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洞评】民不举官不究,权钱色陈仓暗度?

天涯杂谈 10992 22

【风云洞评】民不举官不究,权钱色罪恶之陈仓暗度?

2019年11月21日早上,曲阳县某村一名9岁的女孩在距家约200米之地被两恶犬撕咬拖50米而亡。“已经私下解决了,赔了50万元。都是一村一院的,追究什么法律责任呢?何况,狗主人也不是故意的。”一方面是小女孩的一条人命,另一方面是50万元,这天平之两端能平衡吗?

两只大型犬养在家里,家人都在城里居住,狗主显见不差钱。狗主人与受害者家属达成和解,狗咬死人事件就此摆平,狗主人破财消灾成功。问题是,其社会影响呢?该事件之事实是,狗主花了50万元,买了一条人命,受害人一方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被卖了50万元。至于事件的后续处理,当地各级重视,建立各种亡羊补牢之规矩,以防惨剧再次发生,如此就够了吗?

依据我国现行法律,恶犬伤人甚至将人咬伤致死,狗主人该担何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犬只饲养者一旦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最高刑罚可达到有期徒刑7年。犬只脱离管理伤人致死,属于没有尽犬主管理义务,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犬只饲养人充分管理,但因不可抗力造成犬只出逃并伤人,且饲养员在合理期限内未能发现或发现后立即阻止后续危害情况的发生的,则不需负刑事责任。显然,本事件犬主已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

更近一层,犬主在未提供充分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主动将烈性犬只带至公共场所后致人受伤,就触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七条关于动物致人损害的条款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由于受害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由于第三人的过错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存在一定过错,饲养人的责任可以相应减轻,但该举证责任由饲养人或管理人承担。

2013年5月27日6时许,周某因管理不善,致其饲养在苗圃内的两只杜高犬逃脱,并将附近晨练的陈某咬伤,致其失血过量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法院审理认定,周某在未对空置房门和围墙进行修缮和加固,且未安排人员看守的情况下,主观上轻信将二只杜高犬分别关养在空置房和简易犬舍内即可避免危害结果的发生,导致其所饲养的二只杜高犬窜出将被害人反复撕咬致其受伤后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判决被告人周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如此判决公平否?一方面是有期徒刑二年,一方面是一条人命。假若有恶犬主机深借恶犬而“故意”杀人,也极有可能被当做过失致人死亡而蒙混过关,也就至多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甚至还狱中表现如之何而被减刑也未可知,如此技术杀人其技术含量实在不能算高。可见,我国现行法律对狗伤人事件之判罚太过轻微,这正是目下人狗纠纷不断之总源头。其中之法理其实很简单,狗就是狗主人手中持有之匕首,“狗伤人就是狗主人伤人”。在量刑方面,特别对那些个喜好携带大型犬只耀武扬威之土豪犬主,都应该按照故意伤人来算,而无有神马的过失伤人。现行法律以及狗疯主导之舆论,其实际上强调的是“狗伤人”而非“狗主人伤人”,且狗权凌驾于人权之上,狗咬人没事,人打狗就引发狗疯们一片声援。现实中即便有主之犬伤人能找到人来负责,那么无主之犬伤了人又谁来负责?目下因无人敢管而致流浪犬只过多,与狗疯主导之舆论很有关系。

试问,这究竟是“人间”还是“狗间”?

传统上我们讲“民不举官不究”,这在一定范围内是可以容忍的,如民事商事等私法领域,而在诸如涉及宪政行政刑事等公法领域,相关司法部门之态度应该是,主动查处身边一切的违法行为。如是本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也搞神马的“民不举官不究”,显见的属于对法律之亵渎。法治社会建设,法律之框架必须完善,大事小情都应该有法来管束。现代社会,对民众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对政府而言,法无授权不可为。民事行为不侵害他人权益,不违反国家法律,可以“民不举官不究”。本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判例,怎么可能就和解了事?传统之“民不举官不究”如此应用?一方面是小女孩的一条人命,另一方面是50万元,这天平之两端不能平衡。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准绳不准”“天平不平”之背后是权钱色在行动。“民不举官不究”幌子下之刑事和解,正是司法腐败之一个个蚁穴。

在“民不举官不究”之栈道明修下,权钱色罪恶在陈仓暗度?

有钱人什么时候都拿钱能摆平 草民还有什么安全感

见多了麻木了,你要去评说会有一帮人说你是杠精,很多基本逻辑已经乱了

法律嘛有钱人的工具,没钱人的鞭子,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这盛世并不如你所愿,官僚腐败,民生多艰

一方面无利可图,另一方面也许是受了好处也不可知。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杂谈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