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天涯我做主——断桥浮梦之网络江湖

舞文弄墨 36907 3982

关注网络江湖,一场断桥浮梦——网络即江湖,全本更新中。。。

断桥浮梦之网络江湖(春发卷)

第一章 备战

1

话说自从偕隐赏菊之后,我一直在杏花坡上的石屋内读书写字,做一名真正的“可书虫儿”。也不知过了多少日月,几度春秋。这一天,书院内的薛依云给我传话,请我到百丈崖渡口的湖心亭喝茶。

正是莺飞草长的季节,暮春三月,在山的背阴坡上也已经开放了各色的山花。站在岭上,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百丈崖渡口的杨柳掩映之中,新开了一个断桥茶座。

我缓步走下山坡。薛教授身边,站着一个神色拘谨却不掩儒雅气质的农家人。隔着湖水,薛依云朝我招了招手,朗声言道:“堂主,可以出关了,我今天特地给你准备了上好的碧螺春茶!”

我走到岸边,只见钓鱼舟兄已经泊舟在一棵歪脖的枫杨树下相候。我一步跨上船去,还没等站稳,钓兄把浆一摆,小船已像箭一般向湖心驶去。

“老钓,你慢点……”我说。

“哈哈!”说话间船已傍岸,薛依云以手相搀,“堂主,今天之所以要打搅你的静修,实在是因为断桥近日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我闻言就是一怔。

“先看茶!”薛教授抬手示意,农夫手脚麻利地沏茶,涮碗,把半盏清茶端放在我的手中。

“依云兄,还是先谈事吧。”我说。

“堂主,断桥承平日久,风波再起。我刚刚得到消息,不日之间,将有江湖八大门派来攻。”待钓鱼舟、农夫分别坐定,薛依云端起茶来,轻抿了一口才说。

“是啊,江湖今年,又是一个多事之秋!”钓鱼舟端坐着身子,也添了一句。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可看眼前三人的样子,一个个神定气闲,轻描淡写的,又不像个火烧眉毛的样子。

“那,事情总有个原因吧。”我半信半疑地说。

“唉,这事还得从年前说起。”薛依云叹了口气,“去年有一个叫相思雪的女孩子来到断桥,我看她人还雅静,就组织人给她在巨源涧那边搭起了几间茅屋闲居。她有时也常到书院来聊聊。可谁知从年后,江湖间开始有了风言风语,说她身上藏有江湖上失传多年的柳门三宝。”

“柳门三宝?”我听了自然不明所以。

“柳氏三宝,那是江湖上盛传已久、人人垂涎、却从没人见过的柳家独门暗器。”钓鱼舟说:“江湖人都说,这三件宝贝,不论谁能得其一,就可以控制群雄,一统江湖。”

“啊,有这么厉害……”我吃惊不小,连上好的碧螺春茶喝到嘴里,也尝不到滋味了。

“请问,到法云寺怎么走?”薛依云正要说什么,就听到百丈崖渡口有人询问,都慌忙一抬头,见一个一身黑衣的黑脸汉子,和我们打个问询。

农夫给他指示了方向,看到那人朝潜龙沟走去,不自觉地咕哝了一句:“我怎么感觉这人有点怪怪的。”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钓鱼舟划船到渡口那边查看,果然在拐弯处的一个山石上,找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记号。

那是一个线形符号,一只侧着脑袋扑楞着翅膀的黄雀。

第一章 备战

2

“黄雀!”

一看到这只侧着脑袋扑楞着翅膀的雀儿,薛依云的眉头立刻紧锁起来。

钓鱼舟和农夫也是一脸庄重,沉吟不决。

“黄雀,这雀儿又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几个人都看着薛依云。薛依云咳了一声,说:“这雀儿应该是江湖第一大帮派的记号,因为这家帮派的帮主叫做黄雀。这个帮派的人皆以黄雀作为传递消息的标识。门下的弟子,平日里衣服上都绣有一只黄雀。”

“这个门派,在江湖上人称灵感庄园。”钓鱼舟补充了一句。

“可是刚才那个黑衣人,并没有注意到身上绣着什么……”农夫也有些不解。

“这个人应该是出来探路,打探消息的,之所以穿上黑衣,就是为了掩饰身份吧。”薛依云说,“农夫到前面去看看,这个人还留下记号了没有,先不要惊动他。”

“灵感庄园都出来探路了,说明八大门派的进攻为期不远了。”钓鱼舟说。

薛依云点了点头。

“好叻,我去看看……”农夫话音未落,人已拔地而起,落到渡口边的一块巨岩上。然后猿猴一般的敏捷,三蹦两蹦,人已不见了踪影。

“呵,”我叫了一声,“这农夫君看上去长得笨笨的,竟有这么好的一身轻功!”

薛依云说:“他打小练的就是这个,并不以农为业。他一双飞毛腿,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可以踏雪无痕,渡河不用舟楫,所以外号又叫做水上漂。”

我啧啧称奇。薛依云又和我们二人回湖心亭喝茶。茶水尚温,农夫人已经回来了,说在百丈瀑布下,公喜亭边,又找到了两只黄雀。

“那这就是个探路的了,”薛依云说,“因为法云寺地处沂山中心。那黄雀帮主也许打算进攻的时候给我们来一个黑虎掏心,或者预先在这儿埋伏一只人马,到时候给我们来个中心爆破。”

“那,那,这可如何是好?”农夫说起话来,又恢复了他神情的木讷,和他行动起来那矫捷的身手。简直是判若两人。

“瀛山一石何在?”薛依云问。

“一石人在西山,黑松林内。”钓鱼舟朗声答道。

“嗯,”薛依云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就用得着一石的金刚霹雳掌了。”

“可八大门派来攻呢,他们不可能都挤到这条道上,等我们来包饺子。”农夫小心地提醒着。

“我不是让一石来一夫当关,”薛依云胸有成竹,“是让一石用他的金刚霹雳掌,把灵感庄园留有记号的巨石都震为两半,告诉他们此路不通。”

第一章 备战

3

“是啊,毕竟是八大门派来攻……”看到形势一下子如此严峻,一向是不问世事的我,也难免忧心忡忡起来。

“呵呵,堂主可稍安勿躁。”薛依云悠然自得地又沏上了一壶老君眉,“他有八大门派,我有八面埋伏。断桥渔樵耕读,掌门人个个身怀绝技,正愁没地方练练呢。”

钓鱼舟呵呵一乐:“沂山北面临水,我渔派当仁不让,来守北山。哪怕他一只苍蝇,也让他葬身鱼腹就是。”

“就怕那潜水的鱼儿,也不吃苍蝇呢……”农夫一改板面孔,也跟着打趣了一句。

“西面有万亩黑松林,是樵派的乐园。且不提一石的金刚霹雳掌,南山樵子的内功修为,已臻化境。听说前不久新收了两个跟班,一个叫七旗,一个叫黑月明,身手也十分了得。”

“南山阡陌纵横,良田成片,自然是我们耕派的天下了。”农夫仰天一笑,“自从我跟了薛先生,掌门之位已传于大风歌。大风虽身为女流,果真是不让须眉。她的久久怀远掌原是她在月下练功时所悟,虽不以刚性见长,能抵三五名高手……嘿嘿,我们耕派虽然是土里来土里去,所独有的兵器,也会让他们防不胜防。”

“东面是村落所在地,有佳康、居士等读派高手,想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薛依云接着说。

“不过我从水路上得到消息,柳门三宝的事,也已经惊动朝廷。”钓鱼舟话音一转,“听说有两个大内高手,一个叫贾庄当真,一个叫影乱的,以调停我们渔樵耕读和八大门派的纷争为由,前来沂山。只怕他们想浑水摸鱼,也是有的。”

“管他假装当真,还是我舞影零乱,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薛依云端起茶杯,微呷了一口,“我们断桥茶座,难道真的是只会喝茶的不成?”

然后他把茶碗徐徐放下。等他把手重新举起来时,茶杯像矮了一截。农夫上前拿起茶杯一看,原来是杯底已把石桌印出了一个圆坑,而茶杯却丝毫没破。

“呵呵,依云兄这手‘落杯留痕’的功夫,和一石开山裂石的金刚霹雳掌一静一动,一阴一阳,一刚一柔,其功力又在伯仲之间。看来这些年你在东镇书院教书育人的同时,自身的修为一点也没撂下。”钓鱼舟赞了一个。

再看薛依云,丝毫不见脸红气喘的样子,还是那么优雅从容,神静气闲。仿佛开山裂石,于他也只不过轻描淡写,举手投足之间。

“堂主,请用茶。”他端坐着身子纹丝未动,只略微抬了抬手臂,和我微笑致意。

“好茶!”我举起杯子,一饮而尽,顿觉余香缕缕,在体内游走,五脏六腑,皆如被清茶洗涤过了一般,神清气爽,痛快淋漓。

”这黑衣人在百丈崖渡口现身,说明八大门派已经有所行动。我们不可掉以轻心,也该提醒一下佳康、樵子他们,进入一级戒备才是。”钓鱼舟说。

“是啊,要不然樵子还是整天琴棋书画,沉湎于和天山雪莲、书香剑冷等雅友唱和,佳康忙着埋头研究他的西游。倒是大风和钓兄一向精纯,心无旁骛。这礼、乐、射、御、书、数六艺,用于修身养性,虽然我茶座诸友于武林一脉也各有参悟,真正融会贯通,天人合一,始为大成。目前仓促临阵,还得靠刀枪剑戟、拳脚功夫。”薛依云说。

钓鱼舟说:“是啊,六艺之学,博大精深,我辈所研,止得皮毛。草率用于迎敌,只怕照猫画虎,让江湖八大门派所笑呢。”

“嗯,是该给诸位提个醒儿,”薛依云说,“这个,少不得又让农夫君跑一趟了。”

“好,我去!”这农夫绾了下裤脚,嗖的一下,眨眼就没了影子。

“这东南西北有渔樵耕读,堪称铜墙铁壁。”我想了一下,“不过沂山还有一处,百密一疏,也不得不防。”

“堂主是指哪儿?”钓鱼舟问。

“神龙大峡谷。”我说,“这个峡谷在沂山西南角,谷长沟深,山高林密,地形复杂,怕是很容易被人潜入。”

“堂主你有所不知,”薛依云说,“目前沂山有一个鬼狐先生在此隐居,他的杂学,被佳康称之为鬼谷子。他那些奇门八卦,可抵十万雄兵。”

第一章 备战

4

“这个柳门三宝,究竟是个什么东东?如何就要掀起一场江湖风波,八大门派都来觊觎呢?”我想了下说。

“这事说来话长,”薛依云说,“据相思雪说,一个是濯莲琴,一个是泣露铃,还有一个叫做噬骨香。”

“一个女孩子的话,也轻易相信么,这三件惊世奇宝,薛兄可真正见过?”我说。

“这三件宝贝,在江湖上失传已久,却声名显赫。”薛依云说,“话说百年前,南山柳门奇幻异宝天下第一。尤其擅制各种器物,兵器,暗器,乐器,威力无比。这柳门三宝,更是暗器至宝。濯莲琴雕有莲花,琴弦为天山冰蚕弦,抚琴弹奏九霄莲岁半谱,就可操控人心,全谱者则令人起死回生;泣露铃可以让人吐露真言,在泣露铃面前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也不再成为秘密;噬骨香则沾身就被其控制,对宝贝持有者言听计从,心甘情愿被驱使,效命。”

“慢着,慢着,”我忍不住打断薛依云,“令人起死回生,那么这世上有谁会弹奏九霄莲岁?这个相思雪会吗?”

“正是。”薛依云说,“这柳门三宝失传近百年,雪姑娘因为某种特殊机缘得到,并且掌握了九霄莲岁曲谱。试想,如果拥有了这样三件宝贝,号令天下,谁人不从?也难怪江湖中人会因此发狂。谁如果掌握了这三件宝物,就可以成为武林至尊,江湖盟主!想当第一是人的通病,而柳门三宝,就是可以让人掌控海内,坐上天下第一的宝座的。”

“那么……这位雪姑娘,就不是江湖中人?”我说。

“雪姑娘是性情中人,却不是江湖中人。”薛依云说。

“那真的对雪姑娘严加保护呢,谁的身上有这三件宝贝,谁的危险也是天下第一。”我说。

“堂主放心,我们会倾渔樵耕读之力,保护雪姑娘。”薛依云说,“而且这柳门三宝,我并没有让雪姑娘随身带在身上,而是另外妥善置放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

“那就好,那就好……”我连连点头,心里却不由得暗暗琢磨,以沂山之大,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依云兄会把宝贝藏在哪儿呢?

我正暗自沉吟,忽然山顶上传来嘎嘎嘎嘎的狂笑:

“要寻三件宝,须待有缘人!”

“不好,这个人懂千里传音……”薛依云话音未落,钓鱼舟已把手中的钓竿往上一抖,钓竿管中的丝线嗖地一声,缠到了山半坡的一棵树上。钓鱼舟跟着把身子一耸,人已像离弦的利箭一样,向山顶上冲去。

“好汉!留下名来!”薛依云朗声应道。

“西域胡迦海韵,千里独行侠!”山顶上回了一嗓子,跟着又是一阵嘎嘎嘎的笑声。

  • 自娱自乐枚 2016-08-09 21:47

    给介绍我的一个好朋友。入市17年,他曾是广发证券操盘手,空间每天都会分析第二天的强势个股,帮解票也非常有耐心,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不收费,不分成,不合作。有兴趣的可以加他qq 1348094312 ,验证写上【012】,你加上去看看,不行的话,就当多长点股票基金投资知识了。

  • 自娱自乐枚 2016-08-09 21:47

    给介绍我的一个好朋友。入市17年,他曾是广发证券操盘手,空间每天都会分析第二天的强势个股,帮解票也非常有耐心,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不收费,不分成,不合作。有兴趣的可以加他qq 1348094312 ,验证写上【012】,你加上去看看,不行的话,就当多长点股票基金投资知识了。

  • 断桥村落基金 2016-08-13 09:56

    顶一个~

第一章 备战

5

且说钓鱼舟转换身形,借助钓鱼竿的帮助,三下两下,人已窜到了山顶。见眼前的巨石边上站着一位一身裘衣头戴尖顶圆形塔帽的粗壮大汉。

“来者什么人?”钓鱼舟大喝一声。

“我说过了吗,胡迦海韵。”叫海韵的大汉呵呵一乐。

钓鱼舟先是一怔,忽然就记起来了。原来这就是那在江湖上素有声名,有千里独行侠之称的西域怪侠胡迦海韵!江湖间传说,这人从小就得遇异人,习得了一身独门武功。平时很少在中原露面,行踪诡秘,介于亦正亦邪之间。这次千里迢迢赶赴沂山,不用问,也是为了那柳门三宝而来了。

“呵呵,想不到,海韵这西域侠,也会贪恋柳门之宝,要来巧取豪夺了。”钓鱼舟定了定心神,说。

“听闻江湖上八大门派要来围攻沂山,老汉一向孤陋寡闻,赶过来瞧瞧热闹。”胡迦海韵说,“我可没说我是为了柳门三宝而来。”

看眼前这位大汉,虽然胡子邋遢,却目光精射,应该是比自己还年轻几岁呢……不过这时钓鱼舟也无心纠正他,跟着问了一句:“那么海韵大侠此来,是有益于渔樵耕读了?”

“我也没说会帮你们。”胡迦海韵说,“柳门三宝是天下之宝,不属于八大门派,也不属于渔樵耕读。虽然江湖上众门派要来争夺于理不合,可要想归你们断桥所有,只怕也人心不服。”

“那么,海韵侠是来主持公道了?雪姑娘带着这三件宝贝来到沂山不假,可是我们沂山从来都没想着据为己有。”钓鱼舟说。

“既然你们不要,那就交出来吧,何必藏着掖着?”胡迦海韵大喝一声。

“你,明摆着是要来夺宝了?!”钓鱼舟脸涨得通红,话音也粗了许多。

“夺或不夺,那就要看你们的功夫了!”海韵嘿嘿一阵冷笑,“听说你们渔派在山北的仙人湖布阵,迎战八大门派的高手,我会在那里等你们!”

说完他一声唿哨,身子像大鸟一般翩翩而起,一会落在大石,一会落在树梢,向着北山而去。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个大师兄(666赏金)聊表敬意,问好夜语少侠。祝好。^_^【我也要打赏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周易取名字 2016-07-12 19:04:34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久仰,三刀前来拜读学习,支持佳作~~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2 22:51

    @何三刀 问好何老师!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3 07:37

    @周易取名字 问好牛兄!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3 07:37

    @怪兽饼饼酥 谢过饼饼~哈哈!

  • 怪兽饼饼酥 2016-07-13 08:04

    评论 夜语可书:夜语少侠客气。^O^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3 19:58

    @周易取名字 谢牛兄赏赞!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5 20:35

    第一章出场人物: @打起黄雀儿 @guaerjiakang @薛依云 @贾庄当真 @影乱 @相思色的雪 @nongfud @七旗 @黑月明 @南山樵子2011 @瀛山一石 @月下听汐语 。。。。。。。。。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6 22:35

    @guaerjiakang 佳康看过来。。。

  • guaerjiakang 2016-07-17 19:36

    我来也,不好,像小偷。拜读大作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8-05 19:19

    评论 guaerjiakang:哈哈哈,佳康是大盗!

顶!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2 22:52

    @sferhtyugbdj 见君安,找组织,哈哈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8-06 22:00

    @sferhtyugbdj 君安人呢。。。

  • sferhtyugbdj 2016-08-06 23:27

    评论 夜语可书:呵呵。我最近忙考试。不怎么上来玩了。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亲,大王叫我来鼎,我叫支持,不用谢*^_^*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8-05 19:20

    嗯?问好独孤老师!

第二章 客栈

1

再说农夫疾走如风,前往西沂山去知会南山樵子、瀛洲一石诸友,顺便视察防务。不一会工夫,就从水石屋绕到了黑松林的前面。前面不远,就是汐语姑娘的客栈,迎面恰好看到客栈的酒旗:千等客栈。农夫知道这位汐语姑娘有一个怪脾气,那就是只招待有缘人。如果有缘,住进店来,好酒好茶伺候;倘若无缘,恕不奉陪,别耽搁您走路。而有这样一个高雅之地,自然早就成为西山樵派的聚会场所。

看到了客栈,不知是条件反射还是真的有些口渴了,农夫本能地想到了去讨杯茶喝。

当下他又提了一口气,催快了脚步。也许,樵子等人都在店里呢,农夫心里话。

可是还没有赶到酒旗的下面,他忽然注意到客栈旁边的树林里有人正探头探脑。联想到江湖消息,风大浪急,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一个急刹,从树林里绕个个弯子,抄到了这几个人的后面。

“嘘,看了半天,这个客栈里好像只有一个人,还是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呢!”其中一个说。

“不要惹事!当心回去,雀老大饶不了你!”另外一个连忙呵斥。

“我们吃货一族,不过是他灵感派的一个分支。平时恩泽分不到我们半点,也就是净给些探路跑腿这样的苦差事。出差在外,就不该放松一下吗?”这一个显然不足,嘟嘟哝哝地说。

“我们吃货派,走到哪吃到哪,尝尽天下美味,可也得看看什么时候!”小头目模样的人接着训斥,“别忘了雀老大每人给我们在包袱里准备了一个大饼,触犯门规的事,你想都不要想……”

“是,是,我等还是留下标识,继续到前面去打探消息是正经……”

一阵悉悉索索。等几个人蹑手蹑脚地走了,农夫走过去一看,见在一棵树干上,果然刻有一只黄雀。

第二章 客栈

2

农夫走出树林,看到汐语的倩影正站在竹窗下,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三步跨作两步,先亮了一嗓子:

“汐语姑娘!”

“是农夫伯伯来啦!”汐语听到喊声,忙笑着迎了出来。

“嗯,汐语姑娘,能否给我来一碗滚烫的面汤,”农夫进客栈坐定,笑呵呵地说,“如果方便的话,若再来一碗鸡蛋肉丝面就更好了。”

“农夫伯伯,你这是欺负汐语姑娘没有好茶呢。”汐语娇嗔地说,“有有有,我刚好在擀面呢,这就给伯伯下了捞来。”

“我是有几分口渴,”农夫笑眯眯地说,“可是刚刚和薛教授堂主他们在百丈崖渡口喝过了茶,又赶了这半天的路,更有几分饿呢!”

他注意到了汐语还系着围裙,手上沾着面粉,这才故意改了话题。

“好唻!”汐语转身到竹窗下擀面。就听呼啦一下,客栈的门开了,刚才那几个探路人闯了进来。

“嗯,鸡蛋肉丝面,不过咱川人更喜欢吃辣,再多加一点辣子就更好了呢!”领头的一个仰着脸,洋腔怪调地说。

“嘿嘿,大哥,也许有人还真的以为我们会吃大饼呢。”跟着的人随声附和。

农夫心中一凛,这才意识到自己跟在人家的后面偷听,其实早已经被人发现了。所谓的大饼云云,不过是这几个人唱给他听的双簧。

“姑娘,先给我们做,我们吃货族的人,最不疼吃喝,有大把的银子!”领头的把桌子一拍。

“不得对汐语姑娘无礼!”农夫见其他几个人向汐语身边凑合,也把桌子一拍,大喝一声。

“嘿!就等着你自己跳出来呢!”领头的把手一挥,“兄弟们,探路再详细,不如抓一个好舌头,把这个老头带回去,让雀老大自己审问!”

农夫这才知道他们声东击西,真正目的是冲着自己。于是也跳起身来,亮开了架势。

可他除了一身轻功,日行千里,于拳脚功夫并不十分在行,眼看着几人把自己围了起来,手心不觉微微有几分发汗。

第二章 客栈

3

“住手,不得对农夫大哥无礼!”吃货家族的几个人还没交上手,就听身后一声娇叱,接着嗖的一下,武器带风,朝着他们袭来。

几个人不知道什么兵器,赶紧闪身躲避,转过身一看,汐语姑娘拿着一根擀面杖,却也杏目圆睁,很是威风。

哈哈,几个吃货顿时感觉自己赚了便宜,赤手空拳就往上冲。

可汐语姑娘往后一撤,移步换影,来去如风,手中的擀面杖左一下右一下,指上打下,声东击西,几个人愣是一时奈何她不得。

于是几个人围着汐语转起圈来,圈子一阵扩大,一阵缩小。汐语手中的擀面杖变成了指挥棒,操纵着几个吃货一边画圆,一边跳起了探戈。

原来汐语天天看着樵子等人喝茶,于武功一途无师自通。在擀面的同时,慢慢琢磨出了一套独门武功:擀面杖三十六式。利用擀面杖轻、短、木质坚硬、拿着顺手的特点,借鉴刀枪剑戟等兵器的长处,领悟出了抡、砸、捅、擀等手法。一石又指点了她步法,樵子教给了她穴位,使她这原本做饭用的家什,抓起来就可以御敌,真正发挥出了威力。

农夫一见之下,精神为之一振,看到汐语画出的圈子越来越小,知道她一个年轻的姑娘,毕竟气力不支,于是也回手往腰里一掏,掏出了自己的兵器:

一把镰刀。

农夫手中的这把镰刀,是重新用精钢打铸的,已经不同于那把收割小麦用的镰刀。

可是这镰刀刀法,他已经练了十几年。

早年在农田中收割,割麦日当午,汗滴麦下土,农夫就经常莫名其妙地忽发奇想,如果把这把镰刀用于对阵,采用什么样的招数,容易克敌制胜?

最基本的招数当然是去削对方的脚脖子,可是你弯腰袭击别人,已经把自己的头部和腰部暴露给了对方。

怎么攻,怎么防,这镰刀功的攻防之策,那时在田间地头,农夫早在心中反复地思量。

在进入东镇书院之前,农夫已经悟出了十几招,自己命名为“镰刀一十六式”,并和田间的伙伴习练,三五个小伙子也近身不得。

来到东镇书院后,薛依云在指点他轻功和内功的同时,帮助他借鉴各种刀法、枪法和钩镰枪法,对他原有的招数去劣存精,又补充进了十几招,形成了镰刀二十八式。农夫日夜揣摩,苦心操练,招数日渐纯熟,功力也与渐剧增。使他的这把镰刀,作为兵器,在他们耕派中也有了一席之地。

几次沂山论剑,渔樵耕读切磋技艺,交流功法,农夫的镰刀功,用他的轻便、灵巧,上劈下捞,专攻侧翼,在断桥茶座崭露头角。

第二章 客栈

4

农夫亮出了自己的兵器。正好有一个吃货撤身退步,绕到了汐语姑娘的身后,欲行偷袭。农夫一个箭步上前,侧身来了个白鹤亮翅,一拳击其头部,另一手拿镰刀向他的脚脖子削去。

农夫上面出拳是个虚招,因为对方的第一反应,一般都会是仰身躲避。下面镰刀这一捞,就是割不着,无法让你破皮伤骨,也会让你下盘不稳,收身自保。

这一招,在镰刀二十八式中,叫做“海底捞月”。

吃货果然收身不迭,急忙往后一跳。农夫紧跟上去,刷刷刷又是几镰刀,逼得对方哇哇大叫。

“呵!呵!呵!动真的哦!兄弟们,亮家伙!”为首的胖子往怀里一掏,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精钢打铸的大漏勺。

“俺吃遍八方,尝尽五味,见到好吃的说什么也要蹭一顿,江湖人称挖一勺!”他双脚跳着,还不忘拍着胸脯,自我介绍说。

另外两个见老大亮出了防身的家伙,也跳出圈来,各自从怀里掏出了兵器。

一个看上去像一把火钳子,两头尖尖,能捅能夹,江湖人称螃蟹钳。

那一个更奇,农夫打眼一看,还以为他拿的是猪八戒的九齿钉耙。原来他吃相最急,顾不上使筷子,也来不及使勺子,干脆两手齐伸,下把来抓,工匠就根据他这个性格,给他打造了一个十齿钉耙。

二话不说,既然都亮出了家伙,双方就拿出了各自的绝活,在客栈内上蹿下跳,吆五喝六,打斗在一起。

正在难分难解之处,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南山樵子的声音:

“农夫君,别来无恙!”

农夫一听是南山樵子,虽然知道人还在远处,也不由得心花怒放:“来帮手了,哈哈!”手上的镰刀愈发加劲挥出。

几个吃货却马上慌了,领头的胖子虚晃一下大漏勺,跳出了圈外:“青山不改,后会有期,撤!”

几个吃货蜂拥着向门外跑去。

农夫追到外面,见樵子果然人还在水石屋那边的山顶上,于是也拿出千里传音的功夫:“樵子兄弟,截住这几位吃货!”

“算了吧,农夫君,岂不闻穷寇勿追?”樵子打个哈哈。“我们留着精力对付那八大门派,何必在乎这江湖小鱼小虾?”

“呵呵,那也是,有樵子和一石兄弟,这西沂山就是铜墙铁壁!”农夫也仰天一乐,“樵子来客栈喝杯茶吧,我有话和你说。”

“好的,农夫君稍候……”南山樵子话音未落,农夫就觉得眼前一花,见樵子已施展轻功,贴着黑松林的树梢,飞掠而来。

转眼间人已来到跟前,汐语才刚刚泡好茶。农夫先转述了薛依云和钓鱼舟的安排。樵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

“农夫君此来,有没有碰到我的两个跟班?”

“跟班?”农夫先是一愣,“呃,是你新收的那两个徒弟吧?”

“嗯,那个白白净净的,叫做七旗;那个黑脸小伙子,叫做黑月明。”樵子点了点头。

“不是新跟了樵派不久么,”农夫说,“樵子安排他两个做什么去了,我没有遇到。”

“不,是我刚刚把他二人逐出了师门。”樵子一脸严肃。

“什么?这才好好的……收了几天,二人触犯哪一条门规了?”农夫大吃一惊。

“不是,是我故意找了个由头。”樵子张口先顿了一顿,才说。

第二章 客栈

5

“是樵子故意找碴?”农夫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逐出师门的处罚可是够重,不该这样无厘头好吧?”

“农夫君,你有所不知,”樵子也感觉到自己应该对农夫有个解释,毕竟农夫代表的是薛依云,渔樵耕读的盟主呢,“这两个娃娃年前才来到沂山,入樵派一门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那个身带柳门三宝的相思雪来沂山不久。而且二人执意要投樵派。我本来就感觉他俩来历不明。是一石看中了他们的资质,说是练武的好材料。农夫,你知道,我更看重的是六艺,强调内心的修为。可二人来了也就来了,我平时也常常指点一下他们内功修炼的方法。主要是一石教给他们掌上功夫。可几个月下来,我冷眼旁观,感觉二人的行踪越发有几分可疑。”

“是吗,都有哪些疑点?”农夫问。

“哪个黑月吗还好一些,只是那个七旗太过精灵古怪了些……”樵子仿佛陷入了沉思。

“年轻人嘛,调皮些,活泼些,也是有的,哪能都像我们这些老头子这般一板一眼的呢?”农夫说。

“不,更主要的是,那个七旗不仅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还是,还是,”樵子说到这儿,迟疑了一下,“而且是一个女娃,女扮男装的。”

“啊,一个花木兰?”农夫大吃一惊,“这个,这个,她那个在一起的黑月明是否知情?樵子,你,你一个老头子,又是如何发现的呢?”

“呵呵,”樵子遭此质问,掩饰地捋了一把胡须,“那个黑小伙倒也懵懂无知。我一个老人家自然更无从知道。是我二姐有一次来西沂山玩,无意中发现的。”

“奥,是耕派的大风?”农夫点了点头,“我们却没听大姐提起过。”

“一个女娃,女扮男装混迹江湖,自然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樵子说,“所以二姐并没有点破她,也没对别人提讲,只是私下里提醒我注意,免得我要求过于严厉,太委屈了她。女孩家吗,出门在外,不在父母身边,小性一些也是有的。”

“大姐说的是,可这女娃是为什么离家出走的?是不满家庭包办的婚姻,还是与情郎私奔?她和那个黑月明……”农夫也觉得事出蹊跷。

“那个黑月和她两小无猜的样子,倒真是把她当兄弟对待。这正是疑点之一。”樵子说,“看这女娃的举止左派,像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可偏偏又喜欢扮作一个小乞丐,而且她到处乱走,什么都问,无一人无一事无一物不好奇,联想到相思雪来到沂山,最近要八大门派来攻,我樵派不得不防。所以我和一石商量了,先故意拿了个错儿,把他们赶了出去。她如果真的是我樵派中人,在外面受些历练,也是好的。”

“恩,这样也好。现在那灵感庄园,果然在往我们沂山大派奸细,刚才那几个吃货不就是吗?”农夫说。陪樵子又吃了几杯茶,然后举手告辞。

离开了黑松林,农夫又前往大风歌那儿。沂山南麓的山坡,渐趋平缓。刚过泰薄顶地界,农夫就感觉身后有些异样,于是忽快忽慢,留心查看,注意到是一个穿夜行衣的中年男子,跟踪在自己后面,便疾行一段,忽然扎住了脚步,躲在一块大石后面,见那夜行人渐渐近了,冷不丁跳出来问道:“兄弟是哪一路的,报上名来!”

夜行人猝不及防,可也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一仰身收住了轻功,朗声答道:“异界雨夜行者!”

  • D待中 2016-08-10 09:40

    江湖,一个永恒的话题,不论多久,客栈永远是代表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8-10 09:41

    评论 D待中:问好~

@夜语可书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2 22:09

    @nongfud :本土豪赏1个赞(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2 22:10

    @nongfud :哈哈,啥也没看到!

  • nongfud 2016-07-12 22:23

    @夜语可书:农夫疏忽!

  • nongfud 2016-07-12 22:26

    @夜语可书: 怪哉!怪哉!两次打赏已成功,却不显示!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2 22:32

    评论 nongfud:收到,哈哈,谢农夫君!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2 22:53

    评论 nongfud:农夫君,温故而知新:)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3 07:35

    @异界雨夜行者 @nongfud :第三章主角,行者、农夫君是也!哈哈

  • 夜语可书 楼主: 2016-07-16 06:49

    第二章出场人物: @nongfud @异界雨夜行者 @七旗 @黑月明 @南山樵子2011 @瀛山一石 @月下听汐语 @打起黄雀儿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8个(8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第三章 行者

1

异界雨夜行者?

好绕口的名字!农夫听来,不由心下一惊,于是站定了脚跟,仔细打量这人。见来人瘦高个儿,和自己颇有几分相像,头戴斗笠,身披一件黑色斗篷,于是暗暗先有了一层戒备,佯笑了一下:

“行者,你好,不知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跟着你么?”来人故意显出一副意外,“所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还没问你匆匆忙忙地在我前面跑什么呢。”

“那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农夫把后面的三个字咽了下去,朝这人拱了拱手,转身就走。他要务在身,可不想和这样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多有瓜葛。

“哎,别,别,”行者口气一下子软和了下来,紧赶慢赶追在后面叫了声大哥,“大哥,大哥,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

“不敢,叫我农夫便是!”农夫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

“老乡,我祖上也是山东人,好几辈子,没回来看看了,初来沂山……”行者还是跟在后面一个劲地和他套近乎。

“行者来沂山,不知有何贵干呢?”农夫答应着,脚下却一点也不敢放松,只想快点把这人甩开,远离了这个人是正经。

“久闻沂山景色绝佳,每年皇上都要派人来供奉的。所以呢,赶来看看。”行者打个哈哈。

农夫已经施展出了飞毛腿神功,可这位行者丝毫都没有落下,还脸不红气不喘地和他搭讪,足见此人功夫不在他之下。农夫不由得有些气馁了,只好和缓了语气说:“朝廷派高官要员来沂山祭祀,是因为沂山位列东镇,是五镇之首,和五岳泰山、华山等等一个待遇,不光是因为风光好啊!”

“受教了,受教了,那有东镇就有西镇,就跟有东岳就有西岳一样,西镇、中镇、南镇、北镇都有哪些呢?”行者饶舌不停,脚下也不放松。

农夫心中暗暗叫苦,他本来是打算从西沂山转到耕派大风那儿去的,又怕这人是灵感庄园派来的奸细,见甩不开他,只好转了个弯,向着穆陵关的方向而去。

“行者如果真的是来游沂山,我们渔樵耕读自然好客,一尽东道主之谊!”他一边心下打鼓,一边暗暗筹划,“只怕身上,也藏有几只黄雀?”

农夫有意放慢了脚步,和他齐肩并行,不无嘲讽地说。

“黄雀?哈哈,农夫兄是把我当做庄园那雀老大的探子了吧?”行者哈哈一笑。

一听他这语气,农夫反倒是放心了,于是一路上和他边走边聊着,聊些沂山的水土风物。走到穆陵关附近,农夫对他完全解除了戒备,正考虑这就转身要带他到大风那儿去呢,忽然全身一麻,被行者一个冷不防欺到他身后,点住了穴道。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