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的尘埃之二·严禁转载

情感天地 111977 1606

回到家三天了,一切平静详和,但愿这样的日子能够多一些。

明天带妈妈到市中心检查身体,因为往返一次光是坐BRT就要近三个小时,这样看病的时间就太紧张了,只能让妈妈住院检查,已经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老太太总算点头恩准。

周日坐高铁回家,我偷偷地给休息的庆打电话,让他到海边的BRT终点站接我们。这边却又对老妈撒谎:“庆上午要加班,不能到市中心高铁站来接咱们,不过他一下班就到海边BRT总站来接咱们。”

可能很多朋友不理解,认为我多此一举,唉!我是夹缝里求生存、左右安抚中求平静呀,真的难为我了,快成了撒谎精了。

在火车上我的心情真是忐忑不安,呆在北京的十天,我天天给妈妈讲道理,将尊重关爱庆作为回连云港的条件(妈妈是归心似箭)。特别害怕俩人一见面就冷冷的互不理睬,那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好在,妈妈没有太糊涂,一下车就冲木着脸的庆微笑打招呼,庆也给予了回应。回到家,饭菜已经做好,三个菜都是妈妈爱吃的,比在北京呆的十天吃的要丰盛。

饭桌上,妈妈主动关心庆的身体与工作,庆虽然不太热情可也相当配合,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哈哈哈,真是开眼长见识!

傍晚陪庆到二姐的(前)三嫂三仙姑家治腰,不虚此行!三仙姑让我刮目相看!!

一路相随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和庆有多烦三仙姑,尤其是爱记仇的庆,因为会算命神叨叨的三仙姑说庆的面相是穷命,还说他懒,从此就很不待见三仙姑。

天地良心,庆真的是少见的勤劳的好男人,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

庆的腰疼了三、四天啦,自己贴膏药、穴位贴都不管用,在单位同事们也照顾他,二姐无意中听同事说庆的腰疼了好几天,就极力怂恿庆让三仙姑给捏拿按摩一下,还拍着胸脯保证三仙姑一定会手到病除。

同事中有好几位都腰腿疼痛时让三仙姑治疗过,异口同声地说三仙姑有绝招,经她按摩后最多一个多星期,腰腿不再疼痛也没有复发。

庆动心了,下班回到家后与我商量,我的好奇心与好玩心远远多于对庆腰疼的关心,拍着巴掌赞成他找三仙姑按摩。

三仙姑家与二姐家在同一个庄上(过去,城中村),就在森林公园的山脚下。二姐在家等着我们,她要亲自带我们去三仙姑家。

庆的心情非常纠结拧巴,一路上嘟嘟囔囔,那表情就好像有一只癞蛤蟆跳上他的脚面却又动不得只好忍耐。

我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调戏庆道:“哎呀,瞧瞧你那德性,我都不介意三仙姑摸你,你还有啥不乐意的。”

庆低吼道:“我在意,我膈应!”

二姐在家等待我们的到来,她带着我们七拐八绕地来到三仙姑家,让我吃惊的是三仙姑的家紧邻我们那个已经倒闭的前单位,前单位被一位私人大老板买下后就一直荒芜着,单位几乎被荒草和茂密的树木埋没,看了有说不出来的心痛。

三仙姑正在家里做晚饭,一大锅白菜牛肉炖小籽乌(白色透明、手指大小的小墨鱼),这种做法的籽乌我还是头一次见到,闻着味还挺香的。

我有些卦地明知故问:“这么一大锅菜你一个人吃得了么?”

三仙姑说:“我家里两个人,我们两人吃。”

二姐解释道:”三个孩子早就成家住在外地了,这所大房子就他们公母两个人住。“

看来三仙姑两口子根本就是离婚不离家,离婚更象是一场成年人的过家家。

@棒号的妈咪 2019-10-22 19:04:42

哈哈哈,真是开眼长见识!

傍晚陪庆到二姐的(前)三嫂三仙姑家治腰,不虚此行!三仙姑让我刮目相看!!

-----------------------------

本来应该是要回复到上面的,奈何回复不了。

你说带母亲去市中心检查,花费时间长母亲受罪;其实你们经济条件也不错,是不是可以选择滴滴车或出租车,这样时间上会快些,对老人好些。

  • 棒号的妈咪 楼主: 2019-10-23 12:41

    多谢你的关心,从我家到市中心坐出租车单趟可能要一百元左右,而且在车流高峰期坐BRT反而比小汽车要快一些,BRT如同地上地铁有专用车道。

  • wwoonnddeerr 2020-06-24 17:03

    666

进了三仙姑家立刻我对她的印象就有所改观,她家比二姐家要大多了,两层小楼加上院子里宽敞的厨房(平房),共有四百多平方米,只有三仙姑和“前夫”两个人住,显得非常阔大。

和我去过的几位朋友在农村(现在都已经成为城中村了)的父母家小楼不同,三仙姑家虽然大,外表平淡无奇没有任何修饰,楼里却有简单大方的装修:雪白的墙壁、客厅是人造大理石地板、卧室是木地板、楼梯也不马虎,是人造大理石、橡木扶手。二姐象主人一样在三仙姑给庆按摩时带我逐间参观,每个房间都很整洁,家俱不多但足够用,式样简洁大方,没有乱七八糟的雕饰。床单、窗帘也都低调大方,不象一般农村人家那样花红柳绿热闹喜庆。最让我称道的是她家的窗户很宽大,窗帘是灰色暗花的大幅窗帘,这楼盖了近二十年,多年前就有这样的装修实力与欣赏水平,作为文化不高的村妇还真是不简单!

我是洁癖无可救药患者,任何一个简洁的家都会让我心生好感,更何况三仙姑家这不俗气的装修呢!

别看庆在来的路上一万个别扭不愿意,治病时还是很听话的,三仙姑按摩起来就象个认真敬业的老中医,没有一句废话也不搭理我们的题外话。

三仙姑按摸着庆后腰的脊椎骨对我说:“你看,你来摸摸,他的这个小骨节有些错位了,陷下去了,我要给他推到正位置上。摸摸,感觉到了没有?可能是他搬拿重物时没注意造成的。”

我摸、摁了一下,因为没有三仙姑的手劲,什么也没感觉到。

按摩推拿一会儿,三仙姑就让庆站起来,左右扭腰、绷直双腿双手触地,然后说出感觉,接送再继续按摩推拿。

在治疗的时候,二姐又带我到三仙姑家楼前后的菜园、花园里游逛。这一逛,我对三仙姑的印象是彻底改观,甚至开始喜欢起她了。

先插播一段吧。

刚带妈妈看病回来,哎!离开连云港太久,对此地已经陌生,经朋友指点才知道本地很有名的一家部队医院没有搬迁(庆谎报军情,说是不再对地方老百姓开放服务),离家就一站地的距离,妈妈走着就能到,非常方便。

这家部队医院改了名字,好像去北京前还没改名字,从名字上看规格更高了。医院环境设施都挺好,服务态度更好。

带妈妈挂神内的号,没有专家号,才十元钱,在天坛医院专家号是80元,听说天坛的神内在全国都有名。

医生看了我带去的天坛医院诊断及开的检查处方,建议住院治疗检查,也就一个星期吧,费用还可以报销,妈妈同意了。

明天就住院,早点检查治疗早一些安心,只要有药物能让妈妈不再那么狂躁就好。

三仙姑家在半山腰,她家的院子其实并不大基本上都盖了楼,花园与菜地围绕着小院、房子,全是她一个人辛苦地开垦出来的。

山上碎石多、平整的土地少且稀土层稀薄,开垦菜地在我看来工程量不小。三仙姑的菜地、花园很大,种满了各种蔬菜和果树、鲜花,果树中有我喜欢的桃树、柿子树、无花果。

自从回到连云港转山打泉水后,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见到山上山民种的小青菜就眼睛发绿挪不动脚步。昨天看到三仙姑菜园里碧绿的小青菜、韭菜、小葱还有红萝卜,就开心地对二姐叫道:“二姐,我想拔些菜。”

二姐一撇嘴:“你还真不客气。”

治疗结束,庆感觉腰疼好多了,很舒适,比夏天他在省疗养院治疗的效果还好。三仙姑嘱咐道:“可以正常干活工作,但是弯腰抬重物时一定要注意,一定要吸口气再抬东西。你不用再来按摩,先观察一个星期,到时不好再来按摩。”

庆掏出钱,三仙姑怎么也不收,二姐在旁边劝她收下,仍然不收。庆说:“人老了,腰腿的毛病开始多了,你不收以后我可不好意思来了。”

我也劝说:“收下吧,我还想等儿子放寒假时也来让你按摩一下颈椎呢,他的颈椎不太好。你要是不收钱,那我就没法带儿子来了。”

三仙姑一听,立马坐下也让我坐下,说:“我现在就教你自己按摩颈椎的关节和穴位。”我连忙谢绝,以后有空有心情会主动向她请教的。

在我们的坚持下,三仙姑不好意思地收下一百元钱,竟然有些脸红。接受过三仙姑治疗的庆的同事告诉他,三仙姑按摩一次就解决问题的般收费一百元,次数多了直到好转、不疼痛也就收两百元。

三仙姑是真的不想收庆的钱,她知道我们与二姐交情深厚,而在亲戚妯娌中,她只与二姐情同姐妹,对其他人根本就不理会不交往。

二姐告诉三仙姑我想拔她种的菜,三仙姑一听高兴地窜上菜地(菜地比院子高),拔了好多小青菜、红萝卜、韭菜,沉甸甸的。三仙姑与一般山民不一样,她的菜地大菜多却从来不卖菜也很少送人(朋友太少),主要送给二姐家。

回家的路上,我好奇地问二姐三仙姑的手艺是不是家传的,二姐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简直有些崇拜三仙姑啦。

二姐告诉我们三仙姑是久病成医自学成才。

三仙姑有三个孩子,在我们同辈人中算是生养孩子多的,因此家庭负担重,生活艰苦劳累,落下了严重的腰腿病。

三仙姑的腰病厉害时后腰背上要绑一块木板才能直起腰来走路,深秋还不到冬天,腿上就要穿毛裤套上棉裤,饶是如此,腿还受寒疼痛。

三仙姑为人古怪傲气,一般人不入她的法眼,独对二姐青眼相看。二姐陪她跑遍全市的大小医院,疗效却不显著,后来医生建议她动手术,二姐反对怕万一手术失败造成不好的后果,那三个孩子就没人照顾了。

三仙姑也看过中医,她很有心,仔细观摩学习。绝望之下,三仙姑索性自己看书摸索,拿自己的身体当试验品按摩各个骨节、穴位,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下来三仙姑将自己全身的骨节、穴位都按摩通畅了(是不是有点象是传说中的打通任督二脉呀?),不仅治好了腰腿病,身体也强壮起来,现在冬天不穿毛裤,再冷的天也只穿秋裤。

二姐还抱怨道:“你们来我家时,好几次都碰到三嫂给我按摩,每次我都叫庆也按摩一下,可是庆还不好意思,就是不按摩,非要今天花钱请她看病。”

我心里暗笑,庆哪是不好意思呀,他是嫌弃。

今早庆帖了一张膏药,下午下班我问他腰怎样,庆说:“腰好多了,不怎么酸痛,三仙姑还真有两下子。”

晚上躺在床上,我将庆找三仙姑看病的事情讲给远方的朋友听,朋友哈哈大笑说:“你周围的人怎么都那么奇葩呀?”

我也觉得三仙姑有些神、仙、怪!如果看客中有人对此质疑那太正常了,只当作一乐吧,别太较真了,我只是如实地写下,真实但不一定科学。

刚才庆对我说:“腰真的好多了,现在我一点儿也不讨厌三仙姑啦,还真有些服她了!今天在班上二姐对我说,三仙姑告诉她,我的脸色不怎么好,肠胃有毛病,吃的东西不吸收,真神!”

我有点儿忐忑地问:“三仙姑说我啥了?”

庆说:“三仙姑说你有些虚胖。”

我点头道:“等妈妈的事情告一段落,我要拜访三仙姑,向她学学,哪怕是最粗浅的按摩与养生呢。对这个人我现在充满好感与好奇,但愿她不嫌弃我,能交个朋友就好了。”

庆说:“我赞成,你向二姐说吧。”

告诉好朋友我对三仙姑印象的大转变,朋友笑话我太感性。

是呀,我就是这么感性,三教九流高低贵贱,无论是谁,只要让我折服我就想交朋友。

想起妈妈与三仙姑的对话,那么高傲的妈妈竟然一点儿也不讨厌更没瞧不起三仙姑,在妈妈面前,三仙姑的表现可谓是敬重但不奉承,不卑不亢。

老祖宗说的对,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

说的我都有点想去按摩按摩了。哈哈

忙了整整一天,办好妈妈住院手续后,上午就带着老妈做了CT、核磁共振、心电图、彩超等各项仪器检查,明天还有血检、尿检。

医生说老太太年龄大了,索性做个全套检查,我觉得挺有必要,好几年没彻底详细检查了。

老妈很乖顺,相当配合,对医生护士彬彬有礼,见谁都尊敬“您”,很快赢得大家的喜爱。

伺候完妈妈午饭,我又上超市给妈妈买住院用品、去银行办事,回到医院后陪伴妈妈打疏通血管的营养针。

妈妈住的是带卫生间的双人间,床位费55元/天。在医生护士的帮助下找了一名女护工,因为妈妈行动自理看护难度小,一天一百元,价格合理。护士站有免费的行军床,护工在妈妈床边支起行军床,夜里陪伴贴身护理。

我向护工交待了注意事项,特别叮嘱她妈妈时常犯糊涂,脾气暴躁,若有言语冒犯之错请别介意,别当真。

下午四点多才离开医院,从早晨五点起床算起,整个白天马不停蹄地干活办事,根本就没坐下休息过,真累呀!

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

妈妈之所以痛快地答应住院,是医生告诉她住院才能报销医疗费,各项仪器检查是很贵的。

虽然我一再告诉妈妈养老钱足够,医疗可以报销没任何问题,妈妈还是很紧张不舍得花钱。

体谅我的辛苦妈妈不让我夜里陪伴她,得知找了护工很生气,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独立住院,第一次护工报到她当场就不同意让人家走了。

妈妈问我护工的费用,我张嘴就骗她:“不贵,才50元钱(实际一百元),医院规定老人必须得有人看护陪床,否则不许住院,那医疗费不能报销岂不花钱更多?"

妈妈又问:“护工费可以报销么?”

我继续胡诌:“按规定是不能的,但我求了医生,医生看您有文化又通情达理,答应我可以混在医药费中报销。哎,您可别说出去,让别人知道就麻烦了。”

妈妈一听可以报立刻眉开眼笑地同意用护工,还保证绝不泄露秘密。

我又与护工、护士、主治医生串通好,统一口径,大家都与我一起蒙骗老太太。

哎!我快成说瞎话不眨眼的人了。

国庆节以来太累了,睡眠严重不足,昨晚终于睡了个踏实觉。

上午在医院医生告诉我妈妈昨天项仪器检查结果。

核磁共振显示妈妈的大脑有一点儿萎缩,不厉害,医生说就是不饱满了。脑部缺氧缺血,血管有些硬化、堵塞,这些对于84岁的老人来说在所难免。 彩超显示妈妈的左颈部血管里有一个斑块。

除了这些,还有高血压的老毛病,一切都正常,心电图显示心脏功能良好。

总之,妈妈的身体状况很不错,我多年的照料加上老妈强健的身体底子,让她比一般老人要健康。

医生说妈妈是非常轻微的老年痴呆,主要表现在记忆力下降和有幻觉,至于脾气暴躁易怒那不是老年痴呆,就是抑郁,所以天坛医院开的有镇定作用的药就很好。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给妈妈输脑部营养液,再开些延缓脑部衰老、记忆力下降的药。

这个结果让我心理轻松很多,没有贴身服侍病弱老人十多年的人是体会不到我这长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生活感觉的。

唉!一到医院护工、护士就告状,护工受不了辞工了,给多少钱都不干。

庆给妈妈包了好多馄饨速冻起来,今早我用三仙姑的小青菜、虾皮和山泉水给妈妈煮馄饨,老太太吃得开心极了,一再说:“回家一定对庆说,馄饨太好吃了,谢谢他。”

老妈!您让我们省点心就是最好的感谢啦!

伺候完妈妈午饭,看着她睡下我才回家。

妈妈坚决不要护工,要也找不到呀,这家部队医院周六、日门诊不上班,老百姓就诊少,都以为军改后不对外服务了,所以护工也少,老妈已经让护工畏难,无人愿意接手。

老太太其实头脑明白,她心疼钱,觉得花钱雇人就要好好使唤。这一点与我大姨完全一样!!气人!!!

老妈死活不想雇人,我也想开啦,不雇人就算!反正老妈吃饭睡觉走路洗漱都自理,晚上我也不陪床,不能为了任性的老妈累坏身体气出抑郁症来。

我尽力啦!!!

更多好贴,尽在情感天地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