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渗透》到李维恭内心深处的毒瘤

《渗透》到李维恭内心深处的毒瘤

——没有人性的人占据要津意味着什么?

2021-01-22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军统,成为开放后延续至今,大陆影视作品在选题时的一个热词。这也许同观众喜闻乐见的谍战主题有关吧!

然而,在那种看似充满神秘而刺激的历史氛围中,今天的人们又有几人能够真正领悟到在刀光剑影、血风腥风中,地下党作出的牺牲与奉献呢!

34集电视连续剧《渗透》中的李维恭,抗战时期曾任军统南京站的站长,光复后成为接收大员出任国防部保密局东北督察室主任(即由颇受杜聿明信任的戴笠亲信文强担任的东北行辕督察处长),主管保密局在东北九省的反共特务工作。对于许忠义这个“不争气”的学生(而从后面剧情完全看得出来,这只是他这位大学生不愿去干那些杀人越货的特务勾当罢了),他这位在军统“特训班”时期的老师,曾经多次在关键时候帮助其渡过难关并不时予以提携。

戴笠时期的国民党军统组织,权力大、影响也大。不过,特务官员的公开地位并不高。因此,李维恭的后期军衔居然是中将,这并不符合真实的历史事实。

亲身经历了人民军队内部崭新的人际关系并在真理的感召下,已经成为共产党员的许忠义,并派遣打入此时“换汤不换药”,由原军统机构改组成立的保密局东北督察室后,发挥出自己在经济与理财方面的天赋,先后给林罗领导的东北野战军(入关初期的东北民主联军、后来的第四野战军)解决了大量的后勤补给难题,如借军统沈阳站的名义与势力,偷运出了原日本关东军的一间被服仓库中的大量棉布,从而解决了部队数万套军冬装;战争中,将东北国军的武器与药品,以巧妙的方式“输送”给部队,从而改善并提高了部队的装备状态;……同时,为了打通在南京和沈阳的上层关系,取得上峰信任,广为转圜,也给他的这位老师带来了相当多的钱财(那时真正的硬通货是金条和美元),并一时被李援引为亲信。

可令人深感意外的则是,当李维恭主任萌生退意,并公开对部属宣称将举荐许忠义作为接班人(之一)后,这位老师却暗中下手,要置这位在东北给他带来巨额财富的学生于死地。

其中根本动因就是,要将其贪腐受贿事实的见证人灭口,以求得到海外去独享其心目中的“太平”。当然,最终的结局还是映证了《红楼梦》中广为流传的那句老话,“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本性善良的人,对此,是很难想象、更难理解的。

为什么有人会是这样的?!

除了这些人灵魂深处超越常理、根深蒂固的自私本性之外,其人性中的阴暗与邪恶,应该是其中的主要原因。干了坏事、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当事人的内心是十分清楚,也是害怕惊恐的。于是,想要掩盖事实,欲盖弥彰,这也许就是出现如此反逻辑的邪恶行为的直接动机。然而,如果要掩盖真相,就需要更多的谎言,需要所有证人从人间消失,这将是难以完全办到,最终也将难以得逞的。

并且,越是在封闭的时代,越是在落后的地方,越是出身赤贫的人,有些人越是这样。片中的吴公子就是个反证。

因此,如果你是不想害人的人,也要不时防备被人暗算!

就如鲁迅先生说过的,满嘴的仁义道德却处处藏着“吃人”二字!也正如伏契克所言,“人啊,我是爱你的。但你们要警惕啊!”

个人感觉,这应该是该剧带给人们最深的启示之一。

初稿写于2021年1月21日

第二稿完成于次日

做特务工作的人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对人性,尤其是对其中那些阴暗、阴险、凶恶、甚至罪恶的部分,了解甚多,知之甚深。不似不谙世事的人那样,将世间万物包括人类本身,都想象得那么美好,如此的天真、如此的浪漫。在这里,光明是少有的稀缺品!

而李维恭,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的特务标本。

特务工作的性质,其实也就是做好目标人物的工作,投其所好,谋得信任,以便于打入其内部,进行更深层次的“潜伏”。有时,也就要求这些人为了完成任务,也为着求得自保,必须将一切风险与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这也是国共两党在情报工作的本质区别之一。

周恩来总理在创建党的情报保卫工人时就明确规定,不搞针对国民党高官的暗杀、不搞“美人计”、保卫工作不得针对党内。共产党的情报工作主要是基于信仰、在真理的感召下进行的。例如打入“西北王”胡宗南身边担任其机要秘书的熊向晖,在建国前也就同周有四个小时的直接接触,却在敌营坚持了十二年,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闲棋冷子”的巨大战略作用。

四、闲话国民党的保密局

此前的军统,此时的保密局是作为抗战胜利后,在由美国顾问团设计改组成立的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十多个“特业单位”之一,首任局长是戴笠坠机身亡后,在原军统广东派、湖南派、江淅派“三巨头”角逐中胜出,地方小县城科员出身、戴笠的“大管家”、为蒋较为熟悉与放心的原军统局主任秘书毛人凤。

这时的蒋记国防部长是人称“小诸葛”的白健生,他其实并没有多少实权。在作为“一般单位”的六个司之外,还同时设有新闻局、预备干部局、保安局和史政局等“特业单位”(部门)。如,蒋败退台湾后曾担任其副参谋总长,因为我党提供机密情报而被蒋以“共谍案”枪杀的吴石中将,就担任过史政局长,同案有朱*等四人牺牲。而小蒋也曾是主管后备军官训练的预备干部局长,深受其信任,为官清廉,领导“嘉兴起义”从而破坏了老蒋在江南编练百万新军计划的贾亦斌,就是小蒋负责该局局务的主要助手。

此时的国民党军的军权,实际是由担任参谋总长(后出任东北“剿总”总司令、台湾警备总司令总司令兼台湾省 、国民党副总裁)的陈诚运营。当时的国民党参谋总部设有五个厅,其中三厅是作战厅,在淮海战役前后担任厅长的就是一直被杜聿明怀疑是“共谍”的郭汝瑰。而二厅则是由军统“二老板”出身、此时国防部次长郑介民兼任厅长的军事情报厅。

保密局是在抗战末期一度膨胀到十万人的军统体系,在“留强汰弱”原则指导下的大改组中形成的。

其中的武装特务组织,“忠义救国军”被改编为周化龙领导的十余个交通警察总队,在江中“七战七捷”中被击毙的熊向东,就是其中的一个总队长。接受过美国顾问训练、拥有先进美式装备以爆破为主体的技术力量,后来被集中改编为杜长城的技术总队。当时军统大量的各地安保力量被纳入地方政府、要地警备司令部的稽查处和军队的二处。而曾任蒋侍从室六组组长、军统“三老板”唐纵则去了内政部,出任次长并兼警政署长,主管全国警政业务,任内遇到过一系列令其大“伤脑筋”的事情。

同时,军统的核心主干改组成保密局,这也是组建该反共特务机构的主要支柱。由此建立起以省站为基点的组织体系,规模大约在八千人左右。在解放战争时期,毛人凤的保密局曾经先后破坏了我党的不少地下组织,其中最著名的就有北平地下电台案、川东地下党案和蔡孝乾案,成为继戴笠之后,党的隐蔽战线最凶恶的敌人。

戴笠鸡鹅巷时期的老牌特务,除了在接收变成“劫收”大发“肃奸财”并“请长假”的那些人以外,大都外放,作了外勤省站的站长。如17岁就在上海参加特务处、28岁就成为军统八大处长之一的少将总务处长、助毛顺利上位的沈醉,就被毛人凤贬为保密局云南站长。为此,毛还特地将云南站由原来的80人的乙种站提高编制等级,改设为120人的甲种站。

素质低劣的人占据要津意味着什么?

话又说回来。在单位工作过的人,大多都应该会有这样的体会。单位中有点实权,如管人事的、管财物的一些人,对于领导和自己的事,肯定会竭尽全力去办、去办好。而对普通职工那些符合政策规定的事情,则完全是另外一副面孔:能推就推、能拖就拖,不给好处是不会去办、至少不会痛痛快快去办、去办好的。

作为人,这种人是没有人性的;作为党员,是缺乏党性的。

因为,他们将公权力视为已有并以之谋取个人私利,将国家政策规定束之高阁,不落实到普通人身上。现在许多社会矛盾的源头其实也就起于这里。最根本的就是,这些素质低劣、不合格的人占据要津之后的肆意妄为、胡作非为!

更多好贴,尽在影视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