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天涯杂谈 150 0

        一次值班夜,夜不寐,是为记:

        想起小时候,农历年三十,在乡间陪母亲去“拜大庙、上庙、底庙”,一整套程序走通,要花半天时间,有一种虔诚的仪式感……现在想来,那时候幼小的内心更多的是对未知力量的内怕,还有就是对周遭约定成俗的一种无力感!

        如今,继续生活在小山城里,对能否触碰到内心深处的向往,已经不抱侥幸心理。“心安处,是吾乡”,能够在消极情绪里有一点点向上力量,尤为难能可贵,以此,抚慰午夜彷徨的灵魂!

夜读,可以更贴近心底;夜半轻私语,更能拷问灵魂。此时,耳边回响的是一首老歌:“每当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

        也许,明天就一切都好了!

更多好贴,尽在天涯杂谈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