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大我十岁的大叔无法自拔

情感天地 8430684 19551

当时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都回头看着她们三。

结果她们三没停,跟没看到我们似的继续唱。

因为我们这边信佛的和信耶稣的办丧事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我那个大伯母跟我奶奶的关系一直都很不好,从她嫁过来后她就一直想拉我奶奶一家跟她一块儿去信耶稣,这是她的执念,她很信耶稣,非常的信。

可我奶奶一直都是信佛的,所以奶奶不愿意,然后她就心里很不爽,一有什么碍着她了她就跑到我奶奶家门口对着我爷爷奶奶大喊大骂的。

其实我很不明白,俗话说信仰自由,你想信耶稣那是你的事儿,没有人管你,可你为什么要一个不想信耶稣的人也去信耶稣?

我觉得她信的可能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耶稣。

言归正传,他们三一唱耶稣歌后,尼姑和和尚经也不念了 ,法事也不做了 ,跑过来指着他们娘三问我爸,这怎么回事啊?你们要按耶稣的来那我们就走了。

我爸急忙说:别走别走,我们家都是信佛的,不按耶稣的来。

随后我爸很生气的把我大伯拉出去了,我还以为我爸要打我大伯呢,我也就赶紧跟了出去。

走到门外,我爸很气愤的指着大伯说:哥你老婆孩子干嘛呢?跑来唱什么耶稣歌?你爸他信耶稣吗?你赶紧给我去叫他们别唱了!

我大伯特别窝囊的说:那我去说说吧,她说是妈同意她来唱的。

我大伯刚说完,我奶奶擦着眼泪特别激动的跑过来说:她问我可以唱不,我说那你唱吧,我以为她会在自己家里唱,谁知道她会跑灵堂里来唱,这不是找事嘛。

说着我奶奶又对我大伯说:XX,你去跟她说说,叫她别唱了,家里出了这种事儿已经够难过了,她还要闹哪样?

我大伯说:好好好,那我去说说吧……

说完,我大伯进去了。

我爸很生气的埋怨我奶奶说:妈,你答应她干嘛啊?她就是来捣乱的,活着不让人安宁,死了还要来横叉一脚是吧?

我奶奶擦着眼泪说:我怕我不同意她又跑来骂我,我是怕了她了,想着办丧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我爸气死了双手叉腰站在门口没说话。

大叔没看明白,还偷偷的凑过来问我,这什么情况啊?

我没说话,又进了灵堂里。

我那个堂哥和堂姐还在唱耶稣歌,我大伯拉着他老婆在说什么,那样子,真是低声下气了,我大伯母很不高兴的样子。

两人谈了会儿后,我大伯母坐下又开始唱耶稣歌,三个人的嗓子跟高分贝喇叭似的,灵堂里除了他们三的耶稣歌声就听不到其他了。

我大伯也是一脸的无奈,愣了会儿后又去拉他老婆,他老婆一脸的不悦 ,好凶的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她还跟我大伯父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我没听到,耶稣歌的声音太大了。

我大伯真的好窝囊啊,我都看不下去了,他被我大伯母凶了一顿后灰溜溜的走开了,她们三还是在灵堂里唱耶稣歌。

我大伯走到门口后被我爸拉住了,我爸指着说:怎么还唱呢?

我大伯低着头说:不听我的,非说是妈答应的,我拉都拉不走。

我爸好气愤的说:那你就让她唱?她几个意思啊跑来唱耶稣歌?我爸他信耶稣吗?

我大伯还说:那你问妈干嘛要答应她啊。

我爸说:妈以为她在家里唱才答应她的,谁知道她会跑灵堂里来唱,你看看她那样子,就是来捣乱的,爸都死了她还不放过是吧?

我大伯说:你别讲那么难听,她就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吊唁爸。

我爸说:你爸他信耶稣吗?信吗?用得着她用耶稣的方式来吊唁?

我大伯沉默了没说话,然后一句话没讲,灰溜溜的走出去了。

我爸都快气炸了,冲着我大伯的背影喊:你怎么这么窝囊啊?是不是男人啊你,见个娘们吓成这样,这要是我老婆,早被我打死了!

我大伯跟没听见我爸的话似的,走着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爸又给我奶奶拉过来说:妈,你答应她的,你去说!

我奶奶就知道抹眼泪,然后她什么都没说,进灵堂里去找我大伯母了。

没说几句,我奶奶又出来,我大伯母她们三还在唱。

我爸看着我奶奶,我奶奶摇了摇头。

我爸说:那个狗娘们有病吧?那就让她这么搞是吧?经不用念了?法事也不用做了??葬礼也不用办了吧?

我奶奶没说话,哭的更厉害了。

我爸气的感觉整个人暴走状态,他二话不说转身往灵堂里走去了,我怕我爸会打起来,赶紧拉着大叔跟进去了。

我爸气冲冲的走到我大伯母跟前,尽量压抑了一下心中的怒火,还是很客气的跟她说:你别唱了行吗?我爸他不信耶稣,你要唱回你自己家唱去。

我大伯母听到我爸的话后停了下来,她儿子和女儿还在唱。

我就站在我爸边上,好多亲戚也围了上来。

我大伯母说:你妈她答应我的,你有意见问你妈去。

我爸看着她提高了声音说:我妈她是答应你回家去唱,谁让你来灵堂唱了?

这个时候边上的亲戚也说:对啊别唱了,人家跟你信耶稣还说的过去,又不信耶稣你跑来灵堂里唱什么呀?

我大伯母谁都不理,一张嘴又开始唱耶稣歌了,完全就不讲理。

我爸都快气吐血了,情绪特激动的指着她说:你存心找事儿是吧?我爸他生前最讨厌耶稣了,都死了你还不让他瞑目是吧?

我大伯母当没听到似的,侧过头很淡定的接着唱。

如果她们不是来找事儿的,那就是三个疯子,看的亲戚朋友们都看不下去了。

我和你差不多,不过我喜欢的比我大14岁,真的也是很狗血,我以为他就我一个女朋友,结果我连小3都不算,小13还差不多,狗血的事情已经上映了很多,现在都放下了。我现在才知道,我不尊重别人的伴侣关系,别人也不会尊重自己的伴侣关系,我以前没有任何信仰,自己开心就好,可是真的不是这样,我的正桃花就是不来。这种邪淫的关系影响自己的事业,影响自己金钱,以前我都不信,现在报应慢慢的来了,我喜欢的大叔,离婚破产,居无定所,身无分文,我自己大龄剩女,事业婚姻财运都不好,真的,停止吧,好好的爱自己,找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光明正大的男朋友结婚过生活,人间正道是沧桑,好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太任性了,一切都不晚,别存在侥幸。

推荐你看本书,能断金刚,业力管理,是格西麦克老师写的,我最近再看,觉得很好,自己的痛苦怎么来的,怎么就能避免,充实了我很多空闲的时间,我现在也放下了之前男男女女的事情,决定重头再来,相信自己能够拥有最平凡的幸福,推荐你哦。

我爸见她不理,更是怒火中烧了,伸手指着我大伯母说:我跟你说话呢!你别给我装死!

我大伯母淡定的还是在唱耶稣歌。

这下我爸气炸了,伸手指着他吼:你再给我唱一句试试,我不客气了啊!

一下子亲戚们都在看着我爸。

我大伯母没停,也没看我爸,跟没听到似的,声音洪亮的继续唱。

我爸这暴脾气也是忍无可忍了,上去伸手一把拽起她就往灵堂外拖。

我大伯母发疯似的大声尖叫,她儿子女儿一看这状况,耶稣歌不唱了,立马站起来去拉我大伯母。

然后四个人就拉来拉去的,我爸一个人势单力薄的也没把我大伯母拉出去。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然后一群亲戚上去把他们给拉开了。

我那些亲戚劝我爸说:算了算了,XX还在那儿躺着呢,你们在灵堂里可别打起来啊,让老人家好好的走。

我爸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刚才的一阵拉扯,我大伯母头发乱糟糟的,她看着我爸也是气的不行,然后她突然坐下去躺地上了,哭着要死要活的喊,说我爸打她,嘴里喊着她被我爸打死了……

在这之前,我真不知道我大伯母是一个这样的人,真是刷新我的三观。

其实我爸根本没打她,就是想把她拉出去,我家的亲戚都看在眼里。

然后没人理她,她躺地上闹了会儿觉的没意思了,然后就自己起来了,带着她儿子和女儿又坐回原来的地方接着唱耶稣歌,还越唱越大声了。

我那些亲戚都看不下去了。

那些尼姑和和尚又跑过来说耶稣歌听的头疼,不想干了想走。

我爸不让走,说给他们加一倍的钱让他们接着唱。

然后和尚和尼姑就没走,回位置上接着唱了,我爸叫他们经念的大声点,把耶稣歌盖过去,可和尚加尼姑十来个人,竟然干不过疯子三人组。

就这样,灵堂里一边在唱耶稣歌,一边在念经和做法事。

因为要陪夜吧,陪到天亮,我爸直接给气倒下了,头疼病犯了,疼的倒床上起不来。

386

今天先更新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天涯文学】继续阅读,回复91536,从“第387章”开始阅读

看到这里,想起我家那个信耶稣的婆婆,真是讨厌,咱信科学的,一天到晚要我们信,真TM,可恶

你大伯母耍无赖和我老丈人一样一样的

我27岁,90后剩女一枚,大叔37岁,和我整整差了十岁。

耶稣歌还是把念经的声音盖过了。

我家那些陪夜的亲戚都听不下去,三三两两的走了,跑隔壁我家里去了,都坐一块儿说我大伯母的不是。(隔壁有幢房子是我家,当时是我爷爷奶奶给我爸结婚用的,就在我奶奶家隔壁,后来我们去城区住后那里就一直空着。)

我奶奶一直在哭,我有一个姑姑身体不太好都气晕过去了。

一直唱到后半夜,灵堂里没什么人了,只有和尚和尼姑,还有疯子三人组还在唱,估计是唱累了,本来是三个人一起唱,现在变成三个人轮流唱了。

我爸叫我跟大叔别走,在那儿看着,还有一个表哥和表妹一块儿,就这么几个人在灵堂里撑着。

大叔偷偷的凑到我耳边问:你大伯母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啊?

我说:没有吧,以前看着都挺正常的啊。

大叔说:跑灵堂里来闹,你大伯也不管管。

我说:我大伯怕老婆,特别的窝囊。

大叔说:这种老婆还留着,真是不孝。

我说:你别讲了,我都快气死了,怎么还有这种人。

大叔说:别说你了,连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你去跟你爸说说,叫你表哥找些人来,直接把这三个疯子给拉出去,然后站门口拦着别让他们进来。

我想了想说:这么做的话那不是要翻脸了嘛,我大伯跟我爸好歹也是亲兄弟啊。

继续写啊,看你们往后的互动

大叔说:人家已经翻脸了,你们还留着面子干嘛?

我想了想说:也是,那我去跟我爸说说看。

说完我站起来想走,大叔赶紧拉着我小声的说:哎,你别跟你爸说是我说的啊,这是你们家的家事,照理说我不好插手的。

我说:我知道,那你在这儿看着啊,我去跟我爸说。

大叔没说话冲我点点头。

我转身出了灵堂去了隔壁我自己家。

进去后一看,我家陪夜的亲戚基本上都在我家坐着呢,大家都在说我大伯母的事儿,一边说一边摇头。

我走过去问我妈:爸呢?

我妈说:在房间呢。

我没说话,直接去了楼上的卧室,房间里挺脏的,因为太久没住人了,床也没整理过睡不了人,我爸闭着眼睛正躺在一张竹子做的睡椅上。

我过去喊了声:爸~

我爸眉头紧锁,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那三个神经病走了吗?

我说:没走,看样子是要唱到天亮。

我爸叹了口气,一只手压着太阳穴。

我说:爸,你头疼好点了吗?

我爸冲我甩甩手说:你回灵堂里守着去。

我说:那你就让大伯母这么唱啊?

我爸特激动的吼着说:什么大伯母?你不用叫她,以后没大伯母了,狗一样的东西,断断掉算了,气死我了。

我问:那大伯你也断了?

我爸气呼呼的又不说话了。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