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都市情感篇)

情感天地 6488854 8428

引子 那一世,西子湖畔,擦肩而过,她一个回眸让他魂牵梦绕,为伊消得人憔悴...闻她出嫁之讯,他泣血而亡。她从此归隐深山,削发为尼,参禅清修40载,圆寂前,开悟之时,佛祖问她“所愿为何?”她语“只愿执子之手,与子终老”佛祖叹息“可愿为石阶修行三世?”她参拜“然!”......

第一章

有时候韩一鸣会觉得,生活就像一场舞台剧,人们只是活在上天掌控下“卡门的世界”里的芸芸众生。可是很遗憾!这场戏剧没有彩排,也不可复制,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小到路人甲乙丙丁,大到哪些你以为能陪伴你一生的那些人。有时你甚至来不及和他们说一句再见...

在你登台之前,你的故事主线,出场人物早已被设定,你只是在设定好的剧情里演出自己的喜怒哀乐,演出一场场相遇离别,一段段爱恨纠葛。你生命所出现的每一个人,他或她一定要出现...

“咚!”车使劲晃了一下,由于颈椎的震荡,韩一鸣瞬间觉得有些眩晕,“被追尾了!”

多年的驾驶经验让他惯性的驻车,拉手刹,打开双闪。做完这些他松开安全带,缓了半分钟,自己用手揉了揉脖子和额头两侧。不适感逐渐缓解了,他才拉开车门去查看事故。

下午五点的西二环,本来就堵的让人烦躁,这突如其来的车祸,更是让韩一鸣觉得心烦意乱,就在此时电话又响了,是小顾,他接通电话,传出小顾欢快的声音“亲爱的,到哪儿了?我下班了!”

韩一鸣压住烦躁的心情,尽可能平静的说“要不然你自己先安排,我车被人追尾了,处理完给你回电话?”

“天哪,你没事儿吧?”小顾紧张起来。

“我还好,先不说了,一会电话!”韩一鸣匆匆挂了电话。

他的白色奥迪车停在中间车道上,后面两米的距离一辆红色沃尔沃轿车老老实实的趴在那里,车头保险杠已经有点凹进去了。

他绕到车后看了一下自己的车,后保险杠变形了,后尾灯也碎了一个。再回头看看沃尔沃轿车,车主居然不下车,韩一鸣有点恼了。走过去敲了敲驾驶侧的车窗甩了一句“你会不会开车?”

过了半分钟,车窗才摇下来一点点,一个女人的声音有点慌乱“对不起,您没事吧?不好意思!”声音很好听,而且有一种熟悉和温暖的味道。

这让韩一鸣的火气瞬间消下去很多,他调整一下语气,轻声说“我还好,没事没事,你先把双闪打开,然后我们报个案。”

韩一鸣拿出手机给两辆车拍了照,又打电话报了案,韩一鸣隔着车窗问“美女,你追尾的全责没意见吧?要是没意见咱们把车挪一边去填个单子?”

于是两人都把车挪到应急车道上去了,到这时女车主才走下车,看到她的第一眼,韩一鸣愣住了“是她?不可能!不可能!快二十年了,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到?可是太像了,那个样子,那种感觉,不可能是别人了!”

七月的京城,即便在下午五点,暑热依然牢牢的罩着整个城市,尤其站在车水马龙的二环路上,韩一鸣看看她再看看四周,突然觉得一切很不真实,“不是在做梦吧?”

他帮她设置好危险警示牌,他不住的偷看她,越看他也觉得心惊,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米色的高跟鞋,装扮并无多少出众,但那眉眼,那种气质曾无数次的回旋在他的脑海里。

韩一鸣鼓足勇气说“麻烦,那个...能看看你的驾驶证吗?”

女人迟疑了几秒钟后,仍然从包里翻出驾驶证递给他,韩一鸣觉得接过驾驶证的手都有些颤抖,慢慢的打开驾驶本,他心跳开始加速,甚至忘了呼吸,“夏梦!...真的是你,这个让他魂牵梦绕多年的名字,又一次真真实实的出现了!”

这一刻他反倒平静了下来,合上驾驶证,笑着说“大小姐,快二十年没见了,刚见面就想撞死我吗?”

女人愣了一下,仔细的盯着他看了一会,惊异的捂着嘴“韩一鸣,你?怎么是你?天哪,不可思议...”

韩一鸣说“有时候觉得世界太大了,可这种时候又觉得世界太小了,我看就不用等警察叔叔来了吧?你请我吃顿饭补偿一下应该就差不多了!”

夏梦抬手看看腕表,“今天怎么样?如果你没有安排!”

韩一鸣犹豫了一秒钟就应了“我选地儿吧?跟着我的车,别再追了,姑奶奶!”

夏梦笑了“没事,大不了再请一顿饭呗,反正女司机就这水平,哈哈!”

韩一鸣在下一个出口驶出了环路,向东开去,大约十几分钟以后绕到了新街口,一路上他都压着速度,留意别把夏梦绕丢了。

  • 牛得很牛角梳专卖 2016-05-06 08:57

    好看,坐下来慢慢连吃边看~~~~~~~~~~~~~~~~~~~~~~~~~~~~~~~~~~~~~~~~~~~~~~~~~~~~~~~~~~~~~~~~~~~~~~~~~~~~~~~~~~~~~~~~~~~~~~~~~~~~~~~~~~~~~~~~~~~~~~~~~~~~~~~~~~~~~~~~~

  • forst歆 2016-12-06 14:27

    有想做微交易赚钱的,加我v心 eason-xy90

  • 一飞2018 2018-03-14 10:20

    记录下

他开进一个胡同里,在那个藏在二环里前海边上的临湖餐厅前停了下来。他又下车指挥夏梦停好车。

夏梦下车看了一眼说“拜托,看这环境,你不怕我请不起啊?“

韩一鸣乐了“得了吧,要不我请你?”

两人边说着边走进了餐厅,韩一鸣问她“坐外面好不好?”

夏梦点点头“我都可以,听你的!”

两人在临湖的露台前坐下,韩一鸣拿着菜单说“我记得你小时候喜欢吃糖醋排骨,现在还爱吃么?”

夏梦有些吃惊的望着他“你记性真好,当然了,我很专一的!”

点完菜,韩一鸣抬头看了看夏梦,夕阳已经开始西下,余晖落在她的侧脸上,更显的她脸部线条的柔美温润,湖心中有微风吹来,她的长发被轻轻带起,她的肌肤还是如少年时代一般白皙,眼睛垂下后的神情依然惹人怜爱。

夏梦突然说“喝点酒吗?”

韩一鸣摆手“妹妹,咱俩可是开车来的!”

夏梦说“哥哥,你没叫过代驾吗?”

韩一鸣回应“谁怕谁?”于是两人开了一瓶红酒。

碰了一下,夏梦说“快好好算算,多少年没有见了?...”

时间轴要倒回二十年前...

第一次见到夏梦的时候是在韩一鸣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时的他们生活在西北边疆的一座小城市里,那个时候的韩一鸣还不太懂除了友谊之外的另一种感情。

在哪个小城市里,四季分明,天高云淡,夏天的酷热会在黄昏的一场阵雨后就消散去,一个冰镇西瓜,一盒原版流行歌带,一场篮球就可以让他们觉得无比幸福。

夏梦是在五年级转学过去的,这么多年过去了,韩一鸣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夏梦时的样子,她清瘦挺拔,长长的黑发,白白的皮肤,红红的嘴唇,眉眼动人,这个形象在以后的生活中无数次的萦绕在脑海里,而且成了他唯一的审美标准。

那时的韩一鸣特别诚实,也特别可爱,用可爱也确实恰如其分,十来岁的他个字不高,虎头虎脑,成绩优异,是老师和家长眼中好孩子的代言人。

韩一鸣记得自己和夏梦说的第一句话,夏梦被安排在他后座,下课后他回头盯着夏梦看了半天,说了一句“你的脸和煮熟的鸡蛋清一样?我能摸一下吗?”

夏梦愣了一下,脸有点发红,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孩子的性别意识总要比男孩子出现的早一点。还没等她回应,韩一鸣肉肉的小手就摸到了她的脸上。

摸了一下韩一鸣满足的说“我最爱吃煮鸡蛋了...”

  • sl19791230 2016-12-02 17:03

    哈哈,煮熟的鸡蛋清……

从这以后韩一鸣就像跟班一样总跟在夏梦后面。那种喜欢纯的像水,又浓的像蜜。

夏梦年纪比他小半岁,但个子要超过他很多,男生总是长得晚,夏梦值日时他会留下陪他一起打扫,一起出操,一起出板报。

他会每天带两个苹果和她一起分享,他们经常在一起看书,游戏,有时夏梦高兴起来会掐一掐韩一鸣圆圆的脸蛋...

韩一鸣觉得就算普通的校服,夏梦穿在身上都有不一样的感觉,她漂亮,开朗,善良,他觉得用尽语文课本上的形容词也难以去叙述她的好,他也在心里想过无数遍,长大了我一定要娶她...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小学毕业的日子很快到了,夏梦对他说“我可能要去另外一个城市上中学了,真可惜,以后不能一起看书,一起玩儿了!”

韩一鸣突然觉得很伤感,这是他这一辈子第一次感受到离别带来的痛,他觉得他要哭出来了,夏梦看到了赶紧安慰他“韩一鸣,你是班长,可不能说哭就哭,乖,你是男子汉了,下次再见到我的时候你就比我高了!”

说完夏梦又掐了掐他的脸蛋...

毕业后夏梦随父母去了另外一个城市读书,韩一鸣继续在市里的重点中学读初中。

童年和青春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初中以后,韩一鸣终于开始长个子了,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似乎在一夜之间就长成了一个小伙子。

那几年,韩一鸣外表变了很多,身体长得很快,他开始变的清瘦,他总喜欢穿白色的衬衫,因为他记得夏梦曾经说过喜欢男孩子穿的干干净净...

第三章

在韩一鸣初中的时候,他结识了一个影响他一生的男人,这个人叫曾亮。

那一年韩一鸣十三岁,曾亮也十三岁。他们在初一被分到同一个班,两个人性格,脾气,喜好都是大相径庭,相差最多的还是学习成绩,韩一鸣永远是班里的前五名,曾亮永远是在垫底...

曾亮在老师的眼中就是调皮捣蛋的存在,他上英语课时看武侠小说,上自习用粉笔扔女同学,最牛的还是上历史课时泡速食面吃...

各个科老师都对他很是头疼,年轻的班主任还想稍微“挽救”一下这个混小子,于是把他从最后一排调到第一排和韩一鸣坐起了同桌,命令韩一鸣代为监督管理。

韩一鸣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上课仔细听讲,自习认真温习,在家自觉作业。两个人刚坐在一起时,互相都看不顺眼,韩一鸣讨厌他上课捣乱,曾亮烦他不给自己抄作业还给老师打报告,最后两人协定井水不犯河水。

有一天课间操结束,在楼梯间,韩一鸣上楼时不小心撞了一个高年级的学长,还没等他开口道歉,对方直接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他旁边还围着两个跟班的小弟,估计他是准备把当天心里的不爽全发泄到韩一鸣身上...

正在这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刘杰你干嘛?”

所有人回头看,说话的正是曾亮。

刘杰松开乔宇斜着眼睛看着曾亮说“呦,我当是谁呢?曾少啊?怎么着?路见不平 拔刀相助吗?今天杰哥我心情不爽,你赶紧给我滚远点!”

曾亮往前走两步,盯着刘杰的眼睛。曾亮和刘杰两岁的年龄差,无论身型和个头都小了一圈,但是他眼中没有一丝犹豫和害怕,就这样直直看着刘杰。刘杰被看的有些发毛,推了韩一鸣一把,骂了两句就离开了

曾亮看他们离开后,自己也转身走了。回到座位韩一鸣说“谢谢你...那个,以后数学作业你抄我的吧!”

曾亮得意的一甩头发说“靠,这还差不多,以后我罩着你,还有,不光数学作业,英语也是,还有考试的时候,不许挡着...”

这段友谊就是以这种方式开始,并持续了彼此一生的时间,多年以后两个奔四的男人坐在一起喝的微醺,还会提起这一段往事,然后相视大笑。

那是在初三下学期刚开学不久的一个下午,班里上着自习课,班主任突然领进来一个女生把她安排坐下后就离开了。

班主任一走,班里就骚动起来,一个漂亮女生的突然出现无疑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投了一个石块。韩一鸣使劲的揉揉眼睛,没错,虽然分开三年的时间,但她的样子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

三年过去了,她越发的挺拔而秀美,黑色的长发如瀑布一样垂到腰际,白皙光洁的皮肤,如水传神的双目,红而微翘的唇,宽松的校服依然掩不住她的美。

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她有些无所适从,只是低头垂下眼睛看着书。曾亮突然晃了晃韩一鸣“看傻了啊?新来的妞不错啊!”

韩一鸣回头看看他说“我...认识她,以前是同学!”

曾亮兴奋起来“真的?我已经陷入爱河了,是兄弟吗?是兄弟帮我追她!”

韩一鸣瞪他一眼说“她不喜欢小混混!”

曾亮敲了一下他的头说“哥是小混混吗?你太不仗义了!”

下了自习,韩一鸣径直朝夏梦走过去,站在她面前笑着说“你看,我现在比你高了!”

夏梦抬起头看着韩一鸣,愣了几秒钟,笑了出来“韩一鸣,你也在啊,怎么变了这么多?”

两人话还没说完,曾亮就凑过来说“嗨!夏梦!我叫曾亮,韩一鸣是我小弟,我罩着他的,欢迎你来到我们这个温暖的班集体!”

夏梦看看曾亮捂着嘴笑了“好!很高兴认识你!”

放学的时候,曾亮问韩一鸣“你有没有觉得她和我说话的时候会脸红?肯定对我一见钟情了,看没看过阿飞正传?我跟你说...”

他絮絮叨叨的还没说完,夏梦就朝两人走过来了,走近了她问韩一鸣“韩一鸣,你们家还是在电力公司哪里住吧?”

韩一鸣点点头。

“那太好了,咱们一起走吧?我也骑车来的,我们家现在就住在团结路那边!”夏梦高兴的说。

曾亮推推韩一鸣说“快起来,愣着干嘛?走啊,夏梦,我帮你背书包!”

韩一鸣看着曾亮说“大哥,你好像并不顺路吧?”

曾亮严肃的说“我回去就说,让我爸搬家!”

第四章

那也许是中学时代里最好的时光了,一路上,可以随时看到她的笑颜,听到她的声音,这样韩一鸣就觉得很满足。

只是韩一鸣从来不曾和夏梦表露过什么,他觉得他们都太年轻,还经不住世事的变迁,这个年纪说感情似乎太沉重了。

他只是怕她再次在他生命中消失,所以只要能看到她,感觉到她就好,哪怕是远远的,他愿意就这么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 sl19791230 2016-12-02 17:11

    青涩而美好的学生时代的确能留下很多让人一辈子无法忘记的记忆

微博和QQ空间都推荐了楼主的这个帖子。 此帖必火。 楼主坚持啊!

曾亮和他不一样,他超级自信,无惧无畏,热情如火,所以韩一鸣一点也不奇怪,为什么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在魔都的房地产领域崭露头角,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曾亮经常和夏梦表白,常常把韩一鸣当作空气一般的存在,夏梦总是一笑了之。曾亮说“夏梦,以后我要赚很多钱,我在北京给你盖一个大房子,能直接看到天安门的那种!你不喜欢北京?那上海吧?就在黄浦江边上,我给你盖最高的楼!”

夏梦笑笑“好啊,那你现在要好好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行,盖个高楼咱们三个一人一层!”...当时只是觉得是少年的一句玩笑话而已,但他们不会想到,十几年以后曾亮真的在黄浦江边盖了一栋摩天大楼,只是那时的三个人都天各一方罢了。

周末的时候,夏梦会邀请他俩一起去她家做作业,温习功课,而曾亮常常要赖着吃完晚饭再走,每次夏梦的妈妈都会给他们烧糖醋排骨,夏梦就说“这是我最爱吃的菜!哈哈,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吃货,吃遍全中国!”

夏梦的这一句话韩一鸣就当真了,以至于他从此对烹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多年以后他经常因为厨艺而技惊四座,吃过他做饭的人都说“韩一鸣,你绝对是外科医生里做饭最好吃人!不当厨师可惜了。”

夏梦从小就学钢琴,他们也就常常在夏梦家看她练琴,韩一鸣一直也分不清肖邦和贝多芬,他只是觉得夏梦弹琴的样子很美,她的手纤细修长,钢琴的黑白键在她的指下就像跃动的精灵,划出欢乐或悲伤的乐章...

初中毕业以后,三个人都顺利升上了高中,虽然三人都不在同一个班级了,但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起放学,一起温习。十六岁的夏梦像是一朵悄然绽放的暗夜玫瑰,美的娇艳欲滴,追求她的男生数不胜数,从校内到校外。

夏梦也是习惯了,课桌里常常被塞满了各种情书和求爱信,夏梦从来也不看,只是定期把这些清理掉。

有时候放学的路上也会有男孩儿对着夏梦吹口哨起哄,但是怯于曾亮拼命十三郎的“名头”,大部分还是比较收敛的。

更多好贴,尽在情感天地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