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朋友追我,我居然脑子一抽答应了!

情感天地 135509 306

@皮皮一只果 2019-12-13 09:55:13

我没说话,低头吃饭,想着他刚才说的,我不知道他的那个问题是真是假,到底是什么意思,当时我也怕是他的一种暗示,所以我给出了明确的答案,虽然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可是还是不希望这种事发生,毕竟在我心里相差太大,我接受不了。

一顿饭我们没有再多说话,只有中途他给我夹菜我说谢谢。我也没有抬头看他,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是很假,而且他可能情商很高,还是离远一点好。吃完饭他问我能不能跟他一起给老人挑个首饰,......

-----------------------------

孙叔,真不简单,从见你第一面,就一直偶尔的跟你偶遇。。总感觉有目的。。难道真的会一见钟情吗

我爸给我一个档案袋,对我说:我今天要去xx,一会就得去机场,你跟你孙叔去他公司盖个章,然后发快递寄给我,地址我发你手机上。

我看了看孙大叔他正在喝茶,我点了点头:行,你去几天?

我爸:三四天吧,你自己在家照顾好自己,别不吃饭啊,还有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别上陌生人的车,还有。。。。我笑着跟他说:爸,这些我都知道,从小你一出门就是这些话我都背过了。

我爸笑了两声:小棉袄长大了,哈哈。

孙大叔站了起来对我爸说:那我先回去了,到了那边通电话吧。

我爸也站起来对他说:有什么事我再联系你吧。

我拿着档案袋跟着孙大叔出了门,下了楼,电梯里我们俩都没说话,到他车旁边的时候他打了个电话,好像给司机打的,问他去哪了,不知道那边怎么说的,他嗯了一声挂了,过了两分钟司机来了,开了车锁,我上了他的车,我先坐到了后座,他又外面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也来后座了,他对司机说先去xx一趟。xx.?那不是很远吗?就在我想着的时候他转头对我说:前两天公司章带到那边去了,没带回来,先去拿章。

那你不早说???我对他说:孙叔要不你去拿章吧,你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去公司找你。

孙大叔对我说:一起去吧,你在家不也没什么事吗,全当看风景了。

我想拒绝他,可能我这个人比较软弱,不好意思再跟他说。或许是因为当时有点怕他,就没再说别的。 一路上孙大叔闭着眼睛养神,我看着窗外,上高速了,我拿出手机用地图搜了一下他说的那个地方,显示开车要三个多小时,这么远,算了,忍着吧。 我关了声音打开小游戏玩,玩了一会他突然凑过来:玩什么呢?玩的太专心了,没察觉到他,他一说话我手哆嗦了一下,吓死我了,他看我这个举动拍了拍我的后背: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我摇摇头:没事,我在玩消消乐。

他问我:好玩吗?我说:还行。他拿了瓶水给我:喝水吗?

我接过水:谢谢。

他看看窗外:下雨了。

我一看,真的下雨了,好像越下越大了呢。我看了看手机天气,真的有雨。

他问我:喜欢下雨天吗?

我说:还好。

他说:下雨天比较安静,睡懒觉比较适合,你下雨天睡觉吗?

我说:不睡觉,我下雨天不喜欢睡觉。

他笑了笑:我一到雨天就什么事也不想干,就想躺床上睡觉。

我说:我爸也是这样,一到雨天就对我说不想忙工作想睡觉。

他看了看我,表情有点不高兴:我跟你爸很像吗?

我又说错话了?哦,对哦,他才29,我总把他归分为我爸年龄段的人。不过他这人我也不怎么喜欢,就对他说:挺像的啊。

本以为孙大叔会不高兴,没想到他笑着对我说:是老了,不服老不行了。

我没回他,他问我:大学好吗?

我说:挺好的,比起高中好太多了。他说:大学毕业后什么打算?去你爸公司帮他?

我:还没有打算好,现在还早。

他又问我:谈对象了吗?我当时觉得他管太多了,就对他说:谈了。

他有点惊讶:你爸生日的时候你不是说没有吗?刚找的?我: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在我爸面前说实话,你说对吧孙叔?

他没接我的话又问我:哪的男朋友?多大了,条件怎么样?

我说:同学,同岁,同条件。

给他说了三个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给他好脸色。他说:那挺优秀啊,家里也挺有钱的。

我说:优秀是用钱衡量的吗?

他:有时候是的。

我:可能我们想法不一样吧。

他笑了笑:你还没进入社会,从小在温室长大的,不知道这个社会钱多重要。

我哦了一声没理他。他也没再说话,我看着窗外雨越下越大,过了一会他问我:饿吗?

我摇摇头:不饿。

他:你好像不是很喜欢说话。

我:还行吧。

我在心里想:我不是不喜欢说话,是不喜欢和你说话。刚在心里嘀咕了,他接着对我说:我是说你好像不喜欢跟我说话。

我冲他笑笑:可能我不习惯跟长辈说话吧,可能是有代沟的原因吧。

他没说话,看着手机,我也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听他打了个电话说四点半开会,我一直玩着手机游戏就没再理他。 大约四点多到了他说的地方,司机在办公楼前面停好车,外面雨还是下得很大,司机下车从后备箱拿了两把伞递给他,他先下了车又撑开伞递给我,我把我爸的文件抱在怀里正要下车,他说:等等,先别下来。

然后他去后备箱拿了件他的衬衣给我,对我说:披上,别淋湿了。

我说:就这两步过去了,没事。

他说:天冷了,淋雨容易感冒。

我也没再跟他客气,拿他衣服披在身上接过伞跑进了办公楼。雨实在太大了,还有风,我身上还是淋湿了,我看了看他,他都湿透了。他甩了甩身上的水,对我说:走。然后走在前面,我跟在他后面,前台跟他打招呼,他点了点头,我跟着他上了楼,办公厅里好多人,我看有几个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仿佛我脸上写了妖艳贱货四个字。我没理会,跟着他进了办公室。到了办公室他进了里屋拿了毛巾给我:先擦擦头发,别感冒。

我接过毛巾:谢谢。

他又对我说:里面有浴室,去洗个澡吗?

我说:不用了一会就干了。

他没说话,拿起座机让助理进来,助理很快进来了,是个美女,他问她:公司里有吹风机吗?

助理想了想:好像是没有。

他说:以后买个吹风机放我这里,你出去吧。

助理说:明天我就去买。

说完就出去了,临出去还打量了我一眼。孙大叔对我说:我这没有吹风机,平时我头发短也不用的,你凑合擦擦吧。

我说:没事一会就干了。

他没说话,进了里屋,过了10来分钟才进来,他换了衣服,可能也洗过澡了吧。他看了看表对我说:在这等会,我有个会,那边有电脑你可以玩,那边有水,橱子里有干净的杯子,开完会我让人给你盖章。

我点点头:好,孙叔你去忙吧。

他出去了,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过了一小会他助理进来了,给我拿了两包瓜子对我说:美女你好我们这里只有瓜子,你吃点吧。

然后放在了桌子上,我站起来对她说:谢谢你啊。

她冲我笑了笑,问我:你跟孙总一起来的吗?

我说:是啊。

她又问:那你们是朋友?

我说:他是我爸的朋友。

她笑了笑: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孙总的女朋友呢不好意思啊。

我笑了笑:没事。

然后她说: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你叫我,我就在外面。我说:嗯行。

她出去后我看了看孙大叔的办公室,装修挺简单的,很大气,我悄悄在他办公室转了转看了看,又怕有人进来看到我在四处看会不礼貌,稍微看了看我就回沙发坐着了。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孙大叔回来了,带着一个女人,进了门对我说:果果,把文件给她让她给你盖章,把地址跟她说一下直接帮你寄出去。

我站起来说:好。

然后把文件给了那个女人,又从手机上找出地址,她用手机拍了个照片,我对她说:麻烦你了。

她说了句:不麻烦。

然后就出去了。她出去以后我看了看孙大叔正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我想问孙大叔什么时候回去,可是又怕他还没忙完,所以一直犹豫着没开口,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过了半个多小时他还是在忙着,我看了看天都要黑了,怎么还不走。又过了一会,助理进来问他:孙总,还有安排吗?大家准备下班了。

他抬手看了看表:没事了都走吧,下雨注意安全。

助理应了一声就出去了。我也想回家啊!可是不敢问。又等了一会他放下那些文件抬头叫我:果果?

我说:嗯?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问我:饿了吧?

我说:不饿,你忙完了?

他说:嗯。 看了看窗外他又说:看样子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呢,明天回去吧。

明天回去?我有点不高兴,没说话。他走到沙发上坐下,问我:想家了?

我刚想说我想回家,手机来电话了,我舅舅打来的,我先接了电话:喂舅舅?

我舅舅问我去不去外公家吃饭,我说我有点事在外面就不过去了,舅舅没多问,我也没敢告诉他我跟孙大叔在xx,晚上回不去。挂了电话我问孙大叔:真的不回去吗?

他看了看窗外:这雨晚上不好走,着急回去有事吗?还是怕你男朋友查岗?

我对他说:没事,那晚上我住哪?

他说:我在这边也有房子,你晚上想吃什么?

我说:随便吧。他没说话打电话让司机去车里等着。他看了一会手机对我说:走,先吃饭去。

我没说话跟着他出了办公室,外面还有几个人没走,他跟他们说了几句话让他们忙完早点下班就走了。 出了办公楼,司机把车开到了台阶旁边,没怎么淋雨就上了车,上车后他对司机说:去xxx。我听着像个餐厅名,就没多问,低头玩手机,跟闺蜜闲聊,他问我:和男朋友聊天吗?

我说:嗯。他没说话,我也不理他,我爱跟谁聊跟谁聊。他一会又问我:在一起多久了?

我说:没多久。他说:对你好不好?我说:还行吧。

他说:还行?我想了想又说:挺好的。

这不是我爸该问的吗,你这个挂名叔叔问这么多干嘛。我们没有再说话,到了餐厅,我看了看是西餐厅对于西餐我不是很热衷,也没说什么,他领着我进去,服务员找了位子给我们,他拿过菜单让我点菜,我就点了一份牛排一份水果沙拉,他又点了几份别的。他问我:喜欢吃西餐吗? 我说:还可以。

他又跟我讲什么西冷牛排菲力牛排等等几分熟好吃是哪个部位的肉。然而我完全不感兴趣,就坐那里听他说着。

说完以后他大概也看出我对他的话题不感兴趣了,对我说:你平时喜欢跟朋友叫什么话题?

我说:这个也不好说,我们年龄段跟你们有点不同吧可能。

就是故意说他老,哈哈,他说:那你聊点你们年龄段喜欢说的。

我想了想对他说:对了,上次你说你那个朋友喜欢了一个小女孩,后来怎么样了?

他笑了笑:我把你的意见给他了,还不知道他怎么决定的。

我说:那他多大?那个女孩多大了?

他说:跟我差不多,那个女孩20多一点。

我说:那年龄相差挺大的,他是暗恋吗?

他说:算是吧,毕竟那个女孩还不知道。

我说:他没有家庭?

他:没有。

我说:那他为什么不找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

他说:可能因为缘分吧,这种事谁能说的清楚。

我点点头:也对。

他笑了笑问我:准备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带回家?

我说:现在还早呢,你怎么老问我男朋友的事,你呢,女朋友呢?

他看着我:没女朋友,女朋友跟别人跑了。

我说:跑了?为什么啊?

他拿出烟刚要点上,我说:这里不能抽烟吧。

他看了看周围,又把烟收起来对我说:没有为什么,跑了就是跑了。我看他刚才拿烟的动作以为他提起女朋友很伤心,就对他说:孙叔,你别太伤心了,女朋友可以再找的,你这么有钱,还不一找一大堆?

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难道我说错话了?气氛略尴尬,我拿起手机玩手机,等服务员上了菜我们开始吃饭,还是谁也没说话。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跟你说呢! 吃饭吃到一半,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啊,谁也不说话,憋着!我爸给我发信息了,问我吃饭了吗,我跟他说吃了,让他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就行。正跟我爸发着信息,孙大叔笑着说了句:男朋友查岗来了?

我没抬头,嗯了一声。

他又问我:那你跟他说实话了吗?

我说:什么实话?他说:你跟他说现在在哪了?

我说:为什么不说实话?

他说:你男朋友知道你跟我吃饭不得误会你吗?

我说:怎么会?你是我叔叔吃个饭怎么了?他理解的。

孙大叔说了句:那挺好的,理解你就行。

我冲他笑了笑没说话。这老男人,真八卦。 吃完饭外面还在下雨,我对他说:孙叔你把我放到宾馆就行,我不去你家了,不方便吧。

他看了看我: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一个小女孩住宾馆不安全,我家挺大的,你放心绝对干净。我想说我觉得住你家更不安全。

我对他说:那行吧,不过你能不能让你司机先跟我去趟商场,我想买瓶卸妆水,这出来什么也没带,晚上不洗脸睡不着。

他说:小事,上车,去买。

我们两个上了车,他对司机说去xx.司机就直接带我们去了,到了商场停车场,我对他说:孙叔你们在车里等我一会,我很快的。他说:我跟你一起去。我说:你有东西买?他嗯了一声先下了车,我也跟着下了车。

进了商场,我看了看导购图,就往护肤店那走,他一直跟在我后面,我也没说什么,进了店我就找了个卸妆水和洗面奶,结账的时候他问我:你洗完脸护肤的不是没带吗也?买一套。

我说:不用了,明天就回去了,一晚上没事。

店员听他那么说,连忙说店里有小套盒,可以拿一套。

他对店员说:给她拿一套你们这最好的,适合她的。

店员马上去拿了,我对他说:孙叔我有自己常用的,这里没有卖,买了我也用不上啊。

他说:用总比不用好吧。

算了随他吧,我也不想和他争。店员一会就拿过来了,对我说:美女你看这个牌子很适合你的,你可以用一下试试。

我看了看对她说:就这个吧。

然后拿出卡给她让她刷卡,孙大叔拿过我的卡,递过了他的,我说:别,刷我的。

孙大叔笑着对我说:都一样。

店员拿了他的卡去刷了,什么叫都一样?很不一样好吗?刷完以后我接过小票看了一眼,拿出手机给他v转了过去,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我说:孙叔你收了,这样不合适。

他说:收了才不合适。

哎!这人什么意思!

  • karen7788 2019-12-14 10:47

    不知道今天能更到哪里

他转身出了店,我拿着化妆品在后面跟着,他回头问我:还缺什么?现在去买。

我摇摇头:不缺了,你去买你的东西吧。

他说:那回去吧,我没有要买的。

我说:你刚刚不是说你有东西买吗?他说:没有了。

可是他明明嗯了啊!郁闷,跟他往外面走着,快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对我说:走,再回去。

我问他:怎么了?

他没说话,自己在前面走着,我又跟了上去,他进了一家女装店,我也跟着进去,他对店员说:给她找几件衣服,年轻一点的。又

回头对我说:今天下雨衣服都潮湿了,明天肯定不能穿了。

我想不出拒绝他的理由,他说的好像也对,如果对他说我明天还穿潮湿的衣服,那是不是显得我有点不爱干净啊?

我对他说:买衣服行,但是你别付钱了,要不然我不买。

他说:先去试试吧。

我说:你先答应我,要不然我不试。

他笑了笑:答应你,去吧。

店员拿来好几身衣服,对我说感觉都适合我,我从店员那里看了看,随便选了一套就去试了,出来以后看了看挺好看的还,我对店员说就这个吧,其他的不试了。

然后我进去换衣服,出来的时候去付钱,店员说先生已经付过了。我看了看孙大叔,他正在看手机,我过去对他说:你怎么又付钱了?

他抬头看着我:那么较真做什么?你跟着我来这,我能让你付钱吗?你爸知道了还不得笑我抠门?

我说:化妆品你已经买了,衣服再要不合适。

他说:没什么不合适的,就这样就好。

店员拿过袋子,我一看好几个袋子,我问:不是就一身吗?

店员笑着跟我说:先生说这几件都要了,您老公对您真好。

老公???哪只眼看见他是我老公?老公公还差不多吧!我对店员说:这不是我老公,这是我叔叔。

店员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看先生对您这么好以为是您老公呢,你们年龄看上去差不多,我误会了。

年龄看上去差不多?差很多好吗?孙大叔对店员说:没事,经常有人把我们当夫妻。

然后从店员手里拿过袋子,对我说:走吧。

我是满脸的郁闷啊,他还好意思说经常有人把我们当夫妻?我很老吗???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谁也不说话,出商场的时候他问我:生气了?

我装傻:生什么气?

他笑了笑点了根烟:刚才就是开个玩笑,别生气。

我也笑着跟他说:没事,估计那个店员也不信,咱俩一看差距就这么大,不知道的以为我是你小三呢。

他看了我一眼:什么小三,净胡说!

我笑了笑: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吗!

他没说话,我们俩到了停车场把东西放进后备箱上了车,司机送我们去孙大叔家。

到了他家小区,这地方我没来过,不过看着挺不错的,他带我进了他家,复式的,挺大,装修很简单的感觉,比较清亮,先换了鞋,他带我参观他家,对我说:我平时也没怎么在这住过,每周都有小时工过来打扫的,你放心睡就行。

我说:挺干净的,挺好的。

他带我上了二楼,进了一间卧室,对我说:这是主卧,右边两个是次卧,主卧大,你睡这儿吧,床单被子都是干净的。

我一听,主卧,那肯定是他的卧室啊!我说:不用不用,我睡次卧就行。

他说:你自己挑吧,我带你去次卧看看。

然后带我去了右边的次卧,进去以后也挺干净的,我说:我就睡这个吧,这个就行。

他说:那行吧,我就在隔壁,次卧没有洗手间,走廊右边最后那个就是洗手间。

我点点头:好的,知道了孙叔,你去休息吧。

他出了卧室,我在次卧里四处看了看,挺干净的都,拿出卸妆水洗面奶去洗手间洗脸。刚洗完脸听见有人叫我,我从洗手间出去,孙大叔在走廊站着,我问他:你叫我了孙叔?

他看了看我,递给我一个T恤,对我说:刚才突然想起来忘记给你买睡衣了,你穿我的衣服吧,新的。

我拿过来看了看:好,谢谢。

然后他回房了,我又拿着他的衣服去洗澡,洗完以后我回到次卧,研究了一下他家的锁,把门锁上了,然后整理了一下东西就躺下了。躺下一小会他给我发消息:有缺的东西吗?

我:没有,都不缺,已经准备睡了。

言外之意你不要跟我聊天了,我要睡觉了。他:那就好,今晚还要下一夜的雨,把窗帘拉好,打雷害怕吗?

我:嗯,不害怕。哪

有雷?半夜吗?半夜天塌了我都醒不了。。嘿嘿!他:嗯,有事叫我,晚安。

我:好,晚安。

跟孙大叔说了晚安以后,我一看手机电量不多了,充电器没带!把这茬给忘了,我在屋里转了转看看有没有充电器,找了找没有。我又给他发消息:孙叔睡了吗?

他:没有,怎么了?

我:你这有苹果充电器吗?我的没带。

他:有,我给你拿过去。然后半分钟来敲门了,我打开门他递给我:苹果的是吗?给。

我接过来:你的有充电器充吗?

他说:我屋里还有。

我:那行,谢谢了,晚安。

他:晚安。

然后我就把门关了,上了锁,给手机充上电,躺下睡觉,还定了个早上七点的闹钟。早上七点闹钟响了,我不想起啊!好困,但是想到这是在孙大叔家里,不是自己家,还是忍着困意起床了。起来去洗手间洗漱,没听见孙大叔有什么动静,一直到我洗漱完回了卧室,我又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大叔给我发消息了:醒了吗?

我回:早醒了,都洗漱完了。

他:怎么这么早,不多睡会?

我:早起习惯了。

那啥,我装了一把,其实我很会睡懒觉的。他:我也起来了,出去吃早饭去?

我:好。

正好也饿了,就出了卧室,刚巧他也出来,对我说:睡的怎么样啊?

我笑了笑:挺好的。

他说:那就好,走,吃早饭去,带你尝尝这边的早餐店。

我跟在他后面下了楼,他去车库里开车,我看了看是当地的牌子,我上了车以后问他:你这个车是放在这边开的吗?

他说:算是吧,这边两个车在这放着,开着方便。

我:嗯,是挺好的。

开了十来分钟到了一个吃早饭的地方,他对我说:这个地方店不大,但是挺好吃的,你尝尝。

我说:好。

其实我没怎么有吃早饭的习惯,在家的时候只要不上课我都会在床上赖到很晚。进店里我看了看,店不大但是东西挺多的,我就要了一碗混沌,他说他不爱吃混沌,他要的油条豆腐脑。我们找了个位子坐下,很快就早餐就端上来了,他说:这里的豆腐脑挺好吃的,不尝尝吗?

我说:不爱吃豆腐脑。

他笑了笑问我:只爱吃混沌吗?

我说:还好。

他又问我:你感觉咱们现在聊天还是有你说的那个代沟吗?

我说:对啊,咱们有代沟是正常的。

他问:我觉得我们也没什么代沟啊,是不是你心理作用啊?

我说:我有什么心理作用?我心理把你定义老了?

他表情有点尴尬,看了看我说:或许是吧。

我说:你误会了孙叔,我说的有代沟是咱们年龄段不同,即使你心态年轻,我们可能也是会有代沟的,就像是七十岁的老人化妆化成三十岁的模样,那她也是七十岁啊你说是不是,事实已经在这了,年龄可是最真实的骗不了人的。

这人总想往年轻方向钻呢,就不让你钻!他没说话,眉头有点紧,好像在想什么事,过了一会他对我说:看来真的老了,你那么排挤我。

我有点怂了,对他说:没排挤你啊,我就是说自己的观点,你别误会。

他笑了笑:没事,先吃饭吧。

吃完饭他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小区等着,然后又带我回了他家,路上他问我:今天耽误你上课吗?

我说:下午有课,现在回去不耽误。

他说:那就行,一会回去。

到了他家拿上东西我们俩下了楼,司机已经在等着了,上了车以后他对司机说:回xx。

终于要回家了,真好!在车上他对我说:要不要睡一会?

我摇摇头:不了,白天睡不着。

他又从副驾驶拿过一小袋吃的递给我:吃东西吗?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让小q给你买的。

小q是他司机。我看了看都是薯片类型的,我对他说:谢谢孙叔,刚吃了饭我不吃了。

他看着我又问我:不喜欢?你跟我说说你喜欢什么?

我对他说:我喜欢吃溜溜梅,酸的,不喜欢吃薯片,味太重了。

他点点头:这样啊,以后给你买。还对小q说:小q,记住了吗,以后别买薯片了。

小q笑了笑:以后我去超市看看那个溜溜梅,多买点。

以后?以后什么?以后我可离你远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听他们俩说话我也没说什么,中途孙大叔打了打了好几个电话,看样子挺忙的,忙了好啊忙了好,省得问东问西的。我玩着手机,他打着电话。 他打完电话问我:下午几点下课?

我说:四点左右吧。

他说:我去接你吃晚饭吧,你爸是为了我们两家公司出差的,现在你自己在家我管饭我一听他管饭?

我说:不用孙叔,你们工作的事我不懂,我早就习惯了我爸不在家,你不用管我,真的!

他看了看我,又有些为难的跟我说:其实叔有个忙想让你帮一下。

我说:什么忙?

他点了根烟抽了两口对我说:晚上有个聚会,大家都带家属了,你看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我说:你该不会让我去吧?我不去,你找别人吧。

他说:就是吃个饭,老同学,人不多。

我有点不高兴:你找谁不行?干嘛找我,万一以后人家问起来我怎么说?

他笑着说:你气质好啊,你一去肯定把她们都比下去了。

我语气不怎么好:我不去,我气质也不好长的也不好看,你找别人吧,这个忙我不帮。

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怎么能帮?他听我这么说,有点严肃,对我说:你不帮我我就跟你爸说你找男朋友的事。

我看了看他:你还威胁我?

我担心的不是他告诉我爸男朋友的事,我担心的是我爸知道了以后肯定要知根知底的问啊,我要是有男朋友还好,还可以跟我爸坦白,问题是我根本就没男朋友怎么跟我爸交代?他看着手机:嗯,是威胁你,答应吗?

他的语气比较淡,听不出是不是玩笑话。

我对他说:那你告诉我爸去吧,我都成年了为什么不能有男朋友。

他一愣,然后抬头看了看我:杨xx,你这脾气还真是倔强啊!

我有点疑惑,他怎么知道我大名叫什么?我爸说的?

感觉到我们俩之间语气都不太好,我也不知道跟这个人怎么相处的,就是好怪啊,可是又想到他是我爸的朋友,工作的伙伴,嗯…挣钱的合作伙伴,不能跟钱过不去,无论多烦他都要把他当叔叔尊重,好的,放平心态就这样。一番思想斗争后,我笑着跟他说:孙叔,我的意思是你看我也没什么社会经验,我冒充你女朋友万一被我爸知道了肯定骂我,而且还可能骂你呢,我爸那边倒是也没什么,主要是我这一次冒充了,万一别人认上我,真的误会咱们俩了,那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你说是不是?

他看了看我,笑着跟我说:你放心,你男朋友的事我不会告诉你爸的,刚才吓唬你呢,至于聚会的事就是吃个饭,到时候我不说你是我女朋友,我就说是朋友,他们自己猜去吧,怎么样?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以为我害怕他告诉我爸所以才对他转变语气态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正想着如何用一个让他无法反击的借口拒绝他,司机小q说话了。小q说:美女,你就帮帮我们孙总吧,他为这事都烦了好几天了,上次他们聚会孙总一个人去的,弄的好没面子的,我们孙总又不喜欢找外面的女人,你就帮帮他吧。

这???我对小q说:我是真的没帮过这种忙,万一弄砸了岂不是更难看?难看的不是我,是你的孙总。

孙大叔看了看很认真的表情:你放心,没人欺负我,也没人敢给我难看,你去就行,下课我接你。

原谅我又犯了不忍心拒绝人的病,我对他说:那好吧,你保证只是去吃个饭,不会发生别的。

他举手:我保证,你放心!

我没说话,他又对我说:回家换上昨晚给你买的那身白色的衣服,你穿白色好看。

我:“白色的?”

我想了想,好像是有一身白色的。我对他说:行吧,四点你在学校门口等我,我们学校西门你知道吗?去西门。

他说:西门近吗?

我说:还行,西门人少。

他说:这个意思是我见不得人?

我说:不是不是,平时我都是自己打车或者地铁的,你开这个车让我同学看见我怕别人议论我。

他说:你在学校装穷呢?

我说:也不是,反正平时没人来接我,我也没说过我家是做什么的,别让大家误会,你懂的啊!

他说:我不懂,有代沟。

嘿!这人!我板着脸对他说:下午四点十分西门见,四点十五见不到人我就回家了。

他笑了笑:好。

然后又对小q说:小q记住了吗,提醒我别迟到。

小q笑着说:记好了,放心吧孙总,美女你也放心吧,绝对不迟到。

我笑了笑:那就行。他把我送到我家小区后就走了,临走让我上学注意安全,我回家放下东西,看了看时间还早,又洗了个澡洗了个头,换了身衣服,给自己化了个淡淡的妆,其实心里蛮紧张的。中午也不太想吃饭,没什么事可做干脆就直接去学校了。约同学去图书馆泡了一会,去上课,三点半多点的时候孙大叔发来消息:在西门,等你。我回了个嗯。下了课直接去了西门,一路上还跟做贼似的老看周围有没有熟人,到了西门没看见他的车呢,路边停了辆路虎,难道是他? 我拿出手机刚要给他发消息,路虎喇叭按了按,我看了看百分之八十是他了,然后走进了看了看,玻璃放下来了,孙大叔突然很着急的对我说:上车,快!快上来!

我以为他有什么急事,赶紧打开车门上了车。上了车他四处看了看,对我说了句:没被人发现吧,还好没人看见。

我一脸问号:你刚才让我上车就因为怕人看见??

他很严肃的说:对啊,我不怕被人看,你不是怕吗?幸好没被人看见,要不然我就成罪人了。

前面小q偷偷的笑,我看了看小q又看了看他,神经病!他看我那样看着他,突然笑了,对我说:看刚才把你吓得,你真萌!

我说:你还会用萌呢?

他说:怎么?你们年轻人的词我们老年人不能用了?

我对他说:能能能,咱们几点过去?

他说:先跟我回趟公司,我忙完咱们就过去。

我:你那么忙还来接我干嘛,让小q来不就行了?

他说:答应你了来接你,就不能食言,更何况你还帮我忙呢。

然后小q发动车,去他公司。 到了他公司,我本来想在车里等他,我怕待会他公司的人看见我再误会什么的,可是想了想好像不太合适,还是跟着他下去了。他走前面我走后面,果然大家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疑问,估计都在猜测我跟他的关系吧。在别人目光的注视下我跟他进了办公室,他这边办公室跟那边差不多,都是简简单单的,进了办公室对我说:你坐会,我一会就忙完。

我说:好。

然后他就去办公桌忙了。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会有敲门声,他没抬头也没说话,进来一个女人,他助理,跟他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那个助理还总看我,我看着手机假装没注意到她,助理出去以后我有些郁闷,我问孙大叔:孙叔,你平时总换女人吗?

他抬头看着我: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总带不同的女人来这?

他说:这是什么意思?沙发上有香水味?

我说:不是,我就随便问问。

他说:没有,我没怎么带人来过。

然后他又开始忙工作了,他说他没怎么带人来过?这个没怎么就说明带过喽?带就带吧,跟我又没关系。等到大约五点多,他忙完了,站起来对我说:走吧,你饿了吗?

中午没吃饭确实有点饿了,不过想了想说饿好像不是很礼貌啊,就对他说:我还好,那走吧。

又跟他出了办公室,我边玩手机边走,这样不会被其他人的目光所尴尬。上了车我才感觉解脱了,别人一盯着我我就觉得心里毛毛的。他对小q说:去xx。

然后又开始打电话说工作的事。我玩着手机没看他,很快就到了,到了以后等了一小会他才打完电话,然后对我说:到了,下车。

我跟他下了车,往里面走,他对我说:不用紧张,你吃饭就行,就是个普通聚会。

我问他:我看上去很紧张吗?

他笑了笑说:有点,没什么好紧张的,你很漂亮。

我没回话,跟着他进了包间。刚进去就感觉里面好吵,而且烟味很大,十来个人吧,也不算多,一进门大家都看我们俩,然后就有人说:xx,都等你呢,快坐快坐,让这个美女先坐。孙大叔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然后帮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看他们都看着我,我有点尴尬,脸上还是带着微笑,有些朋友对他说:xx,这是弟妹吗?可以啊!

他笑了笑:一个好朋友,大家别闹啊。

我看了看这些人,果然都是带着女人来的,还有让女人在腿上坐着的,怎么?座位不够了吗?吃个饭都要坐大腿?然后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谈工作了又,我默默的吃着饭,期间孙大叔不停的给我夹菜,然后他们开始喝酒了,有两个人起哄要跟我喝酒,孙大叔很严肃的对他们说:她不会喝酒,你们别闹她。

然后他那些朋友们就让他替酒,他没拒绝,开喝了。我也没拦着,看着他喝。眼看着他们越喝越多,菜都没吃几口,我偷偷拉了拉他衣服,小声问他:孙叔,你少喝点,别喝醉了。

他说:没事,醉了你让小q上来把我抬出去。

抬????这是要醉到不省人事的状态?我说:随你吧,你醉了我就让小q送你回去。

他说:那你呢?

我?我对他说:我回家啊。

他说哦,然后没再说话。等我吃饱了他们还在喝,一边谈工作一边喝,我也插不上嘴,就偷偷玩手机。他还总让我吃,我说我吃饱了,他说再等会就完事了,坐一会吧。我说嗯。 一直等等等等到快十点才完事,我的天呐!一顿饭眼看四小时下去了,唉,总算结束了。完事以后他们互相打招呼再见,好几个人也跟我说再见,我都笑着跟他们摆了摆手,看孙大叔喝了不少,我问他:你还能出得了这个门吗?

他说:没事,走。

没事?真的假的?然后看他晃晃悠悠的往外面走,小q正在门口等着他,把他扶上了车,我问小q:你吃饭了吗?

小q说:吃了,刚才去吃的。

我说:那就好。

我上了车,孙大叔闭着眼睛对小q说:回家。

我对小q说:先送我回去,再送他回家。

小q说:行。

刚说完孙大叔说:行什么行,去我家,你自己在家不安全。

我一听,喝醉了吧他,我看了看他他还是闭着眼?没理他,我对小q说:别听他的,送我。

孙大叔又说:小q你听谁的你跟她说。

小q有些为难的说:孙总你喝多了,咱们先送果果美女回家,然后再回家,你忘了人家今天是帮你忙的。

孙大叔睁开眼看着我:果果,你自己在家不安全,听我的,去我家,我得替你爸照顾好你。

懒得跟他墨迹,我说:你喝醉了,睡觉吧。

他说:你是不是不愿意听我说话!

我说:你舌头捋直了再说,大舌头。

他问小q:小q你说我舌头直不直!

小q也很郁闷啊,对他说:孙总你睡会吧,你喝多了。

他没再说话,一路上到我家他都闭着眼没说话,小q对我说:到了。

我说:嗯,谢谢。

正要下车,孙大叔拉住我了,吓我一跳,他闭着眼说:别走,跟我回家。

我看了看他:我到家了孙叔。

他还是拉着我:果果,跟我回家。

我:我家到了,你自己回家,让小q送你回去。

他对小q说:小q你下去给我买包烟去,我不叫你不许回来。

小q没说话下车了,这是搞什么???小q下了车,我对他说:孙叔,你喝太多了,赶紧回去。

他还是拉着我:果果,你跟我回家。

我有点烦了: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去你家干嘛!

他:睡觉。

我掰开他的手要下车,他又拉住我:你别走。

我拍拍他的脸:孙叔!你喝多了,醒醒!

他还是闭着眼睛:我没喝多,就是不让你走。

我: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他没说话,还是拉着我,我掰他的手掰不开,正想办法掰呢,他说:我喜欢你,别走。

嗯?他说什么? 我有点生气,对他说:你闹够了吗?

他没说话还是闭着眼,我说:睁眼,别装了,你根本没醉!

他睁开眼看着我:果果你别走。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玩吗?好玩吗?

被吓的有点想哭,忍住了。他说:我没有玩,你听我说。

然后他摸口袋找烟好像是,听他说?听个屁!我赶紧打开门跑了下车,然后往我家跑,他也下了车在后面追我,吓得我腿都有点软了,但是想到后面追我的可能是个变态精神病,我就使劲跑!跑进楼道,还好电梯在一楼,我赶紧按了电梯,他还没追上来,我关了电梯心砰砰的跳,好怕电梯突然开了他进来,吓死我了。到了家门口我赶紧录指纹开门,关了门以后才松了口气。

过了也就一分钟他来敲门了,让我开门,我在门后不说话,我害怕,他在门外:果果,你别怕先开门好不好,我有话对你说。

我还是没出声音,他开始打我的电话,我的铃声响了,我赶紧挂掉,调了静音。他在门外说:果果我知道你在家,你开门好吗,刚才我吓到你了对不起,你开门好不好。

我坐在地板上,听着他还在外面,也不知道脸上什么时候流的泪,就是很害怕,他还是敲门,我怕吵到邻居,给他发了条消息:gun,再不gun我报警了。

爸爸带女儿唱k,居然玩摸摸唱,呵呵

他在门外没说话,给我回了消息:开门好吗,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对不起,开门听我跟你解释好吗?

我回他:两分钟再不走我报警了,不是吓唬你。

他回我:我走,你别怕了好不好,对不起。

然后外面没了动静,应该走了吧,屋里没开灯我跑到阳台看着楼下,过了一会确实有个人往外面走了应该是他。我赶紧给我舅舅打电话,我舅舅已经睡了,问我怎么了这么晚?

我说:舅舅,我自己在家害怕,你能不能接我去你家。

我舅舅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说:没有,就是我爸出差了,我今天看了个恐怖小说,越想越怕。

我舅舅说:等着,我现在就去。

挂了电话等我舅舅来,我一直在阳台看着,怕他再上来。 不到半小时我舅舅来了,我给我舅舅开了门,我舅舅看我也没开灯,问我:怎么不开灯?

我撒谎说 :开灯更怕。

我舅舅开了灯,看我脸上还带着泪,问我:哭了?怎么了到底?

我摇摇头:就是想起小说挺害怕的。

舅舅好像是信我了,对我说:多大人了还害怕,收拾东西跟我走。

我去卧室拿了衣服跟学校的东西,我决定了,我爸什么时候回来我再回来。拿了东西跟我舅舅下了楼,我又四处看看那个变态还在不在,没在,我上了车,跟我舅舅回他家。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我看见孙大叔的车还在那停着,当时又吓了我一跳,还好是晚上,他应该没发现我,我一直从反光镜看后面,确认孙大叔没有追上来才放心。到了我舅舅家,我住我表弟的卧室,我表弟在国外上学,一年回不来几次,我每次来舅舅家都是睡表弟的房间,我舅舅说我舅妈值班没在家,问我饿不饿,我说不饿,这么晚了快休息吧。

然后我舅舅让我别胡思乱想早点睡,他就回卧室了,我也去洗了澡躺下。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还是很害怕,那个老男人就是个变态,精神病!他居然说什么喜欢我?他把我当什么?见了两次面就敢说喜欢?去死吧他! 想着他今晚的举动,心里还是很害怕,不知道怎么办,先躲着吧,我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事,睡觉睡觉,快睡觉,睡着了就好了。后来也睡过去了,一觉天亮,起床后我舅舅已经去公司了,给我在客厅留了个条:饭在厨房自己吃,去学校注意安全,看你没醒不打电话吵你了。

看!我舅舅就是这么贴心,从小最疼我了!因为我舅舅和舅妈都想要个女儿,结果生了个儿子,所以我在舅舅家还是比较受宠的,哈!吃了早饭,想了想学校有课,就拿了包去学校,我打了个车对师傅说走xx小区那条路,然后去xx.。我想去我家小区看看他走了没有,就让师傅走那里,快到的时候我在后座把头挡住偷偷看外面,他的车还在,这人居然堵我,呵呵,没想到我昨晚就已经出来了吧,笨蛋!让他堵去吧,反正我不回家!

到了学校跟同学一起上课,去图书馆,又去她们社团看了看,然后没什么事下午下课就打算回去了,我还特地带了口罩,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我看到孙大叔的车了,阴魂不散啊他!我赶紧跑,他没看见我,我赶紧又倒回去,走西门! 西门人很少,我刚出去就看见小q在外面站着,我跟他对视了一眼,他居然认出我了,我想跑,他叫住我:你先别走美女,我有话跟你说。

我看了看他,他说:孙总在正门呢,你别害怕,我不告诉他。

我说:不告诉他?你不告诉他那你在这蹲点干嘛?

他笑了笑说:孙总让我在这守着,让我看见你的时候叫他,还说不要让我吓到你,我刚才大老远就认出你了,我看你那么躲着孙总,口罩都带上了,我就没叫他。

我有点疑惑:你到底什么意思?让你们孙总离学校远点,这可是学校,再骚扰我我报警了!

小q对我说:我们孙总他有点着急了,昨晚在你家小区门口没走一直,一直等到今下午,看你没出门就想你是不是已经来学校了,就带着我来这里等你,他说他昨晚吓到你了,他挺担心你的。

我说:他要是真担心我,就该离我远点。

小q:你先别生气,我就是想跟你说我们孙总不是那种花花肠子的人,他是个好人。

我问他:我是个坏人吗?

他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可以了解了解他,然后再决定啊。

我说:我不想了解他,也没什么好决定的,你待会就跟他说我已经走了,你告诉他让他离我远点,要不然我就直接告诉我爸。

然后我就上了路边的出租车,上了出租车赶紧对师傅说:快走师傅,去xx。

哎!吓死我了刚刚,刚刚装的好辛苦!真怕小q拦住我,回家回家!回舅舅家!我的家是不能回了!太可怕了!打车到了舅舅家,舅舅舅妈都没回来,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说明天上午。 太棒了!我爸回来就好了!老男人再纠缠我我就告诉我爸!等我舅舅舅妈回来,跟他们一起吃了晚饭,上上网,睡觉!第二天早上醒来去学校,不仅带了口罩还带了帽子!我提前跟我同学说好让她在西门口等我,我们一起进去,我怕孙大叔又在门口等我,只要我拉着同学他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吧,毕竟公共场所!到了西门,并没有孙大叔,我同学已经在等我了,我赶紧跟她溜进学校,她问我怎么捂的这么严实?我说好像有点感冒,不想吹风,她也没再问什么。本来我以为坚持到放学回家就能看到我爸了,下午上课的时候我还跟我同学偷偷吃东西呢,我往窗外一瞄,差点吓尿了!孙大叔!他怎么在这??

我看他正在看着我,完了完了,怎么办?给我爸打电话?还是给舅舅打?还是报警有人跟踪我??我赶紧收起零食,擦了擦手,我同学还问我怎么不吃了?我说不想吃了,她没发现我有什么异常,还是吃着零食,我的心里那个郁闷啊,他到底要干嘛!一直到下课他都没走,我都觉得我有点发抖了,大家都出教室了,我同学叫我走,我说我在这等个人,你先走吧。我怕待会一出去大叔叫住我怎么办,我同学还在呢,我只好让她先走。

教室里快要走没人了,大叔还站在外面,我在教室急的不行!最后一个人走后大叔进来了,他从前门进来,我想从后门跑,又怕他追我怎么办,会不会闹的动静很大,算了,不走了,他还能杀了我不成!我坐在座位上看着他,他来我旁边坐下。

坐下后他拿过我的零食看了看说:上课怎么还吃东西?

我想说你管得着吗?可是我怂了。我说:我饿了。

他问我:中午没吃饭吗?

我说:吃了,又饿了。

他说:走,先吃饭去。

然后站起来要往外面走,这是什么出牌方式?这人是忘了前天晚上的事了是吧!

我说:我舅舅他们等我吃饭呢,我现在要回去了。

他说:我那么吓人吗?你这么怕我。

我说:我哪怕你了,你还能吃人不成?

他笑了笑:既然不怕就跟我去吃饭。

我:我不去,我说了我要回家了。然后站起来打算回家。

他拉住我:不准走。

我:你凭什么拦我?

他:跟我去吃饭。

我:不去。

他:你不去我就扛你去,不信你试试。

他说话好严肃,我害怕了,对他说:你到底想干嘛,有完没完!

他笑了笑:就是想跟你吃个饭,没有别的。

算了,总要有个了断的!我在心里想着,去就去,看看这个老男人到底什么意思,他要是再缠着我我就找我爸!我对他说:就是吃个饭是吧。

他说:是,你随便挑地方,当我为前天晚上的事道歉。

我说:那吃麻辣烫去吧,我想吃麻辣烫。

看他眉头皱了一下:那东西不卫生,吃点别的。

我:就吃麻辣烫,卫生的很,你以为你吃的那些大酒楼有多干净。

他看了看我:那走吧。

我说:你先走,西门等我。

他看了看我没说话,我对他说:你放心我答应的事就不会跑的,你去西门等我,我这就去。

他说:好,你不来我就一直等着你。

他出了教室,我给我舅舅打了个电话说今晚回家了,不回他那了,我舅舅没说什么,让我回家路上注意安全。我又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爸说他在家呢,我说跟同学吃饭晚上不回家吃,我爸也没多问就说早点回家。打完电话我去西门,孙大叔站在那里等我,我重新看了看这个男人,挺高的,不胖但是有啤酒肚,他看我来了,先上了车,我四处看了看没有同学也上了车。上了车他问我:去哪吃?

我对小q说,xx路那边有个xx麻辣烫,很好找的。

小q说:那地儿我去过。

然后我没说话,大叔也没说话。 一直到了麻辣烫店,我对他说:到了。

我先下了车,他跟着我下了车,时间挺早,没有吃饭的,我找了个桌放下包,跟他去选菜,我很快就选好了,他磨磨唧唧的还在选,最后我看了看都是蔬菜类。付钱的时候是他付的,我也没跟他争,付了钱就去坐下等麻辣烫。他问我:这东西不是跟火锅差不多吗,怎么不去吃火锅。

我说:这个比火锅好吃啊,主要是很快。

他看了我一眼:原来是为了快。

我没说话默认了,就是为了快啊,我不想跟他长时间待着,是他说只是吃个饭的,麻辣烫也是饭啊。他手机来电话了,他接起来,又是工作的事,我低头玩手机,他打了很久,一直到麻辣烫上来都没打完,我就先吃着了。等他打完电话我都吃了一半了,他看了看麻辣烫没动筷子。我跟他说:你怎么不吃?

他才拿起筷子慢慢的吃,看他好像很不情愿似的,我吃完后放下筷子,他也跟着放下了,我问他:怎么不吃了?

他说:吃饱了。

我看了看他的碗,几乎没怎么吃,我不管,不吃就饿着吧。我拿起包:那咱们走吧。他没说话跟我一起出了麻辣烫店,小q还在车上等着,上了车小q问:咱们现在去哪?

我说:送我回家。

孙大叔没说话,小q就往我家的方向开了,一路上都没说话,越是没动静越怕啊,这人盘算什么呢?真的就是吃个饭?我有点不敢相信。 快到我家小区的时候路过一个公园,他对小q说,去公园停下。我害怕的问他:你干嘛!

他看了我一眼:上厕所。

我没说话,等小q在公园停车场停了车,他下车了,临下车还问了小q一句:你去不去?

怎么滴?自己上厕所害怕啊?还带个人?小q说了个:去。

然后也下车了,我在车上等着。过了五分钟他回来了,小q还没回来,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该不会他故意把小q叫走的吧!不要啊!小q快回来!他上了车我低头看手机,他问我:玩什么呢?

我说:没什么,小q呢?

他说:不知道。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继续低头看手机。他对我说:别玩了。

然后从我手里把手机拿走了。我一看我手机被他拿走了,我说:你拿我手机干嘛,还我!

他说:待会还你。然后问我:你这两天住哪了?你舅舅家?我

说:嗯。

他说:什么时候去的?

我说:前天晚上。

他说:我走了以后?

我说:嗯。

他又点烟了,为什么要在车里抽烟,不呛吗?抽了几口烟他问我:前天晚上害怕了是不是,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我说:别说了,我就当你喝多了。

他说:我没喝多,你不是也知道吗我没喝多。

我说:那我就直接跟你说吧,咱们两个见过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你说你没有女朋友我也信,可是你也不能跟我闹着玩啊,论起辈分我还是你侄女,你觉得合适吗?

他灭了烟:什么侄女,你以为我是在跟你玩?

我说:你这样的人我也见的不少,男人有钱了就喜欢找年轻的,玩几天玩够了就换,都一个样。

他冷笑了几声:你知道的挺多,在你眼里我也是这样的人是吧?

我说:你是不是我不知道,我不了解你,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就是想说你玩女人别找我,还有,你这不是打我爸的脸吗,他知道了你也不会好到哪去吧!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比我想象中还伶牙俐齿。

我问他:我说的够清楚了可以走了吗?

他没说话,我打开车门要下车,他一把把我拉回来,带上了门,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按住我亲了上来,我懵了,打他推他,他吻的很用力,我用力咬了他舌头,他才放开我,我给了他一巴掌,冲他喊:你有病是不是!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

他按着我:我就是有病!都是因为你才得的,不许走!

我害怕了,连哭带叫带打:放开我放开我!

他不松手,我咬他打他,他还是不放手。折腾了好一会,我冲他喊:你到底想干嘛!你滚啊行不行!

他放开我,看了看自己胳膊,上面都是我抓的咬的,他又拿过纸递给我,冷笑了两声看着我说:这就吓哭了?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

我看了看他:你有病,我要回家。

他没说话又点烟了,我想走,去拉车门,他拉我,我推他,一下子碰到他的烟了,把我胳膊烫了一下,我啊的一声,他赶紧拉过我的胳膊,灭了烟,找了瓶水给我冲,冲的时候水都直接流到车上了,没什么大事,就是烫了一下,不严重。冲完以后他问我:疼不疼。

我哭着说:我要回家。

他有点不耐烦:回家回家!我问你疼不疼,疼就说话!

是你的烟烫了我!你凶我干嘛!我哭的更厉害了!不说话,一直哭。他拉着我的胳膊看了看,又吹了吹,对我说:别哭了,一会送你回去。

我说:我现在就要回去。

他:还疼吗,还好就是烫了一下,不会留疤。

我没说话,只想回家。他拿出手机给小q打了个电话:你去药店买个烫伤的药膏过来。

不就一点小事吗!用得着买药膏吗?挂了电话他还是抓着我胳膊没松开我,我说:你松开!

他看了看我,松了手,胳膊上被他抓的都有红印了,他看了看,有些尴尬:我是不是太用力了?

我没理他。他叹了口气:杨xx,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也不是跟你闹着玩,我也不玩女人,我也见过你很多次,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从早我就去了解你了,是你不知道。

我看了看他:你见过我很多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

他看着我说:第一次见你是去年元旦在你们学校的元旦晚会上,你跟你一个同学跳了一个xxxx,当时你爸也去了,你爸说台上的是他女儿,那天我是你们学校邀请去的观众,你记得吗?我想了想,我是跳过舞,可是什么特邀观众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反正我没见过你,你不会想说你看我跳了一个舞就喜欢上我了吧!你以为我信吗?

他说:知道你不信,你自己看看。

他拿出手机,翻了一张照片给我,我的课程表!他笑了笑:自己看看日期。

我看了看,是1月份的照片,1月拿的我的课程表?他说:我偷偷去看过你好几次,还总去你爸公司想偶遇你,一直没遇到过,直到你爸生日才见到你,才能光明正大的跟你说话。

我说:你套路我呢吧,一见钟情?然后痴情的种子发芽了?孙叔,你这种大忙人会这么闲?而且你也应该过了追求什么爱情的年龄了吧。

他语气很轻:该说的我说了,知道你不信我,我今天就是想认真的跟你说喜欢你,明白了吗?

我说:明白了,我不接受,能回家了吗?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对我说:等一会吧,小q回来就送你回去。

我没说话,期盼着小q快点回来,他在我旁边抽着烟也没说话,又过了一会他拿我手机给我,对我说:把我从黑名单拉出来。

我接过手机却没那样做,他看了看我又说:我要跟你男朋友竞争,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要努力试试,你给我一次机会,我证明给你看。

听他这么说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首先,听他说出这种话好别扭,他以为自己十七八岁吗,还竞争,还证明的,其次,我哪来的男朋友,他想跟谁竞争? 再然后我根本不可能接受他好吗,他怎么就不明白呢,不是他好不好的问题,是我真接受不了,9岁什么概念,我不行不行。我对他说:你别闹了,我真接受不了9岁的差距,你真的,真的太老了。

我说那句太老了的时候偷偷看了看他,怕他生气打我。没想到他没生气,还对我说:我追求你是我的权利,我相信你会答应我的。

我没理他,小q回来了,把烫伤膏给他,他拉着我的胳膊要给我涂,我说不用了,两天就好了。

他拉着我:别动!

我乖乖不动让他涂。涂完以后他对小q说:去xx,送你嫂子回家!

嫂子???什么玩意?小q笑着说:嫂子好!

我有点生气对小q说:谁是你嫂子,别乱叫!

然后对孙大叔说: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是不是?不准让他叫我嫂子!

孙大叔看了我一眼:迟早的事,先让他练练!

我说:迟早个屁!别乱叫!

他有点严肃看着我:不许说脏话,小女孩说什么脏话!多难听!

我撇了他一眼:你还知道我是小女孩就好,你这种老男人别惦记了,我喜欢小男生,小男生你懂吗?

他冷冷的说:你男朋友那种就是小男生了?年龄小就是小男生?年龄小什么也不懂,能给你遮风挡雨吗!

我真是无语,对他说:怎么不能遮风挡雨,说的跟就你有伞似的!

然后到我家小区了,没等他说话我又说:我到了,我走了。

我准备下车,他又拉住我,我说:你有完没完?还不让我走?你还想怎么样?

他看了看,拿起烫伤膏对我说:给你这个,回去抹一抹。

原来他拉我是为了给我药膏啊,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接过来,不知道说什么,说了个谢谢下了车。

下了车他直接走了,我也回了家,我爸正在家做饭呢,见我回来了,问我:怎么这么早?不是说不回来吃吗?这么早吃过了?

我看了看我爸:你还没吃饭呢,我再陪你吃点。我爸似乎很高兴啊,对我说:行,马上就好了,你去等着吧。

我去餐桌坐下等着,想了想刚才和孙大叔发生的事,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正想着我手机来电话了,陌生号,我接起来:喂?

那边:把我手机号从黑名单删掉,快点。

孙大叔???我爸在家我有点紧张,我说: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他在那边说:什么以后再说,你现在就把我号码弄出来,要不然我现在就去你家找你,给你一分钟。

然后他挂了!他居然挂了!!!他又威胁我?我想了想来我家找我这种事他真能干得出来,所以还是把他v从黑名单拉出来了。刚拉出来他就发了个表情过来,然后又发了句:挺准时的,电话拉出来了吗?

我回:拉出来了。其实我没拉出来,赶紧又把电话拉出来。

他回我:那就好,我不会骚扰你的,放心,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追你。

头顶一片小乌鸦飞过。。。。。。我回他:叔,您老别闹了行吗,真不好玩,我没精力跟你玩游戏。

他只回我四个字:我认真的。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