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黑龙江省人大代表高广生违法干预具体司法案件的举报信

法治论坛 435 3

关于人大代表高广生违法干预具体

司法案件的举报信

我叫秦秀权(男、71岁,东北林业大学退休职工),在此实名举报原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第十三届黑龙江省人大代表、哈尔滨市第四医院老年科病房主任高广生违反《代表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定,持续、多次干涉利害关系人的具体司法案件,并产生直接法律后果。

一、高广生违反《代表法》之规定干涉具体案件情况

王淑珍与秦秀权生命权、健康权民事纠纷在5年时间内多次受到高广生干预。历经一审、二审、裁定驳回再审申请,结果均完全同一。直至今天按照院长发现程序认定原判决错误,裁定再审,并且未发回再审而是由黑龙江省高院直接提审。

2015年2月,时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哈尔滨市第四医院高广生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纪委书记孙继先办公室,要求公安机关将被张林殴打的秦秀权作为伤害王淑珍、张林母子的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面对明显诬告,公安机关做出了不予立案决定。

2017年7月,哈尔滨市中院二审第二次开庭前夕,高广生找到时任市中院院长步延胜,利用人大代表身份点名关注此案。面对干扰,哈尔滨市中院组织黑龙江省人大代表李万春、王秋彦,黑龙江省政协委员陈霞、张会栋,哈尔滨市政协委员孙桂玲及律师界代表等多层面人士参加的听证会评查此案,之后做出公正判决,彰显司法公正,为正义点赞。

2018年11月,高广生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向黑龙江省高院再次提出关注此案,锲而不舍,对此案情有独钟。

2019年9月,因系人为干扰,此案由省高院裁定再审并直接提审。对方当事人张林、孙兰华、蔡群等人多次对我说,我家有人大代表的关系,有北京的关系,这次就找的省高院常务院长打官司,直接改判、直接提审,都不用发回重审,你就等着吧。

《代表法》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代表应当正确处理从事个人执业活动与执行代表职务的关系,不得利用执行代表职务干涉具体司法案件或者招投标等经济活动牟取个人利益”。

人大代表是人民的代表,而不是某个人的代表。对高广生持续、连续不断的干预同一具体司法案件,我实名向全国人大信访局、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人事委员会、省委组织部、中央扫黑除恶第十四督导组、天涯网论坛举报,并且将持续不断地举报。余生不长,但我一定要用余生举报此案、举报高广生、举报高广生利用代表身份干预具体司法案件。

二、受干涉案件审理情况

2014年5月28日,因我不同意从自家穿管进行暖气改造,张林、孙兰华夫妇对我从语言攻击而后撕扯、推搡,张林在第二次上前追打我时将自己母亲王淑珍撞倒,因此迁怒于我,夫妻二人共同对我进行了殴打。王淑珍与我生命权、健康权民事纠纷在5年时间内历经王淑珍1次申请法官回避、1次再审申请;8名法官、1名助理法官、2名人民陪审员、4名书记员先后参与审理;6次开庭;3次诊断、鉴定;均认定结果同一,驳回王淑珍的诉讼请求。但最终在高广生的“成功”干预下被黑龙江省高院裁定原判错误,直接提审。

2016年11月1日,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2015)香民二民初字第382号),17页判决书详细叙述了调查审理过程,判决驳回王淑珍的诉讼请求。

2017年12月29日,哈尔滨市中院经过近一年的审理,通过实地踏查事发现场、2次质证双方提交证据、外调材料等详细调查后做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2017)黑01民终378号)。

2018年12月10日,黑龙江省高院通过开庭审理,裁定驳回王淑珍再审申请((2018)黑民申3100号)。

2014年5月28日,哈尔滨市公安医院出具诊断结论;2014年8月18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出具鉴定书(哈公刑技鉴法临字【2014】1313号);2016年6月22日,经双方当事人共同申请,市中院委托鉴定,哈工大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书(哈工大医司鉴【2016】临(中)鉴字第69号)。三次鉴定均显示,“被鉴定人王淑珍事发当日无伤情”。

但是,2019年10月11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9)黑民监28号》决定依照院长发现程序认定此案确有错误再审此案,并由省高院提审。

三、法院的判决不仅决定我们普通公民的生活走向,更是社会道德的衡量标尺

通过2018年“电梯劝烟猝死案”、“昆山纹身男被正当防卫案”等网友热议、大快人心的经典判决可知,法院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地方,不是商务谈判和稀泥的场所。

全案整个诉讼过程参与人中,除我本人外,均未出现在事发现场,只有我一人历经事件,随叫随到,配合调查,却被法庭认定原判决有错。彼时彼刻事发现场没有监控,否则全部过程一目了然,何愁结伙打人者反诬、人大代表者干涉?但我相信包括关注此案的高广生都清楚事发真实经过,但却不能说,因为说出来就是“大善”,埋在心里就是继续“大恶”!

举报人:秦秀权,18045026920

这个秦秀权发帖所述内容,简直是颠倒黑白!我是受害人王淑珍儿子张辉,我必须发声,还原事实真相:

林大家属楼供暖一直不好,需要系统改造,只有全体住户同意才能实施,可是秦秀权坚决不同意管线从他家通过,邻居多次与他沟通被他谩骂拒绝,邻居们请单元组长王淑珍出面代表单元住户做一下秦秀权的工作。2014年5月28日,王淑珍之子张林正好在单元楼前遇到秦秀权,为了大家都能住上暖屋子,代母上前相劝,结果秦秀权大怒,对张林大骂并出手撕扯。王淑珍窗前看到,急忙出来上前劝阻,被秦秀权盛怒之下一把推倒,造成右股骨颈骨折,在哈医大二院进行全髋关节置换手术。 当时楼上楼下有很多邻居目睹了此事件的过程。

事发后,由香坊区文政派出所接警处理。小区没有监控设备,目睹现场的邻居也不敢出来作证,因为秦秀权有个当警察的儿子,所以秦秀权拒不承认伤害人的事实!但有正义的邻居,顶着压力向公安机关如实陈述事实真相。受害人和证人都多次遭到秦秀权一家的恐吓。我们经不起这样的压力和骚扰,被迫搬出林大小区的家。

秦秀权为什么会如此跋扈,全仗当警察的儿子秦特时出面摆平此案,秦特时之前一直在办理本案的香坊分局工作,事发时刚刚调到市局工作不久却无视《警察法》、《公务员法》规定的回避制度,亲自上阵以代理人身份参与本案,干扰办案全过程。王淑珍的伤经公安机关法鉴结果为:轻伤害、七级伤残。轻伤害应追究刑事责任,但经分局认定秦秀权不是主观故意,不予刑事立案,推倒致伤是事实,可以追究民事赔偿。经派出所调解,秦秀权坚决抵赖,拒绝调解。无奈,我们向香坊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苦等十八个月后,得到的一审判决是:“原告应预见劝阻存在受伤风险而未尽注意义务”、“原告倒地由谁所致尚存疑”,驳回诉讼请求。就这样,法院把案子审没了,秦秀权不用负任何责任了。我们对这样的判决怎么能接受?

从2014年一直申诉到现在,这五年来,我们家经历了空前灾难,我母亲因此次伤害先后做了两次手术,身心都受到重创,仅医疗费就花了十多万元,现在人已致残长期卧床,家人们需轮番护理照顾,同时还要面临诉讼压力,简直苦不堪言。我们老百姓仅能以微薄之力向社会各界求助,包括各级人大代表,在这里要真心的感谢姜代表、高代表为民发声,关注司法公正。

敬请各位关注此帖的朋友们用心来辨别一下,到底谁是弱势?谁是黑恶保护伞?

请问秦秀权,到底是谁在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至今对你伤害的人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现省高院对此案展开进一步审理,在高院再审前夕,你发帖是什么目的?还想干扰司法公正吗?

我对以上陈述的事实负法律责任!王淑珍之子张辉。电话13936632276

四十岁的打七十岁的还叫自己老母亲买单?

王淑珍何时当过组长?

警察都保护不了自己父母挨打,多可悲!

更多好贴,尽在法治论坛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