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失踪、财产不知去向

我家住在海淀区营房25号当时是一个四合院。(奶奶在我2岁去世的时候分的家,我家有两间北房,三间东房其中一间是和我姑姑共同拥有,剩下的西屋是我大爷的,听我父亲说房产本在我大爷手里),由于父亲没有正式工作,还得长期在外奔波生计,母亲又有精神病,为了方便照顾我和弟弟(因为和姥姥一个村,姥姥有时能帮一下忙),就于1990年在海淀区苏家坨镇后沙涧一区105号,以大舅农民的身份购得一个小院子(因为当时我们是城镇户口不能购买宅基地)。但是好景不长,父亲由于各方面压力大(母亲精神病,母亲得精神病是下班的时候被坏人吓到了得的,但是他们单位不承担责任,不给报销医疗费,当时的医疗费用还挺大的,我又上学天天要吃要喝,还有年小的弟弟)不能承受,故于1995年走失至今未归,母亲有精神病也是时长不回家,只有我和爷爷还有弟弟相依为命。姥姥一开始还过来帮忙做饭洗衣服,但是时间长了也觉得不方便,就把我和弟弟接到姥姥家住,每天给爷爷送饭吃,当时我爷爷是百货商店干部身份退休,有退休金的也不白吃喝,工资都是交给姥姥家的,但是日久天长也就嫌麻烦了,于是考虑到我还有姑姑,就把爷爷送到姑姑家,听舅舅说姑姑嫌弃爷爷吃的多,天天闹别扭,于是爷爷受不了就走着想回后沙涧一区105号,但是距离挺远爷爷最终走到了沙河派出所,派出所给我小舅舅打电话让他去接人,但是我舅舅当时没有去接爷爷回来,最终也没和我说爷爷的去向,当时我才三年级不懂事,爷爷最后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紧接着是弟弟被非法送养,我听说领养人家是养牛的最起码有牛奶喝,省的和我一起受罪,我一开始也很伤心,后来也就欣然接受了。随着时间流逝也就半年的光景,我姥姥跟我说我家的院子(后沙涧一区105号)没人住,要把它卖了,我当时没有同意。但是最终还是给卖了,我也没有反驳的能力,我还要住在那吃喝生活,记得小时候没有吃饱过,吃个啥老是被骂,骂我奸懒滑馋,结果总被窝里偷着吃,跟姥姥要一双疙瘩足球鞋还被骂半天,吃完饭要自己洗碗,做完作业要墩地,还要自己洗衣服,记得当时除了校服好像没有别的衣服可以穿,棉裤裆都是烂的不知道多少个洞,可能当时生活真的很困难。直到1998年中关村西区建设,我家海淀区营房25号拆迁了,当时我上初中,一心都在学习上,舅舅就跟我说我家拆迁了,只领了2W多块钱,但是具体情况什么都没跟我说,也没有给我看拆迁协议。弟弟贾志祥18周岁的时候,弟弟的养父养母告诉弟弟我尚晓思住址,就这样我和弟弟贾志祥就在全家人的见证下团聚了,在2006年我20岁的时候,我和我弟弟去海淀派出所想了解我家的情况,由于我和弟弟的家境当时不是很好,吃个馒头都很困难,由于能力有限所以当时什么都没查到,想找找我大爷,通过民警的查询发现我大爷已经去世了,姑姑也联系不上,后来我们又去找法律援助,也没给我们受理。之后我一直在寻找线索,网上发帖帮忙但都无济于事。我们是奔走无门啊!没有经济能力去做这个事情,在我上大学期间弟弟也去当兵了,当兵回来后通过联系我的前男友才得知我的信息。之后他来找我,说继续查询我们家的事情,直至2019年10月12日,辗转反侧才找到当时我们家的拆迁公司,拿到拆迁协议,但是协议中只提到了我家的三间东房,并没有提到北房的事情,并且,协议上记录产权人是我父亲,但是当时房屋拆迁的收益人并不是我们,而是租我们房子的人,由于我父母还有爷爷都失踪,我还未成年故我舅舅当时办的这个事情,至今才发现我们的经济权益被完全侵占。拨打12345,接线员建议让我去报警。

我拨打了110,110接警员让我们去了中关村西区派出所,我和弟弟于2019年10月来到中关村派出所的民警说他们所是2013年成立的不受理之前的案件,接着又让我们去海淀派出所,海淀派出所的民警也不受理,他们只受理刑事案件,我们的事情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畴。

我们希望父母还活着,即使找不到我父母,我父母留下来的东西能找回来,也算给父母一个交代吧。

更多好贴,尽在法治论坛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