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中级法院枉法判出阴阳案

法治论坛 696 0

我是大连市胜利路回迁户,依据沙河口区人民法院(2018)辽0204民初7177号民事判决书、大连中院(2019)辽02民终4124号民事判决书所认定“故涉案《住宅回迁安置协议书》是我与胜利路开发公司签订”及“拆迁补偿安置责任由胜利路开发公司承担”的事实,再次向大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大连市政府及动拆迁行政主管部门原大连市国土与房屋局动拆迁办公室(现改革为住建局)的房屋拆迁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大连市中级法院行政庭(2019)辽02行初345号裁定书裁定不予立案,理由:一是“市、县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部门依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授权具有颁发放拆迁许可证的行政职责。至于市、县人民政府不具有相应职责。本案房屋拆迁许可证的颁发主体是大连市国土与房屋局,而非大连市人民政府。故应起诉大连市国土与房屋局。”此段再次认定行政主管是国土房屋局,故其颁发的拆迁许可证是主要的主体依据,法院不能违法变更主体。二是“作为《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许字2009第008号)的拆迁人大连市土储中心及星海湾管理中心具体实施的房屋拆迁行为。”此段再次认定拆迁行为的具体实施人是土储中心及星海湾管理中心的事实。三是“在《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实行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制度下,负有安置补偿义务的是有权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这一民事协议的拆迁人。”此段再次认定拆迁补偿安置的责任义务人是拆迁人,也就是土储中心及星海湾管理中心。也认定涉案的《回迁安置协议书》的签订主体只有拆迁人土储中心及星海湾管理中心具有唯一合法资格。

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没有依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这一拆迁工作的唯一法律规定确定拆迁的主体、补偿安置内容及签订《回迁安置协议书》的法定责任义务人,而是直接依据合同法合同相对性共性原理确定拆迁的主体、补偿安置内容及签订《回迁安置协议书》的法定责任义务人。显然是适用法律错误,应当是先依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确定拆迁工作的上述具体内容后再依据合同相对性维护。证据上民事判决依据大连市政府代理律师在(2016)辽02行初147号案件庭审中的一句话(行政庭并未采信)及被告自称确定协议主体及补偿安置责任义务人是胜利路开发公司。没有市政府的书面说明,市政府代理律师的话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原被告之间是平等的,被告自称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市政府的文件及会议纪要说明是让星海湾中心组织拆迁工作,只是让胜利路开发公司事实胜利路拓宽改造项目的融资建设管理,拆迁与拓宽改造项目是完全不同的项目,拆迁是为了净地收储土地,完成土地储备,拓宽改造项目是作为土地用途的立项申领土地,就如同政府财政收支两条线一样,也如公司的采购与销售一样,完全是不同的事情,拆迁项目与拓宽改造项目二者不存在从属及相容关系。胜利路开发公司在拓宽改造项目中与大连市建委签订协议保障拆迁统计的回迁户房屋面积建设交付。民事判决混淆了拆迁项目与拓宽改造项目。

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完全否定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相关法律规定,依据并采信大连市政府代理律师的话及被告自称确定拆迁主体及补偿安置责任义务人,就是否定拆迁主管部门大连市国土资源与房屋局具有拆迁工作的行政职责,确定大连市政府具有拆迁工作的行政职责。据此,大连市中级法院行政(2019)辽行初345号裁决是错误的,诉讼大连市政府拆迁行政许可行政行为违法应当支持,大连市政府作为被告也是正确的,法院应当行政立案。

同一事实同一诉求,同一大连市中级法院民事判决与行政(2019)辽02行初345号生效裁决所依据和适用的法律、论理论据及认定的事实不同,与大连市中级法院(2016)辽02行初147号一审裁决所认定的事实也不同,互相矛盾,互相对立。也就是民事判决论理论据、认定事实及依据正确,那么,行政裁定不予立案就是错误的;不予立案行政裁定论理论据、认定的事实及依据正确,那么,民事判决就是错误的。

故此,大连市中级法院对此案,必须审理查明事实,确定一种正确的事实,不然互相矛盾,必然是阴阳判。

更多好贴,尽在法治论坛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