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商标而受刑罚。(转载)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宇公司)诉北京幻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幻思公司)、海南大舜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大舜公司)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大舜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轩辕剑传奇》作为电影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大舜公司赔偿大宇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6.5万元。

对此,有专家表示,相关企业或电影公司,在保护自己权利的同时,一定要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轩辕剑”引发商标诉讼

据悉,2013年4月,大宇公司注册第10593609号“轩辕剑”商标,该商标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1类,包括除广告片外的影片制作、在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提供在线手机游戏等项目。此外,大宇公司还以“轩辕剑”为名发行多款电脑游戏,且该系列游戏先后获得“最佳国产游戏”“玩家票选最佳单机游戏金奖”等奖项。2010年10月,大宇公司与上海唐人电影制作有限公司(下称唐人公司)签订《授权合约》,授权其根据游戏《轩辕剑之天之痕》改编并拍摄电视剧,授权时间为三年。2014年10月,大宇公司与华亿传媒集团(下称华亿集团)签订《授权合约》,将游戏《轩辕剑外传云之遥》《轩辕剑外传汉之云》的商标、著作权等权利授权华亿集团,把上述游戏改编为一部电视剧。2015年6月,大宇公司将《轩辕剑》游戏的商标、著作权等权利授权给华亿集团,由华亿集团改编并拍摄为电影,截至该案审理时,电影尚未上映。

2015年5月,电影《远古魔咒》以“更体现剧情”为由申请将片名变更为《轩辕剑传奇》,该影片第一出品单位为大舜公司,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同意该影片片名变更。2015年8月,电影《轩辕剑传奇》(下称涉案电影)上映,幻思公司通过微博账号“电影轩辕剑传奇”对该电影进行宣传。

大宇公司认为,大舜公司为涉案电影的第一出品人,且在涉案电影中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文字“轩辕剑”,容易误导公众;幻思公司为该电影进行市场宣传、推广,二公司的行为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此外,大宇公司推出的电脑游戏《轩辕剑》,具有较高知名度。大舜公司和幻思公司使用“轩辕剑传奇”进行电影制作、宣传、炒作,易造成混淆,使观众误认为二者之间存在关联,不正当地扩大涉案电影的影响力,构成不正当竞争。据此,大宇公司将二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下称朝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幻思公司、大舜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轩辕剑”商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在各自网站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100万元。

大舜公司辩称,其与大宇公司“轩辕剑”商标所核定使用的服务不构成相同或类似,故未侵犯原告的商标权。大舜公司最早在电影名称上使用《轩辕剑传奇》,“轩辕剑”商标在电影上不具有任何知名度和影响,没有与大宇公司产生任何对应关系,相关公众不可能将两者混淆,并未构成不正当竞争,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幻思公司表示,同意大舜公司的答辩意见。

法院判决认定侵权

朝阳法院经审理认为,大舜公司将“轩辕剑传奇”作为电影名称使用,结合电影内容的确包含“轩辕剑”相关情节的事实,大舜公司的使用仅具有描述性,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在大宇公司与他人授权合作拍摄电影《轩辕剑》的背景下,大舜公司使用“轩辕剑”字样作为其电影名称的主体部分,容易引起相关公众产生电影《轩辕剑传奇》系经大宇公司授权拍摄,或该电影与大宇公司的游戏《轩辕剑》有关联关系的误解。因此,大舜公司使用包含“轩辕剑”字样的电影名称,构成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幻思公司并非影片出品方,仅接受电影出品方的委托通过微博对电影进行正常的宣传,对大舜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无主观过错。法院最终判决,大舜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轩辕剑传奇”作为电影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大宇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6.5万元。

2016年8月,大宇公司不服朝阳法院判决,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法院改判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100万元。

更多好贴,尽在创业家园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