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的家庭,我还能结婚吗?

情感天地 364595 2333

不要说文不对题,先说下背景(注:为保护个人稳私,以下名字均为化名)

暮色淡淡地洒下来,我慌不择路地顺着山路往下奔跑着,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深林远处不时传来几声凄厉的叫声。

我脑海中那个声音不停地尖叫着,跑快点,再跑快点。

不知道跑了多久,天色完全黑下来时,我终于看到了村口食杂店亮着的灯光了,那灯光仿佛是这暗夜里的希望,我加快了脚步。

我冲进食杂店,把正在理货的郑伯吓得手里的箱子掉到了地上,我扶着柜台喘着大气跟郑伯说借他手机打个电话。

郑伯看清楚是我后,摇了摇头,他弯腰搬起地上的箱子。把箱子放好后,他沉默着从玻璃柜里拿出了一部只能打电话的老人机放到了柜台上。

我接过手机,盯着键盘上的阿拉伯数字,我愣住了。好友宋芃芃校招会签去深圳都两个多月了,除此之外还有谁愿意义无反顾的来救我?对,沈知凡,他也是我的大学同学,追了我挺长一段时间了。虽然他家在荆城市,不过开车快的话到这里三个小时左右也够了。

中年男人飞快地打开了车门下了车,我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开到了一座山上,灯光里,我看到胧庭山庄的招牌。

我拍了拍胸口,还没定神,有个黑衣男人踉跄着从走廊下走出来了,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个男人在拽他,中年男人跑过去扶住他,拽着他的几个男人这才停了手。我看着他们朝车子走来,心想挣扎着要不要下车帮忙开一下车门,他们应该都是沈知凡的朋友吧?

我胡思乱想着,他们已经走过来了。中年男人拉开了后座另一边的车门,黑衣男人钻了进来。

四目相对时,那男人皱起了眉头。

中年男人把座椅往后放了放,黑衣男人半躺下来。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介绍我。只好尴尬地冲他笑了一下,然后我就转头又看着车窗外。

车子重新启动,我感觉到一旁的男人似乎燥动不安,车子开过一道长拐弯后,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也正盯着我看,他猩红的眼眸以及脸上的大片潮红看着很是吓人,我怀疑他是不是酒精中毒了?

“你,没事儿吧?”出于礼貌,我轻轻地问了一声。

  • feng4167775 2019-04-21 10:00

    天人学是许多年难得一见的文章值得阅读学习。

  • feng4167775 2019-04-21 15:01

    天人学神奇无限

  • 过客玩2019 2019-05-20 09:24

    上官玲、李国钊,不要脸的狗男女,偷晴

话音落下,黑衣男人就朝我扑了过来,我吓得魂飞魄散。他用力将我一拽,我狠狠撞到他的胸膛上。我的尖叫声要出口时,他硕大的头颅压过来,我的嘴被他的嘴堵住了。

我吓傻了。

“救,命。”我拼命的扭动头,心里万分后悔不该向沈知凡打求救电话。

“二爷。”开车的男人也吓到了,他踩了一脚刹车,惯性下,没绑安全带的黑衣男人滚到了脚垫上。

“二爷,云边小姐是阿凡少爷的朋友。”司机颤颤地说道。

“你给我滚下去。”黑衣男人怒吼了一声。

趁黑衣男人还没爬起来,我想要推开车门逃走。可是太慌张,我拉了好几下都没能拉开车门,黑衣男人却再次拽住了我的头发,我尖叫着喊救命。

“二爷。”中年男人又喊了一声。

“我让你滚下去。”黑衣男人又吼了一声,他吼叫时我已经被他拽得后仰着摔到了座椅上。

  • feng4167775 2019-04-21 16:17

    天人学教学习没有学,没有见,沒有闻的知识。

  • feng4167775 2019-04-21 19:32

    天人学教学习没有学,没有见,沒有闻的知识。

  • feng4167775 2019-04-22 10:00

    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奇。人的良心去那了?

  • feng4167775 2019-04-22 10:19

    天人学神奇知识广泛。

  • feng4167775 2019-04-22 10:43

    天人学使我受益匪浅。

  • feng4167775 2019-04-22 10:44

    天人学使我受益匪浅。

  • feng4167775 2019-04-22 10:44

    天人学使我受益匪浅。

  • feng4167775 2019-04-22 10:44

    天人学使我受益匪浅。

  • feng4167775 2019-04-22 10:44

    天人学使我受益匪浅。

  • feng4167775 2019-04-22 14:33

    天人学很好的文章。

“救,救我。”我困难地发出喊声,向中年男人求救。

“滚。”黑衣男人神色狂乱,双手死死地掐紧了我的双肩。

中年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后座,收回视线后他下了车,我看着车门甩上,中年男人顺着公路往前走去,我知道我在劫难逃了。

黑衣男人将我死死在压到身下,我拼命地挣扎,奈何车里的空间太小,他的力气太大,我的双腿又被他压住。逼戾的空间里,我听到我的衣服被他用力撕碎的声音。

噩梦如潮水般袭来,眼泪大颗大颗地从我眼角滚落。我的内裤被黑衣男人扯下时,我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

是我太天真了,命运安排给我的残忍,怎么会轻易结束?这辈子,我就注定了是肮脏的。

他从储物格里拿过一瓶水打开,喝掉大半瓶后,他靠到座椅上按着眉心。

我就那么躺着,眼角的泪水还在往下淌着,嘴唇被我咬破,这会儿混着泪水痛得厉害。

“对不起。”他向我道歉。

我慢慢地回了神,抬手擦了一把泪,我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男人。他强J了我,然后跟我说对不起。我想问问他,我把他杀了再跟他说对不起行不行?

我撑着座椅起了身,拿过储物格里的矿泉水,我狠狠地朝他砸了过去。

他躲了一下,矿泉水砸中了他的肩膀跌到了地垫上。

“你是谁?”我含着泪颤着声问他。

他侧头看车窗外:“你可以取一些J液作证据去报警,或者,你开个价。你选一个。”

“我问你是谁?”我吼起来,吼得太猛,空气灌进来,我激烈地咳起来。

他看了我一眼,伸手从车后窗那里扯下一条毯子丢到了我身上,然后他弯下腰捡起他的衣服穿上。

他的从容不迫让我更加愤怒,我抓过座椅袋子里的杂志没头没脑地朝他打了过去。他挨了我几下打后抓住我的双手。

“不要跟我动手,否则,我可能会再次控制不住自己。”他说这句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流氓,畜生。”我大吼。

“你考虑一下,报警还是要钱?”他丢开我推开了车门,我看着他走到了驾驶位,随即,车子启动。

我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我为什么会这么倒霉?我为什么只记得沈知凡的电话号码?我为什么要向他求助?

我想着这些为什么?内心十分茫然。黑衣男人给我的两个选择,我都不想要,我只想回到一个小时前,那我会像从前一样跑到后山,躲到草丛里等天亮。

可是我跑了,我受够了那满口黑牙,受够了那双沾满罪恶朝我伸来的手,受够了我妈哀伤又忍耐的哭泣,受够了那些有嘴有眼供人朝拜却放任罪恶横行的泥菩萨,受够了经年不散的香火味,我想跟命运作一次最惨烈的抗争。

谁知道,命运在转角处给我挖了个更大的坑。

我要去报警吗?拿着他的J液去跟警察描述刚才发生过的事情,夜黑风高,警察问我为什么要上他的车,我怎么回答?警察问我家庭情况时,我又要怎么回答?就算警察相信了我,畜生能判几年呢?他现在说得好听让我去报警,我真的去报警了,他很有可能倒打我一耙。以我的成长背景,警察相信他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不,我不要报警,比强J更让我感到恐惧的是我家庭情况的曝光。在我过去二十三年的生命里,我得到的羞辱已经够了。我这样的受害者,舆论的漩涡最终只会将我绞死。

我要怎么办?不能再回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再看到沈知凡。

可我能去哪里?

车子开了一段路后停下来,那个开车的中年男人上了车,黑衣男人又上了后座。我抓着毯子像灵魂出窍了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你想好了吗?”车子下了山后,黑衣男人侧头问我。

我抬头,死死地盯着他,他没有回避我的视线。他眼中的猩红以及脸上的潮红退了大半,神色之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他有什么资格冷漠?我的愤怒又燃烧起来,咒骂声即将出口前,我生生忍住。不行,我不能激怒他,他刚才就威胁过我如果我再动手他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再次强J我。意识到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觉的就紧绷起来。我必须尽快的下车,然后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住下来,天亮后,我再想想要怎么办?

“我要下车。”我开了口。

他愣了一下,问我:“你,要下车?”问完后,他扫了一眼遮在我胸前的毯子。

“是。”我吓得更加用力地抓紧了毯子,下身传来一阵刺痛,那些液体粘腻在那里,令我十分难受,然后我猛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畜生强J我时没有用避孕套。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买事后避孕药,我不能怀孕。

“把我送到有药店的地方。”我冷声道。

“老林,进城。”黑衣男人吩咐道。

“是。”中年男人应了一声。

虽然中间会有些阻挠,但是结果肯定会是好的

我吃了事后避孕药,吃完后,我下了车。黑衣男人跟着我下了车。我紧紧地攥着拳,怕自己倒下去,我知道他在等我提我条件。下身传来的刺痛告诉我,我必须尽快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让黑衣男人去给我两千块现金。我需要在县城先找个地方住一个晚上,然后明天去办个临时身份证,还得重新买个手机,之后的事情再从长计议。

黑衣男人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两千?”

我抬头,死死地盯着他:“这是不是你嫖过最便宜的一次了。”

“你……”他眼神凌厉,似乎意识到自己没资格说什么,他转身走回了车子那里。

我看着他拿着两叠钱走回我面前:“这个你先拿着,我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先拿着,或者你给我一个帐号,我……对,对不起。“

我接过那两叠钱,数了二十张,剩下的钱我扔到他脚下,然后转身就走。我全身上下痛得厉害,每走一步都我止不住的哆嗦。

“喂……你……”黑衣男人拿着钱追上来。

“滚。”我低声喝道。

他抿抿唇,脸色难看。

我继续朝前走,黑衣男人没有再追来了。我绕了几条巷子后找到了一间小旅馆,我撒谎说跟妈妈吵架,所以跑出来住一晚上。前台的老板娘看我哭得真切,也就睁一只眼闭一眼没追着跟我要身份证,只是要求我天亮了就马上退房走人,不要给她添麻烦。

能不能 自己心里没点BSHUA

我拿着房卡上了楼,进了房间后,我将门打了反锁。不放心,我又把窗前的小沙发挪过去堵住了门。做完这些后,我双腿一软就瘫坐到了地上。

哭是哭不出来了,我呆呆地看着地板,大脑里空空的,心里也空空的,似乎也没那么悲伤了。有时候想想,我的神经可能异于常人。否则换个人,只怕都死一百次了。

我的心脏生长力比较顽强,就像韭菜一样。这二十三年来,我的心总是被割了长,长了又被割。没完没了,无休无止。我有时候也会想,什么时候,我的心脏再被割一次,它就再也长不起来了?

我坐得双腿发麻了才撑着地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扶着墙进了厕所。我洗了个热水澡,就那么裹着泛黄的浴巾躺到了床上。

远处有嘈杂声隐约传来,有人在吆喝着卖夜宵,还有些顽劣的男孩子吹着尖利的口哨。我伸手关了房间里的灯,路灯从窗户里透进来,我望着斑斓的天花板出神。

应该快到晚上的十点了吧,我妈睡了吗?丽香呢?她会找我吗?想到丽香,我的泪意又泛起来。

我妈为什么要造这么多的孽?我的泪从眼角滚落下来。

我一直羞于对人启齿,我妈妈是个尼姑,我从小在尼姑庵长大。可是这些又是事实,我无法逃避的事实。我妈妈剃着光头,穿着袈裟,手持念珠,嘴里念着阿弥陀佛,每天跪着给菩萨上香,接受十里八乡香客送来的供养钱。

写的很好,至纯至今。

啪啪啪啪此处掌声半小时

听山下的人说,我一岁多的时候我妈带着我来到新峰山梅珑庵的,她们说我妈刚到庵里时还是俗人打扮,穿着干净得体,也不哭哭啼啼,谁也猜不透一个年轻女人为什么会带个孩子跑到庵里来。

当时庵里只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尼姑,因为离山下村子有五、六里山路,除了逢年过节,她平常吃饭都是有一顿没有一顿的。

我妈来了后,把老尼姑照顾得妥妥帖帖。她手脚也勤快,屋前屋后的栽果树种菜。一开始山下的村里人只是冷眼看着。见我妈真心实意地想把庵堂搞好,我妈来的次年,村里商量了一番,然后拿了两亩地送给了庵。我妈种点菜还行,种地却是完全没经验。

村里人轮流帮忙,这一来二去的,村里的恶棍对我妈就动了歪心思。只是那时碍着他老婆还活着,老尼姑也还在,他不敢明目张胆地骚扰我妈,但逢上山,他总是对我妈说些不堪入目的话。

没两年,老尼姑圆寂了,恶棍的老婆也病死了。我妈接了老尼姑的衣钵,落发为尼,我那会儿三岁多点了。有一天夜里,恶棍摸黑上了山,他像一个鬼一样撞进了我们住的那间屋子里,我们母女吓得抱成一团。在那间阴暗的屋子里,恶棍当着年幼的我的面把我妈按在了床上。

我妈拼命挣扎,他左右开弓打我妈耳光,我也吓得哇哇大哭。我妈被他打怕了,求他去屋后,说不要当着孩子的面。

恶棍淫笑着,小屁孩哪懂这个。

可我记得啊,我这辈子都记得。老恶棍骑在我妈身上的样子,我妈的眼泪从她光头上滑下的样子,我记得恶棍用力揪我妈胸前那两团白花花的乃子。我记得那天晚上后山的乌鸦叫得特别凄厉,我还记得那晚我哭哑了嗓子。

这次之后,恶棍隔三差五就来。我妈刚开始还装模作样的拒绝,时间长了,她就默认了。有时候恶棍来,她还会张罗着给他热饭吃。

恶棍不再当着我的面骑我妈,但总是捏着我的脸笑出一口黑牙,他让我叫他爸爸,我从没叫过,哪怕他打我,我也不叫。

我妈对村里人说我是她捡来的,可我知道,这不过是我妈说的谎话,我是她亲生的女儿,虽然她始终缄口,从不提起关于我爸,不过我猜测,我的出生一定是不体面的,否则一个年轻的女人怎么可能有勇气带着孩子远走他乡,如果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她又何必沦落到出家为尼?

就像丽香,明明是她和老恶棍苟且生下来的孩子,她却睁眼说瞎话说是别人丢在庵堂前的弃婴。我妈怀丽香时,我都六岁了。我亲眼看着她的肚子在宽大的袈裟下一点一点变大,我亲眼看着丽香出生,还是恶棍自己接的生。

是啊,她怎么有脸说她生了两个女儿呢?菩萨不会说话,人却是有嘴巴的。一个尼姑,早应该断了七情六欲的,否则怎么有资格代表菩萨?

我躺在这里,那些往事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它们将往事拆成一帧又一帧,镜头所到之处,画面细节一一呈现。难堪的往事混杂着今天的羞辱铺天盖地打来,我无处可逃。

这一夜,我睡了醒,醒了又睡。折腾到天亮没多一会儿,老板娘就来敲门了,催促我收拾一下快点离开。我挣扎着起了身,匆匆洗刷了一下就套上了昨天那套被撕破了的衣服。

离开小旅馆时,老板娘很好心的提醒我别跟妈妈闹别扭了,赶紧回家去换套衣服是正事儿。

我谢过她后低着头往外走去,我哪里还有家?

当天下午两点半,我搭大巴车离开了县城,然后在市里转动车去了深圳。我没有跟宋芃芃联系,选择去深圳,也只是想着在那座陌生的城市有一个我熟悉的人,她也在那里,这样我能更有勇气一点儿。

  • 孙文0654 2019-05-23 18:20

    看上去 她妈起先也是被动的,当时也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吧……

更多好贴,尽在情感天地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