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请勿转载】红尘冉冉之女设计师的万种风情

情感天地 221252 5581

(大家好,初次发稿,原创,请大家多多支持[d:害羞],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会持续更新的)

女设计师

——梅开三度之一度梅心

一、Lost

从小到大,我读书很好,答卷准确,却总是容易丢东西。最早是玩具、帽子,然后是零钱、围巾;高中的时候弄丢了第一个手机,然后是第二个;一进大学就在宿舍里丢了钱包——我记得是在宿舍里丢的,然后是连衣裙和手表,手表应该是在海滩丢的,不,不是,我把手表埋得很深,是为了告诉男朋友,我把自己献给你的第二天清晨,我们来挖出这只表;再后来,我把男朋友丢了……我上个月丢了第四个手机,现在我丢了第一个工作平板,却发现丢的却是我的致命隐私。

——梅心

梅心(Julie),女设计师,30岁,正在从北京赶往南京的高铁上。当天下午有一个900万的方案设计标要投,她是项目负责人,并且要向评标委员会述标。此刻,在高铁上仍在对汇报的ppt做最后的修改。

忽然,她想和一个人说几句话,于是在微信里试图与那个上司男友对话。

上午11:01

Julie:还在开会?

培衷:嗯,视频会议,无聊的很。

Julie:无聊就跟我聊聊天呗。

培衷:哪那么方便?

Julie:我刚才进OA的“会议中心”看了一下,几个区域老总都参加这个会了,看来对院里质量放行下放的事情还挺重视的。

Julie:我们所长昨天还在跟我聊,不知道培衷总会怎么定设计质量放行下放的事情。我真想把你前天晚上跟我说的内幕告诉他[偷笑]。

Julie:前天晚上你的呼噜声我录下来了,回头给你听[调皮]。你喝多了呼噜打得都很厉害。

Julie:又不理我[撇嘴]。

上午11:22

Julie:我才把PPT改好。

Julie:希望下午述标顺利。

培衷:?

Julie:你忘了我今天要述标?

Julie:你当总工的也要多关心关心我们这些做项目的,下午这个标再不中,所里下半年的产值真的要没着落了。

Julie:昨晚所里一帮人给我过PPT,搞得我几乎一宿没睡。今天早上上了火车就睡。居然梦到了有几页PPT上的数据和标书里的不一致,一下子就把我惊醒了。

Julie:刚检查了一下,数据还真的不对,然后赶紧调。

Julie:我两天没洗头了,下午还要汇报,丑死[撇嘴]。

Julie:又不理我!

上午12:19

培衷:刚开完,不好意思。

Julie:[困]

培衷:你没睡?不是说昨晚没睡觉吗?

Julie:马上到站了。

培衷:是南京那个标?

Julie:是啊,方案费900多万呢。

培衷:呵呵,技术标的方案还是我定的。

培衷:900多万,现在真的是形势不好,以前1000万以下的都是小标。

Julie:你们当老总的总是放不下以前一年签十几亿的好时光,我们这些背指标、拿项目奖金的,只要有活维持就很开心了。

Julie:他们说南京这个标还挺有希望的。

Julie:我想也是。一般要你定方案的标都比较靠谱。

Julie:南京啊……要我给你去买点瓜片吗?

下午12:26

培衷:南京是雨花,瓜片是六安的。

Julie:[惊讶]

Julie:[捂脸]

培衷:刚在跟他们说事。

培衷:这个标竞争挺激烈的,但是前几年他们区里的项目我们做的还比较多,对我们印象挺好的。

培衷:上个月他们建设口有两个领导到北京来考察,我作陪了,聊得还挺好的。

Julie:[抠鼻]你前天晚上跟我说过。

培衷:有吗?

Julie:你忘了那天半夜我又起来看标书了吗?就是因为你告诉我这个标希望很大,我就睡不着了,赶紧仔细再看看,确保标书没问题。

Julie:一般你在的时候,我都睡得很好的,就是前天,没睡好。

培衷:哦,是吧。

Julie:到南京南了,我下车了。

培衷:[OK]好好表现。

梅心已经没有时间在微信里跟丁培衷作别了,匆匆忙忙的从行李架上取下了行李箱,推着箱子离开座位沿着过道往前走。走出两步,似乎是被一根无形的细线轻轻的牵扯了一下,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那人应该很年轻,头发很短,皮肤很黑。她没仔细看他的容貌,只是刹那间感觉他的眼神有点怪异。

这一刻,梅心的手机响了,是Michell的电话。

“嗨,Michell。”梅心低着头拖着箱子往下车的方向走。

“嗨,Julie,我们的时间不宽裕,你直接上出发层告诉我你的位置,我们车过来接你。”

“好的。”梅心挂机后点开微信,给完丁培衷一个[唇],脚已经踩到了站台上,迎着高铁站那属于深秋的穿堂风,深情的说,“南京,我又回来了。”

而她在那时却没意识到,她的平板已经在另一个人的包里。

有点意思~支持朋友,加油更~

等更新

Michell是市场商务部经理封杜意珊的英文名,她也是梅心在公司里最好的闺蜜、大学里最好的室友,更是不离不弃“同好”,她们都喜欢奢侈的长大衣、长靴,都喜欢研究身边印象较好的男性的嘴唇与臀部,都喜欢在有些逼格的餐厅里享用白葡萄酒与火腿,都喜欢在落叶还比较漂亮的午后,在不像星巴克那么多人的COSTA打开平板……

对,就是平板!

“什么?你确定你今天出门的时候带了平板吗?”纤细的、冒着缕缕细烟的“金陵十二钗”差点从封杜意珊火红的唇间掉落下来。

“该死!”梅心狠狠的一甩手,装了内衣的布袋子从她的行李箱里翻落到酒店房间的地毯上,“我应该是落在高铁上了!”

“高铁上?你昨天半夜发给我过一版PPT。今天上午你在高铁上改PPT了吗?”封杜意珊问。

“确切的说,从昨天把PPT发给你后到下高铁前,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有修改。”梅心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离述标时间已经不到个小时了,她需要想清楚这些中间版本的PPT对汇报效果有哪些影响,有哪些是必须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做修改了。她到设计院这么多年,大场面见多了,还是第一次在述标之前发现把平板丢了,而且没有备份最新的版本。

“如果是真丢在高铁上了,可以联系12306找回的。”封杜意珊也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想想气不过,又埋怨道,“我的梅总,你就不能养成备份的习惯吗?现在有云了,你上传一下就好了。这个标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我是丢不起,指标完不成,我的巴黎之行就会泡汤了。”封杜意珊嗔怪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她现在的收入完全靠投标奖,一个900万的标如果中了,她就有2.7万的奖金,够去巴黎玩一趟的了。

梅心却不理她的叨叨,打开了封杜意珊的平板,问:“我昨晚传给你的文件放哪了?”

“桌面上。”封杜意珊叼着烟蹲下来帮梅心整理已经翻乱了的行李箱,“你不想打电话给12306吗?”

梅心却从封杜意珊放在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点燃的同时在笔记本桌面上找到了昨晚发的那个中间稿,她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我没时间了,先改稿子吧,起码一些大的数据和边界条件不能错。述完标再找铁路问平板的事情吧。”

“你一贯的特点,思路很清晰,重点很明确,你忙你的,我替你看着时间……”封杜意珊的手指勾到了一件刚才被梅心忙乱间翻出来的黑色情趣内衣,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你的Dreamgirl是在京东上买的吗?”(这个品牌的内衣还是很符合男人的眼光的)

“嗯。”梅心随口回答了一声,“帮我收好,我还没怎么穿呢。”

“好的。我帮你叠起来,我也想买件“绳带式”的,但没遇到喜欢这种调调的男人——你真幸运,你的神秘男友喜欢这种,这种‘反抗的野性美’?而且,你出差还随身携带,总不至于是穿给自己看的吧。”借着调侃梅心,封杜意珊几分钟前的压力似乎迅速的得到了缓解。说实话,她是一个很追求情趣的人,但是她却没想到连温顺的梅心都会买这种轻微那个取向的内衣。

而提到这套内衣,梅心却像是瞬间触了电似的猛得一抬头,嘴巴张得老大。

“该死!”她狠狠的一摔手中的鼠标,腾的起身,慌张的摸自己的口袋,同时目光迅速的横扫眼前的桌子。

封杜意珊蹲在地上,诧异的盯着梅心:“Julie,怎么了?找什么呢?”

“看到我手机了吗?”梅心四下张望,忽然两步迈到床边,从被褥上捡起手机,问,“你刚才说打12306可以报失?”

“是啊。”封杜意珊有些迷惑的点点头。

梅心从口袋里摸出了上午乘坐的高铁票,按着手机快步走进了洗手间。

“Julie!”封杜意珊放下了手中的黑色内衣,跟到了洗手间门口。

“怎么了?”封杜意珊隔着门问。

“离述标只有45分钟了,如果算上我们走到对面招投标中心的时间,实际上我们只有35分钟,而且有可能招标代理会提前通知我们过去。”封杜意珊真的是摸不清楚头脑了,不知道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梅心哪根筋又搭错了。

而门内的梅心却潦草应付着封杜意珊:“我知道!”遂又听见她急切的声音:“喂……您好,我要报失……”

梅心这时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绝不仅仅是ppt那么简单。她必须尽快联系丁培衷。

快更

  • 思其本源 楼主: 2019-09-10 02:09

    好的,朋友,收藏哦~

早上好

早上好~

早上好啊,支持原创佳作!

求更新求更新!好看

喜欢这种女人

  • 思其本源 楼主: 2019-09-10 14:59

    她会开始蜕变的~哈哈

你自己每周顶顶贴,看到了的人多

加油更呀,楼主~

  • 思其本源 楼主: 2019-09-10 18:29

    莫急莫急,晚上就更~感谢支持~

江湖悠悠~

  • 思其本源 楼主: 2019-09-10 20:19

    饮一壶浊酒

  • 思其本源 楼主: 2019-09-10 21:27

    今晚继续更新哈~喜欢的朋友点个收藏哦~

真像是设计师的故事,在高铁上改ppt是常态

  • 思其本源 楼主: 2019-09-10 21:32

    评论 Hening44:朋友真相~谈起设计师,就是一直在改方案啊~

  • 思其本源 楼主: 2019-09-10 21:32

    评论 Hening44:朋友真相~谈起设计师,就是一直在改方案啊~

快更 急等!

可以说是很真实了,支持朋友新作!

下午14:11

Julie:我把我的平板丢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Julie:我给你电话你没接。

Julie:我现在要去述标了,我都没时间改PPT,完全乱了。

Julie:培衷,保佑我,[唇]

封杜意珊与梅心所在的AEW是注册在北京的建筑设计公司,即使在这两年房地产行业走下坡路的情况下,靠着公司高管层的行业影响力、核心方案团队的实力与口碑以及公司成立十年来在全国打下的较为坚实的市场基础,去年的营收也能在3个亿以上,而在五年前的巅峰时期更是冲破过7个亿,这对于一家七年前才从国营改制为私营的建筑设计公司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即使是目前,作为分管华东市场的市场总监,封杜意珊每个月都有两到三个标要开,从她四年前从设计所里转到市场以来,更是经历了无数的开标、述标,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糟糕经历,而且,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重点标,居然栽在了自己的同学、闺蜜、好朋友,方案所最出色的美女主设计师——梅心的手里。

梅心的整个述标过程如同梦游,磕磕巴巴的讲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被忍无可忍的专家组组长打断。回答问题更是吃力,该说的没说清楚,不该说的却说了一大堆,完全看不到她平时的干练与自信。而最致命的是——

“PPT的容积率和标书的怎么会不一样?”封杜意珊说完就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响,招投标中心大厅里有几个人都在侧目看她俩,于是便压低声音继续问梅心:“你刚才又不是没时间把这些指标改过来,你为什么不改?你怎么了?”

梅心两天前刚做完的宝蓝色指甲深深的陷入上周刚做完的冷棕色头发里,她一声不吭,只是垂着头,任凭封杜意珊埋怨。

封杜意珊眨了眨她自认为散发着睿智光芒的双眼,似乎确定了什么。她轻轻地将手搭在了梅心的肩上,轻声问:“是不是……平板里存了些不该存的东西?”

梅心的身体轻轻的抖了一下,抬起头,眼眶中居然还泛着泪光,她点点头:“是的。”

“是什么资料?”

梅心犹豫了一下,无奈的摇摇头,随后用手按着座椅的把手,吃力的站起来:“Michell,对不起,我去打个电话。”

下午15:06

培衷:刚回办公室,你怎么那么不小心?

培衷:资料都备份了吗?

培衷:述标的情况怎么样?

梅心没有回丁培衷微信,而是直接电话打了过去,响了两声,却被对方按掉了,估计是在忙。她焦急却无可奈何,走进吸烟室,摸摸身上却没有烟,于是又走回到封杜意珊身边。

“有烟吗?”

封杜意珊努着嘴点点头:“一起吧。”

梅心和封杜意珊都是在清华读的建筑,本科住一个宿舍,硕士期间两人也硬调到了一个宿舍。她俩在学院里不算最漂亮的,但偏偏两人又喜欢粘在一起,身材相仿,都属于比较高挑的类型,皮肤不算很白,但建筑系的女生衣着品味都还不错,两人在选衣服方面又有意识的做些搭配,于是成为了学院里最靓丽的美女组合。抽烟,封杜意珊是在硕士期间同那些EMBA中相对年轻的老板学员们联谊活动时学会的。之后,她俩一道来到了刚刚改完制的AEW,由于俩人还是经常泡在一起,梅心也被封杜意珊带着学会了抽烟。

而此刻,两位衣着不俗,挎着名牌包包的美女站在吸烟室里,对着玻璃窗喷云吐雾,着实令进来抽烟的男人们忍不住都要多看几眼,封杜意珊是习惯了,下意识的还会回瞄几眼,而梅心却只是眼神呆滞的望着窗外。

“如果你真的落在高铁上,铁路那边应该能找回来的。不行,还可以调监控呢。”

“希望吧。”

“如果有什么憋着难受的可以说出来,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的,你的事情,我从来不和别人说的。”

“我现在还能憋,憋不住了,我也只能和你说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梅心的手机响了,封杜意珊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梅心的手机屏,看到的是一个区号“010”打头的北京的座机号码,末四位数字是4162。梅心有些慌张的看了封杜意珊一眼,把烟掐了,匆匆的拉门离开了吸烟室。

封杜意珊苦笑着摇了摇头,她摸出自己的手机,点击进了公司的OA系统,从通讯录里进了“公司领导”,在“公司领导”中点开了“总工——丁培衷”,丁的座机尾号显示为“4162”。

  • 依依120917 2019-09-11 12:06

    @思其本源 :本土豪赏1个膜拜大神(100赏金)聊表敬意。

早上好,各位亲

一个平板引发的故事~

更多好贴,尽在情感天地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