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江湖]我在香港英皇娱乐驻朝鲜赌场的4年荷官生活[已扎口]

娱乐八卦 686770 4117

楼主就8完了?

掩面泪奔~~~~~~~~~~~~

还想听楼主8下荷官的身价,努力工作挣钱去把那个澳门英皇娱乐城的极品男给包了

这个生猛啊。。。。。

天啊!!!真人版的《赌场风云》!!!

天涯又诞生了强帖!!!

楼主的文笔表达其实不错啊,我还以为荷官都不大会写东西~~

真的很谢谢你,让我开眼界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查找赌场和荷官的资料,因为我很有兴趣,可是那些表面新闻又怎么能比得上人肉引擎

实在是太精彩了!!!

而且在楼主发这个帖之前,我刚好看到英皇赌场的新闻,第一次知道有这个赌场的存在,所以想知道更多,感谢楼主的出现!

楼主~~~~~~~

荷官这个职业稳定吗?会不会容易跳槽,或者是改行之类的?

我几天前去的澳门英皇娱乐城,要是隔半年左右再去那里,碰到那个极品帅哥荷官的机会是不是很渺茫啊 ?????

我来助兴,贴一些我看到的新闻报道,这个是05年的——

【朝鲜英皇赌场的中国赌徒】

让蔡豪文沉溺27次,先后输掉近700万元人民币的境外赌场究竟是何背景?记者亲赴朝鲜一探究竟。

赌博“休闲游”一年出境五万人

12月17日,记者来到吉林延边州延吉市白山大厦。这里许多旅行社的门口都立着刺眼的招牌:入住英皇。当地人都知道,英皇即是设在朝鲜北部罗先市的大赌场。导游金小姐直截了当地问记者:“你是去观光,还是去赌?”

记者犹豫了几秒钟,说:“赌!”

金小姐说,如果是一般的旅游,现在没有团。但是“休闲游”,说白了,就是专门去朝鲜赌博的团,每天都有。

不需要护照,不需要签证,只要交上450元,拿到一张“出入境通行证”,就可以去朝鲜一赌。

12月18日早上8时,一辆牌号为吉H00762的白色中巴车从延吉出发,赴珲春圈河口岸。车上除了司机和导游,还有33名乘客,其中有5位女士。记者看到了导游手里的名册,乘客大部分是本地人,另有3位沈阳人、1位长春人。导游说,平时什么地方的人都有,外地人中以沈阳、长春居多,北京、上海的也有。在“身份”一栏里,所有人都是“个体”。没有人做身份调查。

一位戴变色眼镜的男子一路比较健谈,他说:“我以前在俄罗斯那里很有名,连赢11场,赢了100多万。”“现在怎么样?”记者问。“全输了。”他说。“玩玩嘛,要不挣了钱干啥?”一位男子劝慰说。“刹不住啊。我今年来朝鲜都30多次了,不像人家,一个月只玩一次。”“变色镜”说。

“听说抓干部比较紧,明年英皇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一位赌客说。

旅行社提供“休闲游”

对蔡豪文来说,与远赴澳门参赌相比,近在咫尺的朝鲜赌场显然更加方便。蔡豪文案发后,延边州纪委审理室的刘光钟主任曾赴圈河口岸调查蔡豪文赴朝鲜记录,7个月间,共有27次,算下来几乎每个周末都不闲着。显然,朝鲜赌场的建立,极大地方便了东北三省和华北的赌客。

延边州纪委到圈河口岸调查得知,这个口岸一年出入朝鲜人次达25万。而其中“休闲游”,也就是纯粹到朝鲜赌博的,超过5万人次。

赌资无国界朝方检查走形式

中巴车在冰冻的图们江左岸疾驰,江那边就是朝鲜。车行3个小时后,导游小姐提醒乘客:“朝鲜规定,入境只许带人民币6000元。请大家把其他的钱带到身上。”

赌客们大多不动声色。对多次赴朝赌博的人来说,他们早有应对之道。“他们开赌场就是为了赚中国人的钱,希望你带的钱越多越好,怎么可能限制?”一位乘客说。果然,在圈河口岸,朝方的边防人员对入境中国人所带现金的检查,完全流于形式。

一进入朝鲜境内,尽管还有50多公里的山路要走,但赌客们似乎从沉睡中醒来,车内开始有说笑声,大家都期待着进入赌场的那一刻。

一位林姓赌客告诉记者,在英皇,如果你换3000美元的筹码,就可以免费食宿。英皇是五星级酒店,普通房的房价是480元人民币。

一个半小时后,中巴车越过一座山,眼前是辽阔的日本海,朝鲜称之为“东海”,一座豪华高楼孤零零矗立在海边。“到了,到了!”赌客们一下子精神抖擞,中巴车似乎也添了精神,冲向山下。前面,就是被蔡豪文27次造访,带给他发财美梦,又最终令他亡命天涯的英皇赌场。

(未完待续)

(接上)

赌客国人多巨额赌资成朝税收

在路的左侧,离英皇赌场大约500米处,有一座建筑,门外石头上有个大大的“当”字。如果中国赌客赌输了,想继续赌下去,可以到这里抵押贵重物品,包括汽车。

英皇的全称是英皇娱乐酒店,一进入大厅,充足的暖气以及绿色的热带植物盆栽,会立即让人忘掉门外寒冷的冬天。大厅里的上百人全说着汉语,即便是朝鲜服务员,也操着流利的汉语。

同车来的乘客一下车,即有不少人往外掏成捆的钞票。在大厅里,手里醒目地晃着钞票的不乏其人。已是北京时间13时30分,记者早就饿了。可在餐厅里,没有一个同来的人吃饭,30多人全已聚集于一楼赌场开赌。

在赌场里,聚集人最多的是5台百家乐纸牌桌,最低下注额分别为10、50、100、200、300美元。在赌场一边的台阶上,是两台下注额最大的牌桌。一位40来岁的东北男子最引人注目,下注额最高,短短10分钟内,就赢了4万人民币。每当开牌时,大家狂呼乱叫,翻纸牌的手颤抖着,纸牌已皱得像折扇一般。

服务小姐在大厅里来回穿梭,礼貌地为客人送饮料。在下注最多的客人后面,每当那赌客拿出香烟叼到嘴上,服务小姐便会“叭”地打开打火机,为客人点燃香烟。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吸引客人,赚他们的钱。”延边州纪委党风室主任李敬民说。英皇赌场的一位金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英皇赌场属于香港英皇集团,老板是杨受成,几年前花费数亿港币建造英皇娱乐酒店,传言说,赌场开业不到一年成本已收回。

李敬民在赌场得知一位长春女士,不吃不睡,连续36小时赌博,最后输掉5万人民币。金先生告诉记者,他曾见到一位中国赌客在一天半的时间内,输掉400多万人民币。而蔡豪文则在7个月里,贡献给英皇赌场近700万人民币。

赌场数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赌场每年交给朝鲜政府大量的税收,但不知确切的数字。而每个朝鲜员工每月工资仅能拿到大约24元人民币。

在朝鲜,除了英皇的朝鲜员工,任何朝鲜人不许进入赌场。

(接上)

赌客国人多巨额赌资成朝税收

在路的左侧,离英皇赌场大约500米处,有一座建筑,门外石头上有个大大的“当”字。如果中国赌客赌输了,想继续赌下去,可以到这里抵押贵重物品,包括汽车。

英皇的全称是英皇娱乐酒店,一进入大厅,充足的暖气以及绿色的热带植物盆栽,会立即让人忘掉门外寒冷的冬天。大厅里的上百人全说着汉语,即便是朝鲜服务员,也操着流利的汉语。

同车来的乘客一下车,即有不少人往外掏成捆的钞票。在大厅里,手里醒目地晃着钞票的不乏其人。已是北京时间13时30分,记者早就饿了。可在餐厅里,没有一个同来的人吃饭,30多人全已聚集于一楼赌场开赌。

在赌场里,聚集人最多的是5台百家乐纸牌桌,最低下注额分别为10、50、100、200、300美元。在赌场一边的台阶上,是两台下注额最大的牌桌。一位40来岁的东北男子最引人注目,下注额最高,短短10分钟内,就赢了4万人民币。每当开牌时,大家狂呼乱叫,翻纸牌的手颤抖着,纸牌已皱得像折扇一般。

服务小姐在大厅里来回穿梭,礼貌地为客人送饮料。在下注最多的客人后面,每当那赌客拿出香烟叼到嘴上,服务小姐便会“叭”地打开打火机,为客人点燃香烟。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吸引客人,赚他们的钱。”延边州纪委党风室主任李敬民说。英皇赌场的一位金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英皇赌场属于香港英皇集团,老板是杨受成,几年前花费数亿港币建造英皇娱乐酒店,传言说,赌场开业不到一年成本已收回。

李敬民在赌场得知一位长春女士,不吃不睡,连续36小时赌博,最后输掉5万人民币。金先生告诉记者,他曾见到一位中国赌客在一天半的时间内,输掉400多万人民币。而蔡豪文则在7个月里,贡献给英皇赌场近700万人民币。

赌场数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赌场每年交给朝鲜政府大量的税收,但不知确切的数字。而每个朝鲜员工每月工资仅能拿到大约24元人民币。

在朝鲜,除了英皇的朝鲜员工,任何朝鲜人不许进入赌场。

(接上)

赌题亟待解中国每年资金流失严重

在英皇,记者想将照相机带入赌场,但被保安检查出来。李敬民曾成功将数码相机带入赌场,想拍下赌客的照片,以便回来辨认是否有党员、领导干部和公务人员参赌,但他很快发现自己被赌场保安跟踪监视。

赌场严密的措施和周到的服务,让赌客们在里面安全自由地大把大把输钱。

19日中午,回国的时间到了,鏖战24小时的赌客们从赌场里出来,登上中巴车。车里寂静无声,爱说话的“变色镜”坐在车的最后一排,一言不发。有些赌客手里原来鼓胀胀的皮包,瘪得有气无力。下车等待过关时,一位赌客抱怨自己在赢钱时没有及时收手,“唉,控制不住自己。”“变色镜”终于说话了:“要是能控制自己,英皇赚谁的钱?”

一车人沉闷地离开朝鲜。过不多久,他们中间很多人还会杀回来,希望“捞本”。蔡豪文就是这样一次次地回来,直到第27次之后,他再也回不去了。

蔡豪文案发之后,1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一次会议中说,党员到境外赌博的,要一律开除党籍。

赴境外赌博的危害,也并不仅限于干部。每年数以亿计的资金外流,给中国造成巨大的损失。李敬民算了一笔账,每年有5万人次进入英皇赌场,如果以每人每次输掉5000元人民币算,一年就是2.5亿人民币。这还是最保守的数字。李敬民说:“现在边境赌场把我们团团包围,如果不赶紧解决,我们越来越多的资金会扔到国外。”据《南方周末》

境外赌场觊觎中国

在中国周边地区,一张庞大的赌博网已经悄然形成。

这一网络原来以东南亚为主,多在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到菲律宾、新加坡、印尼等地。而今天,网络已经慢慢延伸到中俄、中朝、中韩,甚至中蒙边境,这种状况值得有关部门警惕。这张网络,每年正将巨额资金如抽水机般从中国抽走,如何应对这一局面将是中国面临的巨大考验。

更为严重的是,像英皇这样的赌场,密布在中国的边境线上,并且正在快速增加中。在黑龙江的中俄边境线上,已呈现只要有口岸,就会有大大小小的赌场之势。最近,在绥芬河的中俄边境线上,香港上市公司“世贸中国”投资100亿元建设的“绥-波”贸易综合体里,就包括一个巨大的赌场。

而在中蒙边境线上,也刚刚建了一个赌场。据云南公安部门最近公布,周边国家靠近云南边境地区就有赌场82家,而这些赌场的基本目标都是中国人。

来源:华商晨报

接下来是第二篇文章,也是05年的,先上图——

位于朝鲜罗先市一个海滨小岛上的“英皇娱乐中心”。调查显示,

大量国人支撑起了“英皇”的赌博业。(记者高爽摄)

英皇赌场内的筹码,都是以美元为单位的。而办理前往“英皇”出入境通行证的手续也异常简便。

一官员挪用公款到朝鲜豪赌事发出逃,公务人员出境赌博引人关注;记者亲历“英皇”赌场,纪检人员称对出境赌博取证艰难

核心提示

去年12月14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挪用公款到朝鲜赌博案件被通报。资料显示,2004年,从延边出境计25万人次,其中5万人次参加了专程到朝鲜罗先市“英皇娱乐中心”赌博的“休闲游”。

去年12月25日至26日,记者在“英皇娱乐中心”暗访发现,大量中国人专程赴朝鲜赌博,支撑起英皇赌博业。

延边州开始核查党员干部参赌情况,州纪委有关人员表示,游客出境赌博目前在管理上还是个难题,要掌握出境公务人员赌博的证据确实存在难度。

“对不起,没有发票。”延吉市的出租车司机们面对索要票据的乘客,无一例外地这样回答。

这种情况是从去年八九月间延吉出租车全部安装了计价器以后开始的。两个月后,延边州运管处处长蔡豪文因挪用公款到国外赌博,事发后出逃。出租车司机开始大骂蔡豪文,大家普遍的猜测是:如果蔡豪文不是醉心于赌博,出租车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没有发票和乘客整天发生纠纷。

延边州纪委提供的情况是,蔡豪文,41岁,朝鲜族,1980年11月参加工作,1983年10月入党,出逃前任延边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2004年1月至11月,蔡豪文利用职务便利,以个人名义累计挪用公款276.55万元,借用所辖5家运输企业75万元,通过珲春某口岸分27次出境到朝鲜罗先市“英皇娱乐中心”赌博,在300余天的时间内,将上述资金挥霍一空。

事情败露后,蔡豪文于2004年11月17日出逃,当地检方已经立案。延边州纪委已决定给予蔡豪文开除党籍处分;延边州监察局决定给予蔡豪文行政开除处分。

目前,延边州正在就蔡豪文案件进行调查反思,“可以确定,除蔡豪文外,还有党员干部出境赌博。而且很多人都是利用公款出境参与赌博,赢了就是自己的,输了就是国家的。”一位纪检干部说。

(未完待续)

“英皇休闲游”每天发团

“好像今天确实人少啊。”12月25日,接待记者的延吉市一家旅行社的金姓导游说。

他说,去参加“英皇休闲游”的人少主要是受了蔡豪文事件的影响,公职人员都不敢来了。

在延吉市,办理“英皇休闲游”的旅行社不止一家。

“到英皇的休闲游都是去赌场的。”一家旅行社接待人员介绍。这家旅行社位于延吉市一家四星级酒店的一楼,酒店门口立着一块硕大的招牌:“入住英皇”。

“英皇休闲游”每天7点发团,旅行社接待人员说,因为每天都有人去,两日游、三日游都行。

而手续方面,“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交给旅行社450元钱和身份证复印件外加四张一寸照片,由旅行社帮着办张出入境通行证就可以出趟国门。

2004年12月25日,记者随一家旅行社踏上了“英皇”之旅。

连同记者在内,一辆金杯面包车上只有四名游客。

“你们四个都是没有车的,还有很多人我们给办好手续都自己开车过去了。”金姓导游说。

据有关部门统计,2004年,延边图们口岸出境计25万人次,据延边州纪委掌握的名单,专门参加“英皇”休闲游的有5万人次。

折算下来,每月大概4000人次到英皇,每天平均要有100多人。

图们口岸,金招呼着记者四人办手续,同样是简便快捷。几分钟后,我们便进入了朝鲜一方的元汀口岸。

朝鲜方面的检查要相对严格,手机等电子设备不允许入境,有趣的是,朝方海关人员直接伸手到记者身上摸来摸去,出了口岸,记者发现上衣口袋里的两块蛋糕已经被捏碎了。

汽车行驶54公里山路后,英皇娱乐酒店的七层大楼出现在视野里,孤零零地在海边很是醒目。

在英皇大厅,金导游热情地给记者介绍了酒店客户服务部的杨小姐:“买码你就找她。”金导游解释说:“小额的筹码可以直接到赌场收银台买,一万元人民币以上,你找杨姐就行,有优惠。买三千美元筹码你的客房就免费了。”英皇的房间的确够得上五星级的标准,电视不但可以收看到我国内地的很多卫星频道,还有香港、台湾和日本的频道,甚至还有一个成人台。

房间内的酒店简介第一项就是:娱乐场。

“本娱乐场拥有世界级的赌博游戏,例如:百家乐、轮盘、二十一点、老虎机等等。机会就在眼前,稍有运气,阁下就可……”大厅东侧,就是娱乐场。

(未完待续)

“想赢英皇的钱,难啊”

进英皇的娱乐场也就是赌场需要过一道安检门,还要穿过保安凌厉的眼神。

赌场外写着若干注意事项,不许带相机和有色眼镜等等,还有一条:本赌场可拒绝任何人入内并不需要告知理由。

在一个千余平方米、高八九米的大厅中,摆着多张墨绿色的赌台。

记者前后浏览了一遍,百家乐的台子最多,共五张,每张的最低下注额不等,分别是10美元、30美元、50美元、100美元、300美元。下注额最小的两张台在大厅中间,另三张大注赌台分别位于东南角和西南角,有屏风隔断,以显示尊贵。

赌场内还有几十台老虎机以及二十一点的赌台,大轮盘和美式轮盘等。但这些台子大多数时间处于闲置状态,几乎所有的赌客都集中在百家乐赌台四周。

赌客大约有七八十人,年龄基本在四十岁以上。很多人显然已经鏖战了很久,眼睛红红的。

三名工作人员一人专司发牌,另两人负责为赌客收发筹码。

每名赌客手中均拿着一张百家乐的卡片,记录输赢的规律,然后苦苦思索,考虑该将筹码押到什么位置。

在最低下注300美元的百家乐台上坐着一位赌客,平头,操山东口音。他身旁坐着两位“军师”,一穿红衣,一着蓝衫,蓝衫者被平头称作“老顾”(音)。两位“军师”手持卡片,分析下注位置。

平头的下注额很大,每次均在一千美元以上。翻牌前,平头都要对着老顾用山东话大喊一声:“好使不?”老顾回话:“好使!”平头的运气看来不错。

当天晚上7时左右,记者目睹平头连赢六把共计一万余美元。

平头豪爽的笑声隔着很远都能听到:“赌多少,咱们也不能皱眉头。”赢得多了,旁边的服务员都要喊一声“恭喜发财”,平头就会从大把筹码中挑出5或10美元扔过去做小费,再换来一句“谢谢”。

但参赌的大多数人并不像平头这样运气好。

12月26日吃早餐时,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子表情凝重,因为她“在洗手间丢了100美元筹码”。

“本来就输了,还丢了100美元,差不多1000美元了。”记者了解到这位女士来自吉林农村,家境一般,在朋友的鼓动下,她抱着搏一次的想法来到英皇。

这是她第三次来英皇,“借了亲戚的钱,只说是做生意,我要把输掉的捞回来。”没想到的是,她这次一下就输了近1000美元,差不多是家里半年多的收入了。

和记者同车来的一家三口,男主人在延吉做生意,直说“输了”,“想赢英皇的钱,难啊!”每天都要带着赌客到英皇的旅行社工作人员说,赌客们的悲欢离合对他们来说已经屡见不鲜。据介绍,在英皇输掉几十万、上百万的绝不是少数,“蔡豪文不就输掉了几百万公款吗?”“一批批的赌客,很多是熟面孔,其中有一些过一段时间以后就消失了。”陪同记者的金姓导游说,“这些人,差不多都已经倾家荡产,没什么好赌的了。”延边州纪委掌握的情况是,有一个家境并不殷实的年轻人,在英皇一次就输掉了20万人民币,当场从英皇的七层楼上跳楼了。

(未完待续)

每年上亿人民币输在英皇

英皇酒店客户服务部的杨小姐向记者确认,英皇娱乐酒店属香港英皇集团,老板是杨受成。

英皇酒店人员介绍,这是一座“五星级”标准的酒店,始建于1998年间,2000年酒店及赌场开始营业。然而记者结账索要发票时,只拿到了一张“收据”。旅行社金姓导游称:“你以为这是在国内?”英皇娱乐酒店的地理位置在距离朝鲜罗先市20公里左右的一个海滨小岛上,在朝鲜,英皇是“只允许外国人出入”的地方,决不允许朝鲜本国人出入。

记者在延边采访时,州纪委和州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都向记者确认:去英皇的,“彻头彻尾都是中国人”。

延边州公安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英皇就是“中国人在养”,不仅延边、沈阳、大连、哈尔滨,甚至内地的客人都“经常光顾”。

按坊间流传的说法:“当年英皇一次性从朝鲜买下了这块土地,其后,除了砖以外,所有东西都是从欧洲走海路运输而来,建成了这座酒店,到建成共花费了一亿八千万美元。英皇575名员工中,275人来自朝鲜,朝方每月从朝鲜员工的工资里抽取70%,剩下的30%归他们个人。”“英皇当初的一亿八千万美元,一年半就赚回来了。”陪同记者的旅行社金姓导游说。

这种说法记者无从考证,但听很多人说,英皇每年赚十个亿人民币“根本不成问题”。

此前一个月,在香港股市上,英皇中国股票在两个交易日内上涨4.3倍。

“沾赌就涨啊。”杨小姐感叹。

延边州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李敬民的分析是,全年大概5万人次进英皇,按照最保守的计算方法,每人次输掉5000元人民币,英皇全年可赚取2.5亿人民币。

(未完待续)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