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爱着就老了,但总有人把爱当作是一辈子的事

娱乐八卦 13619 59

楼主其他牛B贴(自己人,就不谦虚了)

点吧,客官!

【认真你就输了,挖坟微博炫富大赛,来来来,再给爷笑一次】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4753-1.shtml

【温暖朴素,舒心谦和,包装界的白富美-风吕敷】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4412-1.shtml

【我妈是深度cosplay爱好者,对,我就是这么长大的】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4046-1.shtml

【北京故宫博物院脑洞大开,皇帝妃子齐卖萌】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3530-1.shtml

【小伙,你这样追我不行你造不?情人节送必死礼物手册!】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3398-1.shtml

【韩剧经典《咖啡王子一号店》,尹恩惠孔侑经典之作】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2826-1.shtml

【本世纪最后的贵族,杀马特!凡人,颤抖吧!】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2140-1.shtml

【品头论足,从衣品身材气质比例眉眼看女星】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91485-1.shtml

【绝处逢生,逆境崛起,细数这些娱乐圈的奇女子】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85146-1.shtml

【深八经典韩剧《火花》逆天演技颜值编剧~结婚了,对不起,有个人藏在心底】

http://bbs.tianya.cn/m/post-funinfo-7446439-1.shtml

(凡人眼中的我)

(我眼中的自己)

从前的日子很慢。

车,马,邮件都慢,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那时候,人们不短信,不网聊,不漂洋过海,不被堵在路上,如果想你,就翻过两座山走五里路,去牵你的手。

这是一位九旬老人用了4年手绘的怀念亡妻的故事。

妻子病逝后,他用画作手绘他们从相识、相知、相爱到生死离别的70多年时光,有甜蜜的爱情,有平凡的生活,一笔一笔,从妻子童年画起……

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上海闵行区航新路一间房屋内,91岁的饶平如摊开18本画册说,妻子毛美棠病逝后,他手绘数百幅画,记述他们从初识到相守再到生死分别的70多年时光,取名为《我俩的故事》。

岁数大了,哪还有爱

  • 小白兔真不容易H 2018-08-16 15:04

    为什么,岁数大了,就不能有爱?为什么不是,历经岁月,看破俗世,会更懂得爱?

我11岁时,在暮春季节的某天下午,美棠一家人来我家做客。

我们两家是故交。

那年美棠8岁,从我父母住的前房走到后房。

为了招待新来的小客人,我把新买的一件玩具给她玩,她玩得似乎很觉有趣。

我第一次看见美棠。

1946年,从黄埔军校毕业,那年我26岁。

父亲来信希望我借着假期回家订亲。

当我们走至厅堂时我忽见左面正房窗门正开着,有个年约20岁,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揽镜自照涂抹口红。这是我看到成年后的她的第一印象。

之前有人介绍过两个女朋友,我都不乐意。这个世界蛮奇怪的,其他人就是没有感觉。

确定关系后,有一天,我们在南昌的湖滨公园里谈恋爱,我不好意思说“我爱你”,唱了一首很流行的英文歌曲“Oh Rose marry I Love You”。

我们两个都喜欢音乐,她唱歌,我吹口琴。

1946年夏,美棠随父母回到临川,我的假期已满,回到江苏泰州。

我拿出美棠的照片给战友们观看。

内战之后开始,我请假回家成婚。

1948年夏,我们去买结婚用品。

我们走进一家著名瓷器店选购了两只红色的,价格不菲,带回来后,岳父大笑,说:“你们不懂啊!怎么到古董店去买碗呢?”

1948年,在江西大旅社大礼堂的婚礼上,台上当中的是证婚人、时任江西省政府 胡家凤;右立者为主婚人我父亲;左立者为司仪。

照举行婚礼后,美棠和我在礼堂门口合影,原照片早已损毁,但脑海中的记忆犹存。

美棠和我到了徐州东贺村,住入一家农舍。美棠亲手做菜——烧肉圆汤。端上来后,我尝试了一个,觉得味道不对劲,便问:“怎么肉圆里有些碎屑似的东西,不大好吃?”

“那是肉皮呀!”她从容不迫地回答。

1949年5月美棠和我到了贵州安顺,我在安顺工务总段当雇员,我们住在“职工宿舍”的一个房间里——实际上是一个经过改建的亭子,四面都有窗子。

我和美棠躺在床上(因为房间里没有桌椅),打开两扇窗子,但见一轮明月高挂碧空。

贵州安顺无电影院,无公园,无百货商店……唯一娱乐,乃是与定姐、会计老吴、出纳老赵打麻将而已。定姐精通此道,稳是赢家。

我和美棠坐在一起联合起来,总是输。

1952年至1956年这段期间,上海市民的生活非常活跃,欢欣。

在每个周末,许多单位的工会都主办联欢舞会,有的单位还邀请别的单位同志来参加本单位的舞会,大德医院工会也不例外。美棠和我经常在大德医院的舞会上跳舞。那时候,私营舞厅照样开业,美棠和我也会去玩。

1958年9月28日,我被单位送去劳动教养。不数日,单位的人事科找美棠去谈话,希望美棠和我“划清界线”。美棠有她自己的见解,不为所动。多年以后,她和我谈及此事,说:“你要是搞什么婚外情之类,我早就和你离婚了,但你没有。”

上世纪50年代初,上海各个产科医院都大力宣传推广苏联巴甫洛夫所创造的“无痛分娩法”。

“男的怎么知道女的分娩不痛?”说时迟那时快,她用力在我左腿上捏了一把。

里弄生产组接受各处派来的工作:有的劳动较轻但工序繁琐,有的工作简单但很劳累。美棠为了维持这个家,什么活都去做。延安东路建造上海自然博物馆的基地工程,需要背30斤一袋的水泥,她也鼓足勇气去做。……可能从此腰肌受损,肾脏受害,埋下了病根。

更多好贴,尽在娱乐八卦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