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猪、我对猪肉片的那些个过往记忆

天涯杂谈 4005 21

一、我对猪的那个过往记忆

小时候,祖母一年要饲养两头猪,上半年饲养一头,下半年饲养一头。上半年饲养的那头猪是集体任务猪,集体任务猪我们家只负责饲养,不负责吃猪肉。下半年饲养的那头猪,才是留着自家过年吃的。记忆中,我其实很不喜欢祖母饲养猪,因为祖母饲养了猪,把家里面弄得脏、臭不说,最关键的,是常常逼着幼小的我,也要似老大人一样的去劳动。

例如,祖母在给猪喂食的时候,装满猪食的食盆我无力提动,祖母不会交付于我。但空食盆后,勤劳的祖母若是没有时间顾及,就会叫喊着我的名字。猪是一个既愚蠢又贪得无厌的动物,不会因为食盆空了而放过食盆,会把空食盆翻来覆去的拱个不停。也许,在猪的眼中和思维里,食盆里的食物从来就不是主人的劳动成果,而是因为那个食盆就是天然的聚宝瓶吧!只要它不依不饶的把食盆拱动,食物就会从食盆里再生。

因此,对于幼小的我来说,从猪圈里拿回食盆,从来都不会轻松。猪口夺食盆,那是我与猪之间的一场战争。通常,我在拿回猪的食盆之前,手中都要先准备一样武器,或是木棍,或是枝条,在欲夺回食盆之时,先照着猪狠狠的揍上一通,趁着猪躲闪离开食盆的那刻,把食盆艰难而又慢慢的拽出来。

可猪口夺食盆,还是最简单的,不简单的,是祖母饲养了猪,我就得围绕着猪服务,为猪而义务劳动。我上小学那时候,没有双休日,但有周六半天周日一天的休息,每周这一天半的休息时间,被猪要占去大半。这一天半的休息时间,我要么去户外到处寻找他人丢弃的西瓜皮,要么挎着个竹篮到野外田地间去寻觅猪草。为争抢到一块西瓜皮,我同他人发生过无数次的摩擦,甚至是,直接比试谁的拳头哪个不嫩哪个不软。而在田地间寻觅猪草,更是有着一种做贼偷他人家东西的感觉,被他人盘查、谩骂,是一种很寻常不过的事情。

二、我对杀年猪的那个过往记忆

在传统的年俗上,农村家庭都有杀年猪的习俗。杀年猪,往大道理上看,似乎是预兆过一个热闹年,可其实,在有文字记载的几千年历史里,普通的农村、普通的农民何曾有过丰衣足食?因此,杀年猪的意义没有那么多空虚的大道理,其实质性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吃。

艰辛365天,过个年吃的干干净净,吃的干干净净后,又继续着下一个365天的艰辛。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传统传承农村家庭的写照。艰辛365天只为过一个热闹的年,年是农村农民家庭的图腾,过年过的是走亲访友,过的是大吃大喝。在物资匮乏的农村,过年不杀年猪,还走什么亲访什么友,又哪有什么可以大吃大喝,可以打牙祭的?

传统的年,猪在一个农村家庭中占有着无可撼动的地位,衡量一个家庭生活充裕不充裕,年过的热闹不热闹的标准,是你家有没有杀年猪,你家的屋梁上有没有挂有可观的腊肉数。我有一个姨婆,是祖母的亲姐姐,有一年帮我的大姑看家,大姑的屋梁上挂有十多块腊肉。姨婆先是对大姑家一番夸羡,然而是坐在腊肉下面昼夜的守护,生怕一个不慎,屋梁上面挂着的腊肉就没了。

杀年猪是有一些讲究的,在杀年猪时,只能说一些好听的、奉承的、祝福的话语。我很喜欢看杀年猪,因为杀年猪热闹。可后来的很多记忆,是我家到了杀年猪的时候,祖母都会用办法把我打发出去。在祖母的心里,我有不良的记录,我已经进入祖母在家里杀年猪时候的黑名单,原因是因为,我在合适的场合说过不合适的话。

猪这个动物,喜欢叫惨的很,动不动就嗷嗷大叫,好心的动它一下,就会叫的要死要活的,到了杀年猪这个动真格的时候,惨叫的就更瘆人了。有一年祖母杀年猪,看着猪那个惨叫的模样,我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先是拉着祖母的衣摆说:“娘娘!娘娘!猪怕死,不要杀它了”。后来,看着猪又是一阵接着一阵的抽搐,我又对祖母说:“娘娘!猪好疼啊!”

快过年了,杀年猪图得是一个吉利,可我却又是死啊又是疼啊的。虽说童言无忌,祖母不会在意我的稚言稚语,可祖母觉得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不妥。因此往后年的杀年猪,祖母都要给我个五分或是一角钱,把我事先打发出去。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看与得的选择之间,我当然也更乐意接受祖母施予我的哪个“得”

三、我对青椒炒肉片的那个过往记忆

我有多久没吃猪肉了?说实话,我从来就没有刻意的去记这个答案。如果让我从这世上选出一道我最不喜欢吃的菜来,我可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猪肉。我厌烦猪肉厌烦到什么程度,说出来,很多人可能都不会相信。任何菜里,只要拌有猪肉,我都会觉得哪道菜不好吃。任何汤里,只要加进了猪肉,哪碗汤都不会提升我的食欲。

现在的我,虽然是如此的不喜欢,甚至是厌恶猪肉。可曾经的我,也许是喜欢吃猪肉的,也许是那个年代的猪肉太难得了,难得的让我生出了霸欲之心。总之,曾经的我,对青椒炒猪肉片留有着一个生命中刻骨铭心的记忆。

具体是哪一年哪一次,我已经分辨不清,我只记得那时候我很小。依稀记得有一次,祖母炒了一盘青椒炒肉片。青椒炒肉片,在那时候太难得太罕见太好吃了,想一想名称就足以令人流出口水。一盘青椒炒肉片,其实肉片不多,要是每一个人夹几片,很快就夹完了。可我那时候的祖父辈们啊!他们真的是太谦让太伟大了,除了我稍有顾忌的在吃,他们几乎就是只看不吃,能沾到几丝猪肉的油腥味就足以感到幸福满足了。一盘少少的青椒炒肉片,饭罢大家都还没能够吃完。

我的稍有顾忌只是,祖母的家教特严,不允许我在碗里夹有太多的菜,强调要我把碗里面的菜吃完了以后再可以夹菜。于是,我就在大人们面前耍了一个小聪明,我把碗里夹一些菜后故意去到外面,去到外面后就偷偷的把猪肉片拿出来藏进上衣口袋里,稍后又进去重新夹菜,再重复着把猪肉片藏进口袋里的动作。

也许这种耍小聪明是我小时候的常态,所以我的这个小聪明也让我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不讲卫生,没有卫生常识的我,小时候头上的疱疱疮疮从来就没有停歇过闹腾,由是,我也理所当然的,把“癞子脑壳”纳为我小时候的别称。

@一片寒雪 2019-11-06 13:55:11

关注

-----------------------------

谢谢寒雪兄!

我只记得以前的猪肉炒起来贼香 现在的猪肉炒起来没食欲

现在出的人造肉,不知道好吃不? 顶顶

借楼主这个帖子说说我对猪肉的印象吧

四川人喜欢吃猪肉,猪肉吃不腻

80年前吧那时不能喂猪,吃肉只能等队上分肉,但那是盐肉,很咸不怎么好吃,但一家人还是当宝贝

后来分田到户了,可以自己喂猪了,就是盼过年可以杀年猪吃猪肉了,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印象比较深的是吃瘟猪肉,猪长到半大吃猪草中毒了,只有杀了,大人卤好拿去卖,我们就可以偷着吃点,那个香简直不摆了

那时哪家买肉了,熬回锅肉的时候,整个院子都闻得到,现在的肉就没有那么香了

80年代后期家里能够1个月买一回肉了,每当家里买肉回来,母亲煮好肉切肉的时候我就守在那,母亲会给一块有肉的骨头给我,有点淡淡的盐味,更多的是天然的肉香,那时感觉是最幸福的

每次买肉,父亲都会买3、4斤的样子,我还小,哥和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那个肉熬起3、4碗一顿就会吃来差不多,大部分是几个小孩吃了

后来,我开始工作了,吃肉就比较频繁了,还是很好吃,然后我们这里猪贩为了多赚钱,就给猪灌水,市场上的猪肉都是灌水猪,猪肉就不好吃了,再后来饲料普及,什么5月肥、3月肥的饲料开始铺天盖地的广告,这时的猪肉就难吃了,农村人一般就吃自己喂的猪还好点

现在都是养猪场的猪肉了,价格贵,肉质始终感觉没有以前好了,但还是每天吃,只是没有了以前吃肉的兴奋劲了

养猪,环保手续散户过不了关,目前形成集团化公司大规模饲养,环保可达标,安全卫生,但无散户供应,欲形成垄断闭环,恐担价格回涨,以后吃肉怕难的。

@无尊69 :本土豪赏4个码字光荣(4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990年前后吧,那时候家里穷,吃得最多的就是2元一斤、没有一丝瘦肉的肥猪肉,我老家称之为“大白板”。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杂谈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