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炼气修行的日子

天涯杂谈 202 0

《扶芳藤之歌》起点中文网

次日,弥盈把我们四人召集在一起,详细地向我们讲解气、精神力、密契、密印、法阵和它们之间的关系关系。

所谓气本就存在我们体内,就如同未曾炼气难道就不能挥舞出重拳吗?

气便是身体运行的能量,按照修炼法门把散落在全身的气聚集在一起,这便有了气机,可以源源不间断地吸收游离的气。

密契是气的修炼法门,不同的密契有不同的能量吸收、运行和存储方式,这也决定了密契会影响气的强度和属性。

密印是气的高级应用方式。气的最简单应用,比如把气汇聚到拳头上,那么拳头变拥有了更大的力量、更强的防护和恢复能力。密印有两部分组成——印法和心诀。

无论是印法、真言或者法阵都是引导能量的方式之一——体外引导。心诀——是引导气在经络内按特定要求运行属于——体内引导,只有两者相加才能完成密印。

但不是没有例外,例如高阶修士释放低阶或者自己熟悉的密印,就可以就可以省去外引导,单单内引导便可以完成施术,这就是瞬间释放。

弥盈拒绝了舟子想进行精神力和气相合的请求,他说如果在应天进行的话,可能会有一份大机缘。

不管舟子怎么想,总之我和我友心里有些幸灾乐祸。有时候想要超越别人,不禁要自己进步,最好那人也停下来。

还不等喜悦发酵,我和我友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弥盈解释道,在没有修炼之前,气是和体质对等的,就像你们的力气大而舟子的力气小。

体质强到一定程度便能激发体内的气机汇集。如果舟子的体质强度原本是一,等到她修炼了引气发诀之后体质强度到了三,之后她体内散落的气机便汇聚了起来。

而你们初始体质强度是三,修炼发诀之后可能只是变成了三点一,这样的强度体内的气机根本不由得修炼发诀的控制去凝聚。唯一的方法,就是提升体质强度。

“所以,不管到底行不行得通,现在,迎着朝阳进发吧!”

……

“什么!竟然让我的好兄弟二奔和我友绕着马仲城跑圈!跑十圈!竟然早中晚三次!”这是绰兮从言思那里听到消息之后的第一反应。

第二反应就是泡了一杯茶,“我想弥盈大人自有它的道理。”

然后在城外摆了凉伞和躺椅。

马仲城不大,来的时候一眼就可以看完大半的面貌。马仲城太大了,以至于只有跑完一圈之后才能深刻的明白十圈是多远的距离!

要说偷懒是不会偷懒的,弥盈更是连监督都不监督。

如果不趁着在马仲城的机会练出气机,等到了应天怕真的要吃舟子的软饭了!到时候回了族里,让爱传闲话的大叔大婶知道了,那后半生可不会消停了!

我友心中更是有自己的担忧,结印自己谁也比不过,脑瓜又没有开窍,一把子力气还凝不出气机,再这样下去,铁定地回去挨收拾!

况且落后于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可不是滋味。权当身体不是自己的,心中只有“跑!跑!跑!”

(让人不禁感叹:每天教导主任都粘在窗户上了,该不学还不学,实际上是缺乏动力。文外话。)

当躺椅上的绰兮坐起身来:“停!”

二奔和我友就像两根软掉的面条堆在土地上。舟子和休皮法两人将水杯和饭菜喂了过来,二奔真想大声的告诉他们:不!走开!我不渴,我不饿,就这样躺着,已经很幸福!

如果说,还要跑剩下的二十圈,我觉得已经可以卷铺盖回鹿灵族了。纵然换上世间意志最顽强的灵魂,这副身躯也再迈不出哪怕一步了!

就在这半睁半闭间,我看到了弥盈往我的嘴里塞了一颗药丸。

好像一台运行了半天的发动机被浇水冷却,二奔似乎都听到了发出的“哧哧”声。

虽然疲惫依然作用在精神上,但身躯的损伤都修复完好。

“弥盈大人,敢问我这二奔和我友兄弟莫不是您在鹿灵族的私生子?”绰兮道。

弥盈又好气又好笑,“再胡说,抓你来跑!”

“这药很贵吗?”二奔向绰兮道。

“贵倒是不贵,也就五枚金币一颗的壮骨丹。不过如果你们每天六颗,天天吃,数目就大起来了!”

我友一听杏眼一睁,一副怂样。深知借还法则的我倒是放下心来。关系好,一点小钱不用还;关系好,一大笔钱,把关系搞差,也不用还。不然又如何呢?

想要凝结气机怎么办?提升体质!怎么提升体质?修行!怎么提升修行速度?吃药!药从哪里来?弥盈!

自己什么也不需要说,无论是承诺未来的回报,还是感激涕零都虚而不实。

唯有努力,才不会有所辜负!就像弥盈,就像正在看《扶芳藤……》的行野!

这样的日子,如果用水深火热形容,可自己并不痛苦;如果换成乐在其中,可疲倦从未离开;躺在床上,感受着肌肉的丝丝颤抖,灵魂离开了躯壳一样的放空感。我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充实”!充实的日子!

数日之后,弥盈把中午的长跑换成对练。

“如果你们两个能逼迫我使用真气,那么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个修行环节了!”弥盈道。

我纳闷的是,为什么言思桑中绰兮他们都来了?难道努力的人真就那么好看?

“二奔、我友加油!”休皮法道。

我心里回想着这几天的折磨,全身充满了干劲。

我递给我友一个眼神,我友会意。我们两人一前一后绕着弥盈转圈,一步步贴近他。我们的计划很简单,乱拳打死老师傅。跟他比什么招式没有胜算的,纵然他不使用真气,可是高阶气魔法师的身份在那,花式都是人家玩剩的。

弥盈身后的我友向我一眨眼,我助跑两步纵身一跃,此时他身后的我友也扑了过来。任他功夫再……

弥盈显得很淡定,猛的自右手转身一百八十度,右拳出击,左腿向后方上蹬,“彭彭”两声,一脚正中我的腹部。疼的我根本起不了身,抬头一看我友也在地上趴着。

“看来,还不是时候呀!小小的算计和一点都不高明的武功,差劲!”弥盈走到凉伞下面,把绰兮给请出来,自己坐了上去。

“既然如此,你们两个对练吧!直到你们挑战成功!”弥盈道。

那边的众人一听到要对练,兴致勃勃。

“我觉得二奔厉害!”绰兮总能一句话正中关键。

“二奔打不过我友!”桑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判断依据。

……

其实,在二奔和我友看来,这些人就是来看热闹的,煽风点火无非为了更热闹一点。

心里面的明镜似的两人,当然就拿捏着三分力。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得逞。

两人你一拳我一拳的闪躲着,二奔好像突然感到弥盈在看着自己,不由得心里发虚。

我稍微快一点,我友接的住吧!心里这样想着,手上就提了力气,一拳挥出已是带风。我友眼睛看到了但是身体却跟不上,被一拳打在下颔上,不可置信的看着二奔。

二奔无力解释,挺着身子想让回一拳。这可倒好,反倒是让我友以为,这是挑衅,嘴里叽里呱啦就冲了过来。二奔不做防备被我友顶倒在地,“王八蛋!我打的没那么重!”

爬起来就扑了过去,两人像孩子一样扭打在地上。

远处的众人分成两拨,一拨喊“二奔加油”,一拨喊“我友加油”。

于是,在炎炎烈日之下,城外的空地上两个赤膊的汉子愈发打的不可开交。

据说,那天笑出眼泪的休皮法,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发出了嚎啕大哭!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杂谈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