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申请民事抗诉书被服务大厅拒接接收

法治论坛 109852 170

民事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一审原告(被告),二审上诉人):杨艳芬,女,汉族,出生于1974年12月12日,住孝南区广场街城站路宇济商贸城32栋,公民身份号码:422201197412126048。联系电话:13995880273.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诉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以下简称“孝感培训基地”),住所地:孝感市八汊洼水库。

法定代表人:田水平,系该孝感培训基地主任。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原告),二审被诉人):国家税务总局孝感市税务局(原孝感市地方税务局)(以下简称“孝感市税务局”),住所地:孝感市崇文路5号。

法定代表人:邓银汉,系该局局长。

一审被告:国家税务总局湖北省税务局(原湖北省地方税务局)(以下简称“湖北省税务局”),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姚家岭231号。

抗诉申请人杨艳芬因与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国家税务总局孝感市税务局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鄂0902民初1813、1814、1815号《民事判决书》;不服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1日作出的(2018)鄂民终字第2030号《民事判决书》;不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鄂民申1757号《民事裁定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二百零九条之规定,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

抗诉请求:

一、请求依法提起抗诉,撤销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鄂0902民初1813、1814、1815号《民事判决书》、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鄂09民终2030号《民事判决书》及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鄂民申1757号《民事裁定书》,并由人民法院再审改判;

二、请求依法提起抗诉,支持申请人的如下请求:

1、依法撤销被告于2015年9月15日作出的终止(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2、依法判令被告与原告补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

3、依法判令被告给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间的11个月双倍工资 ,并给付未依法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的双倍工资至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时止(截止2019年9月);

4、依法判令被告给予原告同工同酬待遇并补发工资差额336348.6元,另补发绩效考核工资的差额;

5、依法判令被告按同等标准为原告补足社保费用或给付相应补偿,并退还多扣及另又强制扣除社保个人缴纳的费用(或者培训基地到社保局给当事人补缴齐社保及医保);

6、依法判令被告给付1995年至2008年医疗保险个人账户金额的补偿,并给付1995年养老保险补偿金。

7、依法判令被告给予原告2008年至2015年的年终奖(其中2008年的年终奖为5000元,2009年为35000多元);

8、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拖欠的2015年3月至今的工资(截止2019年9月,拖欠的工资数额为),并支付该工资100%的赔偿金。

9、依法判令被告依法为原告补缴住房公积金。

10、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带薪年休假未休的劳动报酬;

11、依法判令被告给付原告其它福利待遇及衣物损失。

申请事由: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第(五)项:(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具体事实和理由:

原判决程序违法,枉法审理、适用法律错误、认定事实错误缺乏证据证明,故而提出申请,请求人民检察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规定依法提出抗诉。

一、一审重审、二审及再审程序违法,枉法审理。申请事由一: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五)项,具体理由如下: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确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另外,依据该规定第十五条“涉及可能有损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为人民法院应当调取的证据。”

为了证实培训基地民事主体资格仍然存在,一审中申请人就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主体登记信息分别向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市地方税务局、湖北省事业单位登记局、孝感市事业单位登记局和孝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请培训基地登记时的相关信息公开,但这几个部门互相推诿或以文件不存在等理由拒绝提供,根据《组织机构代码管理办法》第十条,在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时是必须要提供编委批准设立文件、《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等资料,培训基地税务登记证上已注明其是“事业单位”,所以,政府部门拒绝提供的理由不正当。

申请人在被上述政府部门以各种理由拒绝提供被申请人信息,自行无法调查取证的情况下,严重侵害申请人合法权益,申请人及委托代理人逐在因客观原因无法自行调取的情况下,分别在一审重审、二审以及再审中按照法律规定曾书面向法院申请调取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在2004年设立时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及其相关登记资料,以查清决定本案的重要事实即被申请人的主体资格究竟是否存在,但一审法院无正当理由拒绝调取该证据;二审法院却以该证据不属于人民法院调取的范围且部分与本案争议无关联性而不予准许;高院却以此证据应由申请人自行向登记机关查询的信息为由,反而认定二审对此请求法院调取上述证据的申请不予准许,符合法律规定,高院也无正当理由拒绝调取该证据,申请人认为一二审、再审法院无正当理由拒不调取该证据,法律规定应当调取的证据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五)项之规定,并严重侵犯了申请人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九十四条规定,本案该证据属于由国家有关部门保存,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无法查阅调取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一二审及再审严重违反法律不调取,故意枉法审理,事实不清,导致判定错误。

并且二审于2018年4月20日向一审发回重审时作出的案件质量评价意见书中合议庭法官亦指出,民事主体的依法成立,其方式有依法登记、依法设立、依法成立,依其性质履行相关审批手续。应查明“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组织机构性质、主管部门、资产情况。民事主体的消亡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如清算程序等,并非主管部门决定撤销关闭就消亡。一审重审时对此仍然未查明,反而公然无视二审合议庭法官依法给出的合议意见,仍坚持一审原错误判定。由此,二审前后矛盾,维持一审判决是错误的。

用人单位“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客观上依然存在

孝感培训基地事实是根本存在的,2015年8月24日劳动监察大队发文:限期改正指令书,基地为了逃避责任,故意发文关闭培训基地,违法解聘当事人,一二审已认定当事人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工,同时也认定了劳动关系是合法的,更加认定了其单位是合法登记、合法设立、合法成立的,相应的手续理应是齐备的。《税务登记证》上已注明是《事业单位》,事业单位登记是有法律规定的,是有事业单位法人资格的,法人资格现在仍然存在,注销是要通过相关部门注销,不是以单位的一份文件而作为关闭依据,这是不合法的。虽然2015年4月16日及2016年12月26日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及孝感市地方税务局为了混淆视听,故意发函撤销、关闭“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但是至今“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申请举办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没有根据《事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申请注销,也未见登记管理机关收回“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及发布注销公告,故此用人单位“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依然存在,这是不争的法律事实。申请人向二审法院申请前去湖北省或孝感市事业单位登记机关调取2004年设立“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及其相关登记资料是为了查清事实,与本案有重大关联性,而二审法院却出于种种原因不予调取,原审法院程序违法,枉法审理,依法应当予以再审。

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申请事由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具体理由如下:

原审法院认为被申请人孝感培训基地已被撤销,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从而导致其认为申请人与孝感培训基地的劳动合同已无法继续履行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因为前提错误从而导致结果错误。而且《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立法的本意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受企业及事业单位的非法侵害,但是原审法院如此认定,实际上是纵容了用人单位采用非法的途径撤销企业及事业单位从而达到侵害劳动者权利的目的,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立法本意严重不符,所以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应继续安排上诉人的工作至法定退休年龄。

虽然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将孝感培训基地托管于物业公司或保安公司,同时将培训基地资产并入市地税局行政科,但实际上这是被上诉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管理模式的改变,跟主体无关,故此在其事业单位法人证书被管理机关收回之前,其法人资格被依法公告注销之前,被上诉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应依法继续安排上诉人的工作,以维护上诉人的劳动权利及退休权益。

一二审已确认申请人已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工的事实,同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工与合同工刘海和、刘理珍(被申请人提供的档案资料上很明显注明是合同工)用工性质是一样的,理应同工同酬。但申请人工资及福利待遇被差别对待,没有达到同工同酬。二审判决书上23页12行-14行判定没有相关依据证明工资待遇差异,被申请人已提供申请人及合同工刘海和、刘理珍2013年12月份工资明细表,申请人不能直接调取相关证据,已向二审法院申请责令被申请人提供由其保存的合同工刘海和、刘理珍1995年6月至今的工资及福利待遇明细表,但是二审法院却以该证据不属于人民法院调取的范围且部分与本案争议无关联性而不予准许。申请人的工资甚至低于刚来的合同工,从申请人提供2008年10月份工资表中可以看出,申请人一直是有工龄工资的(每年50元工龄工资,另加每满5年100元工龄工资,按照这个标准申请人在2012年的工龄工资就有1500多元),在2012年培训基地工资改革中,申请人的工龄工资被被申请人无故取消,申请人为此事一直向培训基地领导及市局领导反映情况,至今没有得到解决。被申请人提供的2013年12月份、2015年9月份工资表中可以看出申请人没有工龄工资,而与申请人同是培训基地员工的其他人员仍然有工龄工资。这一不公平的工资改革方案是违法的,侵害了申请人依法依规应当享有的合法权益。申请人一直在向各界反映情况,被申请方提供相关依据,向基地领导、市局领导、人民网、省长信箱、劳动监察大队(劳动监察大队在2015年8月份已向孝感培训基地下达限期改正指令书)等反映情况的材料,但在网上反映的情况至今未回复当事人,对方提供回复的内容可以看出,都是张少强一手所为,打击报复【1998年当事人已转正,被现任副局长张少强的妹妹张海英顶替,为此事上访,正好副局长张少强分管培训基地,副局长想尽一切办法打击报复当事人,请人跟踪,当事人把情况反映到那,他就堵死当事人反映情况的每一条路;2016.3.8上午举报,晚上就有陌生人到家里打人,当事人当晚就报案了,有报案立案记录(附件附后),甚至张海英猖狂到在微信上威胁当事人:再向上面反映情况会想尽一切办法害当事人的全家(微信内容附后);事发后至今当事人家里的水不能吃,家里白天黑夜有人放毒烟,人身安全就得不到保障】,该单位的上级部门之所以要搞一个撤销决定,完全是为了寻找借口,达到打击杨艳芬、将其踢出该单位的目的。恳请检察官注意这样一个基本事实:申请人杨艳芬于2015年上半年因工资及待遇不公向孝感市劳动监察大队反映情况,监察大队调查、核实情况后于8月24日向培训基地发出限期改正指令书,仅仅10天之后,即9月2日,基地的监管部门孝感市地方税务局便行文宣布关闭该基地的。时间上如此巧合,再联系到孝感市地方税务局的副局长张少强正是分管该基地的,他的妹妹张海英也正是顶替杨艳芬转正而被杨艳芬举报的,也就十分清楚地说明该基地和上级部门串通一气,企图釜底抽薪,彻底堵死申请人揭露该单位用人黑幕的上访之路,并以此为借口,解除和申请人的劳动合同关系,达到打击报复、永绝后患的目的。

并不像一二审所说工资改革是经过双方协商同意的及没有相关依据。一二审法院对上述证据均予以认可却未支持申请人的诉求,申请人认为一二审法院判决自相矛盾,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错误,理应与合同工刘海和、刘理珍同工同酬;理应按合同工刘海河同工同酬(工资、福利待遇)的标准差额部分补给申请人。

二审法院却违反法律规定,以申请人未提交不同工资的依据为由,对申请人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存在适用法律错误情形。以上事实证实了二审判决存在主要事实认定错误,所以导致判决错误;同理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和判决结果错误;再审裁定亦以湖北省地方税务局于2015年4月16日发鄂地税【2015】51号函撤销了培训基地的错误认定为由不予受理申请人的再审申请。

三、一二审及再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缺乏证据证明。申请事由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具体理由如下:

二审认定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被撤销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实际上培训基地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且并未关停,无论是法律上还是实际上其主体资格依然存在。被申请人在二审中主张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及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分别于2015年4月16日发文《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八汊洼培训中心托管的批复》(鄂地税函[2015]51号)和2016年12月26日《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关闭八汊洼培训基地的函》(孝地税函【2016】64号)发函撤销、关闭了“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由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全面托管。注意:《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八汊洼培训中心托管的批复》(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内容是“经省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基地使用权及管理权全面委托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用于公益教育事业和税务系统干部教育培训,为做好托管事宜,现将有关问题明确如下:” 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出具一份情况说明,并未实际接收培训基地,这两份证据足以证实省局文件大的宗旨决议没有执行,那么此文件中小的细节条款就不存在了。省高院反而抓住省局没有执行的(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中不存在的细节条款而进行裁定培训基地主体已撤销是错误的。市税务局发函(孝地税函【2016】64号)关闭的依据是(鄂地税函[2015]51号),其一、此文件没有执行;其二、市局只是代管培训基地,没有决定权。但该文件属于被申请人内部文件,且不论该文件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从法律上讲,民事主体的消亡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应当有清算、注销等程序,并非主管部门决定撤销关闭就消亡。

http://img3.laibafile.cn/p/mh/312460688.jpg相反,从事实各方面来看,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客观上依然存在。具体详述如下:

1.被申请人在本案中提供的孝感培训机构《组织机构代码证》(编号:78819547-1)上显示登记有效期为2015年12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申请人及其律师在2018年3月13日到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在全国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共享平台查实《组织机构代码证》导入时间是2017年7月18日上午10:51:08(附件附后),证实该机构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且蹊跷的是湖北省地方税务局的撤销文件下发于2015年4月16日,但在2015年12月1日孝感培训机构的组织机构代码证仍然进行了重新登记,且有效期至2019年11月30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68条、107条和108条的规定,法人依法完成清算、注销登记的,法人终止;非法人组织解散的,应当依法进行清算。清算完成进行注销后才算主体资格终止,此时其民事主体资格才消亡。本案中,截至目前为止培训基地机构并未进行清算、注销,更没有提交清算的相关依据。加之在2015年12月1日重新登记的组织机构代码证也足以证明孝感培训基地的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未被撤销。同时证实了省局的文件(鄂地税函[2015]51号)没有执行。

2.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于2018年6月14日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明确表明,2015年4月16日,湖北省地税局《关于八汊洼培训基地托管的批复》文件下发后,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并未实际接收孝感培训基地。由此可见,孝感培训基地并未被移交,培训基地主体存在。

3.本案劳动仲裁阶段,孝感培训基地于2016年10月18日授权委托李兵律师作为其代理人,该《授权委托书》上盖有孝感培训基地公章。由此可见,孝感培训基地的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未被撤销。

4.2015年8月24日孝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孝感培训基地下发了孝人社监令字【2015】012号《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该指令书送达回执显示受送达人是孝感培训基地。孝感培训基地在以田水平的名义签收法律文件,由此可见,其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未被撤销。同时证实被申请人公然拒绝不执行执法部门行政行文的决议。

5.孝感培训基地与孝昌高峰建筑劳务公司于2016年10月8日签订《培训基地房屋防水零星维修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上有孝感培训基地盖章。至2016年10月份,孝感培训基地仍然在对外签订民事协议,由此可见,孝感培训基地的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未被撤销。

6.孝感地税2017年12月份工作简报中,行政管理科: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份工作完成情况第六项是:“完成八汊洼培训基地鱼塘打捞工作”。孝感市税务局每月的简讯里有培训基地本月工作完成情况及下月工作安排的相关内容,孝感培训基地一直在正常运作。由此可见,孝感培训基地并未被撤销关停。

7.2017年3月份拍摄的孝感培训基地职工上班的照片显示培训基地大门敞开,职工仍然在正常上班,并未被关停。

8.市地税局官网显示2017年10月,徐锋局长分管培训基地;国、地税合并后,现在是邱俊杰副局长分管孝感培训基地。

9.孝感市审计局孝审财报【2017】16号审计报告(第4页第1行至第7行)中指出市地税局代管孝感培训基地,基地种菜养鱼,满足机关食堂部分需求。这是培训基地所谓“关停”之前和之后正常运转同样的事情。由此可见,孝感培训基地仍然在正常运作,并未被撤销关停。

10.2018年11月16日孝感市林业局肖港种子站出具的证明:孝感培训基地在2018年5月份仍在肖港种子站购买肥料用于种菜。由此可见,孝感培训基地仍然在正常运作,并未被撤销关停。

11.从申请人与市局分管财装科的局长毛松柏、财装科科长金文茂、培训基地的同事刘仲安电话录音内容可知,因为培训基地存在正常运转支出的费用,所以培训基地财务一直在进行报账,市审计局审计报告中也证实市局各组成机构实行报账制,由局机关统一核算管理,培训基地资产账于2016年底并入市局经费帐,只是管理模式的改变,跟主体是否存在无关。由此可见培训基地仍然在进行正常运转,并未被撤销关停。

从上述种种情况可以看出,孝感培训基地既未办理清算注销程序,并且仍然在对外以培训基地名义从事民事法律行为。所以,其并未被撤销,其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也未被关停,其仍然在正常运作。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及孝感市地方税务局为了混淆视听,故意发函撤销、关闭孝感培训基地,但实际上孝感培训基地既未被撤销,也未被关闭。故此一二审、再审的认定事实是错误的,认定错误导致判定错误。

四、新证据

1、2018年4月26日孝感中院发回重审时,对案件有一个《对案件质量评价意见书【2018】孝中法案评字第119号》,一审重审还是没有对此查明,这与二审终判互相矛盾,反而公然无视二审合议庭法官依法给出的合议意见,仍然坚持一审重审错误判定,很明显二审判定是错误的。

2、在2018年3月13日和2019年8月16日向湖北省事业单位登记局调取“孝感培训基地”相关信息【附后申请表(有省事业单位付主任的签字),陈小双律师的证明】,口头回复在地方办理的,不在此办理;2019年8月19日向孝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请调查“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登记时的相关信息,不予调取;孝感市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的回复,不在此办理的;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及孝感市地方税务局的回复,不予调取。以上申请表、证明、回复都证实当事人不能调取孝感培训基地登记时的相关信息。

3、市局文件,孝地税党组发【2015】9号文件,田水平主任任职文件,任孝感培训基地主任科员,证实基地的法定代表人是田水平;

4、孝南法院,孝感中院邮寄给孝感培训基地的判决书信封,培训基地不存在的话,怎么还会邮寄给孝感培训基地,由此证实培训基地主体存在;

5、2017年培训基地的月报表上盖有杨艳芬的私章,证实从事财务工作,也有历任基地领导及当年同事的证明,证实从事财务工作,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申请人理应与财务人员徐桂林、杨松、程亮同工同酬,2007年11月28日交接财务工作之后,理应与合同工刘海和、刘理珍同工同酬。

五、判定书认定错误之处如下:

1、一审、二审判决书中认定主体错误,“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是湖北省地方税务局的下级事业单位,不是孝感市地税局的下级单位,简称“孝感培训基地”,而不是简称为“孝感地税培训基地”。

二审判决书第18页5行至13行中,二审在一审认定的事实不符(把孝感培训基地认定为市地税局的下属经济实体),证据(湖北省地方税务局 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没有执行,市局在省局没有执行的文件基础上又行多文,中院竟然还错误采信了;万顺物业合同中有种菜服务,但2017年审计局的审计报告中(第一页第16行至第二页第4行),市局自述市局代管培训基地,培训基地的固定资产于2016年底并入市局行政科经费帐,(第四页第1行至7行)培训基地种的菜、鱼池养殖的鱼都供应给市局食堂用,这是培训基地所谓“关停”之前和之后正常运转同样的事情,证实基地正常运作,主体存在。申请人提供2018年11月28日肖港种子站的一份证明,基地仍然在种菜、养殖鱼,还是在正常运作,主体依然存在,二审却对此证据没有采信。

2、二审判决书第19页第9行至16行,恰恰说明了省局文件没有执行。第17行、18行,市局在省局没有执行的文件上做决定是无效的。第19页第18行至第20页第5行,万顺物业对孝感培训基地进行物业管理,只是管理模式的改变,跟主体无关。市、省局办公室的回复会为再审申请人吗?

3、再审申请人因工资及待遇不公,向市劳动监察大队反映情况,于2015年8月24日发文限期改正指令书,限期在8月30日之前改正,培训基地不断不执行劳动监察大队下文限期改正指令书,视法律及法律监管部门不顾,打击报复解除当事人的劳动合同,2015年9月2日市局在省局没有执行的文件上行文关闭培训基地,市局并多次行文关闭培训基地,打击报复当事人。

4、二审第20页第5行至13行,上诉人应当享受同工同酬待遇,各项诉讼请求均应当以享受同工同酬后的工资待遇为计算标准。同工同酬是劳动法确立的一项基本规则,用人单位必须严格遵守。同工同酬的核心是实行相同的劳动报酬分配办法。用人单位不得以身份为区别,实行不同劳动报酬分配办法。本案中的上诉人正是被以普通聘用人员的身份与所谓的在编人员区别对待,二审法院以二者分配机制不同为由明显错误,法院理应支持同工同酬。13行至16行,为了法院查清事实,参照本单位会计人员及合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明细表核算,当事人无法取得,向二审申请责令调取证据,法院认为无关联性,不予准许。不把事实调查清楚,怎么公平判案?法院理应调查清楚并调取会计人员及合同工(刘海河、刘理珍)历年来的工资、福利待遇明细表,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同工同酬并按此标准核算当事人与跨级人员及合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差额部分补给当事人。

5、二审第20页17行至第22页10行,二审根据相关法律认定当事人已订立无固定性期限劳动合同,但当事人的工资及福利待遇未享受与合同工(刘海河、刘理珍)同工同酬,但第22页第4行,“并以原劳动合同确认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这句话实用错误,不能以原来的劳动合同为标准,社会在发展,经济在改变,理应与时同工同酬。

6、二审第22页12行至23页2行,解除无固定性期限的劳动合同,没有法律依据,同是合同工的刘海河、刘理珍仍然在上班,单位不应差别对待,更不能打击报复,也理应继续安排申请人的工作至法定退休年龄;A、当事人有劳动能力;B、当事人离退休年龄不到5年;C、湖北省地税局的文件没有执行,中院依据没有执行的文件判定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更加错误,法院应判定单位继续履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并安排工作。

7、第23页2行至4行,没有送达,只是打了一个电话,问我什么想法;4行至10行首先,二审法院所述“民事主体是否存续与劳动合同法所规定的用工主体资格并非同一概念”这一表述没有法律依据,也是不正确的。《劳动法实施细则》第四十二条 第(五)项规定的在本单位连续工作满十五年,且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五年的,不得解除劳动合同;其次二审判决书22页第16行至23页第1行“《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项中,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及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分别于2015年4月16日和2016年12月26日发函撤销、关闭了“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而非本案中的只是被申请人及其上级主管单位为了混淆视听,故意发函撤销关闭培训基地而下发一份内部文件,但主体依然正常存在运转的情况。10行至15行,因当事人无法取得相关证据,对方已提交一部分工资明细表,申请人已向中院提交申请责令调取会计人员及合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明细表,但是二审法院却以该证据不属于人民法院调取的范围且部分与本案争议无关联性而不予准许。

8、高院(2019)鄂民申1757号裁决书中,错误之处是:

A、第3页7行中,应该是足以证实孝感培训基地仍在实际正常“运作”不是“运营”,并未关闭;

B、第4页第3行—6行中,高院把当事人的再审申请书上第4页倒数第4行中,把假设的“如”改为““即使”是不正确的,何况没有撤销,这个假设就不成立;

C、第4页第10行—21行,第5页第1行—8行中,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中,“经省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基地使用权及管理权全面委托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用于公益教育事业和税务系统干部教育培训托管事宜,先就有关问题明确如下”,省税校证明没有接收,上面的大宗旨决定就没有执行,那下面的细条文就不存在了,省院依照不存在的细条文来判定主体不存在是错误的,因此孝感培训基地主体仍然存在;

D、认定第5页第8行—11行,是以【2004】257号文件设立的,同时以这份文件到相关登记单位办理了《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税务登记证》上很明确注明是事业单位,确认是一个事业单位必须有《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注销应由登记部门注销,而不是以第5页--15行【2015】51号文件来认可“培训基地机构予以撤销”是合法的,第5页第15行至17行,当事人提供的事实依据,高院不认可是错误的,高院违背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高院这种认定是错误的,认定错误导致当事人申请再审不能成立也是错误的;

E、第5页第(二)项,《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在办理的时候有可能有点瑕疵,是秘密的,在公开平台当事人是查不到的;就像单位的《土地证》、《房产证》一样,在市民之家公开平台是查不到的,当事人无法调取,查不到不代表没有登记办理,更不能证明没有《土地证》、《房产证》,同理查不到《事业单位法人证书》也不能代表没有登记办理,到底有没有呢?有!申请人看见过培训基地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申请人曾经是培训基地的财务人员,之后在办公室兼文印工作,复印过事业单位法人证书);

F、第5页第(三)项中,高院认定孝感培训基地被其主管部门撤销,是错误的,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故此主体仍然存在,相应的劳动关系也不能终止;杨艳芬没有收到律师或者领导送达终止(解除)劳动合同书(提供给高院的复印件,是当事人在劳动仲裁复印的);同工同酬这一块,刘海河、刘理珍档案中是“合同工”即与杨艳芬用工性质是一样的,另劳动监察大队已经发文限期改正指令书,基地严重违反行政不作为,严重不执行执法部门的行文。因此,高院没有采信事实进行认定是错误的。

以上6点高院不予支持很明显是错误的,认定错误导致当事人申请再审不能成立也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律程序,枉法审理等存在重大错误,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请抗诉机关支持申请人的抗诉请求,依法提请抗诉,撤销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鄂09民终2030号《民事判决书》及湖北省高院2019年8月5日作出(2019)鄂民申1757号《民事裁定书》,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利。因此,申请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特提出本抗诉申请,恳请湖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根据以上事实理由,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抗诉,并由人民法院再审改判。同时申请调取证据(培训基地在2004年设立时相关登记资料)。

此致

湖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

抗诉申请人:杨艳芬

2019年9月27日

法治社会却不依法,把一个依法的平台搞得“乌烟瘴气”的,监管部门在干嘛?

这是湖北财税职业学院的一份情况说明

这是劳动仲裁的裁决书,在裁决书出来的前一天,我去问什么情况,仲裁的廖主任告诉我:你提出的三个要求(补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与合同工刘海河、刘理珍同工同酬;没有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及工资差额部分补给),市局只答应了两个,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没有答应,你去找一下市局领导,于是我就去找市局的领导,但杜局长不见;于是第二天到省局去找领导,反应转正被顶的情况,现在面临劳动仲裁的问题等,正好遇到副局长肖局长,肖局长了解情况后(还有人事科的处长、监察室的主任、办公室的主任等8人),当场肖局长就表态:“转正的事情放在以后再说,现在面临棘手的是劳动仲裁的马上要结案,先解决劳动仲裁的事情, 我相信你递交的资料是真实的,但我还是要核实一下,我查实你递交的材料如是真实的,当着省局这8位领导的面,现在就表态,如果查实刘海河、刘理珍是合同工,用工性质跟你是一样的,他们上班你上班,他们回去你回去,他们发多少工资,给你发多少工资,之前的工资差额补给你,你看怎么样?(有录音)”看到领导于此表态,就回去等消息,结果等出了如此的结果。

我拿着劳动仲裁的裁决书到孝南法院去问同工同酬支不支持,孝南法院答不支持;同样的问题到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去询问同工同酬支不支持,中院答:支持,一分不差是不可能的,相差几十元的区别;我说孝南法院不支持怎么办?那你去走一个过场,再到中院来,于是走上了打官司的途径。

没有开庭之前,肖应友法官叫我的法律援助律师曾丽娜打电话给我,叫我把被告撤了,把第三人称改为被告,我坚持不改。孝南法院肖应友不通知,也不打招呼,直接把第三人改为被告;另在孝南法院开庭时的前10几分钟,曾丽娜把我起诉时的证据目录改了,重要的证据2008年、2009年劳动合同等抽掉了;开庭后我又递交新的证据,肖应友不接收,只认开庭时的证据(有电话录音),肖应友于此造作,法律的公正体现在哪?肖应友在帮谁?

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及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分别于2015年4月16日发文《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八汊洼培训中心托管的批复》(鄂地税函[2015]51号)和2016年12月26日《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关闭八汊洼培训基地的函》(孝地税函【2016】64号)发函撤销、关闭了“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由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全面托管。注意:《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八汊洼培训中心托管的批复》(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内容是“经省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基地使用权及管理权全面委托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用于公益教育事业和税务系统干部教育培训,为做好托管事宜,现将有关问题明确如下:” 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出具一份情况说明,并未实际接收培训基地,这两份证据足以证实省局文件大的宗旨决议没有执行,那么此文件中小的细节条款就不存在了。省高院反而抓住省局没有执行的(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中不存在的细节条款而进行裁定培训基地主体已撤销是错误的。市税务局发函(孝地税函【2016】64号)关闭的依据是(鄂地税函[2015]51号),其一、此文件没有执行;其二、市局只是代管培训基地,没有决定权。但该文件属于被申请人内部文件,且不论该文件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从法律上讲,民事主体的消亡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应当有清算、注销等程序,并非主管部门决定撤销关闭就消亡。

被申请人在本案中提供的孝感培训机构《组织机构代码证》(编号:78819547-1)上显示登记有效期为2015年12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申请人及其律师在2018年3月13日到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在全国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共享平台查实《组织机构代码证》导入时间是2017年7月18日上午10:51:08,证实该机构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且蹊跷的是湖北省地方税务局的撤销文件下发于2015年4月16日,但在2015年12月1日孝感培训机构的组织机构代码证仍然进行了重新登记,且有效期至2019年11月30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68条、107条和108条的规定,法人依法完成清算、注销登记的,法人终止;非法人组织解散的,应当依法进行清算。清算完成进行注销后才算主体资格终止,此时其民事主体资格才消亡。本案中,截至目前为止培训基地机构并未进行清算、注销,更没有提交清算的相关依据。加之在2015年12月1日重新登记的组织机构代码证也足以证明孝感培训基地的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未被撤销。同时证实了省局的文件(鄂地税函[2015]51号)没有执行。

二审于2018年4月20日向一审发回重审时作出的案件质量评价意见书中合议庭法官依法亦指出,民事主体的依法成立,其方式有依法登记、依法设立、依法成立,依其性质履行相关审批手续。应查明“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组织机构性质、主管部门、资产情况。民事主体的消亡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如清算程序等,并非主管部门决定撤销关闭就消亡。一审重审时对此仍然未查明,反而公然无视二审合议庭法官依法给出的合议意见,仍坚持一审原错误判定,维持一审判决是错误的。

二审于2018年4月20日向一审发回重审时作出的案件质量评价意见书中合议庭法官亦指出,民事主体的依法成立,其方式有依法登记、依法设立、依法成立,依其性质履行相关审批手续。应查明“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的组织机构性质、主管部门、资产情况。民事主体的消亡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如清算程序等,并非主管部门决定撤销关闭就消亡。二审时对此也未查明,反而公然无视二审合议庭法官依法给出的合议意见,仍坚持一审原错误判定。由此,二审前后矛盾,维持一审判决是错误的。

当事人分别在一审、二审、一审重审、二审终审、高院再审都曾书面申请过调查“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成立时,办理相关登记资料及《事业单位法人证书》,但各级法院都未查明,而依照湖北省地方税务局一份没有执行的一份文件 鄂地税函【2015】51号,作为判定案件的依据; 二审认定被申请人“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被撤销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实际上培训基地民事主体资格依然存在,并且并未关停,无论是法律上还是实际上其主体资格依然存在。被申请人在二审中主张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及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分别于2015年4月16日发文《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八汊洼培训中心托管的批复》(鄂地税函[2015]51号)和2016年12月26日《孝感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关闭八汊洼培训基地的函》(孝地税函【2016】64号)发函撤销、关闭了“湖北省地方税务局孝感培训基地”,由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全面托管。注意:《省地方税务局关于八汊洼培训中心托管的批复》(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内容是“经省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基地使用权及管理权全面委托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用于公益教育事业和税务系统干部教育培训,为做好托管事宜,现将有关问题明确如下:” 湖北省财税职业学院出具一份情况说明,并未实际接收培训基地,这两份证据足以证实省局文件大的宗旨决议没有执行,那么此文件中小的细节条款就不存在了。省高院反而抓住省局没有执行的(鄂地税函[2015]51号)文件中不存在的细节条款而进行裁定培训基地主体已撤销是错误的。市税务局发函(孝地税函【2016】64号)关闭的依据是(鄂地税函[2015]51号),其一、此文件没有执行;其二、市局只是代管培训基地,没有决定权。但该文件属于被申请人内部文件,且不论该文件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从法律上讲,民事主体的消亡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应当有清算、注销等程序,并非主管部门决定撤销关闭就消亡。

要建设和谐社会,就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件事件中都感受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公平、正义在阳光下运行是人心所向!!!

谁来制约和监督权力的滥用?谁来真正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

加强监督,规范管理,把权利真正关进笼子里,为民谋利,建设廉洁政府,是百姓的期盼!

法官都不信仰法律,人民群众怎会信赖法律,人民法院怎能有公信力。

国无法不立,民无法不治,一切组织和个人都必须严格遵守法律,这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基本要求。依法治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是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证。”

老百姓需要公平、公正,实事求是,依法办事,依法查处,依法处理! 腐败不除,国无宁日,民不得安!!!

公平、正义在阳光下运行是人心所向!!

如果一个社会对法律被践踏总是漠然置之,那么罪恶之手总有机会降临到每个人头上。

更多好贴,尽在法治论坛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