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来看看徐汇区人民法院是如何断案的?[已扎口]

法治论坛 172587 47

大家好,我是逝者周翠云的儿子,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我母亲这个案子,耽误大家时间了,请允许我总结如下:

1. 徐汇法院明知该案的病历存在问题,中山医院在一审中也予以承认(见后附图片)

,还要强行委托上海市医学会进行鉴定,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病历资料及其他医疗损害鉴定所需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完整性难以判断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先申请相关鉴定,我们进行的电子病历鉴定也完全验证了:中山医院的三套病历不能完全反应事情的真相了,即合法、真实、完整、充分性中的真实性,最新由中华医学总会于2021年2月25日发布的《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规则(试行)》中第十一条第四点明确规定:医患双方对鉴定材料的真实性、完整性等有争议,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医学会应该不予受理医疗损害鉴定。

在这个过程中,浦东医学会就明确拒绝进行鉴定(参见后附图片),为何上海市医学会要强制进行鉴定呢?其目的何在?

上海市医学会对电子病历修改内容是否影响鉴定并未予明确,那么徐汇法院审查病历并提交给上海市医学会进行鉴定的依据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最后进行鉴定使用的是第一套病历呢?还是第二套呢?或者第三套?

2. 电子病历鉴定程序不合法:其一:司法鉴定机构直接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进行取证,既没有通知我们当事人参加,也没有让我们对医院后台电子病历进行确认,无法保证其客观公正性。其二:电子病历鉴定未解释三套病历形成的原因,因此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疑电子病历鉴定是不合法的;

3. 关键医嘱没有执行,如在2017年12月3日,心外科医生同意予以异舒吉治疗,动态监测心肌酶,心电图(见后附图片)

,我母亲的死因是心源性猝死,对于心脏瓣膜置换和搭桥的病人,动态监测心肌酶和心电图是何等的重要,连没有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而中山医院却有医嘱不执行,为何?更关键的是,之前负责我母亲的手术医生的医嘱全不翼而飞了(详见后附图:出凝血),中山医院,你们是想欲盖弥彰吗?

4. 上海医疗诉讼的现状:

上海医疗诉讼是全中国的一朵奇葩,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只有上海规定:医疗损害鉴定必须由本市的医学会进行鉴定,而不能做司法鉴定,上海医学会的登记管理机关是上海市民政局,行业主管部门是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见上海市医学会的章程),这样的一个第三方机构,不归上海市卫健委管辖,也不受中华医学总会指导(本人亲自打电话问过中华医学总会医鉴办的工作人员,电话号码是01085158012)却从事相关医疗损害鉴定,谁来监督他?所从事的医疗损害鉴定活动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呢?

目前法院都会以不懂医学为由,拒绝直接断案,都会交由医学会进行医疗损害鉴定,医学会做鉴定,行业里面有句话,叫做“老子给儿子”做鉴定,这怎么保证其公平性呢?

本案中徐汇法院是以鉴代审,是典型的不作为行为!把责任全部推给上海市医学会,医学会却没人监督,这就是目前上海医疗诉讼官司的真实情况,老百姓维权实在是太难了,希望上海市政府拿出魄力,解决老百姓的难题,谢谢!

本人郑重承诺以上信息全部是事实,没有半点虚假!

更多好贴,尽在法治论坛

热门帖子