是狗在几百年前就做了声明:我不爱管那闲事。

  • 红松看世界 2016-01-22 20:30

    那个年代真的是老鼠成灾,大白天都是成群结队的。问好陈沫。

  • haitian3025 2016-07-21 16:54

    因为四害中的两害危险到了粮食生产,是“威胁”不是“危险”

  • ty_lucy716 2016-07-25 16:24

    张发财自动把对粮食生产没有危险的苍蝇和蚊子排除在外 中的“危险”应该是“威胁”

  • 我爱你未 2017-04-04 23:09

    毛 教导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那里大有作为

既然奈何不了地上跑的老鼠,那就一心一意对付天上飞的麻雀吧。我们先不说孤山村人最后究竟抓到了多少只麻雀,先说说人抓麻雀的难度。

从身高、体重、脑细胞数量等方面拿麻雀和人比,人都完胜麻雀,但人有一样没法和麻雀比,就是麻雀有翅膀,人却没有翅膀。

有翅膀的麻雀在天上飞,人却只能在地上走。麻雀从大南山飞到大洼山用不了一分钟,人从大南山到大洼山爬坡上梁至少的走半个上午。在从大南山到大洼山的过程中,麻雀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碰着顺风不用扇动翅膀就过去了;人呢?别说借风的力量了,不被小石头绊倒摔个狗吃屎就阿弥陀佛了。

人追着麻雀跑,不要说闻到麻雀放的屁了——麻雀也不愿意放),能看见麻雀的屁股就不错了。徒手逮麻雀——那是没有事干实在闲得要死的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徒手逮不了麻雀,就用工具吧!有人立马就想到了弹弓,说用弹弓打麻雀一打一个准。问题是你用弹弓打过麻雀没有?没有吧!毛 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这话之前我们还是先体验一下吧!

相信用弹弓打了一天麻雀的你会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用弹弓确实能打中麻雀,但是能达到百发百中,把麻雀打死的,在古代那是武状元——全国就一个;现在呢?是已经拿了好几块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

古代的武状元是怎么炼出来的,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看看现在奥运金牌获得者平时是怎么锻炼的。能上奥运会的运动员每天的时间几乎是用分来计算的:什么时间起床,什么时间吃饭,上午锻炼多长时间,下午锻炼多长时间,晚上几点睡觉那都是安排好了的。不说时间,即使某运动员偶尔打个喷嚏,马上就有医生过来问你要不要来做个全身检查。

平凡的孤山村人要是不用和地球作斗争,有奥运会运动员那么好的条件天天锻炼用弹弓打麻雀,我们早进入了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社会了,还辛苦个啥?

共产主义社会是什么样子的?人人住的是总统套房,天天吃的是满汉全席,日日看的是笙歌燕舞,男人怀里抱的是玉环飞燕,抱得累了,一脚踹开,可以把昭君貂蝉换上来,各取所需嘛;女人呢?先整容,整到全世界女人都成了一个样子——美得实在没法再美了——就想办法换潮流,把自己往丑了打扮。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主要景点可能是满大街都是妖魔鬼怪,当然这只是以我们现在人的眼光看。

人类社会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们走在寻求“各取所需”的路上,一旦人人达到“各取所需”的那个程度,就是我们和这个世界说再见的时候了,到了那时,我们真没时间抓麻雀了。

弹弓打死几只麻雀,那对付麻雀最好的武器是啥?要我说,是手枪和大炮。

大炮能轰死麻雀吗?我想即使我不问,肯定有人这样问。这个问题我们从未想过,其实细想想就知道当然能了。

如果大炮连麻雀都轰不死,当发生战争时,我们就不会绞尽脑汁造大炮了,战士们也不会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那么重的大家伙拖到坑洼不平的战场上去轰敌人。用能把人轰得飞上天的大炮去对付小小的麻雀可以上说是绰绰有余。大炮轰不死麻雀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所有的麻雀有预警,在你开炮之前飞上了蓝天。麻雀能预警吗?绝对不能。

我们之所以从未想过能否用大炮轰死麻雀这样的问题,是由于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没人会傻到这样做。杀鸡用牛刀都大材小用了,何况用大炮轰麻雀,从经济角度上考虑这一点都不合算,是糊闹、瞎折腾。问题是当时就是一个糊闹、瞎折腾的年代。

上级领导要你上交一万只死麻雀,你只交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差一只。因为这一只麻雀,别人就可以给你扣上一顶不拥护伟大领袖,或者反革命的大帽子,你可能面临着被几百人吐口水、蹲牛圈、坐土飞机,如果你不及时低头认错,人家还可以让你落个一命呜呼的悲惨结局。

请问,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如果你有大炮,用大炮能帮你轰死一万只麻雀,你轰不轰?当然不是所有人会做这种事,但是一定会有人做这种事,毕竟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其实,即使有人用大炮轰了麻雀,也可以理解,人嘛,毕竟生存第一,连存在都不存在了,其它一切就别扯了。

  • ty_lucy716 2016-07-25 16:38

    人从大南山到大洼山爬坡上梁至少的走半个上午。 中的“至少的”应该是“至少得”

  • ty_lucy716 2016-07-25 16:40

    不要说闻到麻雀放的屁了——麻雀也不愿意放), 多了“)”

  • ty_lucy716 2016-07-25 16:47

    弹弓打死几只麻雀 这里是否是“弹弓能打死几只麻雀”

  • ty_lucy716 2016-07-25 16:50

    用能把人轰得飞上天的大炮去对付小小的麻雀可以上说是绰绰有余。 这里的“可以上”是否为“理论上”

  • 德拉诺发疯 2016-10-21 03:34

    你咋这么能呢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