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裘庄《风声》鹤唳的背后

影视评论 134 3

在裘庄《风声》鹤唳的背后

——在侵略军的心脏里进行的一场特殊的抗战

2021-01-20

就个人的感受,38集电视连续剧《风声》最成功的地方,就在于通过那位日本侯爵的言行,揭示了侵华日军的本性。同时,通过侵华日军某特务机关那位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副机关长泷川大佐的阴暗心态,可以帮助今天的中国人,对上个世纪、甚至更早一些的日本帝国对于侵占最终吞并中国的狼子野心,有了一个艺术性的直观感受。

一、财富应该用来做什么?

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告诉了我们一个用金钱复仇的快意恩仇的故事。带着昔日日本黑龙会“赞助”同盟会巨额资金逃跑后的裘庄主,在营造了这座堡垒式的庄园之后的结局是家破人亡。早年江浙富商张静江与孙逸仙的关系,一时成为美谈。

那么,财富应该用来做什么的?

影片中的“苏州船王”顾民章,表面上的汪伪政权的经济大汉奸、军统戴笠的“孤舟”,原来是在抗战胜任之前就已经参加革命十七年的地下党领导人“老枪”。这是让不少观众感到颇为疑惑的。其实,建国初期中央人民政府外贸部的首任副部长卢绪章,就是这样的。

在地下斗争中,经济战线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央企华润集团,就源于始创于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香港的华润公司,用的新中国缔造者的笔名。

第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包括那些建国前入党的创建者、领导者、参与者和追随者,他们的共同心愿就如顾民章告诉女儿的那样,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当时流行于各地的“不同时间”在中国的统一。

也正因此,追求光明的顾晓梦在经历了裘庄十日“捉鬼”的灵魂洗礼后,完成了信仰的蜕变。由用餐刀干掉了密码船上日本大佐的军统女特工,接替了李宁玉,一步步地深入虎穴,前赴后继地继续进行着先烈的未竞事业。

二、泷川上校扭曲的变态行为

在此前一系列看似文雅为找到“老鬼”而进行的交锋中,也许一些观众多少还能看到某些智力竞赛的影子。然而,随着调查者一步步走向疯狂,我们终于看到了这位日本上校更加真实的一面,这也是对此前的一系列“乱相”更为真实的一个注释。

原来,这位日本大佐出身卑贱,是个日本娼妓的私生子,因偷了生母的皮肉钱将其母亲直接送上了黄泉路。长大后不知怎么又窜到了中国,勾引了裘庄主的女儿,骗取了一笔巨额财富,并同这位中国女人育有一个儿子,随后又将她谋杀于杭州的西湖畔。又不知道他在那里接受了专业教育并受到那位侯爵的特别待见,被后者视为已出。

因此,本质上的日本浪人、此时的皇军军官泷川肥原,在裘庄的所作所为,并非是在为其侯爵义父追查裘庄宝藏的下落,以取得不利于当时的国民政府执政合法性的证据,而是在掩盖其早年谋财害命卑劣行劣罢了这也是其最终身败名裂的根本动因。

这提示人们,在阴暗扭曲道路上长大的人的,其心理一定不是光明的,而生活在这种阴暗之中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的。

不择手段去杀人、去背叛,只是其谋生的一种权宜的手续罢了!

因此,金生火处长谓之,泷川才是裘庄真正的鬼!

三、日本侵略者的本性

到了这部电视剧快结束,也就是谜底即将被揭开的时候,一位日本侯爵,同当时大和菊花皇室许多成员一样(也许是华族)在军中任职的一位日军大将出场了。

在保椒塔下,面对杭州西湖美景,他的内心却充满了遗憾。因为按照他的心愿,他真正希望看到的是如果当时日本上海派遣军的司令将此付之一炬,那将是西子湖一千多年历史上最美丽的情景。

这其实告诉后人,这些本质上还没有根本脱离野蛮的皇军,为什么会在中国的土地上制造出那么多惨绝人寰的历史悲剧!

因为,侵略必然意味着毁灭的降临!

这对至今依然为其表面的文明现象所蒙蔽双眼的不少国人而言,不吝是个非常形象的反面教材。

不要忘记,“脱亚入欧”思想的提出者福泽现在依然占据着日元面值最大钞票上最显眼的位置。而以刀叉作为用餐工具的洋人,其实正如他的的饮食习惯一样,历来都是将战争殖民作为扩张的主要形式的,伴随着血与火的霸权政治成为最近数百年来西方崛起的基本形式。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更多的是已经换成了投资、专利与专业壁垒等新的形式。然而,这些人的强盗本质改变过吗?

初稿写于2021年1月20日

第二稿完成于次日

四、随便说说旧日本军队中的大佐军衔

这其实也就是传统军制中的上校,无论从职务编制与世界军制上看,都是这样。而上校也就是团长级别的军官,在旧日本陆军中对应的基本编制职务即联队长,无论是四联队还是三联队制的旅团下都是这样。类似的大尉、大将,也不过是传统军制中的上尉(中队长)与上将(方面军司令),并没有多出一颗星来。

明治维新后的近代日本,在建立直属于中央的新式军队(皇军)时,海军是学习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英国海军,据说在弃舰时舰长随军舰一起沉没,就是来自英国海军的传统,如在中途岛海战中被击沉的日本海军航空母舰“飞龙”号的舰长加来少将就是这样。而日本陆军则综合了法军和德军的体系,其中普鲁士的传统与特征更多一些。从军装样式上看就是师承法军,最典型的就是世间少见的那种竖式肩章。

五、对于财富的态度最能鉴别人心

有点文化的人大都应该知道,莎士比亚经典剧目《威尼斯商人》中那么狡黠、奸诈、阴险的犹太富商夏洛克,巴尔扎克小说《人间喜剧》系列之一《欧也妮·葛朗台》中那位“索漠城最有钱、最有威望的商人”,无耻觎女儿财产的贪婪父亲葛朗台。这些都是令读者发自内心的厌恶,早间资本积累过程中那些资本家的典型文学艺术形象。

传统的中国社会是个重农抑商的农业生活。优渥的士大夫是从内心看不起商人的。也因此,明朝杨继盛的《言志诗》:“饮酒读书四十年,乌纱头上是青天。男儿欲上凌烟阁,第一功名不爱钱。”

在民国时期著名的实业家卢作孚不置私产,却造就了民生公司的传奇和在抗战中组织宜昌工业大撤退的历史伟业。更有当时重庆的康女士,先后无偿送给中共南方局价值一千多两黄金的地产、物资和经费,毁家纾难、共赴国难的正义之举。小蒋甚至在执政后,断绝了同昔日中大好友、此时已辞官经商的王新衡的私交。

在今天,有钱就意味着能够过上好的生活,享受到由此带来的种种乐趣。古人云,“君子爱钱,取之有道”。

然而,我们却不幸地看到,社会上为数不少的一些人,却在不择手段、不知廉耻地在捞钱,不付成本地要将自己变成有产者与“富豪”的种种社会丑闻。改革开放以来,在国家取得伟大的历史成就的同时,一些社会不法商人勾结那些不甘寂寞的官吏,就是这样干的。自十八大以来,在强力推进的反腐败斗争中落马并受到法律追究的数百名省部级高官中,几乎100%都涉及到受贿罪及贪污罪。

这让人有了一种强烈的隔世恍惚之感。

究其根本,这些官员无非是希望将其在任职时期享受到的待遇,用钱的形式延续下去。这样金钱就变成了最可靠的傍身之物,成为其灵魂的寄托。不过,这真的可靠了?看看在中央纪委最新纪录片中出镜的那些痛哭流涕、追悔莫及的涉案者的自白就一目了然了!

更多好贴,尽在影视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