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文坛、媒体集体噤声!货真价实的两个韩寒的真实文笔水平

天涯杂谈 50597 807

《三重门》引用的书:

《红楼梦》、《管锥编》、《淮南子》、《尚书》、《万历野获编》、《康河里的诗灵》、《西学与晚清思想的裂变》、《贺拉斯》、《流浪的人生》、《永州八记》、《论语》、《会通派如是说》、《从混浊到有序》、《形式逻辑学》、《搜神记》、《长恨歌》、《本 ? 琼森与德拉蒙德的谈话录》、《心理结构及其心灵状态》、《论大卫 ? 休谟的死》、《包法利夫人》、《左传》、《铁轨边的风》、《教学园地》、《镜花缘》、《佳人》、《美女赋》、《江南的水》、《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广阳杂记》、《数字化生存》、《闲情偶寄》、《出师表》、《三字经》、《李敖快意恩仇录》、《舌华录》、《西厢记》、《中国文学史》、《水浒传》、《四世同堂》、《史记》、《战国策》、《孙子兵法》、《说文解字》、《变形记》、《中国作家传》、《孟子、》、《西游记》、《聊斋志异》、《羊脂球》、《走出魔镜的钱钟书》、《肉蒲团》

在韩寒发表《三重门》之时,其父韩仁均的创作事业正如日中天,发表过近百万字的作品,获取十余个文学奖项,却嘎然封笔,不写了。

7月26日新浪论坛发表了韩寒专访。韩寒在访谈中撂下了一句狠话:“我的底线是不说谎,有一说一。”

关于读书

1、告诉新浪,其实从2006年以后,他就不读小说,只为了能更好地写小说,“如果我读到很喜欢的小说,情不自禁地会靠近,我不希望别人的创作影响我,但是我希望我的作品影响到别人的创作。”

2、在2006年年初《新京报》策划的“2005年100人的阅读”专题中,韩寒这样说:“2005年我一本书都没有看过。事实上,四、五年前我就不看书了。 (参见《新京报》2006年1月6日)。”

3、09年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时说:“我现在只读杂志,七八年前我就不再读小说了,因为我认为我已经读够了。”

4、07年11月7日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

人物周刊:据说你没有看过《红楼梦》。

韩寒:对。我四大名著都没看过。

人物周刊:小时候不是看挺多的书吗?为啥没看四大名著?

韩寒:我不喜欢看小说,我就喜欢看杂志,军事类的东西。我自己会写,干嘛要看你们是怎么写的?

5、被质疑后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说:“我从十多岁开始看各种各样的书,现在坐一次飞机,杂志我要买十几本。我每天的阅读量可能五万到十万个字,但是你读得越多会发现自己的知识缺陷越大。”

韩寒父子多处穿帮

下面列举一些韩寒自己与自己穿帮、韩寒与韩仁均父子互相穿帮的证据(不是质疑)。

一、关于新概念大赛信息:

韩仁均说是儿子看到的告诉了爸爸;儿子说是爸爸看到的告诉了儿子 。

二、关于谁把《书店》、《求医》参赛作品寄去参赛:

韩仁均说是儿子自己寄走的;儿子说是爸爸寄走的 。

三、关于大赛题目杯子里到底是纸还是布:

对此多方穿帮。 作文大赛的主办方《萌芽》杂志的女编辑胡玮莳说当初是袋装茶叶包装纸。李其纲主编亲笔作证的文章《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说是白纸。韩寒父亲出版的书《儿子韩寒》说是道林纸。而文章写的是布! 文章是看着布慢慢下沉有感而发 。(而事实上,纸是不会沉降的,布很快沉降到底,不是文章作者看到的慢慢沉降一个小时后到底。这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穿帮。韩寒写的跟他爹说的不一样,现场的人也穿帮了。)

四、关于 " 的地得 " :

韩寒说自己从来都搞不懂 " 的地得 " 怎么用,大赛作品《杯里窥人》里边都没错, " 的地得 " 用得准确无误 。但他别很多文章里,错用的一塌糊涂。

五、关于韩仁均会不会英文:

韩仁均会转发英语笑话,在韩仁均的微博上用中英文掺和写比如movie maker,但韩寒说他爸爸不认识一个英文单词 (以表明掺杂英文的参赛文章和出版的书里有英文都是韩寒自己写的)。

六、关于韩寒同桌是否看到过韩寒写《三重门》:

韩寒说他写《三重门》的时候是在课堂上写的,他的同桌陆乐几乎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而韩寒父亲说,《三重门》是韩寒偷着写的,没有让任何人看到过。

七、关于《三重门》的读音:

韩寒自己读成了《三虫门》,还在电视里说自己忘记了为何取这个书名。而韩仁均说出了《三重门》的来源。根据韩仁均与《三重门》书中的介绍,应该读《三仲门》。 表明韩寒连书名都不知道怎么来的。

八、关于《三重门》到底是用纸张写的还是电脑打字:

韩寒《正常文章一篇》: " 方舟子先生,你为了查资料进行科普和打假,你电脑前一坐就可能到凌晨三四点, ..... 作为半个同行,你推己及人,我他妈的无数次一个一个字敲到凌晨,敲了十三年,我他妈就不胸闷吗。 ..... 你不能理解我第二天有工作夜里一点还在写文章 。 " 这里讲了韩寒写作用电脑。韩寒所说的13年前,就是1998年一月份。刚好是韩仁均说的开始写《三重门》的时间。

韩仁均:这篇《求医》倒可以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试试 ...... 后来我就帮他打印了一份。 " 这是1999年打印的,打印只能是电脑写的,不是在纸上写的。此时父子都承认也是韩寒写《三重门》的时期。

但最近韩寒状告方舟子,是说他有纸张手稿。表明《三重门》是手写在纸上的。还把手稿整齐的照片贴在博客上了。

九、关于韩寒在初高中阶段到底是读书,还是不读书:

韩寒说他没有读过红楼梦,四大名著都没读过,但他在《三重门》里引用红楼梦等名著里的句子。 据网友的检索,《三重门》引用的书中内容来自如下很多是高中生无法感兴趣的书,如《西学与晚清思想的裂变》,尤其是很多大文豪都读不下去的《管锥编》, 如此深奥的学问 16岁的韩寒都能信手拈来,可他古文译成白话文的考试不及格!

十、关于喜欢还是不喜欢《围城》 :

韩寒说:其实《围城》我都没看完。并说看不懂而不喜欢。可韩仁均说:家里的一本《围城》不知被他翻过多少遍,第一本翻烂后我又买了一本,因为喜欢。

十一、关于手稿一气呵成:

韩寒博文回复方舟子说:《小破文一篇》是写了10 个小时。而且反复修改。 10 个小时写出来的东西没有丝毫文采,可《杯中窥人》却能在 1 小时写出来。韩寒还说:自己写文章一气呵成,不改动。还出示了20 万字的《三重门》稿件,如同抄一遍一样干净。

十二、关于三本书是谁写的:

在南都对韩寒的专访里韩寒说:“我就在北京的三年没有写书,光顾着玩了。”北京三年是2001 ~ 2003年,此间韩寒署名出版了三本书:《像少年啦飞驰》、《通稿2003 》和精选集《毒》。那这三本书是谁写的?

当然,可以解释为:以前写的,但在这三年内才陆续发表。这个理由有点牵强,拖了三年,显然毫无必要。单从经济上讲,这样少赚了很多钱。

十三 竟然忘了《长安乱》的内容

《长安乱》是韩寒2004年9月正式出版的一部武侠小说,不过后来在多种场合,韩寒表现出对该书的极端不熟悉。他对《长安乱》创作的时间、内容以及一些细节,都发生过记忆错误。让人无法相信,他会是该书作者。

2007年在《凤凰非常道》与何东的访谈,第11分钟韩寒说:“长安乱是在我2003年的时候写的,那时候是在马来西亚和各个亚州的国家比赛,比赛的间隙写的那些。”

这里所说的2003年,根本就是错的!韩寒去马来西亚比赛是2004年。所以这里的2003年,就当口误吧,韩寒总是会记错自己作品的创作时间。

2004年韩寒参加了亚洲宝马方程式赛事,一共七站。第一站巴林,在4月。第二站马来西亚,在5月9日。第三站在泰国,是7月10日。韩寒自称在这期间写的。

2004年3月《萌芽》杂志开始连载《长安乱》,从3月、4月、5月、6月、7月,共连载了五次,连载了全书不到一半的篇幅。

与这个低级错误相似,一旦谈到《长安乱》内容,韩寒总是给人神奇的感受。

2005年11月,在东方网视频访谈,第6分钟被问到对《长安乱》有什么评价。结果韩寒有七八秒钟,瞠目挠头说不出话来,最后憋出一句:“我觉得还是要谦虚一点,我自己就不评价了。”大家可以看看这个视频,看看韩寒的丑态。(百度视频搜东方网、韩寒)。

2007年6月,在《凤凰非常道》第92分钟,何东问:“有传说《长安乱》可能会写续集,这个事有没有答复?”韩寒回答:“我以前是这么想的,现在我都忘了《长安乱》写的是什么了。所以,挺难的。”

两年半之后,竟然把自己写的小说的内容给忘了。这也算是世界奇观了吧。难怪韩寒无法自证,连作品内容都可以忘,你叫人家怎么自证啊?

我怀疑韩寒大概都没读过《长安乱》,他可能真不知道书里面写了什么。2006年9月在新浪博文《现代诗和诗人怎么还存在》中,韩寒说:“在我所有的小说里,每本都不忘要讽刺现代诗一下,然后自己写一首,还真有没看明白的读者以为我喜欢现代诗。”

2006年11月福建卫视《新视界》节目,第8分钟韩寒说:“我从写第一本书《三重门》的时候……这本小说里挖苦了诗人、现代诗人……在以后的每一本小说里,我都会挖苦一下这事。甚至每一本小说,我一共出过四本小说,每本小说里我都会挖苦一下诗人。”

韩寒所说的四本小说是《三重门》《像少年啦飞驰》《长安乱》《一座城池》。可惜韩寒又说错了!在《长安乱》和《一座城池》中并都没有嘲笑过现代诗人。其中《一座城池》写的是现代的事情,韩寒记错也罢。而《长安乱》是以古代少林为背景的武侠小说。

面对,质疑,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质疑者找来,当面答疑,自己写的还怕人问吗,还怕说不清楚吗?

韩天才完全可以在反驳过程中展示他的知识功底、文学才华,可他表现的恰恰相反!他宁愿拿亲生女儿发毒誓,也不敢直面质疑,讲得最多的是“说不清”、“不记得”、“无法自证”。

韩寒是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唯一补考者,也是连续14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唯一补考者,出题人恰好是韩仁均的大学校友李其纲,韩寒新概念作文大赛存在重重疑点,而韩仁均又坚称和李其纲不认识。这层层迷雾中究竟隐藏着什么?

同时,李其纲也称不认识韩仁均,并在《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一文中说:“事实是直到最后一分钟我才知道评委们决定授权给我出题。”  

一、韩寒参赛的“官方版”,媒体一直宣扬的:韩寒参加初赛时寄的是《求医》和《书店》,补考时因现场写出惊世骇俗的《杯中窥人》,获得一等奖。  

韩寒复赛补赛故事最早的文字版是1999年4月12日第15期《新民周刊》的一篇报道:

《让孩子们写点真的一一“新概念作文”挑战“应试作文”》(记者沈嘉禄):“……更令人惊讶的是,松江二中的韩寒同学没有接到复赛通知,杂志社的编辑就打电话联系,让他赶在颁奖大会前来补考一次。他满头大汗地来后,编辑李其纲拿了半杯水,又顺手抓起一张废纸塞进杯中,说:“就这个题,你写篇文章。”

只见韩寒眉毛一扬,力透纸背地写下了标题《杯中窥人》。“我想到了人性……”

后来,韩仁均在《儿子韩寒》的“媒体关注”一节中也提到了《新民周刊》的这篇报道,还说:“沈先生的这一段文字,后来被许多报道韩寒的媒体多次引用。”

韩仁均《儿子韩寒》(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1日版): “1999年3月28日,那天是星期天,大约上午9点钟左右,韩寒接到《萌芽》杂志编辑胡玮莳的电话,问韩寒昨天为什么没去参加复赛。

……

下午3点,颁奖大会在一间会议室隆重举行。会上,主持人赵长天专门对"一位郊区同学"因邮路关系未能收到复赛通知、评委会决定让其补考的事作了说明。接着,宣布获奖名单。我注意地听着,韩寒名列一等奖之中。

颁奖大会结束后,已经下午4点多了。我们出来时,外面下着小雨。”

方舟子质疑韩寒事件后,赵长天(《萌芽》杂志社主编、新概念作文大赛创办人)解释韩寒问题。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d5ce9ab010109ch.html

以下内容是节选。

赵长天讲:

从第一届因为影响那么大以后,我们就觉得第二届的规则还要更严一点,包括复赛就变密封卷了,第一届不密封的,谁写的都看得到,第二届评委看的是谁的稿子就都不知道了,这是一个慢慢完善的过程。如果说第一届(的规则)不完善,可能有漏洞,我也承认了,包括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监考(监考老师是林青)。当时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林青他又不认识韩寒,他怎么会去作弊呢,我完全就没想过这个事情。【注——电话补采时赵长天也谈了林青现在去向:他现在已经不在《萌芽》杂志社,但是之前《南方周末》的报道有采访过他。】【《南方周末》的《差生韩寒》报道里称:“林青将房门关好,坐在房间里盯着韩寒,一个多小时也纹丝不动。林青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回忆,整个过程中韩寒只说了一句话:‘老师我写好了’,然后离开房间。”】

好了,以上的故事,可以说是“官方版”,为挺韩人士所公认。上面的故事,完全证明了韩寒参加初赛时寄的是《求医》和《书店》,补考时因现场写出《杯中窥人》,获得一等奖。

二、请看打假的网友搜集到的证据。 

1,1999年12月7日,《解放日报》发表《“长篇小说作者=高一留级生”;松江二中学生韩寒 给教育界出了道难题》。(本报记者:陈茜,庄玉兴)其中报道:"在这次征文活动中,韩寒一鸣惊人:他不仅以《书店》,《求医》和《杯中窥人》3篇文章荣获一等奖,且是唯一一位选送3篇文章全部入围的获奖

2、2008年05月,万卷出版公司再版《儿子韩寒》,第20节《重要的是证明自己关于"新概念"复赛(1)》,韩仁均说:“休息几天后,他带上文稿(《求医》)回学校去了。后来在电话中,我问他文章寄给《萌芽》杂志了没有,他说连同其他两篇一起寄了出去。”

3、2009年12月,万卷出版公司出版王帆著《韩寒H档案》一书,反映韩寒出道十年(1999- 2009)全记录,其中《大赛得奖(1)》一节说:“休息了几天,韩寒就带上这篇稿子(《求医》)回学校了。在学校里,他又写了一篇《书店》连同另外一篇文章和《求医》一起寄给了举办方。”

4、音频地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oJ3yFE7cpys/

在韩寒3月8日接受台湾电视台采访时说“我在车上就想应该怎么写好这个题目了”。录音的1分35秒开始。这句话非常奇怪!还没有考试,你如何去想“写好这个题目”?他后来解释说,写文章都是可以往一个特定的主题准备的,如果李其纲投的是石头,不是布,他就没法写了。但是,他如何知道李其纲会向杯子中投一块布或石头?如果李其纲当场“跳个舞”、“颂首诗”、“照照镜子”、“梳理头发”,那韩寒如何向一个特定的主题来准备呢?

(有韩粉解释,不管李其纲干什么,就算当场拉泡屎,韩寒都可以写“我想到的是人性……”。但问题是,韩寒自己都讲:投的是石头便没法写了!)

5、韩寒是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唯一补考者,也是连续14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唯一补考者,出题人恰好是韩仁均的大学同学李其纲,韩寒新概念作文大赛存在重重疑点,而韩仁均又坚称和李其纲不认识。这层层迷雾中究竟隐藏着什么?

同时,李其纲也称不认识韩仁均,并在《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一文中说:“事实是直到最后一分钟我才知道评委们决定授权给我出题。”

6、《笑傲文坛的东北女孩》一文报道宋静茹参加《第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过程,她 是A组一等奖获得者,其中说:"当天晚上,复赛评委们连夜进行了紧张的评卷,在140名入围者中评出了奖次。后来才知道,复赛主要是对初赛中的优胜者的文字能力进行现场测试。并不一定要拿复赛作文来评奖。"

7、叶兆言是《第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复赛评委,2012年2月24日在他的微博上说:“ 我的印象与方方略有些不同,第一届的复试只是判断和检验,不列入实际成绩……

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只看重征文来稿,当时就想,这些文字都是在家里写的,万一作弊怎么办。所谓复试,其实只是看考生当堂作文对不对路,有没有明显差距。很多人可能不相信 ,可当年偏偏就是这样。后来逐年增加了复试的重要性,渐渐地占了一半的分数。”

8、《解放日报》的报道显示:韩寒是“选送”了包括《杯中窥人》在内的三篇文章,并据此获得了一等奖。根据当时的大赛规则,C组选手(针对成人)只需“选送”作品、无需复赛便可得奖,因此《解放日报》实际上证实了韩寒得的是C组的一等奖,也就意味着,后来韩寒以B组选手身份参加复赛纯粹是一场闹剧和骗局。

赵长天解释:排版错误把韩寒放在了C组《萌芽》的获奖公告上。

9、也许故事本来就是编的,所以当时考试时究竟往杯子里投的是什么,有不同说法。

韩寒在2006年11月在上海东方电视台《可凡倾听》节目说的是:“就像这样一个杯中,扔进一团餐巾纸。”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的初版(2000年)照抄李其纲的点评:“他随手将一团很厚的道林纸捏成一团,然后将它置入一只盛有半杯水的漱口杯中。”后来他大概注意到对纸有不同说法,再版(2008年)时改成:“他随手将一张纸捏成一团,然后将它置入一只盛有半杯水的漱口杯中。”

胡玮莳在2000年在中央电视台《对话》对这个过程描述得最为详细:“当时韩寒坐的那个桌子上面,桌子上面放了一杯水,然后一杯茶,袋泡茶泡的那种茶,那么他看到那杯水,旁边还有一张纸,就是那个袋泡茶的外壳,然后他就把那张纸揉一下,就扔到那个杯子里面去,然后说就这个题目,你给我写。”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bJPWiBydvA/

《韩寒(含9部)访谈精选分析合集》这个视频。说得难听点,我看到的不是沉甸甸的金子,而是一个实打实的草包。

点评:

韩寒的死穴就是:不敢详谈文学或自己作品。

只有一谈到文学,他就避开话题,答非所问,东拉西扯,极少正面回答。

《三重门》的诸多矛盾,彻底抓狂!!

(一)创作时间——绕死你!!

一、关于开始创作时间

1、韩寒一方推荐的同学朱莲证实韩寒写三重门是在新概念得奖前后,也就是99年3月左右;

2、韩寒在《磊落》一文中关于《书店(二)》的标注:高一时《书店》的原稿,现在看来的确有点恶趣味。而当时尚未创作《三重门》,没有经历30万字的硬笔书法磨练,所以字迹也比较稚嫩,总体来说,是一篇比较生硬的梁实秋模仿习作,不知为何在今年突然被捧成了神作。

结论:《书店(二)》写于99年1月18日之后,那么韩寒间接自己证明了《三重门》是99年1月以后开始写的。

3、韩寒父亲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介绍,“韩寒从进入松江二中读高一不久,也就是1998年的下半年起,开始了他的长篇小说《三重门》的写作。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现在我们在媒体上常常看到说‘一个留级生写出一部长篇小说’、‘一个17岁的少年写出长篇小说’什么什么的,好像《三重门》是韩寒留级后写的,是韩寒17岁时写的。其实严格地来说,韩寒的《三重门》写于留级前,写于16岁,也许开始准备的时间更早。”

结论:创作时间:1998年的下半年。

二、关于完稿时间

1、韩寒一方提供的证人朱莲和陆乐都证明高一没看到韩寒写完《三重门》,更别说是第一学期写完了;

2、韩仁均在《儿子韩寒》里提到99年2、3月份看到韩寒在创作三重门并基本完稿。

3、赵长天、韩仁均等都证明新概念得奖后,韩寒的三重门由赵长天推荐给出版社。

目前的最新结论:具体完稿时间还是个谜。但99年4月肯定已经有一个完稿版本。

4、2012年,在土豆网采访视频中,上海文艺出版社郏宗培主编亲口说,《三重门》在他们的出版社审稿两个月,而“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结果还没有出来。新概念作文大赛是1999年3月28日公布的,则可以推断,《三重门》手稿至迟是1999年1月份由你通过内部操作送入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甚至在时间上可能更早一些。

郏宗培主编特别强调,《三重门》退回修改后,“新概念作文大赛”还没有公布,否则,同属于上海市文化系统,或者更精确地说,同属于上海市文化出版系统,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有视频为证。

郏宗培主编的话有《故事会》副主编为证,并在土豆网采访时当场在电话中通话验证了。副主编是你父亲韩仁均先生的朋友,总不至于他们合伙构陷你们父子。

结论:《三重门》完稿时间是:1999年1月底之前。

5、然而,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却说,直至1999年2、3月份,才知道韩寒在创作《三重门》,请看《儿子韩寒》中的内容:

“我是在韩寒读高一的第二学期,即1999年的二三月份,才知道他是在写小说的,那时,他的小说已接近尾声了。”(《儿子韩寒》第52页)

“在1999年3月28日去上海市区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复赛时,《萌芽》的胡玮莳和赵天长知道了韩寒写了部长篇小说的事,于是就约定写好后让他们看看。”(《儿子韩寒》第52页)

“参赛回来,韩寒将全部书稿订正一遍后,4月份把书稿送到了胡玮莳那里。”(《儿子韩寒》第52页)

结论:《三重门》完稿时间是:1999年的二三月份。

6、按韩仁均的说法,《三重门》的写作用了不到七个月:1998年9月~1999年3月,写于韩寒16岁时。还特地纠正了媒体上关于写于17岁的错误说法。

而按韩寒的说法,《三重门》的写作用了整整一年多,写于韩寒17岁时,沿用了媒体的说法。那么我们究竟应该相信谁的说法?

(二)

韩仁均讲:“一部《三重门》,20多万字,也真是难为了一个高一学生。试想,就是认真地抄一遍也得多少时间?更何况要构思,要‘偷偷摸摸’地写。”“可再粗心的人,也有心细的地方。比如,他上高中后写长篇小说《三重门》,这期间要经过寝室、教室、家里,还要对同学、老师、家长有所回避,500格稿纸,400多页,竟然没弄丢一页。”

而韩寒在回应质疑时的说法却是:

“17岁的我为了这本书,花费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废了学业,白天到深夜,课内到课外,周一到周日,甚至连体育课都逃了,和一帮来例假的女生一起窝在教室里不停的写”、“《三重门》这么(本)书在创作过程中,坐在我前后左右东南西北中发白的同学们都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几乎是写一页给要好的同学们传看一页的,尤其是我的同桌陆乐,他是从第一页看着我写到最后一页的。”

公公开开,明目张胆地在教室里写的,同学们都知道,还有同桌为证。这又与韩仁均的“偷偷摸摸”说法不符。

韩寒作为作者,我们应该更相信他的说法,问题是,此前在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节目中,亲口对鲁豫说他当时是在无人的时候写作的:

鲁:成功的作家都有一个写作的习惯,你有没有自己独特的写作方式?

韩:没有,……但是我旁边不能有人看,我最烦的就是我在那里写,旁边有人看。

(三)

而最近韩寒在回应《三重门》由其父亲代笔的质疑时,如此说:“既然很多质疑我的人主要焦点集中在我17岁时候我第一本小说《三重门》上,而理由恰恰是在他们的17岁写不出来,所以我的17岁也必须不行。”“17岁的我为了这本书,花费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废了学业,白天到深夜,课内到课外,周一到周日,甚至连体育课都逃了,和一帮来例假的女生一起窝在教室里不停的写。”

但是在2006年11月26日播出的东方电视台新闻娱乐频道《可凡倾听》节目中,韩寒却对曹可凡说他课余都在玩,只在课内时间写作:

曹:那你这个小说是利用什么时间写的,是课余时间还是怎么样?

韩:课余时间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有用的时间,得玩,所以基本上我就认为是没用的时间比如说课内时间,我在那写。

http://ent.sina.com.cn/v/m/2006-11-21/21061338001.html

以下是韩寒在《零下一度》的《足球啊足球》一文里的一段话:

上了高中后常在双休日踢球。1999年高一足球联赛,我们连小组都没有出线,我承认那次自己踢得很臭,因为和那时的队员在一起,我有些找不到感觉。

http://www.xiaoshuo.com/readbook/0011029061_1246_3.html

韩寒在《第三个人》中说法:

“进了松江二中要住校,无父母管教,很幸福。我每天上课看书,下课看书,图书馆的书更是被我扫荡干净,只好央求老师为我开放资料库。中午边啃面包,边看‘二十四史’。”

在《正常文章一篇》中他也说:

“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

高一那段时光的上课时间,韩寒到底是在看书还是写书?如果是写书,为什么说在看书?如果是看书,那《三重门》是什么时候写的?

三、关于投稿情况

1、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回忆是在新概念得奖前通过故事会的编辑吴纶投稿给该社,压稿2个月左右,韩父拿回。

2、赵长天回忆是99年4月推荐给上海文艺出版社,后又推荐给作家出版社。

3、韩寒接受土豆视频采访,说一开始除了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社,还联系过海天出版社以及上海的一家出版社,最后才是作家出版社。

4、韩仁均和赵长天均说作家出版社袁敏看稿时,《三重门》在其它出版社已经压稿6个月。而袁敏回忆是压稿了9个月。

目前最新结论:只有采信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的说法,关于出版的当事人的说法均可以完整解释,不然则相互矛盾,疑点重重(参见本人“《三重门》出版过程迷雾重重”一帖)。若采信郏宗培的说法,那么最初投稿时间就是99年1月左右。

郑重提醒韩寒及韩粉韩托,30万字的长篇小说创作和写稿不是一个短期就能完成的小事,投稿出版也需要经过多次反复协商修改的过程,因此这绝对不是韩寒例举的“谁能记得起13年前见过谁,吃过啥”的就可以解释的。

四、关于《三重门》书名,究竟是门还是洞?

《三重门》这本据说是韩寒呕心沥血之力作的名字一直是个迷,而且是超越仆朔迷离的破朔迷离!那我们来看这个书名的演变史吧。

1、2000年11月25日,韩寒被请上CCAV的《对话节目》,当主持人问韩寒《三重门》这个名字的寓意,韩寒一愣:啊…这名字你们觉得是什么,就什么吧!主持人继续追问:那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名字的?韩寒:我忘了。事后韩寒解释说是访谈气氛不友好他不愿回答。建议任何读者去看看这个访谈视频,主持人、嘉宾哪里有一点对韩寒不友好了?反而是拼命为韩寒圆场。

2、2000年12月份(离韩寒参加完《对话》不足半月)。《儿子韩寒》出版,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在书中写到:“三重门”出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礼仪、制度、考文 ...”

3、2005年11月29日,地点:广州中山大学。当事人许锡良回忆:

前两天,中大附中的几位教师约请我吃饭,地点就设在中大附中,这次约谈就是要我专门来谈谈韩寒的。刚好这几位教师当年都当面听过韩寒的演讲。韩寒去过中大附中两次,这些老师当时都在场。在场的还有三百多位中大附中的学生。韩寒那次是去当面签售《三重门》的,时间是2005年11月29日晚。整个演讲的过程,韩寒既不谈文学,也不谈社会问题,而是只谈怎样泡妞。当时作为班主任与语文老师的几位老师感觉极为尴尬,心想,这么有名气的文学青年,怎么出口只有这些呢?泡妞话题不是不可以说,但是,也只能够是顺便调侃几句啊。

随后的情况让在场的学生感觉很失望,很不满意,有一个女生感觉应该提一点与文学相关,至少是与韩寒作品相关的问题吧。因此,她站起来问韩寒,书名“三重门”是什么意思?韩寒的回答是,我忘记了,你们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当时那个女生责怪说,这样的创作态度也太不严肃了。这些细节几位在场的老师又重复了一次,这与当时的报道也很相一致。

4、2012年1月18日,韩寒的博客《正常文章一篇》:

方舟子先生说,《三重门》的书名是什么意思我在采访中说不知道,反而我父亲记得。

《三重门》的名字来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这是啥子意思呢,朱熹批注了以下,三重就是礼仪,制度和考文。虽然郑玄对此有着不同的解读,但我当时的确是以礼仪,制度,考文为释而取的书名。为了如何让书名显的有文化一点我反复的思量,终于才有了取自《礼记》的一个书名,而且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

5、2012年1月~2月间的某日(不详)

韩寒的好朋友马日拉如是说:《三重门》的意思应该是….

(一)指从小学升初中过一重门,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还要过两重门,谓之三重门。

(二)韩寒当时所在的松江中学有三排楼,楼下有三个门洞,远望是三重门

7、2012年5月5日晚,地点:湖南卫视

韩寒在成人礼上解释《三重门》的书名,来源于教室上的三个洞……

《儿子韩寒》中,韩仁均这么介绍韩寒参加新概念大赛的情况:

“跟他说起文章的事。他问:“看了吗?”我说:“看了。”前些天他告诉我参加《萌芽》杂志和北京大学等七所高校联合举办的“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事,并且也给我看过两三篇文章。我看后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我便说,这篇《求医》倒可以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试试…他表示同意,后来我就帮他打印了一份。

休息几天后,他带上文稿回学校去了。后来在电话中,我问他文章寄给《萌芽》杂志了没有,他说连同其他两篇一起寄了出去。”

韩仁均嘴里:

1、韩寒先知道新概念大赛;

2、告诉父亲前,韩寒已决定参赛;

3、韩寒已有参赛文章;

4、韩仁均建议增加《求医》;

5、韩寒同意《求医》参赛;

6、韩仁均帮韩寒打印文章;

7、韩寒返校时带回文稿;

8、韩仁均询问是否投稿;

9、韩寒答复投了三篇稿,按韩仁均说法,时间应为1999年1月24日后。

不厌其烦地罗列这些时间、人物、事件的细节是有意义的。

但是,2004年,接受曹隽雍采访时,韩寒予以反击:

“新概念…当初是爸爸看到这个比赛通告,就寄了我的文章过去,我当初也觉得参加一下挺有意思的。”

2008年2月3日新概念作文大赛十周年庆典上,韩寒和记者对话时,再一次否定了他老子的说法:

“韩寒:我当时不知道有这个比赛,是我爸爸知道。因为我爸爸帮我寄了文章。

主持人:随便挑了你的两篇文章寄过去。

韩寒:对,后来我爸告诉我这个事情,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后来胡玮莳老师给我打电话,我才过来参加比赛。”

韩寒嘴里:

1、他不知道有新概念这个比赛;

2、韩仁均知道新概念大赛;

3、韩寒没有告诉韩仁均此事;

4、投稿前,韩寒父子没有讨论过参赛事宜;

5、韩仁均自行为韩寒投了两篇,而不是三篇稿;

6、韩寒没有返校投稿;

7、韩仁均投稿后,韩寒才知道此事。

这说明,

一、是韩仁均,而不是韩寒,在韩寒不知情情况下,以韩寒名义投了新概念大赛的稿,韩寒和初赛没有关系;

二、韩仁均关于《求医》写作、讨论、参赛的说法全是谎言;

三、 这个情节可以解释故意错过复赛、补赛得奖作品的众多迷局,也是这对父子棺材上钉下的又一颗钉子。

疑点:

1、韩2竞赛作文没有通过学校统一寄出(松山二中获优秀组织奖),评委根据文章的内容很容易判断为成人写的。

2、解放日报文章说选送的三篇均获奖

3、最先韩2获奖放在C组

4、获一等奖学生合照没有韩2

5、杯里窥人上的号码不是准考证号,是来稿编号。后来知道韩2是学生加上上海松山二中韩寒。故笔迹和墨水颜色不同。

6、韩2出示杯里窥人原件,却至今没有出示获奖证书

7、从补考的故事中发现韩2赶到考试地点时间不够

8、补考故事中的道具纸的描述不一致

9、把杯中的纸写成布

10、平时课堂命题作文写的很差,却在这命题作文写的很好,引经据典,掉布袋,反差太大。

11、有三个人没来补考被取消,而韩2却能单独补考。

12、在没有公正人在场,一人出题,一人监考,是严重违规,一旦被曝光就有可能触犯法律,萌芽杂志社的人有必要承担风险吗?

大家注意到没,时至今日,还有一个关键人物没敢出来,就是现场唯一的监考者林青.

作家任晓雯:参加过第一、二、三、四届新概念大赛,而且得过奖,同时也是C组的,C组的比赛只需要初赛的邮寄稿子评奖,而不需要复赛的现场作文,所以韩寒在3月28日根本没有参加所谓的复赛,一切都是骗局!

再来看看韩父的描述

1:1995年韩寒升中学时,我就在朋友的帮助下,让韩寒到了罗星中学读书。

2:读初中以后,韩寒对课外书籍的涉猎越来越广,我们的这点工资远远满足不了他买书的要求。

3:1997年的整个三月份,放学以后,晚上做好作业,韩寒都着了魔似的开始写作,写的文稿基本上都是一次定型的。

4:当然,韩寒不接着再写东西,一方面可能是进入初三后要迎接中考,课业繁忙;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在酝酿写长篇小说《三重门》。我们从他初二以后真正看到他的文章,是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比赛"的文章《求医》、《书店》、《杯中窥人》。写这些文章时,其实他的《三重门》已将完稿了。后来有人以为韩寒是借"新概念"获奖的名气然后再写长篇小说《三重门》的,这是一种不了解情况的误会。

5:一部《三重门》,20多万字,也真是难为了一个高一学生。试想,就是认真地抄一遍也得多少时间?更何况要构思,要"偷偷摸摸"地写。

我后来问他:"你是用什么时间写的?是不是熄灯后钻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写的?"他说:"不是。你试试,在被窝里连稿纸都摊不开,能写东西吗?我是在上课时写的。"我问:"你上什么课写的?"

他说:"上什么课都写,只要灵感一来。"

三:韩寒“一重神”:韩寒在95年下半年是初中一年级,96年上半年是初一第二学期,96下半年是初二第一学期,97年三月份,韩寒应该是初二的第二学期,那时候就是着了魔似的写文章,进入初三后因为学业忙,韩寒基本上不写作。99年上半年是韩寒刚刚进入高二时光,而这时候《三重门》已经完稿。也就是说韩寒在初一和初二的第一学期(因为第二学期着魔写作了)的一年半时间阅读了至少我以上列出的书名,还知道了那么多古今中外的名人。如果我们将以上的书籍总字数(韩寒还远远不止不止读那些书)全部加起来,除以一年半时间,韩寒每天得看多少字?而且很多还是古文。当然,我不是说做不到,可能性还是有的。但我认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做到,挺神的。

韩寒“二重神”:韩寒用高一4个月时间,在家长不知道,老师不知道,同学不知道的情况下,利用上课时间完成了一部22万字的著作,还熟练地运用了那么多的典故。可能是我的主观臆测,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一般人做不到,在韩父的笔下,而韩寒做到了,所以韩寒很神。当然,韩粉可能会说,在《三重门》里出现的书名,韩寒未必就一定读了才能运用。是的,韩寒是在上课时秘密写就《三重门》的,那些典故和人名,若是不熟练,是很难灵活运用的。如果没有读,就能那么熟练地运用,那岂不是更神啊?

韩寒“三重神”:我查了网上资料,《萌芽》新概念全国作文大赛特别复赛是很严格的,复赛题是在临考前一刻时通知考生题目的。此也侧面证明了《萌芽》作文赛是很严肃的,是很有纪律的。而韩寒没收到复赛通知,过了复赛时间居然还可以参加复赛;第二是临时出题,此题居然还不是经过全体评委会通过的;第三是韩寒在考试时,居然全场只剩一个人,等其考好了,评委们全回来了。

很多事情太巧,所以感觉很神。

韩寒在《光明和磊落》一文里,前面和后面基本都是废话,中间有一段是回应质疑的,他是这样写的:

所以我深知这种污蔑对一个作家的声誉损失的一辈子的。既然很多质疑我的人主要焦点集中在我17岁时候我第一本小说《三重门》上,而理由恰恰是在他们的17岁写不出来,所以我的17岁也必须不行。好在我留下了当年《三重门》所有的手稿,定稿整整四百多,加上初稿和修改稿一共超过八百页,接近四十万字。

韩寒当然可能在17岁写就《三重门》。但韩寒即使提供了手稿原件也不能证明其就是《三重门》的作者。公众都知道《三重门》书都已经出了,不可能没有原稿。公众现在不是质疑韩寒有没有原稿,而是质疑《三重门》的原创。韩寒为了表示自己的证据确凿,附上几张显示原稿的照片。但我认为:即使原稿铺遍960万平方公里,垒得高于8848米,也不能说明问题。韩寒以这样的方法来回应,有点像当年小沈阳在春晚节目上穿的裤子,跑偏了。

2:韩寒还说:17岁的我为了这本书,花费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废了学业,白天到深夜,课内到课外,周一到周日,甚至连体育课都逃了。

我们都知道韩寒是98年下半年进入松江二中的,99年3月28日获得新概念作文大奖。而韩父非常肯定地说,此前已经完成了《三重门》。就是按韩父说的截止到99年3月28日完成,最多也就半年时间,就是四舍五入也就一年,也没有像韩寒说的一年多啊!

以下是韩寒在《零下一度》的《足球啊足球》一文里的一段话:

上了高中后常在双休日踢球。1999年高一足球联赛,我们连小组都没有出线,我承认那次自己踢得很臭,因为和那时的队员在一起,我有些找不到感觉。

http://www.xiaoshuo.com/readbook/0011029061_1246_3.html

看了以上两段话,我不知道各位看官什么感觉?前一段说周一到周日都在写作,连体育课都逃了,表明写作很紧迫;下一段却说上了高中后常在双休日踢球。我不知道周一到周日包不包括双休日?一个连双休日都喜欢踢球的人,会不会连体育课都逃?

3:韩寒《三重门》里涉及那么多名人和典籍,而韩粉说:即使引用了,也未必都看过啊!这个话韩粉是害了韩寒,是向韩寒泼了隐形的粪,你们也根本不了解韩寒。让我们来看韩寒自己怎么说:

为了显示自己读书很多,我有一个小本子,记下了很多可以引用的地方,用在文章里和第一本小说《三重门》里,这也是当时为什么很多教授大为震惊,觉得我旁征博引,其实我只是有多少存款花多少钱而已。(摘自韩寒博文《正常文章一篇》)

如此看来,韩寒是看了《三重门》里引用的典籍。有多少存款花多少钱,没理解错的话,就是我看了多少书引用多少典籍。

4:韩寒还说:当然都是一些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我几乎每两个晚上都要看掉一本书。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摘自韩寒《正常文章一篇》)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韩寒在《足球啊足球》一文里怎么说的:

我跟足球结缘是在初一时。初一的课程比较宽松,每天傍晚一下课就去踢球。那时我球技很差,往往沦为替补。我不甘心,于是每日苦练。由于我的技术飞快进步,在初二(14)班时我已经属于班里足球出众者。每逢放学早,我们就会携一只真皮足球去篮球场踢球,直到夕阳西下。

初二全校联赛时,我们班几经大喜大悲,终于捧回冠军。那天我们全队一起灿烂地笑,对足球场作暂别。上了初三后,就很少真正地去踢一场球了。

前一段文字说自己嗜书如命,初中如此,高中更是变态地看书。这段话结合上面说自己上课也看课外书,传达给我们的意思就是:韩寒无论是课内课外,都在看书。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韩寒的《三重门》是在高一写的,《三重门》里那么多的典故韩寒自称是读了的,读的时间段只能在初一和初二的上半学期的时光。因为韩父说:1997年的整个三月份,放学以后,晚上做好作业,韩寒都着了魔似的开始写作,写的文稿基本上都是一次定型的。而97年3月份是韩寒的初二下半学期,已经着魔写作了。也就是说韩寒的那些书都是在初一和初二的上半学期读的。但韩寒在《足球啊足球》里是这样说的:初一课程宽松,每天傍晚一下课就去踢球了,后来到初二球技还突飞猛进呢!每逢放学早,我们就会携一只真皮足球去篮球场踢球,直到夕阳西下。

我的问题是:如果韩寒看了那些书,是用什么时间看的?韩寒不是说初中是拼命看书的吗?怎么又每天傍晚一下课就去踢球了呢?

5:韩寒在《正常文章一篇》里的描述:

《三重门》这么书在创作过程中,坐在我前后左右东南西北中发白的同学们都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几乎是写一页给要好的同学们传看一页的,尤其是我的同桌陆乐,他是从第一页看着我写到最后一页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e061.html

而韩父在《儿子韩寒》第三篇‘丢三落四’最后第二段里是这样说的:

可再粗心的人,也有心细的地方。

比如,他上高中后写长篇小说《三重门》,这期间要经过寝室、教室、家里,还要对同学、老师、家长有所回避,500格稿纸,400多页,竟然没弄丢一页。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594398/

韩寒说在课堂上写《三重门》,很多同学都知道,而韩父说要对同学、老师、家长有所回避。既然同学们都知道,那韩寒回避什么同学干什么呢?

还有,韩寒在《光明和磊落》里说:好在我留下了当年《三重门》所有的手稿,定稿整整四百多,加上初稿和修改稿一共超过八百页,接近四十万字。

而从韩父说的话去理解,应该是所有的稿件总共400多页,因为韩父曾经说过:他还写得一手很好的钢笔字,写的文章初稿就如别人改定誊清的稿件一样,基本上是一次"成型"的。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594398/

我想问的是:稿件到底是400多页还是800多页?韩寒到底是要修稿的还是一次定型的?

6:韩父在《儿子韩寒》里说:一部《三重门》,20多万字,也真是难为了一个高一学生。试想,就是认真地抄一遍也得多少时间?更何况要构思,要"偷偷摸摸"地写。

我后来问他:"你是用什么时间写的?是不是熄灯后钻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写的?"他说:"不是。你试试,在被窝里连稿纸都摊不开,能写东西吗?我是在上课时写的。"我问:"你上什么课写的?"

他说:"上什么课都写,只要灵感一来。"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594398/

而韩寒在《足球啊足球》里是这样说的:

幸亏我的长跑成绩1500米跑进5分钟(上海人普遍跑得比较慢),作为体育特招生进了市重点高中——松江二中。

进了松江二中要住校,无父母管教,很幸福。我每天上课看书,下课看书,图书馆的书更是被我扫荡干净,只好央求老师为我开放资料库。中午边啃面包,边看“二十四史”。为避免我的文风和别人一样,我几乎不看别人的文艺类文章,没事捧一本字典或词典读。

http://www.xiaoshuo.com/readbook/0011029061_1243_2.html

我为什么不将以上两段话全部做成红色,而只是将两句话做成红色,是为了让读者做对比。上一段里说上课时写《三重门》,下一段却说我每天上课看书,下课看书。我想问的是:高一那段时光的上课时间,韩寒到底是在看书还是写书?如果是写书,为什么说在看书?如果是看书,那《三重门》是什么时候写的?

我不知道这个世上有几个韩寒?我不知道韩家父子文章里描述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韩寒?我不知道韩寒在初中、高中到底在干什么?我不知道韩寒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时间做那些事?我更不知道韩寒的一天是不是24小时?

另外:以下是韩寒在2003年9月出版的《通稿2003》里《教师的问题》一文里的描述:

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故意将教师的地位拔高,终于拔到今天这个完全不正确的位置。并且称做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其实说穿了,教师只是一种职业,是养家糊口的一个途径,和出租车司机,清洁工没有本质的区别。如果全天下的教师一个月就拿两百块钱,那倒是可以考虑叫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

http://tieba.baidu.com/f?kz=261018653

我们再来看韩父在2000年12月出版的《儿子韩寒》里《先到老师那儿搞素质教育》一文里的描述:

老师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很多。教师的工作被誉为“阳光下最崇高的职业”,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其实,老师和工人、农民、医生、干部等一样,都不过是一种谋生的“职业”而已,也是拿工资吃饭,不存在“最”的问题。

http://book.sina.com.cn/new/nzt/vip/71539/55959.html

从以上两段文字看,无论从文字架构、语法以及文字背后所表达的意思,我不知道有什么差别?

文由心生——你信吗?

平心而论,心里想“一”,笔下写“二”的事情会发生。但会经常发生吗,能离谱到什么程度呢?

看看韩天才的神迹吧,挑战你的想象力!

我选的都是实在匪夷所思的错误,实在无法理解的。

一、著名的“四两拔干片”

在什么情况下会把“组稿”写成“姐搞”?(韩寒抄稿集p.315)当然是抄书抄到迷糊的时候。在什么情况下会把《淮南子》写成《准南子》,而且连续两次都如此?(韩寒抄稿集pp.313-315)当然是不知道《淮南子》这本书,照抄抄错的时候。

某些网友的观点:

一、韩寒说:“我从小喜欢阅读,小学的时候我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五百本课外书。当然都是一些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我几乎每两个晚上都要看掉一本书。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

我说:这是不可能的。

理由:

1、 注意韩寒小学时期的超过五百本,是以“本”为单位的;

2、 随便去一家书店,哪家有超过五百本的“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类书籍?

3、 差不多两个晚上一本,是不可能的。因为:(1)小学生没有这么多熟悉的汉字认知量;(2)如果是带拼音的读本,由于需要拼读,速度会更慢;(3)带拼音的小册子,一点也不便宜,甚至更贵;

4、 我试图从我手边的《悲剧的诞生》中找到韩寒在《杯里窥人》中所引用的拉丁文,没找到。那么韩寒《杯里窥人》中的拉丁文,是从哪本书里摘下来的?关键是他必须记住,如此才能随时引用;

5、 有这么大阅读量,且喜好做笔记的学生,语文成绩会相当好——这里的关键,是摘抄。韩寒的超大量阅读,不仅仅是阅读,还有摘抄。

二、韩仁均说:“韩寒中考考了468分,有体育长跑比赛第一名的8分加分,就是476分,松江二中因为他长跑的成绩好,就又降低了几分特招了他。”

韩仁均还说:“你们可能不知道吧,如果没有比赛和游戏,他几乎每天晚上的八点开始写作或者看书,一直到早上六点,连续十个小时都在书房里。所以他的博客大多都是凌晨发的。虽然他口头上不承认,一直说他在玩,但这个就好像一个考试很好的学生喜欢说他在家里从来不复习一样。”

我说:这是不可能的。

理由:我儿子在小学三年级时,参加其学校的运动会,在他的年级组,共有将近300名男孩子,百米第四,二百米第二。事后老师要他几乎每天下午参加学校组织的训练。因为我让儿子练游泳,就拒绝了。我知道,孩子每天训练之后,那种疲劳感,以及这种疲劳感对学习时注意力的影响以及对睡眠的要求。为了能够让孩子每天能够多睡10分甚至5分钟,我每天早晨,几乎次次违反交通规则,抢红灯飞奔。

我儿子游泳的主项是百米和五十米蛙泳,在他们游泳队里,出勤率是最高的。名次虽然一直是第一,但成绩两年来五十米提高连两秒都没有。韩寒一个初中毕业时的长跑第一,他难道不需要训练吗?他的训练,难道不影响他学习时的注意力和睡眠吗?在这种情况下韩寒能够完成他们所说的从小学开始的超大量阅读,根本是不可能的。

且在韩仁均整篇博文里,除了这一句外,根本没有韩寒是如何既保证读书,又不影响训练的描述。不要忘了,韩寒是个赛车手,这更需要高度的注意力。而高度的注意力,需要良好的体能来保证。

我们看看那些被媒体赞为“天才”的运动员们,哪一个不是刻苦训练的结果?本人曼联球迷,对曼联的那些人前光彩照人的明星,比如小贝,比如吉格斯,比如加里-内维尔,比如斯科尔斯,哪一个不是训练结束后自己加练,日常生活保持非常自律的良好习惯?怎么偏偏到了韩寒,就可以了呢?难道相信韩寒的人,真的相信一个人不经过超常的付出就可以得到超常的成功吗?

天才,是加倍的努力换来的。写作,需要的是定力,是安静。而韩寒作为一名赛车手,需要的恰恰是远动来保证自己的体力从而保证自己在比赛中的注意力。——这是不需要证明的常识。

三、韩仁均是一个爱好写作,并常有作品发表的人。但在他的《说说我自己》里面,竟然没有一点他是如何指导韩寒阅读的记录。

天下有这样的父亲吗?爱自己的孩子,但对孩子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里的努力,没有一点指导,小学时代,都不对其阅读的书籍帮助进行挑选,天下有这样的父亲吗?绝对是不可能有的。

四、韩仁均说:“再说如果新概念作文比赛可以舞弊的话,那韩寒真的不可能有这次机会,因为这个比赛很隆重,有很多的教授和著名作家作评委,真的这个比赛要走关系的话,参赛的学生里有这方面能力的家长实在太多了,能得到好处的肯定不会是我们,我相信有这种能力的家庭也不会只住在50多平方米的老公房里。我可以这么说,一切能够靠钱靠关系靠舞弊能获得的好处,都不会轮到我们先得到,我们甚至连号都排不上。”

我说:这是胡说八道。

理由:中国人是传统的,只有那些在学习上,在正途上——升学没希望的家庭,才会让自己的孩子走偏门,比如体育啊,艺术啊,等等。但凡有一点可能,有门路的家长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走什么体育、艺术门类的偏门。这一点,随便到一所学校门口,问问那些等待接孩子的家长,就会知道的。

除非天天在网上泡着,根本不知道社会中正常人是怎么生活,他们希望怎么生活了。才会相信韩仁均这些彻头彻尾的胡说。

拿我自己来说,当初只是因为自己在带儿子游泳时,发现他游得不错,虽然担心耽误他在这方面的天赋,但仍然希望其完成主业——学习。在市里的游泳教练建议每天参加训练时,考虑到我国的学习内容,在孩子参加完高考后就绝大多数不再有用,加上自信于自己的辅导能力,相信给我一年时间,多差的孩子我都能让他们高考有个中上等的成绩,又愿意让孩子不被枯燥乏味的学习束缚,才决定让他每天训练的。我根本不可能让孩子单走体育这条路。这才是社会中正常人的思路。

体育也好,艺术也好,风险极大,只能成功不能失败。除非偏执,但凡有一点办法,都不会让孩子走这样的路,更别说什么动用自己的关系、路子去让孩子走这条路了。韩仁均这么说,也就骗骗只是上网,没有社会正常生活的人而已。

这样的骗子现在正在活蹦乱跳的到处忽悠

而我等草民却艰难的生活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杂谈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