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新居酒席

刘水是风水地理先生刘芳的儿子,是刘球的父亲,是南的兄弟,是阳春市人,或是中山市人。某年11月14日,他们中山市三乡镇的新居进宅,我代表赴宴。不过,通过这次“鸿门宴”,我感知到了很多不利情况。

很多天以前,南叔手机电话通知了父亲,农历十月十八日,是他兄弟的新居喜庆日子,希望到时一起搭车出去庆贺,父亲说那天有三四档饮酒,可能去不了,后来,父亲跟我讲起这事,我一时来了兴趣,就说当做旅游,让我去饮酒。十二十三日时,父亲问准了他们的乘车计划,十四日早上,一起乘坐开往中山市的客车包车,在镇上的兴达酒店门前集中上车,车牌号码是639。出发前某天,父亲还交了梁仕楷师兄的红包利是给我,让我帮忙交贺礼。

等到十四日早上7点二三,我就提前来到了酒店门口,谁知,一个主家的亲戚朋友都还没来到,我看见639那台车是清绿色的,后面还排着两台白蓝色的车,三辆车都是包车去中山市不同地点的饮酒的。等到7点半后,来了一位司机,来了639的车门,我准确无误地放心上车,不放心地问司机,是不是来往中山三乡赴宴的?他看了手机信息,说不是!他的目的地是一家酒店的,我迫不及待地拨电话给李老板和南叔,他们都说不清楚,此时,司机点着客车发电机,准备出发,他说要去加油站,然后去接亲戚朋友,不回来了!我不知怎么才好,只好听从司机的意见,下车等候。这时,我意识到,自己像是被玩弄了,不出意料,有不对路的人马在玩弄我们家。

8点多钟,陆续来了几位亲戚朋友,总共不够6个人,我们讨论了一会,他们有人也拨电话给包车负责人,到底怎样的?将要乘坐哪台车?南叔也说不清楚。又一位司机乘坐电动车来了,他进去兴达酒店一会出来了,又开车了,叫我们不要上去。我们只好再等,九点钟之后我们才坐上最后一辆包车,司机说还要来到卫国镇接另一班亲戚朋友,那群人大多数衣着朴素,不华丽,上车后总共二十五六人,半路上,一位中年妇女说他的儿子很头晕,要下车换车出去。来回花了半个小时,我们才出到火车站直通外面的十字路口,和之前那辆蓝白色的包车相遇,两台车平排停在公路和路边,两位司机说要把两车的人马合并在一起,而两位包车负责人严词拒绝,我们的南叔说,已经给了2500的包车费,不能与另一台的包车人员合并,他们有他们的包车费和路线,两位司机不断地和他们的老板手机沟通,只好勉强开车。

半路上,当车开到新兴市天堂镇,司机悠闲地说,如果你们可以再加100多元,可以更快点,走高速路更省时间!大家有意无意地听着,商量着,我也觉得,一百多元,不就是平均每人多给几元钱吗?等车路过高速路口一段路程后,南叔的亲戚才答应加钱快到目的地,那女的给了司机两百元,多偿少补。司机接钱后,开心地调头返回,驶上高速公路,十二点钟,我们出到了中山市三乡镇,不料,那女的又补充说,早知,再加多一二十元到了沙溪镇出口更近点、更快……

车中午来到了主家的村委会,外面的乡村发达,村委会已经改名为服务中心了。我们在门口的空地集体下车了,前来接应的却是驾驶电动三轮车的亲戚,而不是货车,或小轿车。我预感到,酒席的主家肯定是是狡猾的生意人。大老远运一车穷亲戚出来助阵,庆贺在村里的四五层楼的出租套房。主家婆娘告诉大家,昨天已经来了一部分亲戚,今天组合起来就有很多人了。我们大队伍步行来到村中间的新居,只见他们门前有气龙牌坊,上面写着“刘府新居落成”,彰显喜庆气氛,大家见面后,嘻嘻哈哈地拉家常。

当我准备穿行红色牌坊时,听闻背后一青年低声对我示威,“你未死过啊?”顿时,我确信无疑,果真,他们的刘家人是“一把刀”,“刘伯温”和我们温发料的子孙后代的我不是什么朋友!

我走进客厅,由于早上的早餐只吃了一碗白粥,所以以防万一,只好在主家人的招呼下盛了一碗圆子糖水喝,然后,又拿了一杯刘水浸泡给大家的红茶水喝,坐在一旁等午饭吃。许久,我上楼参观了一下他们的楼房,才知,他们上面每层的是两套家庭房间设计,主要是出租收租金赚钱的,而不是自己享用的。

十二点多钟,我们又大队伍步行至村中的空地摆酒席处,厨房很简单,一个红色帐篷盖住作为厨灶煮菜;隔远地,在围墙旁,另外几个帐篷下大概有十张餐桌,我发现,原来他们的酒席是这么小型的,阵仗夸张,才那么少宾客,还小题大做!更小气的,当亲戚朋友坐满餐桌时,饥肠辘辘的大家怎么也没想到,酒菜只有五六样,五六碟,烧鸭(鹅)、猪肉、鸡酒、黄芽白炒瘦肉腐竹等,我内心觉得,这刘水真是“流水(流水账)”,从“山卡拉”地方包车运了四五十人出来庆贺,这酒菜却寒酸地像穷苦农民家庭的家常饭一般,让人大跌眼镜!不幸地,同桌的一位有点肥胖的中年男子像土匪一样问我,“你认识急(蛙)达吗?我说认识!他挺自豪地说,我是他老表!说完,另一位老年人又问,你认识“黑鬼佬吗?我再次回答,认识,故作玄虚地赞扬,他就厉害咯!70岁的他还开方向盘的手扶机,运稻谷、运木条,唉,真厉害!”说完,我再次强调,黑鬼佬开车运米贩、运木材,真犀利!他们无语,我们这桌最快散伙!吃完饭后,我们再次回到他们新居聊天,我则坐在一边,等待把贺礼给主簿人刘南!

下午,三四点钟,在客厅里,有人问我是什么人?南叔也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唉,有人误会我为刘伯温的名字,就是明朝开国皇帝的刘诚意,和你们刘家有联系,很容易误会的!公安退休的瘦弱的他也笑了起来,圆桌那边坐着他的儿子,他叫什么名字我也忘了,等刘南再次经过我的左边时,我感知到被他“砍了一刀”。这些与刘伯温同姓的刘家人和我真的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我赶紧换了一个地方坐着,又感知到其他几个人对我的巫术刀砍。干脆,我走出外面,恨不得快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往前走了50米处是十字路口,碰巧刘水的儿子刘球和另外两个人在讨论楼房事情,我以前在本镇的公园见过他,那时刘传芳生前在摆摊算命、格日子等。听他们的聊天,我又不好意思插嘴,只好问他怎么称呼?他说,我叫球。我说,哦,球哥;刚说完,就感知他用“砍”了我一刀手腕!他还很快地移动了位置,我们四个人瞬间围成了一个圈子。不久,球就回家了,而我问他们去哪?因为我不认识路。他们就叫我上车去摆酒席的地方,驾驶面包车转头开去,一青年叫我坐前排,刚上车还没做好,那戴眼镜的司机就通过异能点了一下我的头部,据我多年的研究分析,那意思就是“一枪打死你”!行车时,后面那青年就用手作刀势放到我的头上,他说,“铲除你!”那刻,我更加醒悟,自己上了黑车,赴了鸿门宴!果然他们是我的死对头的人马,有人设计了圈套!车在不远处停下,他们叫我下车,行路去……我像是逃命一般向前走,发现,他们在四点多钟还没开始炒菜,只好坐在一旁漫无目的地四周观看,感觉中山市属于粤珠三角发达地区的一些乡村还很落后自己想外出发展也不容易,工作难找,人际关系复杂。

五点多钟,终于开餐了,我坐在第三张桌子,这下的酒菜包括:鸡酒汤、鸡肉、牛肉、烧鹅、猪仔碌、鱿鱼扁豆、虾公、多宝鱼、羊肉、菜心、面包、桔子、腰豆花生;饮料有苹果醋、雪碧、椰奶、红酒等,最重要的是,这次的酒席无论上下午的都是一次性透明卫生碗。席间,又碰上了认识的人,左边这青年一时说他是邻居村的,一时说他屋背迁居户的,蛇头鼠眼的他和坐我右边的老人都不停地和我谈话,但是我都感知到他们对我的敌意,他们也会巫术,又砍了我的手腕,;坐在同桌对面左边的的老人问我认识温中元?我说不识得,未曾听说。右边的一位老太婆生气地说,“等老婆子教教你啦!”说这话时,我就回忆起武侠小说或古装片里的情景,像是老人传授武功秘笈给年轻人一样。我洗耳恭听,她拿出一台老人手机装模作样地贴在耳边,“喂,温国辉,……”他说的温国辉可能是暗指温发料家族的石油富商温龙辉极其家族的温辉等人,也可能是粤某长、州官,总之,我就发觉,这顿饭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晚上十一点多,我才回到家,感知到,是急达(蛙达)温达辉和“黑鬼佬”温炽权两父子花钱收买人心,买通一些人暗中谋害我们,是我们没好日子过,以使得他们家及家族“升官发财”,称霸村寨。

更多好贴,尽在法治论坛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