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从深圳流浪开始——《奔跑吧,欲望!》

舞文弄墨 9964837 7417


作者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十佳作者
          

作家王小波说,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归你真正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

是为题记。

南下的长途客运汽车已走了整整一夜,这是刘道前第一次出远门,他激动得几乎一夜没合眼,这会儿刚想睡,天就亮了,车终于停了,现在他迷迷糊糊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不过即使不迷糊,他也不知道这是哪儿。

“吃早饭了!”乘务员提醒大家。

乘客们陆续下车,刘道前不想下车,看大家都下了,觉得自己也应该下,就走了下来。太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他眯着眼四处看了一下,停了好多车,多是载客的大巴;面前是一个饭店,挂着醒目的招牌“安徽阜阳饭店”。刘道前猛地惊出了一身冷汗,什么?安徽?车从河南出发去深圳怎么到了安徽?我坐错车了!他赶紧拉一个人问这是哪里,那人说是湖南,他才松了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随即也清醒了许多。

饭店坐落在山脚下,除了公路,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刘道前喜欢这个地方,因为之前一直在上学,没有出过远门,家乡又是平原地带,所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山,如果能住在这里就太好了,可以天天与山为伴。他心里想,终于熬到初中毕业,可以出来见见世面了。

乘客们都去吃饭了,他一个人看了一会儿山,肚子也开始咕噜噜地叫,就想起昨晚走得匆忙还没吃饭,对了,包里还有四姨给装的几个鸡蛋哩!他赶紧打开帆布包,当他解开装鸡蛋的胶袋,就立马闻到一股臭味儿,呸呸呸!也难怪,七八月的三伏天捂得那么结实不臭才怪!哎,早知道听四姨的话把鸡蛋拿出来凉凉了,都怪自己不好意思当着车上那么多人把鸡蛋拿出来,他觉得那样显得“老土”,现在只能把它们全扔了!可惜!刘道前心里酸溜溜的,可惜可惜!但是他又忽然记起小时候,母亲不是常常吃臭了的鸡蛋么,想想应该是能吃的,他就试着吃了一口,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差点呕吐,这才坚决地把鸡蛋扔了。鸡蛋扔了以后,他赶紧再翻开帆布包,拿出一本《平凡的世界》在空气中抖了抖,嘿,幸亏没事,别被臭鸡蛋染坏了!这可是他的精神食粮!自从初中一年级启蒙老师肖智坡推荐他看这本书后,他就迷上了里面的世界;他总觉得自己就是孙少平,同样是农民的儿子,他刘道前也要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做出不平凡的事业!

他兜里还有二十块钱,但是昨晚四姨特别叮嘱,钱要到了深圳再用,找他爸他妈还要坐车。可是这会儿肚子咕咕叫,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买点东西吃!可是他一看饭店里没有油条胡辣汤之类的早餐,只有米饭和菜,人们都拿着盛套餐的大铁盘子去排队,他也跟着排,心想,我只买两块钱的饭。

“十块钱一份!”打菜的师傅头都不抬一下大声说到。吓得刘道前把想要说的“我要两块钱的”这句话咽了回去,他只好交了十块钱,得到一荤两素的套餐。管他哩,开一次洋荤呗,用这种盘子吃饭他也感到新奇,也就没太惋惜那十块钱,要不是这会儿身上没钱,十块钱算什么!也怪四姨,给他买完票后就给了他二十块钱!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骚年易逝罕 2016-09-20 10:33:47

更新太慢啦。。。楼主

-----------------------------

不会慢的,等着吧

  • 东方民族哲学 2017-03-20 14:47

    我们文学团队的办刊模式是以网站做公众平台,走电子杂志品牌化的道路,当然,也可以连载和出版大家的长篇作品,详情http://blog.tianya.cn/post-7526698-123868604-1.shtml

  • 嫩冬瓜 楼主: 2017-09-07 09:32

    评论 东方民族哲学:支持

  • 杨忠182 2017-11-26 18:55

    评论 嫩冬瓜:顶

吃完饭他随着大家上了厕所,又随着大家上了车,他又安静了下来。车继续前行,透着车窗他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他想,别了,熟悉的故乡,别了,余凤!哎,谁让他向往打工的生活哩,考上了高中也不去上,为此亲戚们和他的父母多生气!为什么四姨只给他二十块钱?就是生他的气,放着好好地高中不上,硬要去打工!好,让你打工,先吃点苦头吧!但是他知道,他打工是有目的的,现在家境不好,他上学简直就是一个累赘!他想,我先打工,赚了钱再回来上!嘿嘿,谁知道我的真实想法?况且现在不也流行南下打工吗?看看村里像他这样大的年龄谁不是出去“抓钱”哩!听说外面满地都是钱,村里徐大胆出去了两年回来就盖了两层楼哩!

不过,这会儿他也确实感伤,他想起前天和于凤在学校南面的水渠边分别,于凤告诉他:一定要走好自己的路。这两天他都在默念这句话,这是于凤告诉他的,他一定要牢记!然而,再过多久他才能再见到她啊,他的十七岁初恋!

车行了不知多久,天忽然暗起来,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长途车就是这样,有时候一天就可以经历好几次晴天,好几次雨天。刘道前整理了一下思绪,就开始憧憬将要开始的生活,心情又渐渐好起来,大城市是个什么样子呢,马上就可以见到了!他喜欢写日记,就马上他掏出笔记本,写到:这次出远门,我经历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山,第一次见了隧道,第一次看到武汉长江大桥……

车又行了一夜,第二天天刚亮就到了深圳,车在福永停了下来,下去了一些人, 刘道前紧张起来,心想到了吗?就赶紧问司机:“师傅,宝安的西乡大门口到了没?”他走时,四姨告诉他的就是这个地址。“没呢,到了给你说。”司机头也不回,车又启动了。

“西乡到了,下车!”刘道前早就做好一级战备,一个箭步就冲了下去。太阳又升了很高,光线刺眼,他想南方的阳光怎么那么强啊。

  • 海上的一滴水 2017-07-20 13:57

    刘道前整理了一下思绪,就开始憧憬将要开始的生活,心情又渐渐好起来,大城市是个什么样子呢,马上就可以见到了!他喜欢写日记,就马上他掏出笔记本,写到:这次出远门,我经历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山,第一次见了隧道,第一次看到武汉长江大桥……

  • 杨忠182 2017-11-26 18:54

    评论 嫩冬瓜:很好

  • 嫩冬瓜 楼主: 2017-11-28 18:06

    评论 杨忠182:谢谢

支持嫩冬瓜发论坛,毕竟,天涯还是个论坛,发论坛有好处!

@嫩冬瓜 :本土豪赏1个1314(1314赏金)聊表敬意,爱你一生一世【我也要打赏

@听风在笑磐 2016-09-20 11:27:24

我也跟上了,从此等更新,楼主很棒,有才能有正义有文笔,真希望更多一些楼主这样的人执笔呐喊,这是我上天涯的第一个回复,只为表达对楼主的敬意!

-----------------------------

谢谢,你的关注就是动力!

刚睡醒一觉,上来看更新,顺便顶一下贴。

他刚下车还没站稳,就有几辆摩托车围了上来,“坐车吗?”“到哪里?”还有说其他方言他听不懂的。刘道前吓了一跳,他怕这些人都是骗子,要是被骗了就再也找不到地方了,他就索性谁也不理,他们竟也没有再纠缠,他松了一口气。他一个人什么也不看,背着蛇皮袋匆匆往前走了一段,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蹲了下来,这才揉揉眼睛看清眼前的世界。他回想,书上都是这么说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真是这样啊,楼那么高,车那么多,人山人海,灯那么亮,纸那么醉,金那么迷,他简直爱上这个地方了,都不知道自己的思想符不符合现实,这会儿哪里有灯啊,他是蹲在一个人行天桥下边呢!他的心突突跳着,他想自己一定要在这里打下一片天下!他把自己幻想成某个电影中的男主角了。

然而他这会儿最讨厌的是眼前的蛇皮袋,蛇皮袋里装的是一些花生和芝麻,多土啊,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拎个农村人拿的东西,还有身上背的帆布包,不知是几十年代的东西了!都怪外婆,说大城市的东西贵又不好,拿点家乡的东西用得着,反正是坐车又不累,不拿白不拿。刘道前这会儿真想把这一兜东西给扔了!他确确实实地感到自己是那么不协调,看路上的行人,他们怎都穿得那么光鲜!再看看自己的衣服,在学校那也是好衣服哩,白裤子,白衬衫,白球鞋,这可是他自己要穿成这样,幻想到了大城市应该穿得亮一点。然而现在他才后悔了,在车上折腾了两天,白衣服也蹭成黑的了,原来不是你穿得白,你的脸就白了,你一个乡巴佬,穿得再白,也改不了灰头土脸!强烈的自卑感袭击着刘道前,这样怎么打天下!

他蹲着难受了一会儿心情又好起来,好吧,看我以后怎么在这里施展手脚!哼!

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先到西乡大门口,然后按照四姨教代的方案,给他小姨打传呼来接她,可是他这会儿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大巴不是说到了么,他再仔细寻找,没有看见大门之类的啊。刘道前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可是现在必须得问问别人,这时刚好走过来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他就硬着头皮问:“嗨,西乡大门口在哪儿啊?”没有称谓,没有礼貌性用语,没有普通话,他自己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日后想起来才发觉自己真不像个“文化人”。时尚女郎是个好心人,告诉他还有一段距离,你拿这么多东西得坐车。刘道前的回答是一声“哦”。还是得先叫个车,到了西乡大门口再说。他站起来刚准备找刚才的摩托,就有一辆在他面前停下。

“你到哪里?”司机说的是普通话。

“我到西乡大门口。”刘道前这才磕磕绊绊地用普通话说道,他感到说普通话真别扭,洋腔洋调的。

“五块钱。”

刘道前感到五块钱不贵,这可是大城市,才五块钱,呵呵,遇到好人了。刘道前心想,也许是他看我刚从乡下来,就给我便宜一点吧,看来有时候装个乡巴佬也不是坏事嘛。他就赶紧上了摩托。摩托飞快,高楼在眼前一晃就甩到了身后。不到一分钟,司机说,到了。刘道前就下了车,他没觉得司机要贵了,他想大概大城市就是这个价格。

这是一个比刚才他蹲的天桥下更繁华了好几倍的地方,他的眼都看花了,楼更高了,人更多了。不过,现在他要赶快找个公用电话,先给他的小姨打个传呼,让他小姨来接他。没走多远,就看到有个卖飞机票的地方有个电话,他就走过去向门口穿制服的人说:“我想打个传呼。”那人看了他一会儿,说:“打吧,五块钱。”刘道前一想,嘿,正好还有五块钱!真是幸运啊!

她把便签纸放进包里,掏出ipod打开,把一个耳机递向我,面露询问。我看了一下,接过塞进右耳,她轻轻朝我靠了靠,把另一个耳机塞进左耳。

@虚伪的社会廖 2016-09-20 12:42:32

看了一半先顶下 楼主是真正的作家 而不是什么签约写手 睿智浑厚

-----------------------------

谢谢谬赞

过了二十分钟,他小姨才打回来。这段时间,刘道前几乎要哭了,他想,如果小姨没接到传呼,那他就完了啊!身上是一分钱都没有了。还好小姨一听说是他,安慰着说,你等着,我马上到。

刘道前的小姨李本萍七年前来的深圳,几经辗转吃了不少苦才站稳脚跟,现在经营着自己的一个小服装店。他哥刘道坤和他爸妈都是小姨带过来的,说实在的,他们家的境况多亏了他小姨,刘道前从心里感谢李本萍。不过他这会儿怕的是小姨认不出他或者他认不出小姨来,七年没见了啊!于是,他站在西乡大门口瞪裂了眼睛看经过的每一个人,直到他看到一个摩登女郎慌张地也在找人,他才战战兢兢地喊了一声小姨。

“哟,前儿都长这么高了!你不喊我还真认不出你了。走,去你妈他们店里。”小姨叫了一辆摩托,他们两人都坐了上去。他心想,小姨很厉害啊,这么复杂的地方都把他找到了。

摩托行驶了约二十分钟,在一个很窄的街道停下,李本萍给了司机三块钱,奇怪的是司机竟没吭声就一溜烟开走了,刘道前一阵悔恨,还是受骗了,但是他也没好意思告诉他小姨。

李本萍走到一间门面房前,敲了敲门,喊了一声,姐啊,就有人从卷闸门的中间小门里伸出头来,正是刘道前的母亲!

更多好贴,尽在舞文弄墨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