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是张爱玲公然诋毁抗日英雄的作品 请大家抵制!!

天涯杂谈 3438 65

之所以要这样评价《色-戒》,就是要揭开抗战时期汪伪汉奸的真嘴脸。《色-戒》这部获奖电影改编自张爱玲的同名短篇小说。要深刻了解和欣赏一部文学作品,一定要了解作品描写的历史背景以及作者的生平。   

先说张爱玲其人,抗战爆发后她没有像当时许多知识青年那样奔赴重庆或延安。据当时的统计大约50%的城市大中学生投奔了重庆,另有30%奔向了延安。只有很少的学生选择作敌占区的“顺民”。张爱玲不仅做了“顺民”而且做得很彻底,成为了汪精卫伪政府重量级人物胡兰成的老婆(订婚未嫁)。

胡兰成何许人也?时任汪伪宣传部政务次长、汪伪中央执行委员,并兼汉奸报纸《中华日报》总主笔,成为汪的“文胆”。我的同胞们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吧!张爱玲丈夫这一串令人愤怒的职务吧!一个人可以为了爱情背弃自己的祖国吗?可以吗?可以吗?我要每个读者来回答这个问题!   

其次张爱玲短篇小说《色-戒》的素材。这是一个根据市井流言,然后被严重歪曲的国民政府特工郑萍如暗杀大汉奸丁默村的真实历史事件。丁默村是当时汪精卫伪政府的特工部主任,在敌占区特别是上海残酷利用特务☆抗日爱国运动,给上海地下工作造成了严重破坏。国民政府特务机关决定设“美人计”刺杀丁默村。担当此壮举核心人物的女特工就是电影《色-戒》中被严重篡改的人物王佳芝,她的真名叫“郑萍如”。

郑萍如,生于1918年,郑萍如的父亲郑钺,早年留学日本,获法学学士学位,在日本参加了同盟会,大力支持孙中山,黄兴的革命事业。抗战初期,郑钺是上海公共租界的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的首席检察官。

郑萍如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热爱祖国。郑萍如长得非常漂亮,曾经成为上海最出名的《良友》画报的封面女郎。而且她从母亲那里学到了一口流利的日语。由于郑钺与中统人员关系密切,中统也就相中了她,把她发展为情报人员。由于她系出名门又容貌出众,所以经常往来于上海的交际场所,广泛接触日伪人员,从而刺探到许多重要情报。其中汪精卫准备叛逃的情报她也及时通知了重庆方面,只是后来军统的特务晚了一步,让汪精卫跑了。她还策划参与了绑架日本首相近卫文磨(日本亲王)儿子的行动。但最轰动和壮烈的是她行刺汪伪特务头子丁默村的事件。   

郑萍如在上海读中学时,丁默村曾是她的校长,因此,中统派出郑苹如去实施美人计。郑萍如的父亲郑钺还鼓励郑萍如:“抗曰除奸,对国家民族有利,对四万万同胞有利,非做不可。”并预祝女儿成功。

同志们!他们父女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我们扪心自问,也许我们面临国仇家恨可以义无反顾,但谁会舍得将女儿送到魔窟中行刺!

1939年12月21日,丁默村去沪西一个朋友处赴宴,打电话约了郑萍如。中统特务立即作好中途截杀丁默村的计划。当郑苹如在宴后提出去买大衣的要求后,丁默村立即用自己的小轿车带上郑苹如直奔西伯利亚皮货店。在挑选皮衣的过程中,丁默村发现店外埋伏的刺客,于是仓皇逃离。于是此次刺杀行动失败,郑萍如的身份也随之暴露。丁默村扬言如果郑萍如不到“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去自首,就要杀她全家。郑萍如将计就计约定默村于25日在来美琪大戏院“自首”,实际上她随身携带两把手枪准备手刃丁贼!丁默村则暗中安排,一举擒获郑萍如。

郑萍如被俘后视死如归,虽然汪伪政府中的大佬汪精卫、周佛海等人的老婆屡次劝降,均未果。丁默村则要挟郑萍如的父亲郑钺,说郑父只要到汪伪政府就职就可以免除郑萍如的死刑。郑老先生不为所动,宁可破家亦不肯做汉奸。   

1940年2月中旬,汪伪特工机关在武行铁路徐家汇路车站的附近将郑萍如烈士枪杀。就义前郑萍如穿了一件金红色的马海毛羊毛衫,披了一件毛皮大衣。最令人震撼的是她还在头上插了一枝花。汉奸特务在震惊之余竟不敢开枪,郑萍如只是淡淡地说:“不要向我的头部开枪!”

她以一名女性独有的大义凛然的方式给残暴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和可耻的汉奸特务予以了最后的、最强有力的反击!

郑萍如的就义告诉了他们什么是“不可战胜!”

郑钺因不愿以出任伪职保释女儿,而痛失爱女,精神饱受打击,从此一病不起,于1941年初满怀悲愤而终。郑萍如的哥哥郑海澄于1942年留学归国,弃笔从戎参加中国空军,并在1944年的一次对日空战中牺牲。  

张爱玲通过在汪伪政府身居要职的丈夫了解此案的详细情况,却根据市井流言将郑萍如描绘成在刺杀关键时刻为爱情,主动泄密保护汉奸的痴女子!市井流言者根本就是鲁迅笔下那无聊看客的现实翻版,面对爱国牺牲的志士,竟麻木的将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如同淞沪抗战跳伞降落在上海弄堂里的国军飞行员,因为敲不开门,不得已拔枪自戕。

上海小市民是麻木的,真正达到了“商女不知亡国恨”的境界,但是张爱玲却是别有用心的。她不可能不知道此案详情,而且稍具分析能力的人就会想到,郑萍如只要对丁默村有情,郑就不会二次设局杀丁,汪精卫的太太也会为郑丁二人撮合。

张爱玲的目的只有三个:   

一、用爱情为自己嫁给汉奸遮羞,写王佳芝为爱而疯狂就是为自己甘当日伪贱民寻找借口,无非落在一个“情”字,可是这情字越是缠绵越叫人作呕,越令人看清她伪善的真面目。   

二、为所有畏惧抗战艰苦者寻找逃避的理由。在这场空前的民族灾难面前,有人选择了坚决的反抗,有人选择了沉默和逃避,还有一小撮人选择了背叛!而张爱玲正是那为数不少的沉默者和逃避者中的代表。你们面对那些正片正片淹没在敌人炮火中的抗日勇士,何谈什么“淑女”和“人性”?没有国格焉有人格?   

三、为自己的汉奸丈夫开脱。因此不要将曹雪芹等清朝汉人文学家与张爱玲并题。曹雪芹在抄家后猛醒,不堪满州政府的卸磨杀驴,痛彻心肺的反思自己家族以及众多汉人包衣(奴才)的下场。用文学的形式直接将批判的矛头指向了满洲皇权,猛烈抨击和揭露满清政治斗争的残酷和卑鄙(详见《红楼》之满洲包衣)。蒲松龄以猎奇的方式抒发改朝换代的痛苦。(详见《聊斋》之小报记者蒲松龄)他们当了顺民却反思了,撼动了满洲皇权的权威!而张爱玲你的作品在说明什么?王佳芝的死被写成男友的无情,不惜以深爱自己的女人为诱饵去行刺。

实际真正造成郑萍如牺牲的原因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是胡兰成这样的人对祖国的背叛,是张爱玲这样保持沉默者对侵略与背叛的纵容!

《色-戒》一文对这些直接原因避而不谈,这是彻底的捏造和对犯罪者的开脱。张爱玲我为你是中国人而感到耻辱!我为有人称你为“淑女”而羞愧!   

中国人!你们警醒吧,在一个民族灾难深重的时刻,在几十万同胞倒在敌人屠刀之下的时候,一位文人竟然可以超脱于世外,在笔端悠然的谈情说爱,叙述着都市的红男绿女。这根本是在为麻木的即将成为异族奴隶的人们提供精神的毒品。张爱玲你没有资格去写郑萍如,你主动去写出的文章,根本就是一盆泼向烈士的污水!是对神圣祖国悄无声息的背叛与进攻!   

最后李安等人为了拿奖,竟然将一位为保卫自己国家独立和尊严的女英雄演成一个愚蠢的婊子。在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会把本国的反侵略战争拍成色情片?竟然将英雄描绘成三级片的女主角?安徒生撰写的《皇帝新装》竟然在我们国家上演了全国互动活剧。直到今天竟然全国为之叫好。   

同志们啊!郑家是真正的满门忠烈!郑萍如是我中华之真巾帼英雄!

而张爱玲则是真汉奸,是向神圣祖国和伟大英雄泼污水的日帝走狗。张爱玲你像流浪狗一样的死了,还要死在人家的水井里,真是条日本军国主义的好狗狗啊!李安你是为了得奖不择手段的伪君子,张艺谋你就纯粹是一个素质低下的真小人。   

全体有良心的国人都要向郑家敬礼上香,全球华人都应自觉抵制李安和张艺谋的影片。

祖国神圣不容玷污,英雄伟大岂能亵渎?!

郑萍如烈士千古 ---- 写在《色.戒》上映之前

****************************************************************************************************************

你是如此美丽,以致不该如此真实!

你是如此真实,以致不该如此美丽!

-----费雯丽的墓志铭,拿来给她也不是不适合的!

1920年,她出生。

1937年,从上海政法学院毕业。毕业前,她加入了中统情报组织。

1938年,她登上了《良友》杂志的封面,被人唤做良友女郎。

1939年,她受命靠近汉奸丁默村。但实施暗杀行动失败。

1940年,她被枪杀在上海荒郊。

父亲是最早的一批同盟会会员,上海高官。

母亲是追随孙中山的日本女子,出身于在曰本是很有地位的武士家族。

这样平淡而没有情绪的一小段文字,想要道尽她的一生怎样都太短!就如同她22岁的生命一样短!

海上花开,海上花落,说得清的是什么,说不清的又是什么!

我大概是个拧巴的小孩子吧!

小时候看电影,总是会很喜欢那些国民党的女特务!

尽管她们通常都是些反角!

通常惊鸿没几瞥的就被我军击毙了!

通常都是很无脑的到最后才发觉,自己被那些帅或不帅的我方人员,欺骗了感情,耍得团团转!

可我就是这么的拧巴!

审美局限到我至今还会觉得,穿衬衫多解开一颗扣子的女人sai的不得了

不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女孩子的名字,是在多小的时候!

因为她临死前的那句话,这个名字变得此生难忘!

因为她临死前的那句话,一下子想起了这个人!

为国捐躯,是真的为国捐躯,做得那般的彻底,无论生前身后!

祸水不一定都是红颜,乱世却往往多佳人!

她可以选择走开,但是她没有!

她可以也有权选择忽视的,但是她没有!

她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再也看不到归途!

在那个风云变色同仇敌忾的时代,上海名媛,万宜坊里才貌双全的郑家二小姐!

整天混迹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交际场所,和日本首相近卫文闾的儿子打得火热!

单单就是这一条就足以让她万劫不复!

那年她才17岁,百合花一样的年纪,还没等到盛开,就先败了!

真得很想知道,会在临刑前,只是冷冷地说 “不要打我的脸”

该是怎样的女子!有过怎样的年华!烟视媚行的姿态下拥有着怎样硬净自持的灵魂!

真的很想知道,曾经她因为以色侍人受尽白眼,被当成家门不幸的时候!

是什么支撑着她,支撑着那么年轻的她!坦白说那样的力量让我恐惧!

真的很想知道是怎样的父亲,会对即将执行任务的女儿说出那样的话:

“抗曰除奸,对国家民族有利,对四万万同胞有利,非做不可。”

他不是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工作性质!

就算他日大功得以告成,他的女儿一样不能站在阳光底下

郑萍如被关押后,坚强不屈,视死如归。

由于郑萍如毫不动摇,丁默村只能亲自找到郑萍如的父亲郑钺,要他到汪精卫的日伪政府担任要职。并说:“不仅你自己做了官,还可以保住郑小姐的性命。”

日军方面也去找郑萍如的母亲木村氏,要木村氏“不要忘记自己是曰本人和帝国大业,要和曰本军方合作,劝女儿郑萍如投降。”

任凭曰伪怎样威胁利诱,均遭到郑萍如父母的拒绝。

郑钺因不愿以出任伪职而保释女儿,郑苹如牺牲后,一病不起,于1941年初抱恨而终。

郑苹如的哥哥郑海澄在1944年的一次对曰空战中牺牲。

一直支援中国人民抗击曰本侵略者的郑华君(木村花子的中国名字)女士,于1966年以八十高龄病逝于台湾。

行刑的那一天,郑苹如打扮了一下,整理了衣服,头上还插了一朵花!

他们把她带到武行铁路徐家汇路车站的附近,中山路外侧的一块荒地上!

那天她是穿了一件金红色的马海毛羊毛衫,披了一件毛皮的大衣,刽子手开枪都不敢开!

到了交待遗言的时候,郑苹如很冷静只讲了一句话:“ 不要打我的头。”

她就这样牺牲了,年近22岁

英雄有泪

作者/村夫

听闻〈色戒〉已经有段时间了,但一直没有太多的了解。偶然看到有关的介绍,才知道这个故事(改编自张爱玲的同名小说)是取材于许平如刺杀丁默村的历史。

不同的是,一个为革命而献身的女英雄,变成了个为情所困并最终送命的薄命红颜。这让我万分沮丧!

很久以前,我就详读过有关的史料的。

丁默村(邨):1901年出生于常德,五四运动时,18岁的他加入常德学生联合会,投身革命运动。

1921年加入中共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4年加入国民党组织部调查科、进行配合北伐的相关工作(以策反北洋军阀为主)。

1930年调查科转向特工任务时,丁默村成为上海的一个国民党情报小组的负责人,并出版〈社会新闻〉专门攻击污蔑共产党以及汪精卫,并在1935年任中统局三处处长。

后来在1938年受命接待共产党叛徒张国焘时,遭到时任二处处长的戴笠的嫉妒和排挤,三处解散,丁本人养晦。不久其既被日本人相

中,并于次年(1939年)彻底投靠日本侵略者,并与另一汉奸李世群在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组建特工总部,简称76号。

这个组织与汪伪政府勾结,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含国民党抗日名士),使他本人和76号成为臭名昭著的代名词。

当时,日本人称其为“连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国人则称其为“丁屠夫”。也成就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最血腥、最无耻、最恐怖的一页。1944年,在日寇侵华战争崩溃的前夕

,典型投机主义者的丁默村又厚颜无耻的与国民党联系,以期投靠蒋介石。但1945年仍与周佛海一起被蒋抓捕入狱,并在1947年2月8日处死,终年46岁。

郑萍如:有说1918年,有说1920年,我本人的研判比较倾向于前者,祖籍浙江兰溪。其父郑钺早年留学日本(法政大学),并投身中国民主革命,加入同盟会,是孙中山的拥护者。他回国后先于复旦大学任教,后任上海某法院高等检查官。

其母木村花子为日本人,出生于名望武士家族,却是日本军国主义和侵略主义的反对者,并是丈夫的坚定支持者,她随君入华后,改名郑君华,并与夫君一起从事中统的地下抗日活动。

郑萍如曾在上海明光中学就读,而丁默村1930年就是以这个学校校长的名义领导着情报组织,所以两人有所谓的“师生之谊”,算是熟人。抗日战争爆发后,受家庭影响她积极投身反日活动,受到中统的注意,也由于她受母亲教育有流利的日语,最终被发展为中统情报

人员,时年只有19岁。因为出生名门,青春年华,又天生丽质,所以活跃于上流社会的交际圈中,并出现于著名期刊〈良友画报〉的封面女郎,更重要的是,这些为她从事情报工作提供了最大的便利,并能够周旋于日本的高级官佐之间。

但毕竟青春年少,很大程度上她还是以浪漫革命主义为主,因此,她曾经计划绑架对他一见钟情的近卫文磨 ------- 当时日本首相的儿子,试图以此终止日本的侵华,但被上级发现后中止。但她出色的

情报能力是勿容质疑的,因为是她最早发现汪精卫预与日本人联合的情报,可惜当时未得到蒋的重视。

1939年12月21日,她受命刺杀丁默村被其发觉,三天后再去时被捕。为避免中统情报系统暴露,她断然否认受命刺杀,仅仅承认是为情所困、不甘为丁玩弄才雇凶杀人。虽然好色的丁默村本不想杀她,日本人也想策反郑萍如,但因为丁默村的政敌李士群,以及丁的老婆赵慧敏暗中作梗,最终于1940年2月中被杀,死于沪郊的荒地之上,时年仅仅22岁。

而其父则不甘接受要挟、拒绝出任汪伪政府官职,从此一病不起,

于1941年病势。

或许值得一提的是,郑萍如的哥哥郑海澄在1944年的一次对日空战中牺牲,其母1966年在台湾逝世。

坦白说,对于这位国民党最著名的两个女情报人员之一的郑萍如,〈色戒〉或许唤起了一些人的记忆,可惜的是,仅仅对于知道这段历史的人、或者肯于深究的人,才会了解这个女英雄的,这个名列〈民国忠列传〉的“美丽豪杰”。面对张爱玲笔下自己被扭曲成交际花的摸样,这位弱小的坚强女子,是否会留下眼泪?面对网络上因为色欲镜头而涌出的评论、附带对她的说明,她还有什么话能说出来呢?

我不是一个极端的爱国主义着,也不是民族主义者,更不是浪漫主义者;我了解文艺创作与史实的不同,也了解在残酷与极端之间、文学家们总是在发掘人的本性、寻找恶劣环境之下的真实情感,我厌恶未经严密的查证、就随意的批评别人,从固执己见之中走出来、我愿意尝试着发现别人的精辟之处。

然而可惜的是,无论是张爱玲的原作,还是李安的电影,我都本能的产生了厌恶,并让其轻松的先入为主了!

或许为了不让自己真的过度偏见,或许想知道顺利成章的理由,我想知道张爱玲为什么做出这样的描写。所以,我查询了有关资料,感谢网友提供了很好的资料,让我有所领悟。

郑萍如在狱中时,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周佛海的老婆杨淑慧,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等一干人曾去探监劝诱这位风华绝代的郑萍如,其后与当时审问郑萍如的女特务(76号)佘爱珍一致主张杀掉郑萍如。

这件事情过后不久,1944年张爱玲即与汪伪宣传部次长(天才文人)胡兰成结为夫妇,也正是从胡兰成的口中,她得知了关于郑萍如的故事。因为胡兰成虽然文才出众,但确为汉奸,并与李世群等人渊源深厚,同为76号魔窟人员。可惜的是,与这个张爱玲一生最爱的、至少是又爱又恨的人,结婚仅仅两年后既离异。

胡兰成的后妻、就是当年76号特务总队长吴世宝的老婆、 郑萍如的主审官、女特务佘爱珍!

我不想以此说明张爱玲有什么样的隐晦心理,也许她仅仅是一贯坚持她的悲情宿命观点,这如她自己人生之困惑。但毫无疑问,至少她根本没有想以真实的面目看待郑萍如,也没办法以她自己的心智去了解郑萍如的内心。

也许,在她看来,女人总是依靠婚姻去改变人生,正如她在文章中的一贯表露吧。也符合她自己的人生之路。

还是相由心生,看着别人,写这别人,其实是自己。

这电影对郑萍如是个哀伤,而对作者又未尝不是个悲剧吧。

或许,我们该忘记这个无聊的电影、忘记才女张爱玲,而仅仅记住那个纯真的心灵、那个热血的生命。

让我们记住行刑时穿着红色长毛衫的美丽青春,记住她平静说:

“帮帮忙,打得准一点,别把我弄得一塌糊涂。”

这是郑苹茹留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呜呼、唉哉!

焦点电影公司近日宣布,继《断背山》的成功合作后,奥斯卡最佳导演李安将为该公司拍摄第二部电影--《色戒》,预计在今年秋季开拍。

《色.戒》是张爱玲以抗战时期旧上海为背景的小说,据透露,李安对于原著小说中男女主人公之间细腻矛盾的情感相当感兴趣。事实上,这也符合李安一贯婉约的电影风格。

张爱玲的同名原著故事发生在二战期间各股力量交织混杂的上海:

抗战时期,一班知识青年派出女学生王佳芝扮成少妇,假装因香港沦陷搬到上海从商,施展美人计欲刺杀汉奸汪精卫属下的特务头子易先生。

佳芝搬进易先生家后与易太太成为朋友,经过两年精心铺排,成功勾引易先生到一家珠宝店,由同谋下手刺杀对方。但关键时刻佳芝对易先生动了真情,当杀手到达珠宝店外时,佳芝的感情压过了理智,竟通知易先生逃跑。易先生虽然因佳芝救了他一命而一刻感动,但脱离险境后,他还是动了杀机,安排封锁珠宝店一带将之赶尽杀绝。

李安新片《色戒》的女主角人选一度传得沸沸扬扬,曾传出过章子怡、周迅、大S、刘亦菲等众多版本。据《燕赵都市报》报导,华东师大陈子善教授认为张爱玲的小说本来就很难拍,《色.戒》尤其复杂。因为这故事是有原型的,小说中的易先生原型是抗战时期汪伪政府的特务头子丁默村,而王佳芝的原型就是当时国民党的中统间谍郑苹如。这对大导演李安而言也不能不说是一大挑战,因为女主角必须是相貌出众、有高超表演技巧和深遂内心世界的女星才能胜任。

郑苹如是当时上海滩有名的美人,当时上海的《良友》画报还曾刊登过郑苹如的照片。她结识丁默村并取得其信任后,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打算在皮货店下手,但老奸巨滑的丁马上发现窗外情形不对,夺门而出。郑心有不甘,再次相约,随即被关进了“76号”囚室。丁默村老婆得知消息后,立即派人将郑转移并悄悄杀害,牺牲时年仅23岁。可能张爱玲就是从那获取了小说的灵感。

相信电影问世之后,李安的拥趸和张爱玲迷们一定会前去捧场,那么,在此之前,我们不妨先一起来了解一下历史上这桩刺杀案的真实经过吧。

“美人计诱杀”回放--汪伪特工头目丁默村遇刺案

1938年冬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历任汉口特别市政府处长、参事、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和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三处处长的丁默村从昆明逃往上海日占区,在汉奸李士群撮合下投靠日伪,在当时上海极司菲尔路(今万航渡路)76号组建了汪伪政权的特务机构76号特工总部,自任主任,与国民党的军统对抗,破坏抗战。由于丁默村是国民党特务出身,对中统与军统的内部机构及活动规律一清二楚,因此在特工战中,中统与军统常常遭到致命的打击,抗日人士遭到血腥镇压。就连日本记者都称他为“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国人则称为“丁屠夫” 。重庆的国民党当局命令其特务机关抓紧时间,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丁默村。

 在汪伪政权中,醇酒妇人之道大行,丁默村本人更是一个色中饿鬼。中统上海潜伏组织负责人是陈果夫的侄子陈宝骅,他决定针对丁默村这一致命弱点,选派一个年轻漂亮善交际的女特务去施展美人计,诱杀丁默村。根据上述条件,中统派出上海区情报员、中日混血儿郑苹如去实施美人计。

 郑苹如是浙江兰溪人,1918年出生于一个抗日爱国家庭。父亲郑钺,又名英伯,早年留学日本法政大学,追随孙中山先生奔走革命,加入了同盟会,可说是国民党的元老。他在东京时结识了日本名门闺秀木村花子,花子对中国革命颇为同情,两人结婚后花子随着丈夫回到中国,改名为郑华君。他们先后有二子三女,郑苹如是第二个女儿,天生丽质,毕业于上海法政学院。从小聪明过人,善解人意,又跟着母亲学了一口流利的日语。

而郑英伯在回国后,曾任上海复旦大学教授,还担任过江苏高院第二分院的首席检察官,是陈宝骅的重要助手。大哥郑海澄已在国民党抗日军旅中。母亲木村花子受孙中山、黄兴等革命党人的影响而随郑英伯来华支持中国的革命活动。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郑苹如一家以木村花子是日本人为掩护而留住在上海,参加地下抗日活动。在家庭和时局的影响下,郑苹如憎恨日本帝国主义,毅然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上海沦陷后,她以良好的社会关系和卓越的日语能力及她父亲与中统人员的关系,使她成为中统上海局的情报人员,这一年她只有十九岁。

她花样年华,风姿绰约,是上海滩上有名的美女,当时全中国最为重要、最有影响力的画报--《良友画报》,在1937年7月的130期就以她为封面女郎,只是因为她身分特殊,只称“郑女士”三个字,而未写全名。封面上的郑苹如正如著名作家郑振铎所描写的那样:身材适中,面型丰满;穿得衣服并不怎样刺眼,素朴,但显得华贵;头发并不卷烫,朝后梳了一个髻,干净利落。纯然是一位少奶奶型的人物,并不像一个“浪漫”的女子。

此后,郑苹如开始频繁出现在上海的十里洋场,成为一名极优秀的情报员。她凭借母亲的关系,周旋于日寇的高级官佐中,她曾和日本首相近卫文磨派到上海的和谈代表早水亲重攀上关系,继而又通过早水的介绍,结识了近卫文磨的儿子近卫文隆、近卫忠磨,以及华中派遣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等人。她曾想绑架日本首相的儿子近卫文隆。那近卫文隆见到郑苹如后,一下子堕入情网。“若掌握了近卫文隆,不就能迫使日本首相作出停战让步了吗?”她大约出于这样的考虑。但上级命令她中止这一危险的游戏,近卫文隆才不知不觉地逃脱了政治肉票的命运。汪精卫“将有异动”的重要情报也是她秘密探听到的,并通过秘密电台上报重庆,可惜政府起先并未重视,直到汪精卫离开重庆投敌后,方知郑苹如早已掌握此一情报,因此政府对她极为倚重。

郑苹如在上海读中学时,丁默村曾任过她的校长。郑苹如在明光中学读书时,丁默村曾当过这个中学的校长,因此两人有师生之谊。于是,1939年冬,中统上海区将“尽快行动,剪除丁逆”的指令落实在了郑苹如的身上。郑苹如的父亲也鼓励郑萍如:“抗日除奸,对国家民族有利,对四万万同胞有利,非做不可。” 

  丁默村这个色中饿鬼,交到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的郑苹如自然是喜出望外,对她十分信任。而郑苹如佯装成涉世未深的少女,不时恃宠撒娇,与丁默村时断时续,若即若离,逗得丁默村馋涎欲滴,神魂颠倒,以为郑苹如是贪图他现在的权势。丁默村愈发得意,在她身上花钱如流水,事事依从,形影难分。中统见时机成熟,布置下手。第一次行动,当时的计划是趁丁默邨送郑苹如回家的机会,在其下车时,于郑家门口将其击毙。那天,一切如计划进行。丁默邨那辆黑牌轿车缓缓停在郑家门口。但不知是他警觉性高抑或确实有事,说了声:“有急事”,拒绝了上楼小坐的邀请,在旁伏击的嵇希宗(郑苹如加入中统的介绍人)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座车扬长而去。计划失败,郑苹如只得再作安排。 

  此时中统上海区的负责人换了张瑞京,他重新策画第二次“刺丁”,他安排郑苹如以购买皮大衣为由,想把丁默村诱杀在西伯利亚皮货店。岂料就在此时张瑞京被李士群逮捕,张李原有一番交情,当张和盘托出“刺丁”计划时,正中李士群夫妇的心意,为防事迹泄漏,他们先把张瑞京保护起来,而中统上海区见没有任何异状,于是原计划照常执行。 

  1939年12月21日丁默村去沪西一个朋友家吃中饭,他打电话邀郑苹如前去参加,郑便赶到沪西陪丁默村直到傍晚。丁说要去虹口,郑说要到南京路去,于是两人同车而行,当汽车驶至静安路、戈登路(今江宁路)西伯利亚皮货店时,郑苹如突然提出要去买件皮大衣,并嬲着丁默村同她一起下车,帮她挑选。丁默村的职业反应是到一个不是预先约定的地点,停留不超过半小时,照理说是不会有危险的。心想郑的执意要他同去,不外乎是想乘机敲他一笔竹杠。于是他便随她下车,但当郑正在挑选皮衣时,丁默村突然发现,玻璃橱窗外有两个短打衣着、形迹可疑的人,正向他打量。丁一看情形不对,自己叼上一根香烟,借掏火之际便从大衣袋里掏出一大把钞票,向玻璃柜台上一掼,说:“你自己挑吧,我先走了。”说完就急转身向外跑。郑见丁默村突然向外奔跑,起初一愣,本想追踪出去,但走了两步,又停住了。此时徘徊在店外人行道上的中统特务,没料到丁默村会不等东西挑好,就突然冲出店来,因此稍为踌躇了一下,竟让他冲过马路。丁的司机见他狂奔而出时,早已发动引擎,开好车门。等到枪声响时,他已钻进车内,拉上了车门,子弹打在防弹车门上,他毫发无伤,扬长而去。 

  在郑苹如被杀后,也有一种说法流传出来———她对丁默村动了感情,因而在服装店里的关键时刻情不自禁,暗示丁默村有危险,让他得以逃脱。这种说法,被张爱玲在小说《色.戒》中强化了,显然是经过了张爱玲所特有的女性视角的透视后,呈现出不一样的面貌:

“……陪欢场女子买东西,他是老手了,只一旁随侍,总使人不注意他。此刻的微笑也丝毫不带讽刺性,不过有点悲哀。他的侧影迎着台灯,目光下视,睫毛像米色的蛾翅,歇落在瘦瘦的面颊上,在她看来是一种温柔怜惜的神气。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她突然想,心下轰然一声,若有所失。”

“……他一脱险马上一个电话打去,把那一带都封锁起来,一网打尽,不到晚上十点钟统统枪毙了。” 

 就这么突然间一刹那的感觉:“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她放跑了汉奸易先生,两年的精心设局归于失败、她自己也上了断头台。 

 在张爱玲心中,女人就是这样,永远是感性的和感情的动物,这一刹那“真爱”的感觉,两年的精心设局也忘了、同盟志友也忘了、爱国热情也忘了、甚至连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忘了,只有这一刹那“真爱”的感觉是最重要的,为了这一“真爱”,整个世界及生命都可以放弃了! 

但现实生活中的郑苹如却不是小说中的王佳芝,这是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可谓巾帼不让须眉。中统的美人计未能杀死丁默村,却把郑苹如给暴露了。事后,郑苹如去电探询,丁默邨先是狠狠地说:“你算计我,马上来自首,否则杀你全家!”

郑苹如急忙称冤,并说自己吓得生病了。老谋深算的丁默邨便又换了一种口气,对郑又哄又骗,好言安慰。尽管郑苹如在电话里称丁是因为从事“和平运动”而遭重庆政府的暗算,自己邀其买皮衣给了别人可乘之机,而事情与她确实无关。丁默村虽然已明知郑苹如是中统特务,可这个老色鬼仍舍不得让他的政敌李士群去杀郑苹如,只怨自己没有小心防范,因此当郑苹如打电话来要钱花时,他马上又派人给送去了几百。郑苹如收到钱后以为丁默村确实没有怀疑,以为自己的色相已经迷住了丁,决定深入76号特工总部去进一步迷惑丁默村。

暗杀行动功败垂成,对郑苹如而言极不甘心,又心存侥幸,决定深入虎穴,孤身杀敌。于是她继续和丁默村虚与委蛇,暗中身藏一支布朗宁手枪,准备伺机下手。郑苹如为了不连累家人,并补救失着,完成剌丁任务,于圣诞节前一天,电约丁默邨共度圣诞夜。那天下午,她怀揣一把勃郎宁手枪去了沪西舞厅。为了安全起见,郑苹如找到了熟悉的日本宪兵分队长一同驱车去。她以为有沪西宪兵队的这个“小太上皇”同行,76号即使怀疑也不便于抓她。其实郑苹如错了,她和丁默村的电话全被丁的政敌李士群监听了。当李士群得知郑苹如在日本宪兵分队长的陪同下来看丁默村,立即请驻76号的日本宪兵头头涩谷准尉叫出那个沪西的宪兵分队长,告之以实情,接着汪伪特工总部第三行动大队队长林之江等特务当场逮捕了郑苹如,她被关进了76号的囚室。汪精卫太太、周佛海太太都来探监,劝她悔过自新,郑苹如不晓得自己有什么好后悔的,如果所谓的新生活是像她们一样,嫁个汉奸,成为汉奸太太,或者自己就替日本人做事,作个女汉奸,郑苹如是死也不愿的。她的父亲亦不后悔,他还是不肯出任伪职,尽管这样可以换回女儿的性命。 

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很快就得知消息,她派了畲爱珍、沈耕梅前来审讯。丁默村自然不好阻拦,他确实太迷恋这少女的色相了,不想杀死郑苹如,只想杀杀郑的气焰后,收为己有。郑苹如也否认她与中统的关系,声称自己不是“重庆的人”,“丁默村与我相好后,又别有所恋,我实不甘心,就用钱请人来打他”。承认暗杀丁默村是因为她不甘被玩弄,言语之中把一个政治暗杀说成是男女之间的争风吃醋。郑苹如一哭二吵三叫冤枉,闹得丁默邨也犹豫了。丁默村虽然恼恨郑苹如参与对自己的谋杀,但又着实迷恋她的美色,因此他并没想要置她于死地,只是想关她一阵子,再把她放出来。但西比利亚皮草行的谋杀真相早已为他的副手李士群了如指掌,所以他步步进逼,非让丁默邨杀了郑苹如不可。丁默村的老婆赵慧敏悄悄找到丁的亲信林之江,并对他面授机宜,于是郑苹如被暗中移解到忆定盘路三十七号的“和平救国军”第四路司令部内,这连丁默村与李士群都不知道。  

  汪伪政府的首脑人物对重庆当局不择手段暗杀己方大员非常恐惧恼恨,一致主张非杀郑苹如不可。1940年当汪伪“中央政府”成立前夕,李士群瞒着丁默村,下令杀害了郑苹如。1940年2月在一个星月无光的晚上,林之江从囚室里请出郑苹如,谎称丁默村找她,汽车七拐八弯,来到沪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郑苹如连中三枪倒下了,死时年仅23岁。 

  郑苹如之父郑英伯因不愿以出任伪职而保释女儿,一病不起,于1941年初抱恨而终。郑苹如的哥哥郑海澄在1944年的一次对日空战中牺牲。一直支持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郑华君(木村花子的中国名字)女士,于1966年以八十高龄病逝于台湾。丁默村在此事件后,被排挤出76号特工总部。抗战胜利后,丁被南京国民政府逮捕,于1947年2月在南京被枪决。  

  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郑苹如都在思念着她的未婚夫王汉勋。王汉勋是她哥哥郑海澄的战友,那是一个和她同样有着爱国情怀的热血青年。王汉勋是中央航空学校二期毕业生。1939年春,他曾两次写信约请郑苹如去香港结婚,但是郑苹如考虑再三,却没允诺。1944年8月7日,王汉勋牺牲于桂林,时为空运上校大队长。今天,他的名字镌刻在南京航空烈士公墓的纪念碑上。  

  后来有文人在报纸的副刊上如是介绍郑苹如的生平:

  生于1918年,中日混血。为上海名媛,当年上海第一大画报“良友画报”曾将其作为封面女郎。上海沦陷后,秘密加入中统,利用其得天独厚的条件,混迹于日伪人员当中,获取情报。后参与暗杀日伪特务头子丁默村,而暴露身份,被捕,一口咬定为情所困,雇凶杀人,成为当年上海滩重大花边新闻之一。一九四○年二月,被秘密处决于沪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连中3枪,时年23岁。 

 临刑前神色从容,遗言见过两个版本,一为对刽子手说:干净些,不要把我弄得一塌糊涂。 

 另外为:这样好的天气,这样好的地方!白日青天,红颜薄命,竟这样的撒手西归!我请求你,不要毁坏了我自己一向所十分珍惜的容颜。 

 应以第一种说法为真,死则死尔,何需顾影自怜,且生死关头毋必多言。

巾帼英雄,当名垂青史!

好好一位奇女子,竟然给一帮小人丑化,鄙视那些人!

国难当头,如果不能抛头颅,洒热血,也不能与敌为盟。

有的人活着,他应经死了;

有的人应经死了,他还活着。

妈妈的!今天我是第一次看到郑苹如这个人物!

对不起,我不是骂郑苹如您.我是骂那些个别有用心的人,直到今天才让我认识了我中华大地还有您这样一位,巾国英雄--郑苹如

请让我给你个迟到的敬礼!如果一名骨子里真正流的是中国人的血的话,我想每人都会对你起敬的!除非他已被通常地洗脑了.

不过请在天堂的您放心!您的名字将永远被我等有良知的人熟记!

您的名字迟早要写入中华历史!

吾喉哽咽!以此文作为不该忘却的记念!

江COER的老爸不也是跟胡兰成混的吗?凭什么说张爱玲是顺民?

现在的艺人、文人,已经丧失起码的良知了。

难道都要自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斯人已逝,功过已成往日飘萍,就请楼主让故人安息吧,你攻击一个逝者,BS你的人品!

不晓得为什么蒋对刺杀汪伪政府成员那么感兴趣,所谓的抗日,民族大义,只不过是骗人充当炮灰的借口,争权夺利的遮羞布而已,可惜那么漂亮聪明的一个女孩,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太可悲了

英雄要顶。

张爱玲,还有一个苏青,都是他妈的有才无耻的女人。

作者:北京哈密瓜 回复日期:2007-10-13 3:14:52 

不晓得为什么蒋对刺杀汪伪政府成员那么感兴趣,所谓的抗日,民族大义,只不过是骗人充当炮灰的借口,争权夺利的遮羞布而已,可惜那么漂亮聪明的一个女孩,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太可悲了

------------

不知道该怎么骂你。希望你哪一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张爱玲只是一个小女人

从她年幼时的遭遇看

她思考问题的出发点

仅仅局限于自身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杂谈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