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错恋:太子妃的奋斗史,弃妃当自强,穿错时空嫁对郎!

舞文弄墨 429110 9409


楼主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人气作者
            

本文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十佳作品
          


本文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新作
            

楼主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新人
            

痛,好痛,从来没有过的痛,似乎要撕裂林纾的身体。

这是怎么了?病了吗?每次发烧的时候,身体都会很痛。

爷爷,爷爷在哪里?每次生病的时候,爷爷都会在旁边照顾着她。

她忘了……爷爷他,已经不在了……

她努力地挣扎,想挣开眼睛,却使不上一点力气。手臂和身体的力气在刚刚使出的时候,就已经被化解。

不是头痛,是腹痛……

灼热的疼痛,是来例假了吗?难道不是上个礼拜才结束的吗?

到底要忍受到什么时候?只要睁开眼,打开床头柜子的抽屉,就可以找到止痛片。

当她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脸上却传来被人抽耳光一般的疼痛,脑袋撞在了床铺上,嗡嗡作响,似乎钻进了一窝蜜蜂。

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却听到耳边传来一个陌生而冷酷的声音:“你不是很想做我的女人吗?现在得到了我的宠幸,难道不应该开心吗?”

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天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有人闯进了她的房间?林纾本能地挣扎,想要突破黑暗和痛苦的折磨。

“放开我……”

“放开你?难道不是你自愿爬上我的床榻,心甘情愿侍奉我的吗?这就受不了了吗?”男人摆弄着她的身体,似乎要将她活活撕裂一般。

“混蛋……放开我……”

林纾奋力地挣扎!

“你叫我什么……混蛋?”男人难以置信的声音。

在男人迟疑的空档,林纾终于挣开了被强行摁压在两侧的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掌攉到了这个“混蛋”的脸上。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天涯文学社区作者QQ群:450038056,入群需ID和作品验证

一声脆响过后,林纾终于看清了这个的男人,一个长发披肩,满脸暴虐之色,却英气逼人的男人!

自己的身体在对方的掌控下,呈现出令人羞耻的姿态,林纾不由地发出一声尖叫,在巨大的惊恐和绝望中昏迷过去。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耳边断断续续地传来一些陌生的声音。

“你们都是怎么伺候娘娘的?太子妃出了状况,你们可担待得起?!”

中年女人严厉的呵斥声。

“奴婢知错了,尚宫大人饶命啊!”

“如果想活命,你们都到外边跪着,等待太子妃的处置!”

侍女惶恐,不敢多言,紧忙退出去,并排跪在了门外廊檐下。

……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太子殿下真是糊涂,竟然闹出如此事端,这回可如何向皇后娘娘禀告。”被称作尚宫的中年女人,一声叹息。

一旁原本默不做声的年轻女子,声音冷静而柔和道:“尚宫大人,奴婢问过那些下人事情的缘由始末,昨天是太子妃以死相逼,让太子殿下留下来,这才激怒了太子殿下。太子妃的月事本来就是时早时晚的,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太子妃受伤之事并非下人的疏忽,请尚宫大人明察。”

此人正是同这位尚宫大人一起出宫的宫女,同在皇后身边侍奉,位分在尚宫之下,但言谈举止也甚是沉稳得当,一看便知受过良好的训练,不同于寻常的女婢。

“太子妃虽是任性了些,但她毕竟是霖相国的女儿,若是被霖府的人知道,因此发难,不只是太子,连皇上和皇后也会很为难。”中年女人沉吟道。

  • 成仙成佛 2016-08-19 21:43

    刀练到极致 手中无刀,心中有刀 心化万物为刀 处处有刀 无刀而无不有刀 无为而无不为 真正的刀看不见 刀在心中 从人心里飞出一刀  虽千万人,不可阻挡 (请点击进入http://book.tianya.cn/book/81955.aspx

  • 南山顽石2016 2016-10-25 20:52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 南山顽石2016 2016-10-31 15:22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 薇号xsm52w 2017-01-20 15:58

    看片找我

@瑾赟格格 2016-08-16 15:31:36

一声脆响过后,林纾终于看清了这个的男人,一个长发披肩,满脸暴虐之色,却英气逼人的男人!

自己的身体在对方的掌控下,呈现出令人羞耻的姿态,林纾不由地发出一声尖叫,在巨大的惊恐和绝望中昏迷过去。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耳边断断续续地传来一些陌生的声音。

“你们都是怎么伺候娘娘的?太子妃出了状况,你们可担待得起?!”

中年女人严厉的呵斥声。

“奴婢知错了,尚宫大人饶命啊!”

“如果想......

-----------------------------

支持,加油! 期待更精彩的~

@瑾赟格格 2016-08-16 15:31:36

一声脆响过后,林纾终于看清了这个的男人,一个长发披肩,满脸暴虐之色,却英气逼人的男人!

自己的身体在对方的掌控下,呈现出令人羞耻的姿态,林纾不由地发出一声尖叫,在巨大的惊恐和绝望中昏迷过去。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耳边断断续续地传来一些陌生的声音。

“你们都是怎么伺候娘娘的?太子妃出了状况,你们可担待得起?!”

中年女人严厉的呵斥声。

“奴婢知错了,尚宫大人饶命啊!”

“如果想......

-----------------------------

支持,加油! 期待更精彩的~

@张晓卯 2016-08-16 15:50:58

好看呢,坐等更新!!!

-----------------------------

谢谢支持,马上更新:)

“太子妃喜怒无常,岂止是任性这么简单。嫁来不到一月,就已有十多个下人受到严厉的惩处。如今,太子府上下人人心惊胆战惶恐度日,生怕有丝毫的闪失惹怒了她。莫说是做错了事情,即便是恪尽职责安守本分,她也会无事生非,无风起浪,岂能怪做他人的过错?!”

年轻的宫女眼见外边的侍女甚是可怜,心中不由生出同病相怜之感,不禁为之鸣了几声不平,希望对那些侍女可以从轻发落。

“你今天说的太多了,若是这话让旁人听到,岂不落人口实?霖相国大权在握,权倾朝野,连皇上也要有所顾忌,我们这些做奴婢的岂可失了分寸?此事知道便罢,凡事要谨言慎行,一定要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中年女人喝止道。

“奴婢知道尚宫大人仁和宽厚,奴婢也因不忍让其他人无辜受到牵连,所以才道明实情,恳请尚宫大人帮她们度过难关。如果尚宫大人将此事完全交给太子妃处置,以她残暴的性子,只怕那些下人都活不成了。”年轻宫女叹气。

“我们做奴婢的,命本来就是主子的,这件事情不必再多言,太医就要到了,你先回宫去吧!”

“是!”话已至此,年轻宫女明白多说也是无益,便只能领命退去。

……

似睡非睡间,林纾隐隐约约感觉有人给自己诊脉,喂药和清洗身体。

腹部暖暖的,似乎是敷着什么东西,脑子一片混沌,张不开眼。耳边不时传来中年女人的叹息声,全然想不起来她是何人。

身体疼痛,疲倦,脑海里全是些可怕的支离破碎的画面,让人分不清是真是假。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纾再次从噩梦中醒来,却发现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

身下的床宽大,柔软,撑着精美奢华的金丝菱纱帐,空气中散发着醇厚的檀香气息,床边放置着玉雕香炉,逸散出袅袅香烟,花开富贵雕漆屏风古朴典雅。

她呆呆地看着完全变了模样的房间,完全分不清是梦是真。

枕旁一枚蝴蝶状的碧玉簪,吸引了她的目光。

这支玉簪的形状是如此的陌生而熟悉!

这不是……这不是她在古董市场淘来的那个簪子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且,簪头部分残缺的蝴蝶已经恢复了完整的形状,使得整个簪子看起来巧夺天工,栩栩如生。

林纾拿着沁骨冰凉的蝴蝶玉簪,后背阵阵发冷。

这熟悉的形状和材质,让她猛然想起在古董市场发生的一幕,记忆的闸门由此打开。

她是个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

记忆里,是一座风景如画,古韵犹存的江南小镇,她就是在这个小镇里长大。

二十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被一个从石桥边走过的老人抱了回去,从此,和这小镇,以及古董店有了不解之缘。

而那座刻着“三生缘”字样的三生桥,也成了她童年时常去嬉戏的地方,以及上学后,每天都要走过的地方。

四年前,老人去世后,打理店铺的事情就落在了老人的朋友刘伯,以及尚且年轻的林纾身上。

又三年,刘伯离开,古董店便只剩下霖纾一人。

刘伯离开时,曾说:小纾,你还这么年轻,一直留在这里,照看古董店太可惜了。现在生意不景气,真不成把店铺转让了吧!

对刘伯的建议,林纾没有同意:“古董店是爷爷留给我的,怎么能转让呢!”

刘伯叹了口气,忍痛离开。

林纾从小在这里长大,古董店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爷爷养的鹦鹉老猫,还有那些花花草草都在,有它们在就会觉得很安心。

每天站在阁楼二楼的雕花窗边,可以看到行人在街道上穿梭而过,还可以看到一只只乌篷船从是石桥下剪波划过。

两岸的垂柳和青砖黑瓦的房子倒映在水面上,相映成趣,被夕阳渲染成绯红的颜色。

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离开过小镇的女孩,林纾的生活简单却不乏乐趣。

跟着爷爷,林纾学会了鉴别和修复古董,偶尔招呼一下前来购物的客人,或者帮前来取景的游人拍照。

闲暇的时候,就和刘伯下一盘围棋,听他讲历史和神话故事,或者听他用古琴弹奏一阕意蕴悠远的曲子。

刘伯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不仅弹得一手好琴,而且练得一手好字,让人欣羡不已。

相对于做生意,林纾更喜欢制作汉服和唐装,挂在店中试卖的时候,颇受欢迎。

煮凉茶,做糕点,也是跟着刘伯学会的。在小镇上,每到炎炎夏日,几乎每家都会煮凉茶供来往的客人解渴,小镇的纯手工糕点,堪称特色。

小镇的记忆在林纾的心里装得满满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离开小镇,开始新的生活。

@张晓卯 2016-08-16 17:15:20

摸摸哒!

-----------------------------

嗯哪:)

三天前,林纾像往常一样到古董市场淘货。

每到周末,摊位和货品会比平时多出许多,运气好的话,还能淘到一些不错的东西。

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林纾时不时地停下脚步,在临近的地方,观赏浏览一番,若是发现称心的宝贝,又价格合适,就可以收入囊中了。

经过一个摊位的时候,一对年轻情侣,吸引了林纾的注意。

女孩年轻靓丽,长发披肩,眉眼如画,手里拿着一支玉簪叹息:“这应该是一双比翼双飞的蝴蝶吧!为什么残缺了一半呢?好可惜。”

男孩溺爱地一笑:“这里还有很多好东西,既然这个簪子已经坏了,我们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摊主见女孩有些踟躇不决,便劝说道:“这簪子的玉料还是很不错的,整个市场也就这一件,你们要真喜欢的话,我低价卖给你们吧!”

女孩犹豫了片刻,最终摇了摇头,将玉簪放了回去:“玉料再好也只是一件残品了。两只残缺的蝴蝶,带在身上多晦气。”

“古董这东西本来就被很多人碰过,说不定是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呢!我说到别处去玩,你偏偏要凑热闹来看古董,你真喜欢翡翠饰品,我们去那边的美玉斋,全是新的,品种齐全,款式又多,肯定能挑选到称心的。”男孩劝慰着。

“好吧!”女孩应声,随男孩一起离去。

这对年轻的情侣走了,林纾这才松了口气。

那簪子的成色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毕竟是残次品,已经失去了收藏和观赏的价值,他们走了也好,免得被摊主糊弄了去。

见生意黄了,摊主拉着脸,对着簪子抱怨:“真是个晦气的东西,因为你已经走了三波人,整整一上午都没有开张,你还是哪儿来哪儿去吧!”

说着话,随手一抛,簪子便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砸在了林纾的脚面上。

林纾随手拾起,不由在心里叹息:两只残缺的蝴蝶,真是可惜……

手中的簪子在太阳的直射下,竟是冰冷冰冷的。

似乎有一股冷气,顺着指尖一直窜向大脑,耳朵顿时发出一阵嗡鸣,恰似天外来音般,传来一个女子如泣如诉的声音:

墨阳,我是真的爱你,为了你,就算死,我也愿意!

心口不由地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林纾顿时觉得思维被抽空了一般,变成了一片茫然的空白。

一幕陌生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

一个女人从发髻中抽出了这枚玉簪,随着玉簪的抽出原本高高束起的长发,如黑色的瀑布般倾洒而下,使得那倾国倾城的容颜更多了几分震慑人心的美艳,与之美貌不符的是女人美丽眼眸中深不见底的痛苦和绝望。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女人突然将玉簪对准了自己的胸口,猛地刺进了心脏!

鲜血顺着玉簪刺穿的地方流淌而下,恰似一条条狰狞的红蛇,染红了女人的锦色华裙。

在女人的对面,是一个长身玉立的年轻男子,容貌俊美,目光幽深,浑身充满冰冷的肃杀之气,对女人的行为没有制止,也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因为痛疼,女人漂亮的脸庞开始变得苍白而扭曲:

“墨阳,就算你不爱我,就算无法得到你的心,至少我不会让你轻易地忘了我!我是为你死的,我要让你永远都不得安宁!”

说完话,女人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拔出了玉簪,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女子倾倒下去,衣衫和发丝在空气中飞舞,划出一道凄美的影线。

与之同时,被鲜血沾染的玉簪无力地从女子手中跌落,与地面撞击发出一声脆响,簪头的蝴蝶跌碎成残缺的形状……

这情景恰似瞬间的一恍,林纾很快被身旁的喧闹声,拉回了现实,恰似大梦初醒。

而手中的玉簪,映着阳光,焕发出诡秘而冰冷的光芒,像极了幻象中女人用来刺死自己的那枚玉簪!

这……这是怎么回事?是幻觉吗?林纾一阵惶恐,内心想丢开这枚玉簪,手指却失控地将其握紧。而方才那种莫名的痛苦和窒息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恍如隔世。身边充满是川流不息的人群,杂音盈耳,真实鲜活。

观望天地四周,天朗气清,熏风扑面,正是她所喜欢并熟悉的江南六月的好天气。林纾万万没想到,这支玉簪会彻底改写了她的命运。

昨夜残酷的情景,再次在林纾的脑海中浮现,暴虐的男人让人不寒而栗!

林纾无法再淡定下去,强忍着身体的酸痛,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可以,她怎么可能继续忍受这样残酷的摆布,她要逃出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一定要逃出去!

@迷瞪爷 2016-08-16 18:57:14

内容不错,很好看,加油!

-----------------------------

多谢鼓励,会努力的:)

撑在床上的掌心传来一阵的刺痛,林纾低头看去,蝴蝶玉簪正安静地躺在手下,险些刺破了她的手掌。

林纾拿着沁骨冰凉的蝴蝶玉簪,后背阵阵发冷。先前一系列的事情联系起来,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女人刺死自己的情景,林纾手指一颤,玉簪便跌落在床上。

耳边再次回响起女人如泣如诉的声音:墨阳,我是真的爱你,为了你,就算死,我也愿意……

墨阳,就算你不爱我,就算无法得到你的心,至少我不会让你轻易地忘了我!我是为你死的,我要让你永远都不得安宁!

……

不,林纾摇头,制止自己再回想下去,不然一定会精神错乱。无论这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想更多,她只想赶紧逃离这个诡秘的地方!

就在这时,房门再次打开,林纾身体一僵,抬头看去,但见一个容貌端庄,面色威仪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太子妃,你醒了。”女人来到近前,恭敬地向面色慌乱的林纾施礼。

听声音,林纾辨认出这就是先前来探望过的中年女人,她为何能够如此准确地知晓她已经醒来呢?!

她并不知晓,这床榻的玄妙之处,在床栏的一侧雕刻着兰花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凸起,和兰花图案融合在一起,不仔细看就很难发现。

一旦触碰到,就会牵引到里边的机关,守在外边的宫人听到铃铛的声响,也就知道主子已经醒来,需要有人侍奉了。

在这诡秘的氛围中,林纾也变得紧张起来。

双手在宽大的袖子中握成拳头,勉强维持着镇定,顺着对方的话意,有些仓促道:“我有些累了,你看着处理吧!”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对方小心谨慎的态度看,她们将她视作神明一般对待,应该不会忤逆她的意思。

现在她只想赶紧将这些言行怪异的人打发出去,以免节外生枝。

中年女人的表情有些错愕,随即很快恢复了镇定,再次恭谨地施礼:“是,奴婢谨尊娘娘安排,太子妃好生修养,奴婢告退!”

又是一套周全的礼仪过后,中年女人命守在门外待命的侍从收拾好地上的杯盏,擦拭干净地毯,一切安置妥当,这才带着两名面如土色的侍女离开。

眼见房门再度关闭,房间中只剩下自己一人,林纾这才松了口气,愣愣地看打量着全然陌生房间,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事情似乎比她想象的更为复杂,看来不只是遭遇歹徒那么简单!

她猛然想起,那个施暴的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根本不是现代人的装束。

强忍着内心的惊恐仔细回想,林纾心头又是一惊,那个男子竟然像极了幻境中那个冷酷无情的白衣男子!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紧张,林纾的身体开始颤抖,无法想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她绝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她必须要逃出去。求生的欲望让她强打起精神,支撑着尚且虚弱的身体,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经过梳妆台的时候,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身影,使得林纾忍不住停下脚步,看过去。

镜中的映像让她大吃一惊,恰似一柄重锤敲在心口,脚步一个踉跄险些跌倒:镜子中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样子,这分明是那个用玉簪刺死自己的女人啊!

目光快速地环顾四周,房间中只有自己一人,她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清晰而鲜活的呈现的铜镜中。

铜镜中的女子恰似幽灵般,在同一时间模仿着她的一举一动,丝毫不差。

莫名的惊恐感蔓延到周身的每一个神经,林纾在惶恐中后退,她感觉镜中的女人随时可能走出来,将她活活掐死。

当她跌坐在先前睡过的红木雕花床上,看着白皙纤细肤若凝脂的双手,精美修长的指甲,白玉雕琢一般的玉臂,这才留意到身体的变化。

身后这丝缎般倾泻到床上的乌黑长发,不是她所拥有的;再低头看宽大的丝袍下不盈一握的腰身,也比印象中明显纤细和柔软了许多,这绝对不是她自己的身体!

香炉中余烟袅袅,如梦如幻。轻风拂幔,鬓角微凉。

房外庭院中,一声鸟啼,分外清灵,将林纾警醒。

抬头看向窗外,暮色四合,残阳似血,这时候应该是黄昏了。

橘色略显暗淡的光线从窗外照进来,使这个古香古色的房间愈加诡秘,却有着无法抗拒的真实感。

床头玉质优良做工精细的蝴蝶玉簪,再次发出冷清的寒光,提醒着她,这不是梦,而是现实。她也没有被绑架,而是变成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如果这是现实,她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林纾心跳如狂,难道……难道她的灵魂已经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除此以外,她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

“娘娘,厨房已经准备好午餐,现在要不要送过来?”

映月轩中,侍女晴莲小心翼翼地向主子请示。

“既然已经做好了,就送过来吧!”

林纾的目光从窗外繁花似锦的庭院中收回来。

“是,娘娘!”晴莲苍白着脸,张皇地退了出去。

林纾叹了口气。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每天都活在幻境中一般,真是让人很难适应。

事实证明,她是真的穿越了,来到了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从一个名叫林纾的现代女孩,变成了一位名叫霖姝的墨国太子妃。

每次接触或者凝视蝴蝶玉簪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会涌现出一种近乎真实的幻觉和悲戚之感,似乎自己真的已经变成这个玉簪的主人一般,连痛苦的感觉也感同身受。

如果,早知道它会彻底改变她的生活,她绝对不会脑子一热就将它带回去。

根据这些天的观察和了解,林纾明白了整个事件的始末缘由。

一个礼拜前,也就是穿越过来的那一天,太子妃霖姝以生命相威胁,迫使太子墨阳留下来,导致太子暴怒,发生了让林纾终身难忘的可怕一幕。

林纾猜想,大概是这位太子妃恰逢例假,无法承受剧烈的疼痛,导致失血过度,因此丧命,她才被蝴蝶玉簪莫名奇妙的带到这个世界,承受了整个过程的荒谬、残忍和疼痛。

虽然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林纾还是无法确定幻境中看到的是否属实。

按照幻境所示,霖姝是自杀身亡,而非因为太子的缘故,这让林纾很是不解,却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在太子府呆了整整一周,依旧没有找到回去的方法,便只好拿“既来之则安之”的话语来宽慰自己了。

太子府的生活只能用百无聊赖来形容,但凡林纾所到之处,无不噤声侧目,胆战心惊,惶恐中闹出不少乱子。

为了避免招惹更多的麻烦,林纾也只能猫在房间中,避免与人接触,无聊度日了。

林纾心里明白,如今的处境,倒是怪不得别人,怪只怪自己变身成让人憎恨的奸臣之女。

这也便罢了,偏的这个霖姝又是个骄横残暴的主儿,难怪下人会吓成那般模样。对此,林纾只能表示深深的郁闷和无奈。

霖姝之父霖启辄,身居要职,权高势重,一人之下,百官之上,连皇上和皇后也对他忍让几分,可见他在朝廷中的分量。

霖姝的身份,因为其父亲的缘故,再加上嫁入太子府,封为太子妃,就变得更加举足轻重不可忽略了。

无怪乎,出事之后,所有人都吓得魂不附体,似乎天塌了一般。连侍奉在皇后身边的姞尚宫也奉命出宫,前来慰问。

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纾的处境更见艰难了。

身边虽然有四位贴身侍女:茗兰、晴莲、采菊和素梅,但她们因为过于谨慎和惧怕,谈何贴身,更别提贴心了。

看着她们胆战心惊,畏首畏尾的样子,林纾也不好让她们为难了,还不如一个人呆着自在。好在房间里有不少书籍可看,算不得有趣,倒也可以打发闲暇无趣的时光。

林纾一语既发,不多时,晴莲和茗兰就送了午餐过来,一人一边分站在主子身旁小心侍奉。

茗兰用汤匙将乌鸡和山药盛在白玉碗中,盛到一半的时候,一根乌黑的长发连着一块鸡肉,被带了出来。

食品不洁,为太子府的大忌,按照太子妃的火爆脾气,此事非同小可。

茗兰双手一抖,鸡块跌落汤碗中,汤水溅洒在林纾的衣服上。

正在布菜的晴莲脸色顿变,拉过吓傻的茗兰,两人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奴婢该死,请太子妃饶命!”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比如说,替主子梳头发的时候,梳掉了一根头发;比如,她们整理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碰出了声响,本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都会使得她们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没关系,你们下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就好。”

尽管林纾从未责怪过一句,她们还是条件反射般,一旦认为自己犯错,就赶紧磕头求饶。

她不止一次交代不必跪来跪去,但她们都充耳不闻,反而更加惶恐不安。对此,林纾唯有深表无奈,顺其自然了。

“谢娘娘宽恕之恩。”

这四个丫鬟中,晴莲的胆子稍微要大一些,她微微抬起头,见主子面色随和,确实没有责备的意思,这才紧忙磕头谢恩,拉了茗兰起来。

“你们去忙吧!以后我吃饭的时候,你们不用在旁边侍奉了。”林纾摆手道。

本来很美味的食物,被人在一旁观看着吃,就会很没有胃口。

“是,娘娘。奴婢告退。”晴莲领命,带着吓得六神无主的茗兰退了下去。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