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洞评】滴滴:20:00点以后有坑否?

天涯杂谈 2231 9

【风云洞评】滴滴:20:00点以后有坑否?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1月7日电,滴滴顺风车6日宣布,11月20日起,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沈阳、北京、南通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2018年,滴滴顺风车因两起恶性事件,无限期下线整改。滴滴顺风车距当初下线一年有余,现在重新上线,原来滴滴顺风车存在的安全问题解决了吗?

滴滴整改包括:一键报警升级为110报警,下线性别展示。滴滴平台还将引入失信人筛查机制,并积极探索与第三方信用产品企业合作方式,以便进一步提升用户准入门槛。行驶中“要求车主开APP实现全程位置上传”。对女性用户,增加了女性安全助手。试运营期间在上述7城市提供5:00-23:00时间段服务,但女性用户为5:00-20:00时间段。交易流程上,原来是车主选择乘客,现在是司乘双向确认。车主还需先设定常用地点,在固定路线出行,且要按照当地政策要求限制接单数量。滴滴还公布了顺风车出行安全须知,提醒用户加强安全意识,比如出行前填写好紧急联系人,上车前一定要用信息核验卡验证对方身份,长距离出行一定要使用行程分享和开启录音功能,遇到异常危险情况及时拨打110报警,等等。

滴滴受欢迎之优势在方便。“跨城远距离,打的贵得离谱,打顺风车省下的钱买成猪肉吃不香吗?”滴滴被诟病之劣势在安全。“方便是方便,但还是有点怕。”“望滴滴在女性保护上下功夫,别让悲剧再发生。”希望这次滴滴再上线能不负众望,至于安全问题,女性是重点,但安全终究应该是普遍的安全。“没有顺风车的日子里我们都靠黑车通勤,更不安全。”岂不知,滴滴出生之际就饱受质疑于其“黑车转正”。直至今日,有人将顺风车与黑车相对应而提,去黑整编成功?滴滴应该感受到一丝之精神慰藉。

本次滴滴顺风车再上线争议焦点之一在服务时间段的区别,女性用户为5:00-20:00时间段,“这是对女性的歧视,为什么限制20:00点以后女性用户出行?”“明明是司机的问题,单方面针对女性乘客,建议对深夜接单司机进行额外审核。”这就好比路政管理部门,发现了自己辖区之路面有塌陷,本该及时维修去除塌陷的,却在旁边立了一个牌子:“小心地雷!”如若路面上真的有雷,我们的工兵部队是干神马用的?为何不能是在排雷成功之后再让行人上路呢?试运营期间在上述7城市提供5:00-23:00时间段服务,但女性用户为5:00~~20:00时间段说明神马?滴滴去黑整编还不够彻底,特别是男女都一样,不应该限定性别。还有像顺风车,都应该是属于营运车的,是否都营运性质之变更?这个很关键。私家车就是私家车,营运车举世营运车,如既是私家车,又能做顺风车营运,就有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之嫌。也或,这才是有否实实在在整改之分水岭!

“我们怀着敬畏之心再次出发,希望能为用户的出行提供更多选择,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努力提升安全,把好的事情真正做好。”“一年多来我们痛定思痛希望可以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过去的经历回忆还是很沉重,但我们内心始终相信顺风车的社会价值。”好听的话,终究只是好听而已。安全性,应该不仅仅是努力提升的问题, 而应该是必须无条件保证!

滴滴20:00点以后女性保护的确涉嫌歧视,20:00点以后有坑否?显见的,若有坑的话,就不应该再上线。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期,美国生产的降落伞的安全性能不够,虽然在厂商的努力下,合格率已经提升到99.9%,但还差一点点。军方要求产品的合格率必须达到100%。可是厂商不以为然,他们强调,任何产品都不可能达到绝对100%的合格,除非出现奇迹。但是,降落伞99.9%的合格率,就意味着每一千个跳伞的人中有一个人会送命。后来,军方改变了检查质量的方法,决定从厂商前一周交货的降落伞中随机挑出一个,让厂商负责人背着这个伞,亲自从飞机上跳下。这个方法实施后,奇迹出现了,不合格率立刻变成了0!

  • gygame002 2019-11-07 11:12

    监狱里分食物不管叫谁去分总是分不公平,负责分配的总是会给自己分最大的一块,然后有人想了个办法,负责分食物的最后一个挑,结果不管谁去分都会分的尽量公平。

滴滴公告称,在听取各方意见建议之后,滴滴决定对这一规则进行调整,在顺风车小范围试运营期间,为最大程度保证试行产品服务的安全性,对所有顺风车用户提供服务的时间均调整为5时-20时。试运行期间(不收信息服务费),产品服务规则可能还会不断迭代优化。

【六部门约谈八家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堵住安全风险隐患】中新网11月11日电 据交通运输部微信公众号消息,11月11日,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等六部门联合约谈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等八家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要求堵住安全风险隐患,严格规范顺风车。今年下半年以来,网约车、顺风车等市场发展出现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涉及行业安全、稳定等多个方面,引发关注。约谈要求堵住安全风险隐患,严格规范顺风车。各主要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对照2018年联合安全检查反馈的问题清单和整改清单,细化整改措施,落实整改举措,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仍需持续推进。各平台公司应继续强化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结合发展新形势,把安全整改的成效制度化、标准化,进一步完善企业制度和安全生产的长效机制。约谈指出,相关平台公司必须严守安全底线,要做好上线车辆技术性能和驾驶员背景的审核和动态监控,保护好用户个人隐私,从源头上保障安全;建立完善乘客快速响应处理机制,及时有效处理突发应急事件,特别是涉及安全的突发事件,平台公司承担安全事故先行赔付责任;要符合顺风车本质,必须以驾驶员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拟合乘人员选择合乘车辆。顺风车行为必须不以盈利为目的,仅与搭乘人员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严禁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营运,对每车每日的合乘次数要有一定限制,符合所在城市的交通出行常理。约谈提出,要为交通运输新业态发展共同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进一步加快网约车合规化步伐。各网约车平台公司要主动配合地方管理部门,按照有关规定组织符合条件的司机和车辆尽快办理网约车许可,严格落实背景核查有关要求,清退不符合条件的人员、车辆,严禁给无经营资质的车辆和驾驶员派单,依法依规开展经营,确保乘客安全和合法权益。约谈指出,一些聚合平台近期出现接入不合规的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司机,以“聚合”的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经营等新问题。聚合平台要加强对接入的网约车平台公司经营资质的审核把关工作,并督促网约车平台对车辆和司机从业资质严格把关,共同承担起安全保障责任和解决乘客投诉的兜底责任。此外,各平台公司要立即排查自身存在的“以租代购”、侵害驾驶员权益等问题隐患,严格整改,落实企业维护稳定主体责任,做好线下车辆和人员的管理工作,并保障驾驶员的合法权益。要配合各地有关部门做好行业维稳和应急处置工作,自觉维护行业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

上海举行的GeekPwn2019国际安全极客大赛上,两位选手在参加人脸识别攻击模拟赛。 属于计算机视觉的人脸识别,几年来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成为人工智能最热门的风口之一——刷脸支付、刷脸取快递、刷脸安检、刷脸入住酒店……“靠脸走遍天下”正在成为新技术带给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新常态”,一个个新的应用场景被开发出来。因为不满动物园强制入园“刷脸”,浙江理工大学特聘副教授郭兵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保护隐私”。围绕这起“人脸识别第一案”,人们展开了对人脸识别技术边界的大讨论。如今,我们的脸成了钥匙、公交卡、身份证……来自国金证券行业研报显示:全球40%的人工智能企业都涉及计算机视觉。另有市场咨询公司预测,2019年全球人脸识别市场的规模预计为32亿美元,到2024年该市场规模将达到7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6.6%。但是,花海之下亦有荆棘。今年8月,人工智能换脸应用“ZAO”因违规收集人脸信息引发风险争议;今年9月,旷视科技因为几张演示教学监控人脸识别应用的PPT被骂上了微博热搜。全球范围内,争议同样存在,亚马逊的人脸识别门铃专利因涉嫌侵犯隐私遭到强烈抗议,微软则索性删除了自己最大的人脸识别数据库。在隐私、安全和便利三者的平衡上,人脸识别技术到底应当恪守怎样的“游戏规则”?“不知不觉”的“识别”!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对郭兵的回复颇有意思,动物园称,之前郭兵办理年卡时已经登记了真实姓名、电话、住址和身份证信息,甚至采集了指纹,“为什么只有人脸识别算作侵犯隐私呢?”这实际上说出了公众对人脸识别的担忧之一。尽管都是生物识别手段,但指纹识别必须当事人主动配合,而人脸识别却可以“悄无声息”完成。一旦人脸信息被泄露或者滥用,就意味着个人合法权益有可能不知不觉地遭受侵害。一系列对人脸识别的争议正来自这个“不知不觉”。比如人脸识别在教育领域中的应用,此前,中国药科大学表示要试点在教室安装摄像头刷脸考勤,并对学生课堂听课情况全面监控。“这些应用的做法很类似,就是每隔一段时间用摄像头扫描一次学生的脸,采集和分析他们的姿势、表情,并以此作为判断的依据。”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随后回应称,要对人脸识别或者肢体识别的教育应用加以限制和规范,并希望“学校慎重使用”。那么,从法律上讲,人脸信息到底如何定义?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对此解释说,根据《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人脸识别信息属于“直接可识别”到个人身份的信息。所以,“人脸识别信息的性质并非知识产权的大数据,而是被依法纳入到隐私法范畴的个人敏感信息”。在保护个人隐私方面,使用人脸识别信息的大原则也正是与“不知不觉”相对应的“知情同意”。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经营者必须要在确保信息安全的前提下,事先经过消费者同意并告知其使用方式和使用范围后,才能采集人脸信息。”朱巍则补充说:“用户应充分知情,并保障自己的选择权和退出权。此外,用户应享有删除权、更正权、控制权和注销权,这些基本权利是个人信息合理使用的前提。”“刷脸”是否安全?除了对隐私的担忧,公众对人脸识别技术另一方向的忧虑来自于技术本身的安全。此前,浙江小学生发现打印照片就能代替“刷脸”,骗过小区里的丰巢快递柜的新闻,似乎正是其“不靠谱”的写照。但果真如此吗?与对隐私的担忧相比,对“刷脸”技术本身安全性的忧虑却有恐慌之嫌。有人脸识别专家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实际上快递柜能被照片蒙骗,主要是因为其中并未加入活体检测技术,“如今连活体检测都不用就敢‘放出来’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相当罕见”。从技术本身来看,目前人脸识别分为2D和3D两种技术方案,以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支付”为例,两者使用的都是3D人脸识别技术,会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法开展检测,来判断采集到的人脸是否为活体,可有效防范视频、纸片等冒充。银行卡检测中心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李博文表示,拿支付场景来说,人脸识别必须包括活体检测、终端安全、辨识算法和信息保护几项技术,“按照《人脸识别线下支付安全应用技术规范(试行)》,在万分之一误识率下的识别通过率为98.3%,十万分之一误识率下的识别通过率为98%”。这就意味着,机器识别的准确性超过人工。“人脸识别服务商还通过诸如绑定设备,有人值守应用场景和多维校验方式增强人脸识别安全性。”奇安信网络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裴智勇表示。然而,人脸识别技术本身的安全与数据安全又不是一回事。人脸识别技术供应商瑞为科技首席技术官何一凡表示,安全问题可能并不与人脸识别这样的生物识别技术直接相关,而是在线上服务和交易系统中对敏感数据采集、存储、使用以及共享等环节出现的问题,“这就和所有的信息泄露一样,属于系统安全问题”。答案并非“三选一”!既然如此,为了保护隐私和安全,不“刷脸”不就行了吗?然而,《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刚刚下发,其中规定“每日22时到次日8时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如何真正令行禁止,依然要靠人脸识别。多家游戏厂商已表示,在原有身份证认证的基础上引入人脸识别技术,以加强关于网络游戏账号实名注册的监管。在深圳,去年有超过一万名退休老人通过“刷脸”领取养老金。“百姓少跑腿,数据多跑路”,“刷脸”在多项“互联网+政务”服务中完成着其他技术难以取代的重要工作。在新技术快速推广和使用的过程中,隐私、安全和效率“三选一”,答案并非真能如此简单粗暴,真正有效的方式是找到三者之间平衡的那个点,画下一条“红线”。这条线当然来自企业自律。腾讯方面曾表示,在支付场景的人脸特征采集,要坚持“用户授权、最小够用”原则,提前告知信息使用的目的和方式,明确获得用户授权同意,避免采集与需求无关的特征,同时坚持“表达意愿、严格确权”原则。这条线更应该来自监管。目前,各国都在尝试用法律为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指引方向。在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也已被纳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蔡斐表示,在法律框架下,对人脸识别技术的大规模使用可以提出“必要性原则”“比例原则”“正当程序原则”,甚至在某些特殊场景下考虑设立禁用“黑名单”制度,用制度的刚性来确保“科技向善”。中国警察法学研究会反恐与网络安全治理专委会常委副主任秦安则表示,在应用场景之外,对人脸识别服务商的技术安全,同样应该有硬性规定来确保相关安全制度的建立。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杂谈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